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章

    天快亮的时候黄濑醒了过来,他看着贴着他睡得正香的征九郎,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好看的笑。原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在边是这么开心的事

    黄濑小心拿过旁边放着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后,在不吵到征九郎的况下拨通了小野优的电话。在父母经常出差的况下,为经纪人的小野优就像是黄濑的半个监护人。住院期间,为了更加方便小野优照顾自己,黄濑还把公寓的钥匙交给他。

    黄濑用撒的口气让小野优到他公寓拿帝光中学的制服过来,小野优虽然奇怪他住医院要什么学校制服,可也拗不过黄濑可怜的语气,认命的去帮他拿制服。

    征九郎一醒过来就看到黄濑那张放大的俊脸,他才要开口和黄濑打招呼,对方就趁机吻住他的唇并且把舌头伸了进去。

    征九郎本来还想提醒黄濑还没刷牙,这样很不卫生。可被吻得晕晕乎乎之后,征九郎完全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

    结束这个吻后,黄濑意犹未尽的嘴唇,笑得格外开心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多谢款待。”

    征九郎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他觉得好奇怪,凉太怎么越看越好看,

    看征九郎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黄濑勾起一个自认完美的微笑,笑得感又帅气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是不是发现我越来越帅,所以更加迷恋我。”

    “嗯。”征九郎非常坦白的点着头,“凉太越来越好看了。”

    黄濑本来只是想看到征九郎害羞的样子,听到他这认真到不行的答案的时候,黄濑有片刻的晃神,但很快被满腔的喜悦取代。

    “小征…”黄濑开心的单手抱住征九郎,对着他的脸颊亲了又亲,“这么可太犯规了。”

    征九郎莫名其妙的看着黄濑,他只是把实话说了出来,为什么凉太要那么激动?!不过征九郎并没有在这件事上思考太久,他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全亮。要是再不赶去学校早上的训练说不定会迟到。

    “凉太,我去学校了!”征九郎边说边从上爬起,“你要好好注意体,我放学后再来看你。”

    “小征,你打算这样去学校?”黄濑看着征九郎,忍着笑道。

    因为昨天晚上就这样直接穿着制服睡着了,现在制服皱巴巴的。头上的短发也乱糟糟,中间还竖起一撮,虽然看在黄濑眼里很可,可在外人看来根本毫无形象可言。

    征九郎抓了抓本来就乱糟糟的短发,有些无辜的开口:“可我现在没有制服可以换。”

    黄濑将右手放在口,得意的挑了挑眉毛,笑得异常神秘道:“一切交给凉太哥哥。”

    征九郎歪着头看着黄濑,他很好奇黄濑是不是真的能变出一制服。

    “铛铛…”黄濑自己给自己配着效果音,然后指了指征九郎的后,“小征请看后面。”

    征九郎装过头就看见病房的椅子上放着一叠得整齐的干净的制服。

    “凉太你真厉害!”征九郎拿起制服,崇拜的看着黄濑。

    黄濑非常享受征九郎这种视线,他飘飘然道:“那是当然,凉太哥哥可是魔术师。”

    “真的吗?”征九郎很自然的把黄濑的话当真,他的眼神越来越兴奋,“魔术师能从帽子里变出话,凉太也可以吗?凉太,你能变个魔术给我看吗?”

    黄濑额头上有滴汗滑落,他嘴角抽了抽,干笑道:“小征,魔术的话等小征放学回来我再变给你看。现在再不换好制服的话,可是要迟到了。”

    被黄濑这么提醒,征九郎才着急的跑进VIP病房的独立浴室换制服。

    “凉太。”紧闭的浴室门里传出征九郎为难的声音,“这制服好像太大了。”

    黄濑当然知道自己的制服穿在征九郎上会显得特别大,可他很期待征九郎穿着他的制服的样子。而且想到自己的制服穿在征九郎上,紧紧贴着他的肌肤,黄濑就莫名的兴奋不已。

    “小征,没关系啦!”黄濑忍着快要溢出的笑,认真的对着浴室里的征九郎道,“你把衣服袖子和裤脚卷上去就好了。”

    “可是…”征九郎的声音更加的为难,“裤子穿上去会往下掉。”

    黄濑能够想象征九郎对着裤子露出苦恼的表的样子,他捂着嘴偷偷笑了笑才又道:“小征,袋子里面有皮带,你系好皮带裤子就不会掉了。”

    浴室里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门被打开,换上黄濑的制服的征九郎从里面走了出来。因为高差的关系,黄濑的制服穿在征九郎上有些松垮,征九郎不得不把衣服袖子和裤脚全部卷上去。而这也让他看上去显得更加小可

    “好可!”黄濑一脸痴汉样的看着征九郎,“小征过来让我抱抱。”

    黄濑已经能够想象,征九郎穿着这出现在赤司面前后赤司的表。看着征九郎摆弄着衣服的无辜表,黄濑金眸中闪过一瞬的不忍。但他不许自己心软,即使小赤司的态度会让小征难过和伤心一段时间,他也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小赤司,小征是他的,他绝不会因任何原因退缩。

    “凉太,我要迟到了!”被凉太紧抱在怀里后,征九郎小声提醒道。

    “放心好了,不会迟到的!”黄濑把头埋在征九郎勃颈处,低声道,“我让小野姐开车送你去学校。”

    以征九郎的路痴程度,要真让他一个人去学校,估计等下小赤司会直接上医院要人了。

    听到黄濑的话,征九郎才放下心。

    黄濑抱够之后,征九郎又跑进浴室,用浴室的里的备用牙刷刷了牙又洗漱一番后就和小野优一起离开了医院。才走出医院就和急冲冲往医院赶的今吉悦撞个正着…

    “教练?”征九郎开心的看着自家教练,“你怎么来呢?”

    今吉悦白了眼征九郎:“我来送你这个笨蛋去学校。”

    他才不会承认,他怕征九郎迷路还特意跟学校篮球队请了假。

    小野优本来就有很多工作要忙,现在看有人送征九郎去学校,她自然乐得轻松。直接把征九郎交给今吉悦后,她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征九郎也高兴,和教练呆在一起,可比和小野优呆在一起要开心。

    今吉悦瞪了眼征九郎:“走啦。”

    今吉悦像上次一样把征九郎送到了学校门口,看着征九郎走进学校他才开车离去。早晨的校园格外的安静,征九郎独自往体育馆走去。

    远远的征九郎就听见了篮球敲打地面的声音,看来已经有人在训练。征九郎开始用跑的,等他跑到体育馆才发现,除了黄濑之外,其他人已经全员到齐。

    大家只看了眼征九郎,然后又各自开始训练。征九郎觉得大家的反应很奇怪,可他也没有多想,而是朝着正和桃井商量事的赤司走去。

    征九郎现在的心非常忐忑,他很害怕征十郎会生气,可是想到凉太开心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征十郎和他是兄弟,教练说过,兄弟间的感不会因为生气就改变。他已经做好了觉悟,不管征十郎怎么惩罚他,他都会接受。只要征十郎不要不理他。

    “征…”征九郎站到赤司面前,他才要开口,征十郎冰冷的视线压迫他完全发不出声音。

    赤司昨晚似乎没有休息好,眼睛下面有着很深的黑眼圈,他淡漠的瞥了眼征九郎,在看到对方上的制服时,赤眸变得有几分狠戾,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赤司并没有再看征九郎,他收起手中的计划表,对着球场上训练的众人拍了拍手,声音虽然不高却足够让球场上的全部人都听到。

    “训练先暂停一会,既然全员都到齐了,那我有事要宣布。”

    听到赤司的话,包括奇迹的世代在内所有球员都围到了赤司面前。黑子和绿间不约而同的往赤司和征九郎上看了看。赤司从早上开始就很奇怪,虽然行为举止和平时无异,脸色也并不难看。可他上散发出的那种无形气场格外压抑和骇人,让人不敢太靠近。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青峰也感觉到赤司的这份诡异,难得的认真训练起来。

    而这种压抑的气场在征九郎出现后边的更严重,明眼人都能看出赤司的异样和征九郎有关。

    “全国大赛很快要开始,在那之前我有件事要告诉大家。”赤司说到这的时候,表冷静的看了眼一脸状态外的征九郎,“作为球队首发SG的赤司征九郎因在公共场合打架而被赛一年。所以,帝光中学今后的比赛赤司征九郎都不会参加。”

    征九郎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他表呆滞的看着赤司,似乎想要从他眼中确定什么,又或者想要赤司告诉他,这一切只是个玩笑。

    赤司没有看征九郎,他甚至连个解释都没有。而是看着站在奇迹的世代后的一个最接近正选实力的队员道:“冈本君,以后你就是球队的首发SG,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被突然点名的冈本吓了一跳,成为首发一直都是他的梦想,可在这样一种况下,他总觉得高兴不起来。

    淡定的黑子和理智的绿间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黑子觉得很奇怪,按照他们按照他们之前调查得出的结果,赤司只要稍微用点小手段,征九郎被赛的事很快可以解决。到底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赤司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黑子看着呆呆站着的征九郎,心里有太多的困惑。

    早知道昨天晚上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该让黄濑说出实

    绿间很生气,昨天他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把这件事隐瞒下来。现在赤司这样亲口宣布,那他昨天做的那些岂不是变成无用功。

    赤司一直是个冷静且理智的人,从不被感所支配。他每做一件事都是在思考过后作出的最好选择,可现在这件事,根本不像是赤司的风格。

    绿间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征九郎,能够让赤司变成这样。另一个角度说来,这个哥哥也算是有些厉害。

    “赤司,这事就这样?”青峰冲到最前面,他无法理解的看着赤司,“征九郎这家伙不可能随随便便和人打架,你那么聪明不可能想不到。只要找到打架的理由,你在跟那边的人说说赛的事不就解决了。”

    青峰很不爽,他好不容易碰上个能够和自己并肩的对手,要是他被赛,那他在球场上又少了一些乐趣。更重要的是,现在看到征九郎那张死气沉沉的脸让他很想骂人。

    赤司勾起一个残忍的微笑,他面无表道:“大辉,先不管理由是什么,打架就是违反了队规,被赛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为什么要帮一个违背队规的人求?”

    原先呈石化状态的征九郎再听到这话后,体颤抖了下,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赤司。他的眼泪再眼中打转,却拼命压制着不让掉下。

    黑子想说什么,却被绿间伸手拦了下来,绿间对着黑子摇了摇头,无声的提醒着他现在对赤司说什么都没用。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赤司,根本不是平时睿智冷冷静的赤司。

    黑子考虑了几秒,最终还是退了回去。

    “桃井,违背队规的人该如何惩罚?”赤司没有理会表各异的众人,他表冷静的问着后的桃井。

    桃井犹豫了片刻,还是弱弱的开口:“违背队规的球员无论正选还是替补,一律开除出球队。”

    征九郎的体颤抖着往后退了好多步,他觉得比被人狠狠揍一顿还要难受。

    紫原见状急忙跑到征九郎边,抱住看起来随时都会倒下的征九郎。

    赤司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威严的环视着众人,不容分说道:“既然是队规,那就不许有特例。赤司征九郎,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是篮球社的成员。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收拾,五分钟后麻烦立刻离开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