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两个笨蛋

    征九郎跑得很快,连材高大的紫原在后面追着都非常的费力。等紫原追上他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大汗淋漓,打篮球锻炼出来比一般人要强的体力也全部用尽。两人都没有力气再跑,四脚朝天的平躺在马路边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天空真蓝啊。

    紫原看着蓝蓝的天空感叹道。这么好的天气,为什么他会和征仔在马路上玩你追我赶,这简直比打一场篮球比赛还要累。

    紫原一边抱怨一边转过头看着和他并排躺在一起的征九郎。

    眼睛好红。

    这是紫原唯一的感想。

    而且那漂亮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看上去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赤仔不会打了征仔吧?!紫原脑中又闪过这样的念头。但很快他又将这念头给甩了出去。他刚才虽然一直担心赤仔和黄仔会打起来,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赤仔不管再生气都不会动手打人。赤仔以前说过,暴力是最愚蠢的方式,对于体强壮的人来说,**上的疼痛根本不算什么。聪明人有无数种让人痛苦的方式,但那里面肯定不包括暴力。

    既然赤仔没打征仔?那征仔为什么哭呢?太复杂的事紫原懒得去思考,他直接开口问道:“征仔,你在哭什么?”

    征九郎抽了抽鼻子,他快速擦掉脸上还未干的泪痕,倔强的瞪了瞪紫原,刚哭过的声音还有些嘶哑:“我才没哭。”

    “骗人。”紫原一脸你在说谎的表看着征九郎,他手指了指征九郎哭得红肿的眼睛,面无表的指出事实,“哭得眼睛都肿了起来。”

    “这不是哭的。”征九郎还在替自己辩解,“是沙子进了眼睛。”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才不承认自己哭了。

    “这里又没沙子。征仔,你为什么哭啊?”

    “我都说我没…”征九郎想要争辩,可想起刚才在病房里赤司说的话,口又疼了起来,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讨厌死了,这里怎么这么多沙子。”

    紫原被吓到了,很少有人会在他面前哭,他根本就不懂得应付现在的况。他急忙起,并且把还躺在地上的征九郎也拉了起来,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慰道:“征仔你别哭啊,要是赤仔欺负你,我帮你…”

    想到赤仔恐怖的脸,紫原的体一阵哆嗦。那句“我帮你教训他”果然还是说不出来。从加入篮球社,紫原就习惯的听从赤司的话,要他反抗赤司,那是非常困难的事

    紫原一提赤司,征九郎的眼泪不但没有收住反而哭得更凶。他甚至都懒得去理会什么男子汉不能随便掉眼泪,扑进紫原怀里后,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

    “喂,你别哭了啊!”紫原被弄得手忙脚乱,双臂甚至不知道该放哪里好,最后他轻轻拍着征九郎的背,安静的任由他在自己怀里哭着。

    征九郎哭了很久,甚至连嗓子都苦哑了,紫原的前的衣服也被浸湿一大片。大概是哭累了,征九郎总算没再哭。可紫原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两人的肚子就同时叫了起来。

    从紫原怀里离开,征九郎抬起那哭得红肿的双眸看着紫原,有些难为的开口:“肚子饿了。”

    紫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点头道:“我也饿了。”

    “去吃东西吧?”征九郎提议。

    紫原自然是双手双脚赞成。

    可两人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周围只有一条单向的马路,别说商业街了,就连栋建筑物都没有。

    “怎么办?”饿得没有半点力气的征九郎蹲坐在地上,求助一样的看着紫原,“敦,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紫原摇了摇头,他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两人沉默的对视了许久,肚子叫得越来越厉害。对于吃货来说,什么都可以忍耐,只有饿肚子无法忍耐。

    “打电话让赤仔来接我们吧。”有问题找赤司,对紫原来说已经是一种条件反了。

    征九郎的体颤抖了下,他想到赤司刚才的话,脸色一阵惨白,差点又哭了出来。

    “不要。”征九郎摇头拒绝,“不要叫征十郎。”

    紫原疑惑的看着征九郎,他本来还想问原因,可又怕征九郎像刚才那样哭出来,只好作罢。

    “不找赤仔,那就找黑仔吧。”

    “嗯,好。”

    两人达成共识后,紫原正要开始打电话,却更加悲剧的发现手机没电。

    这根本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看着黑屏的手机,因为肚子饿而愤怒值不断上升的紫原差点就把手机给仍了出去。

    “征仔,我手机没电!”紫原看向征九郎道,“你的手机借我用下。”

    征九郎点头后从包里拿手机,可他翻了半天也没看到手机的影子。

    “敦,我没带手机。”征九郎无辜的看着紫原道。

    “靠!”紫原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他单手扶额,有些哭无泪,“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坐车回去?”征九郎提议,打的虽然贵点,但很快就能到了。这里至少还有马路,应该能够打到车吧。

    “那去前面路口等车!”

    两人拖着又累又饿的体往前面路口走去,可才走了两步,征九郎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他突然叫了出来。

    “征仔,你又怎么呢?”紫原有气无力的问道。

    “敦,你还有钱吗?”征九郎小心翼翼的问着。他记得刚才在步行街的时候,他的钱已经全部吃完。被征九郎一提醒,紫原的脸色变得有些发青,他急忙拿出钱包看了看,发现钱包空空。

    两人非常默契的同时垮下脸,他们该不会在这里饿死吧。

    “还是继续往前走吧。”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紫原继续开口,“我们可以跟司机商量等到家之后再给他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两人有气无力的继续往前走,这条马路就好像永远看不到路口,也没有车子从路上经过。两人不知道走了多远,在两人实在没有力气走下去的时候,对面突然传来一阵呐喊声。

    有声音就代表有人,有人说不定就有吃了,两人原先死气沉沉的眸子立刻就亮了起来。他们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发现马路的对面竟然有个露天篮球场,而且场上似乎有比赛,周围围满了人。那些人旁边还放着十多俩脚踏车,看来都是事先约好的。

    紫原和征九郎互相对望了一眼,无声的交流了一下信息后,又彼此点头。

    “过去看看。”

    这是俩人共同的想法。

    球场上双方在斗牛,所谓斗牛就是街头的三人篮球。征九郎和紫原站在球场边上看着,旁边围观的人群格外的高涨,一直不停的给自己支持的球队加油。虽说球场上的比赛确实很精彩,可这些观众反应未免太激烈了些。

    “呐。”征九郎扯了扯旁边人的衣服,好奇的问着他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啊?”

    那人因为绪被打扰心不爽的瞪了眼征九郎,听到征九郎的问话后他更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既然来这里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我买了蓝方赢当然希望蓝方能赢得比赛!要是输了,老子可是亏大了。”

    征九郎看了下球场上的形式,确实红方比蓝方占优,估计蓝方要输。

    “擦,怎么又让对方给进球了!!”那男人一见红方又进球,记得直跺脚。

    征九郎见他这样,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对着旁边抱着肚子饿得连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的紫原炸了眨眼,挥手示意紫原把头低下来,然后他低声在紫原耳边说了自己的计划。

    “这样可以吗?”紫原现在完全不想动,“可我已经饿到没有力气。”

    “其实我也是。”每次肚子一饿,他就会变得浑无力。

    “那要怎么比赛”

    “可以让他们先给吃的啊。”征九郎天真的开口。

    “那试试。”

    不管怎样都比饿死强。

    “那个…”征九郎再次扯住刚才那个男人的衣袖。

    “做什么啊?”男人本来就因为输了钱不高兴,趁机就将怒火全部发泄在征九郎上,“你这小鬼怎么这么烦。”

    紫原见男人态度这么恶劣,很想要把这人捏爆,可惜他现在完全没力气。

    征九郎却一点都不介意,他一脸无辜的继续问道:“这个比赛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赢了的话是不是有吃的?”

    那男人听到之后,有些鄙夷的看着征九郎:“确实没有特别规定,只要报名就可以参加。不过这些可都是专业的,就凭你们能赢?”

    征九郎根本没听懂男人话中的恶意,他想到自己的食物有希望,心就变得格外好:“我们能赢!”

    男人被征九郎眼神给镇住,他说能“赢”的时候,气势和气场都和刚才完全不同。

    “你真能赢?”男人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像这样的中学生怎么可能赢得了那些高中生。可征九郎的眼神很有说服力,让他忍不住就相信了。

    “我能赢。”征九郎又说了遍,但很快他就软了下去,“不过现在肚子饿,让我们填饱肚子的话,我们保证能赢。”

    征九郎的眼神让男人决定赌一把。

    “好,那我就相信你!你先等着,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

    男人说着就骑着放在旁边的脚踏车离开了,过了十分钟左右,男人带回来一大堆吃的。紫原和征九郎看到这些吃的,眼睛都开始冒着金光,三俩下就将食物给解决掉。

    而球场上新一轮的比赛也刚刚结束。

    “你俩听好了啊,我就堵上你们俩个,这次我坐庄,你们要是赢了,这些吃的就算我的。我不仅不和你们要钱,还会给你们钱!但是你们要是送了,哼哼…”

    男人做了一个耍很的动作。

    “放心吧,我们不会输。”征九郎自信满满道。

    在球场上,他永远是王者,他的篮球没有失败。

    男人给征九郎他们报名,又让他们换上蓝色的球服后,比赛就正式开始。

    三人篮球虽然要求每队至少有三名参赛队员,但每场比赛每队可以只上场两人。那男人随便找了个人来凑数之后,上场比赛的只有征九郎和紫原。

    那些围观的观众见征九郎是中学生,人数上还处于劣势,就全都买了对方赢。

    在这种况下,征九郎他们要是赢了,为庄家的男人会大赚一笔。

    裁判哨声想起,比赛正式开始。三人篮球和五人正式比赛不同,只用半场进行比赛,全场比赛也只有十分钟。这短短的十分钟里,征九郎和紫原几乎完爆对方,到最后就连那些买了他们输的观众也忍不住为他们的精彩表现喝彩。

    征九郎的传球抢断以及切入都比平时更加犀利,完全就是把之前的委屈用篮球发泄出来。

    十分钟后,比赛结束。

    男人高兴的合不拢嘴,一直问征九郎要不要再来一场。还一直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征九郎,说是有需要随时可以找他。

    “不用了,谢谢!”征九郎跟男人道谢后,又道,“这是你刚才给我们东西吃的回礼。那个钱我们也不要,就是有件事希望你能帮个忙。”

    “什么忙?”男人问。

    “我们迷路了,你可以送我们回去吗?”

    男人问了他们的地址后,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在送你们回去之前,再请你们吃些好吃的吧。”

    男人很讲义气的开口。

    两人听到又有吃的,催促着男人快些。

    和男人离开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围观的观众里,有一个从头到尾都在观察着他们。

    “哎呀呀,这要是被学校知道,可是要赛。赤司的这个双胞胎哥哥还真会惹事,这下事越来越有趣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看来加更又要等明天了,事事总不能如意,每天都有意外什么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