3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赤司甚至没有给征九郎任何辩解和说话的机会,要不是紫原扶着他,他怕是早摔在地上。征九郎想过赤司会生气,他也已经做好了被赤司惩罚的准备,可他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惩罚。

    对征九郎来说,篮球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不能打篮球就像是砍了他的手脚一样,明明很难受,可眼泪却一滴都没有留下。

    “征十郎…”征九郎用颤抖的声音叫着已经开始指挥着其他队员训练的赤司,对方的体僵硬了下,却没有转头看他。征九郎也不管,他似乎忘记了害怕,一步一步慢慢走进赤司,“为什么?”

    被赛就算了,可赤司竟然要把他赶出篮球队,这对征九郎来说无疑是在他已经被砍掉的手脚上再砍上一刀。

    “没有为什么!”赤司并未转头,他的声音异常平静,甚至连基本的绪起伏也没有,仿佛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并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一个陌生人,“你违反了队规,为队长我只是按照规定把你开除罢了。”

    “我会打架是因为那个人欺负凉太,征十郎你明明…”

    “够了!”赤司冷漠的打断征九郎没有说完的话,他转过看着征九郎,那眼神沉的像是要将一切吞噬,“征九郎,你打架是事实,我不想听理由。还有四分钟,你好自为之。”

    赤司的冷酷让征九郎寒了心,那倔强的不愿意留下的眼泪终于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往下落。

    “征仔,不要哭了!”紫原安慰道。通过昨天的相处,他和征九郎的感又增进了一些。紫原其实很喜欢和征九郎待在一起,现在看到他哭心里也不好受。

    “烦死了!”青峰受不了这个气氛,他大叫了声,用力踢了下脚边的篮球,脸色不是很好的对着站在最前面的赤司道,“我肚子疼,请假。”

    扔下这话,青峰也不管赤司会不会生气,一个人先离开了体育馆。

    “阿大,你不要乱发脾气啊!”桃井跟赤司打了声招呼后也追了出去。

    绿间观察了下周围的气氛,他觉得现在根本不是谈话的最佳时机。赤司虽然面无表,可稍微了解他的人都会发现他现在正在气头上,要是继续说下去只会更加刺激赤司。

    绿间忍不住抚了抚额,他实在不能理解,他们兄弟间闹别扭为什么要把整只球队都牵扯进去。而且赤司这次的决定太不理智,对帝光篮球队根本是百害无一利。

    “黑子。”绿间低声叫住旁边一直看着征九郎的黑子,在他耳边悄声道,“你先把征九郎带走,好好安慰他一下。有什么事等赤司冷静下来我们再谈。”

    绿间的想法和黑子的不谋而合,他也正打算这么做。

    “征君,我带你去休息室收拾东西。”黑子看着赤司道,“赤司君,可以吗?”

    “随便你!”赤司冷冷道。

    “黑子!?”征九郎再次露出不可置信的表,眼泪又险些决堤,“你也要赶我走吗?”

    黑子没有回答,他只走到征九郎边,牵着他的手把他往更衣室里带。

    “征君,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在去更衣室的途中,黑子低声问着征九郎。

    征九郎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用力点了点头。

    见征九郎点头,黑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和征九郎面对面站着,眼神认真的看着征九郎道:“那征君信不信我?”

    征九郎有瞬间的犹豫,最后还是很肯定的点头。他和黑子有着共同的秘密,灰崎的事黑子也没有背叛他。而且朋友之间本来就该相互信任,虽然黑子刚刚的话让他很难过,可他还是相信黑子。

    “征君。”黑子抓着征九郎的手,表虽然很平静,但那总是淡然的双眸却异常的坚定,“赛的事我会私下跟赤司君好好谈谈,如果征君相信我的话,请好好等我的消息。”

    征九郎沉默的看着黑子,过了半晌,他才用力抱住黑子比他更加纤瘦的体,几乎是恳求一样的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黑子,求求你了!我不想退出球队,我想打篮球,我想和你们一起比赛。”

    征九郎的话语让黑子平淡无波的内心突然颤动了下。

    和奇迹的世代不同,这个人是单纯的喜欢着篮球,享受着打篮球的快乐。

    黑子的手犹豫了一会,还是用力的反抱住体还才颤抖的征九郎:“约定好了,我会让你重新回到球场。”

    黑子和赤司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同一类人,他们总会在理智的考虑之后才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只是表达的方式一个比较强势,一个比较柔和罢了。

    黑子很清楚在没有确定赤司的想法之前不能轻易许下这个承诺,可听到征九郎那些话之后,他实在不忍心让征九郎失望。

    哎!黑子在心里叹了叹气,看来和笨蛋相处久了也会被传染。不过既然答应了,他也只能拼了命去做到。

    “黑子,真的吗?”征九郎用哭得像兔子一样的红眼睛看着黑子,“可是征十郎他…”

    赤司那毫不留的残忍表,征九郎现在想起来都心如刀割。

    黑子露出一个很浅的微笑,他安慰着征九郎道:“没关系的,我有我的办法。”

    “嗯。”征九郎笑了笑,“我相信黑子。”

    被朋友无条件相信的感觉虽然很好,可他现在要说服的可是那个恐怖的赤司,黑子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黑子觉得义无反顾。他喜欢征九郎对篮球的态度,更何况他们还是朋友。

    两人到了更衣室,黑子帮忙把征九郎的东西收拾好,然后陪着征九郎离开的体育馆。想到有一段时间不能出现在这里,征九郎非常舍不得。他在门口站了很久,要不是黑子实在不忍心看他这么下去,在旁边劝着他离开,征九郎估计要站到他们训练结束。

    黑子因为还有训练,没有办法送征九郎回教室,他只把征九郎送到体育馆外,又安慰了几句之后就回去了。虽然有黑子的保证,可征九郎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出赤司冷漠的模样,越想心就越难受,越想就越想哭。征九郎不想回教室上课,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低着头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也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体突然撞到了前面走来的人,征九郎被撞得摔在了地上。他并没有在意,他甚至连抬头看撞他的人是谁的兴趣都没有,站起之后又继续往前。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哥哥大人吗?”熟悉的声音自他头上传来,征九郎抬起头就看见灰崎站在他面前,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现在不是训练时间吗?哥哥大人怎么有时间在学校里闲逛?”

    他自己停顿了一会,又用力拍了拍手,作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记,我差点忘记了,哥哥大人你可是因为打架而被赛了。哈哈哈…现在是不是被赤司着退出球队呢?”

    征九郎的表变得和平时不太一样,那总是坦率的双眸似乎染上了一层黑霾,他抬头看着灰崎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打架赛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灰崎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等他笑够之后才道,“反正这一切都被赤司识破了,我也不怕告诉你。这全都是我和明城中学那个叫花宫真的家伙一起设计的。提前打听到黄濑拍广告的地方,故意把栏杆的螺丝弄松掉。本来是想让黄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谁知道那个嫉妒黄濑的前辈竟然帮了大忙。哈哈,不仅让那个讨厌的黄濑住院,还顺便让你赛,真是太棒了。”

    “你说一切都是你计划的?”征九郎的双眸完全被黑霾取代,“你说征十郎知道全部的真相?”

    “没错,都是我计划的。目的就是报复你们这群奇迹的世代,黄濑那家伙凭什么取代我的地位。你也就是因为是赤司的哥哥,所以才一转学就成了正选。”嫉妒让灰崎完全失去理智,再加上赤司昨天的威胁和警告让他很不爽,现在又看到征九郎像丧家犬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将自己的所有积怨都发泄在征九郎上,“不过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你在赤司心里的地位。赤司明明手里握着证据,只要他想,凭他的手段随时都可以帮你解决赛的问题,可他不但没这么做,还把你赶出球队。看来你那个可的弟弟可是非常的讨厌。”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征九郎捂着耳朵不愿意继续听下去。

    “真是可怜啊,连亲弟弟都不愿意帮你。”

    “我都说了叫你闭嘴!”征九郎一拳打在灰崎的脸上,他的力气很大,灰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征九郎的脸几乎有一半笼罩在影下,他勾起了一个比赤司还要恐怖,和平的他完全不同的邪恶微笑,“反正已经被赛,我们就旧账新账一起好好算算。”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