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章

    听到黄濑的指责,赤司只是冷冷哼了声,然后冷笑道:“凉太,说到卑鄙,我们彼此彼此。”

    黄濑被赤司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为了得到征九郎,他确实是用了卑鄙的手段。可那都是基于征九郎“自愿”的前提下稍微的刺激一下他,让他更好的做出偏向自己的选择。像赤司这样完全无视征九郎的意愿,强制的不许征九郎做他不喜欢的事,这根本不只是“卑鄙”,简直太过分。

    “小赤司。”简单的沉默之后,黄濑也冷静了下来,他的表看起来格外认真也格外帅气,“小征他是你的哥哥,不是你棋盘上的棋子。”

    赤司是个优秀的棋手,至今为止的比赛他从来没有输过。他习惯把周围的人像棋子一样放在棋盘上,为他们安排好最适合他们走的路。可人毕竟是人,他们有自己的感和思想,不会轻易由着棋手控。就算知道前面荆棘丛生,他们也会放弃那鲜花满地的道路,心甘愿往前冲。只因那是他们依靠自己的意愿选择的道路。

    黄濑没有办法容忍,自己喜欢的人被如此对待。但他更害怕,怕征九郎真的会答应赤司的这过分的要求。说到激动的地方,黄濑的声音陡然提高,他的口大力的起伏着:“小赤司,就算控制再强也要适可而止。小征,他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他不会盲目的听的!”

    黄濑这一段话说得很有气势,可他转向征九郎的时候,金色的瞳孔中却隐隐含着担心,似乎是害怕听到不愿意听到的答案,黄濑急切又焦急的催促着征九郎:“对吧,小征?”

    征九郎并没有回答黄濑的话,他呆呆的看着赤司,感觉非常不好。

    男儿重诚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他既然轻易的做出了“承诺”,就该遵守当初的约定。可是…征九郎红色的瞳孔中不断积聚着泪水,那眼泪越聚越多,似乎下一秒就会决堤。

    让他以后不许和凉太接触,那种事只要想想都觉得难受。

    他不要,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到。

    但如果他不这么做,不仅违背了约定,征十郎说不定还会因此不理他。想到征十郎冷漠的态度,征九郎同样感觉心脏被人揪紧。这样的选择就好像是在问他,是选右手还是左手?对于一个篮球运动员来说,无论失去任何一只手,他都没有办法再继续打篮球。

    征九郎想要问赤司可不可以不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可对上赤司冷眸的双眸,他怕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赤司的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人,征九郎害怕,他一旦说“不要”,赤司就真把他当成陌生人。

    看到征九郎沉默,黄濑眼中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他觉得非常不甘心,如果他做的这些完全抵不过赤司的一句话,那他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黄濑承认,他确实有些“卑鄙”,可他却不忍心勉强征九郎分毫,即使征九郎暂时不接受他的表白,他也不会强迫他,而是死缠着直到他答应为止。

    可是现在…他的体贴温柔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笑话。

    赤司将黄濑的反应尽收眼底,在病房的气息快要让人窒息的时候,赤司突然蓄意无害的开口:“凉太,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我并没有迫他,更没有不顾他的意愿。当初和哥哥做出约定的时候,我有给哥哥选择的权利,是哥哥亲口答应我的。如果你不信,可以自己问哥哥。”

    黄濑不可置信的看向征九郎,征九郎无辜却又老实的点了点头:“凉太,征十郎并没有强迫我,那都是我自愿答应的。”

    “呵呵…哈哈…”黄濑突然怪异的笑了起来,他双手抱着头也不去看被他吓坏的征九郎,只是不断的笑着。因为笑得太大声,甚至扯到了伤口,全都疼。

    可最疼的其实是那看不见的地方。

    赤司见黄濑这样,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在赤司心里,奇迹世代每个人都很重要。看到凉太这样痛苦并非他所愿,怪只怪凉太不听从他的劝说,过了界。

    这不能怪他残忍,想要一个人彻底死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绝望。

    赤司将视线从黄濑上收回,他慢慢走到退到了墙角的征九郎面前,嘴角微微上扬,他故意靠在征九郎耳边,邪魅却不失威严道:“哥哥,你该知道,我的耐很有限。现在,告诉我你的答案。”

    赤司的话让征九郎心脏猛的紧缩了下,他求助的看向病上的黄濑。可对方却一直用手抱着头,完全不看他这边。好像对他的回答完全不在意。

    征九郎委屈的咬了咬唇,原先积聚在眼中的眼泪瞬间决堤。征九郎擦了擦眼泪,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像个逃兵一样哭着跑出了病房。

    征九郎知道自己很没用,他也明白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这种时候他就是不想和征十郎见面,更不想和他交谈,他怕征十郎又着他做出选择。

    “教…教练。”从回忆中回过神的征九郎拉扯着半天没开口说话的今吉悦的衣服,抬起头询问道,“教练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即和凉太在一起,又不用惹征十郎生气。”

    今吉悦还处于石化当中,征九郎刚才那些话信息量太大,作为一个传统的男人,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征九郎虽然说了很多,但整个概括下来无非就是征九郎要和那个叫凉太的人交往被赤司给阻止,并且还止征九郎再和凉太来往。

    这些本来并没有什么,可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凉太也是帝光篮球队的正选之一。今吉悦现在指导的球队和帝光也交手过好几次,对于奇迹的世代他非常了解。黄濑凉太也是其中之一,他非常擅长模仿,不管什么招式,只要被他看一眼,他就能模仿得惟妙惟肖,在球场上没给他们制造麻烦。今吉悦印象中,黄濑确实长得不错,可不管怎么俊美,他也是个男人啊。

    今吉悦再次感叹他这个教练做的有些失职,没有发现他的徒弟精明外表下其实是个笨蛋这个事实就算了,他甚至连他家徒弟喜欢男人都不知道。

    好吧,好吧。

    他虽然传统却也不古板,既然真心相,他也不反对他俩在一起。只是赤司反应那么激动又是为何?他印象里,赤司并不是那么呆板的人,别在他眼中都是浮云。对于赤司这怪异的反应,今吉悦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除了球场上,他也没兴趣去猜测赤司的心理。

    “征九郎,这有什么好为难!”今吉悦用力拍了拍征九郎的肩膀,有些看不惯他的优柔寡断,“就算你答应过赤司,什么都听他。但一码归一码,这是你的私事,你可以不听。”

    “教练,真的可以这样吗?”

    “当然。”

    “可是…”即使教练这么说,征九郎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征十郎生气,不认我这个哥哥怎么办?”

    那你也不要认他这个弟弟。

    今吉悦在心里答道。

    可表面上,他还是要维持着教练的份,不可以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语。

    “征九郎,你听着,我不可能事事都帮你。而且,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今吉悦表突然严肃了起来,他抓起征九郎的手放在口,继续道,“这次的事也一样,我只是说出我认为正确的选择。真正的取舍还要问你自己的心。”

    “心?”征九郎迷茫的看着今吉悦。

    “没错!”今吉悦点头继续道,“问问自己,你更舍不得谁?兄弟间的感不会说断就断,即使赤司会生气,他也不可能不要你这个哥哥。“

    “是吗?”

    “大概吧。”如果是赤司的话,今吉悦也没有办法肯定。

    那个少年的心思,除了他自己外,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猜透。

    征九郎更加用力的按着自己的心脏,他本不擅长思考,更多的时候也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做出选择。被今吉悦这么一开导,他扔下了原先所有的顾虑,心中终于有了答案。

    “教练,我明白了。”征九郎豁然开朗,他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果然有教练在,什么都能解决。”

    困扰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之后,征九郎心和胃口都变好了。他拿过放在旁边的盘子,一溜烟跑到紫原边,和紫原一起再次吃了起来。

    今吉悦看着征九郎开心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心虚。他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刚刚他不会一不小心帮征九郎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吧?!

    话说另外一边。

    黑子和赤司告辞后也没有立刻回家,因为实在很好奇征九郎他们三个发生了什么,黑子在转了个弯之后又来到了医院。

    黄濑的病房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探望,虽然对外封闭了医院和病房的信息,但有些神通广大的粉丝总能找到途径,所以黄濑的病房一直都很闹。可今晚和平时不太一样,不仅安静的过头连病房的灯都没有开。

    黑子起初以为黄濑换了病房,可他才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上的黄濑。月光洒在黄濑上,显得格外孤寂和寂寥。

    这样的黄濑,黑子是第一次见到。

    “黄濑君。”黑子象征的敲了敲门,对着上的黄濑道,“我能进来吗?”

    黄濑有些惊慌的抬起头,他显然没有预料到黑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月光虽然很暗,黑子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黄濑脸上一闪而逝的泪光…

    作者有话要说:

    教练给征九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赤司也给黄濑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

    黄濑被虐着虐着就黑了,温柔体贴不管用的话,纳闷监\,强迫什么的…我只是随口说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