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冷战中的兄与弟

    “所以…”赤司没有去看征九郎,他只冷冷看着今吉道,“这是你无聊的恶作剧?”

    赤司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生气的样子,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可他的视线却冷的足以将周围的一切冻僵。

    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现在的赤司非常生气。

    况遭透了!今吉虽然还维持着优雅的微笑,但他的内心可不像表面上这么从容。

    赤司的“恐怖”早已经传遍所有中学。在中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惹死神,勿扰赤司。这话的意思非常明显,得罪了赤司比得罪死神还要恐怖。

    今吉也听过传言,赤司似乎总有办法用你最害怕的方式报复你。

    哎…今吉在心里叹了叹气。因为花宫惹出的那些麻烦已经让明城彻底得罪帝光。现在又被误会,想到赤司有可能的报复行为,今吉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赤司是真的很生气,他和黑子从黄濑的前辈那里了解了况之后就把花宫真约了出来。可在赤司快把花宫至绝境的时候,他却意外的收到了今吉的邮件。

    虽然在之前的队长交流会上有互相留下邮件地址,但两人平时几乎都没有联系过对方。今吉这个邮件发的时机还真是巧,赤司看了眼对面的花宫,然后打开了邮件。

    邮件上写下了一个地址以及简单的一句话。

    “征九郎有危险,速来。”

    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让赤司变了脸色,他也有考虑过这或许是今吉想要暂时解救花宫的小计谋。但是…他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拿那个笨蛋哥哥的事冒险。

    “赤司君,发生什么事了吗?”黑子见赤司脸色难看,小声的问道。

    赤司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对着黑子摇了摇头,然后又看向对面的花宫,完全不留余地的开口:“花宫真,今天我不再跟你废话,你回去好好等着收赛通知吧。不仅是你,我会让你们整个明城中学都没有办法参加今年的全国大赛。”

    花宫闻言脸色一片惨白,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想到最后竟赔了夫人又折兵。花宫知道赤司说出的话一定能做到,可他骄傲的自尊不许他在赤司面前示弱。

    “你能做到就试试看。”

    听到花宫的话,赤司只冷冷一笑,他甚至都不屑再回答他的话,转离开了快餐店。

    “花宫君。”黑子站起面无表的看着花宫,他觉得花宫很可怜,但他一点都不同他,“你确实聪明,只可惜你选错了对手。”

    说完这话,黑子急忙追上赤司。

    “哲也,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看到赤司着急的样子,黑子知道这事一定和征九郎有关。黑子虽然好奇是什么事,不过赤司既然不想他知道,他也没有多问。

    和黑子告辞后,赤司直接坐计程车来到了今吉邮件上写的地址。在来的路上,赤司一直很担心,哪怕是全国大赛的总决赛也没让他这么紧张过。他担心自己太迟赶过去,征九郎真出什么意外。

    可当他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征九郎开心的冲着别人笑的景象。这让赤司有一种被戏耍的愤怒,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更像是一场笑话。

    征九郎在看到赤司的瞬间脑袋就变成一片空白,他用力抓紧今吉悦的手臂,整个人都躲在他的背后。

    他在怕赤司,可以的话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不想和赤司见面。

    见征九郎这样,今吉悦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虽然早听过他们兄弟间的感不是很好,可差到这种程度也太不可思议了。

    赤司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征九郎的一系列动作,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凉太在他心里真的那么重要?让他不惜和自己做对到底?

    紫原左看看右瞅瞅,俊美的脸上有些无措,他再一次不知道自己该站哪一边。

    征九郎不愿意继续呆在这里,而且他现在肚子也真的很饿。他摇了摇今吉悦的手臂,哀求的看着他道:“教练,我们先去吃东西吧,我饿。”

    征九郎那点小心思又怎么能瞒过他,今吉悦知道征九郎是不想和赤司待在一起。虽然不知道这兄弟间发生了什么,可看到征九郎这可怜的样子,今吉悦还是于心不忍。

    “我知道了!”今吉悦把车门打开,对着征九郎道,“上车吧,我带你去吃晚餐。”

    “谢谢你,教练!”征九郎眼圈有些发红,就算所有人都抛弃他,他至少也还有教练。坐到车上之后,征九郎把头从车窗里伸出,他冲着不远处的紫原挥了挥手:“敦,我们去吃东西。”

    听到有东西吃,紫原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坐上了车。

    “翔一。”今吉悦象征的问着自己的侄子,“你要不要一起去吃?”

    今吉摇了摇头,他现在要是离开,明城这次的全国大赛就真结束了。

    “好吧。”今吉悦知道今吉和赤司有事要谈,他没有多说什么,只叮嘱他们要早点回家之后就开车离开了。

    从头到尾被征九郎完全无视,赤司此刻的表已经不是难看或者恐怖所能形容。他周遭冒出的黑气压几乎和这黑夜融合成一体。处在这低气压之中,今吉觉得压力非常大。

    要在赤司的强压之下率先开口其实也需要勇气,今吉悦是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

    “赤司君,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今吉努力维持着微笑,“关于我们之间的误会…”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谈的事。”赤司毫不留的打断今吉的话,他现在心极差,今吉刚好撞在枪口上,他直接把自己的不悦发泄在今吉上,“那是不是误会你我心知肚明。今吉君,我相信你很快会收到明城中学的赛通知。”

    赤司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别人惹他一分,还会还别人十分。他要是心不好,他会让所有人心都不好。

    明城中学这两样都占,活该他们倒霉。

    今吉闻言,镜片下的眼神变了变,他拿出手机调出之前拍的视频按下播放键之后放在赤司面前,微笑道:“看了这个之后我相信赤司君会愿意和我谈。”

    赤司只看了眼手机上的视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明明被人握着把柄,赤司脸上却看不出半分紧张。他赤眸半眯,似笑非笑的看着今吉道:“所以,你是打算用这个威胁我?”

    “赤司君误会了!”今吉急忙否认,他可不想继续惹怒赤司,“我刚才也说了,我只是想和赤司君好好谈谈。我相信赤司君对刚才的事也很好奇…那封邮件并非恶作剧,刚才赤司君的兄长确实处危险之中,只是叔叔比赤司君要早到,化解了危机。”

    语言是门技术,偶尔一个微不足道的谎言,那也很有必要。

    赤司知道今吉口中的叔叔指的是今吉悦,赤司很少佩服什么人,今吉悦便是其中之一。

    今吉悦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教练都非常优秀,是赤司想要超越的人。他又想起征九郎刚才和今吉悦亲密的样子,心中又有了新的疑惑。

    “今吉教练和哥哥是什么关系?”

    今吉知道,赤司已经有所退让。为了明城中学篮球社,他也只好对不起征九郎君:“叔叔是征九郎君的私人教练。”

    原来如此,难怪哥哥的技术会那么好。赤司才发现,对于这个哥哥,他了解的远比相像中还少。

    赤司眼神隐晦不明,脸上也完全没有表,没人能够捉摸透他现在的心

    “赤司君。”今吉见赤司一直沉默,他轻轻叫了声,试探的开口,“不知道赤司君现在有没有兴趣坐下来和我好好谈谈?”

    “也好,我就听听你的解释,虽然结果也不会发生改变。”

    两人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后,在一间KFC坐了下来。赤司只点了杯可乐,他看着坐在对面的今吉,有些漫不经心道:“我不想浪费时间。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在五分钟内把想说的说清楚。”

    今吉笑道,“五分钟够了。”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思绪,今吉把下午发生的事又跟赤司说了遍。赤司在听的过程中一直在搅拌着可乐中的冰块。他脸上什么表也没有,今吉也没办法从他反应判断他的心

    等今吉说完后,赤司才开口,“所以你就那样放过了那群人?”

    “报警的话会惹出许多没必要的麻烦。”今吉老实道,“而且,征九郎君也已经把那些人教训了一顿。”

    赤司冷冷笑了笑:“今吉翔一,你心里也很清楚,就凭这个视频根本没有办法威胁我什么!就算这段视频传到了中学生篮球协会那里,我也不怕。只要哥哥和敦一口咬定他们是被威胁的,篮协的人自然会网开一面。反正,哥哥并没有收他们任何赌金,而且这群人也是前科累累。如果你站出来说你是目击者,我刚好可以借此反咬一口。毕竟,你队上的花宫真做出那样卑劣的举动,就算我说你故意栽赃,也不是没有理由。而且,街头篮球每只球队是由三人组成,这整场比赛都只有哥哥和敦,说不定你就是那第三个没上场的成员。而我,有办法让人相信这个“可能”其实是事实。”

    赤司说到这里后,停顿了片刻,他喝了口可乐之后又继续道:“更何况,你明知赌球是犯法,却不阻止,还任其发展,我相信中学生蓝篮球协会也会酌给你必要的处分。”

    今吉没说话,赤司说的是事实,他就没想过赤司会因为这视频妥协。他只是想利用这视频让赤司网开一面。

    “赤司君,我并没有威胁你的打算!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花宫…”

    “五分钟已经到了!”赤司冷淡的打断今吉的话,他点的那杯可乐也刚好喝完,赤司把手伸到今吉面前,习惯的命令道,“把手机给我。”

    今吉没有动作,他只是看着赤司。两人无声的对峙了一会之后,今吉还是把手机递给的赤司。

    赤司把上面的视频删掉后才把手机还给今吉。

    “看在你帮了哥哥的面子上,我这次就放过明城中学。”赤司站起准备离开,他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至于花宫真,我是不可能放过他。”

    说完,赤司没有半点眷恋的走出了KFC。

    今吉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看来他要和教练商量下没有花宫的比赛该怎么打。

    有了上次的教训,知道征九郎的胃根本是个无底洞之后,今吉悦没有再带两人到贵死人又少得要命的高级餐厅,而是来到了一间很有名的自助餐馆。

    看着迅速消灭着食物的两人,今吉悦嘴角抽搐了下,他再次觉得自己做了个英明的决定。这次该哭的不是他的钱包,而是自助餐馆的老板。

    只是两个人就已经把这家店的食物吃了一半。

    只不过…今吉悦眯着眼打量着正狼吞虎咽的征九郎,从刚才开始征九郎就过分安静,即使吃着最喜欢的食物也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哎!认命的叹了口气,今吉悦觉得他这根本不是教练而是保姆。他端着盘子走到征九郎边,板着张脸小声道:“征九郎,你和你那双胞胎弟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征九郎握着勺子的手抖了抖,正在吃的补丁差点掉在地上。

    “什么事都没有。”原本发红的眼圈现在更加红,声音也嘶哑嘶哑,像是要哭。

    没事才有鬼。

    今吉悦压下翻白眼的冲动,车祸前的征九郎很会隐藏自己的绪,今吉悦往往猜不透他心中真正的想法。可车祸后,征九郎更像是一张白纸,只看一眼就完全明白他的想法。

    这个样子如果也能叫没事,那明天太阳估计能从西边出来。今吉悦将盘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双手用力按住征九郎的双肩,强势却不失温柔的开口:“别给吞吞吐吐,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有我在,你怕什么!要是你那个弟弟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

    “教练!”征九郎呜哇一下哭了出来,他把补丁一口吞下,抱住了今吉悦的腰,将眼泪鼻涕全部擦在了他价格不菲的西装上。

    征九郎这么一哭,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看着今吉悦的视线充满了鄙视,似乎在责怪他竟然把那么可的男孩子弄哭。

    原本吃的津津有味的紫原也第一时间跑了过来,他把征九郎拉到自己后,像小母鸡护着幼仔一样护着他,然后凶狠的警告着今吉悦:“你要是敢欺负征仔,小心我捏爆你。”

    今吉悦额头上的青筋越暴越多,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为了这小鬼头,他相亲吹了两次,现在好不容易关心他一下,竟还一直被误会。

    这小鬼根本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

    “敦,你误会了。”征九郎从紫原后出来,他抽了抽鼻子道,“教练不会欺负我。”

    “真的?”紫原怀疑的问道。

    “恩啊。”征九郎很肯定的点头,“教练对我最好了。”

    见征九郎说的如此肯定,紫原也就相信了他的话。放开征九郎后,继续吃好吃的东西去了。

    终于又剩下两个人,今吉悦再次板着脸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吧。”

    他见征九郎眼睛里又溢满的眼泪,急忙警告道:“不许哭。”

    征九郎吸了吸鼻子,把眼泪又收了回去。

    “教练,征十郎他是不是讨厌我呢?”

    今吉悦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口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你不把事经过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讨厌你!”

    “可是,我违背了和征十郎的约定。”征九郎想起下午在医院发生的事,眼泪不管怎么止都止不住,“征十郎说过,他最讨厌不遵守约定的人。呜呜呜,我不要被征十郎讨厌,可是…我就是喜欢凉太啊。就算征十郎不喜欢,可我还是喜欢啊。”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今吉悦听得一头雾水。他只好耐着子,一点一点的挖掘真相。

    今吉悦深呼吸后,一边拍着征九郎的背一边问道:“征九郎,你说你违背了和你弟弟的约定?”

    因为觉得在这里哭很丢脸,征九郎很努力的忍着眼泪,但说话还是有着很重的鼻音:“我和征十郎以前有过约定,只要是征十郎不喜欢的事我都不能做;还有只要是征十郎开口让我做的事我都必须要遵守…”

    今吉悦越听脸色越难看,这什么破约定,根本就把征九郎当成了玩偶,这样的约定不遵守也罢。

    “那么你弟弟让你做什么你没做?”今吉悦再三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不过…赤司征十郎的这个仇他是记下了,下次碰上他的球队,他一定给他吃吃苦头。

    征九郎沉默了,他的赤眸中是恐惧和痛苦,那对他来说似乎是不好的记忆。

    “征十郎说,除了训练和比赛外,不许我和凉太有任何接触。”

    作者有话要说:教练和队长一样,其实很护犊子啊。

    病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二黄和队长说了什么才导致队长说出那种没风度的命令?还有小九会选队长还是二黄?下章揭晓。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