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章

    “哇,我没有眼花吧?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看到小黑子。”黄濑变脸的速度堪比专业演员,脸上的眼泪早被他擦掉,他露出了和平时无异的犯蠢表,一边“嘤嘤嘤”假哭一边说着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的感动话语,“小黑子这么晚还来看我,我超超超感动。”

    黑子并不是一个喜欢揭人伤疤的人,他并没有拆穿黄濑的伪装。不过看黄濑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今晚是没有办法从他口中问出什么。

    “黄濑君看起来很有精神,那我就放心了。”

    黄濑闻言,脸色僵了僵。下一秒,他又露出一个过分灿烂的微笑,他像是在和黑子说又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的开口:“哈哈,小黑子好聪明啊!我现在心真的很好,因为我终于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这还是小赤司教我的…”

    看到黄濑这样,黑子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可他和黄濑的关系也没有好到可以干涉对方的私生活,黑子沉默了一会,他双眸平静的看着黄濑,淡淡的开口:“黄濑君,我希望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先告辞了。”

    黑子离开后,黄濑一个人反反复复的想着黑子的话。

    后悔的事吗?黄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他那纯粹的金色瞳孔中染上几分霾,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冷笑。

    如果这双手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没有办法抓住,那才是最后悔莫及的事

    黄濑从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并不是温柔的好人。他不会说出那种“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只要让我默默守护你就好”的蠢话。

    如果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小征…”黄濑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低声叫着征九郎的名字,眼神之中有着一闪而过的郁,“我是不会放手!所以,不要做出让我失望的选择,拜托了…”

    “凉太,凉太。”

    黄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听到了幻听,他才想到征九郎,病房外就想起征九郎叫他的声音。在黄濑发呆的时候,病房门被人推开,征九郎从外面跑了进来。

    在自助餐馆吃饱后,今吉悦开车把紫原送回了家。征九郎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赤司,而且他现在更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黄濑。征九郎单纯的觉得,有凉太陪着自己,他也有勇气面对征十郎的怒火。所以他拜托今吉悦送自己来医院。而今吉悦在送征九郎到医院后就回去了。

    看到征九郎朝着自己跑来,黄濑有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在确定这一切都是事实后,他开心的笑了起来。

    “凉太!”站在黄濑边,征九郎抓起他的手,很认真的开口,“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想和凉太在一起。就算要吞千针我也不想和凉太分开。”

    听到征九郎稚气又认真的答案,黄濑觉得鼻子有些酸,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小征,你是认真的吗?就算小赤司因为这个不理你,你也不后悔?”

    黄濑想让征九郎认清楚事实,他也想知道自己在征九郎心中到底占了多大的分量。

    听到黄濑的话,征九郎眼神有些闪烁。过了许久,久到黄濑的表一点一点的暗沉下去,征九郎才用力的点头。他眼中没有半点迷茫,单纯而又直率的看着黄濑道:“凉太,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征十郎原谅我!”

    黄濑只是笑,让人猜不透他笑里的含义。

    征九郎嘴角,有些害怕的看着黄濑道:“凉太,你说吞千针会不会很疼?”

    黄濑先是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征九郎话里的意思时,有些忍俊不。他抬起能动的右手,轻轻刮了刮征九郎的鼻子,宠溺道:“小征别怕,我陪你一起吞千针好不好?”

    “我不要!”征九郎反应很大的拒绝,好看的脸上是没有半分商量余地的认真,“我不要凉太受伤,也不要凉太难受。”

    听到征九郎的话,黄濑觉得口一阵火。他一时动,用右手把征九郎拉到怀中,紧紧的将他抱住。黄濑抱得很紧,可不管贴得再紧他都觉得不够。

    如果可以的话,黄濑想要将他融进自己的骨血中,时时刻刻都不分离。

    “呐,小征…”黄濑的声音温柔的像是快要溢出的水,他咬着征九郎的耳朵低低开口,“这辈子,我怕是栽在你的手里了。”

    黄濑知道,一辈子很长。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这一辈子会喜欢多少人。可黄濑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他这辈子是认定了这个人。

    所以…

    不要背叛我,不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这些话,黄濑只能藏在心里,不敢说出口。

    征九郎觉得被黄濑咬着的耳朵又又痒,体也变得怪怪的,好像有电流在体中走动。

    “凉太。”征九郎红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黄濑,“你先放开我。”

    黄濑见征九郎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被自己抱着的体又一直僵硬着,心变得极好的他突然又兴起了捉弄征九郎的念头:“我不要放开,我要一直抱着小征。”

    “凉太…”征九郎快要哭出来,“我好,你先放开我。”

    “小征的话就把衣服脱了吧。”黄濑眼中闪着算计的光,他像只大野狼一样一步一步的惑着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小征变得舒服。”

    征九郎似懂非懂的看着黄濑:“什么变得舒服?”

    黄濑无辜的眨了眨眼,他指了指自己双腿间不知何时撑起的小帐篷,可怜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我这里难受。”

    即使再白痴,同样为青期的少年,征九郎当然明白那代表的含义。征九郎的脸比刚才更加红,他的视线像触电一样的从黄濑下腹间移开。

    “凉太,你个笨蛋!”气呼呼的骂了句之后,征九郎用力推开黄濑。

    “疼,好疼!”黄濑将计就计顺势躺在上,“哇哇哇”的大叫着,“伤口要裂开了啊。”

    看到黄濑一副痛苦的样子,征九郎也急了,他紧张的想要检查黄濑的况,却被黄濑给拒绝。

    “反正小征也不会管我死活,让我疼死算了。”

    “凉太,你不要胡说!你先忍一忍,我现在去叫医生。”

    “不要!”征九郎刚走一步,黄濑就用力拉住了他,他眼睛红红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医生来了也没用!撞到的伤口该疼的还是会疼。”

    “那要怎么办?”

    在征九郎看不见的地方,黄濑露出了一个谋得逞的微笑。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转移注意力,这样就不那么痛了。就是不知道小征肯不肯帮忙?”

    “凉太,是什么办法你说啊,我肯定是愿意帮忙。”

    黄濑抓起征九郎的手放在自己双腿间的某个火上,虽然隔着裤子,可征九郎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炙的温度和形状。

    征九郎害怕的想要把手移开,可黄濑却可怜的望着他。

    “小征,拜托了!”

    征九郎很犹豫,除了有的时候自己解决外,他从来没有帮别人做过这种事。可是,都是他的错才会让凉太又弄到伤口,可以让凉太不那么疼的话,他愿意做。

    “凉太,我该怎么做?”

    “小征,你先趴到这里!”黄濑指了指自己双腿间空出的位,对着征九郎道。

    等征九郎小心的趴在他的双腿间后,他才又道:“现在把我的小黄濑拿出来,然后用舌头慢慢的…”

    征九郎并没有咬(分开念哦亲)的经验,最开始的动作有些笨拙,可在黄濑的指导下技术变得越老越好。黄濑并不是处男,他跟以前交往的女人也做过这种事。征九郎的咬技巧最差,却是最让他把持不住的。

    看到被自己了一脸的征九郎,黄濑下腹又是一阵燥

    黄濑将这份燥压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不想吓坏征九郎。

    黄濑抽过旁边的纸巾,一边帮征九郎擦着脸,一边想着如果征九郎是女人的话,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要让他怀上他的孩子,这样他就真的完全属于他。

    “凉太,你怎么样?还疼吗?”征九郎问道。

    黄濑笑着摇了摇头,他亲了亲征九郎的嘴唇:“多亏了小征,现在不疼了。”

    征九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么羞耻的事他都不敢再做第二次。

    擦干净脸后,征九郎就在黄濑旁边躺了下来。今天一天发生太多的事,征九郎才躺下就觉得困,他眨了眨越来越沉重的眼睛,侧着子在黄濑额头上亲了下,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道:“凉太,晚安。”

    “晚安。”黄濑笑着回应道。

    才过了一会,征九郎就睡着了。看着他可的睡颜,黄濑弯□再次吻了吻他的唇:“做个好梦,我的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也不算黑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