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哥哥的答案?!

    黄濑的话才说完,病房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原本还在啃着薯片的紫原更是险些咬到自己的手指。

    他刚才应该没有听错吧?!黄仔竟然会跟征仔表白?而且赤仔的眼神好恐怖。紫原紫色的眸子好奇的在三人上转来转去,他总有一种黄濑和赤司要打起来的感觉。要是这两个人真的打起来,他该帮谁?黄仔现在肯定不是赤仔的对手。可要是他真的阻拦赤仔的话,他以后说不定就再也没办法吃美味的零食了。正在为难着到底该怎么做的紫原很干脆的又拆开了一包薯片,咯吱咯吱的吃了起来,那声音在这气氛紧张的病房中格外的刺耳。

    赤司冷冷的瞥了眼紫原,沉又冷漠的视线让紫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已经许久没有看到赤司露出这样的表。在紫原的印象中,每次赤司露出这种表,那就表示他真的被彻底惹恼。

    这下糟糕了。

    紫原暗自觉得不妙,手里的薯片瞬间也变得索然无味。黄仔虽然总是犯蠢而且很吵,可少了黄仔,球队又会变得太安静。而且,他也不能再吃到黄仔送的免费零食。

    “赤仔,那我出去吃。”紫原说完,就一溜烟跑出了病房。

    紫原可不想一个人面对赤司的怒火,想来想去这个时候也只有向奇迹的世代的其他人求助。紫原最先想到的人是黑子,可黑子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紫原没办法,只好打给绿间。

    绿仔比较聪明,他应该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

    这次电话很快拨通,响了两下后,绿间接起电话。

    “绿仔,不好了。黄仔跟征仔表白了,然后…”

    紫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边的绿间给打断:“紫原,我很忙。这种冷笑话你还是去说给别人听。”

    “我没。我是说…”

    紫原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绿间就果断挂了电话。

    “什么嘛,绿仔干嘛不听人把话说完。”紫原一边抱怨着一边按下重播键,可这一次电话却直接关机。

    “绿仔好过分。”紫原恨恨的开口,泄愤一样的咬了好几块刚才一块带出来的薯片。

    紫原没有其他的选择,最后只能找青峰。虽然觉得青仔就算过来也肯定帮不了什么忙,不过至少有一个人和自己一起去撞赤仔的枪口。

    在紫原打电话的时候,病房内的气氛一直都没有任何改变。安静、压抑、紧张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

    黄濑并没有催促,金色的漂亮双眸紧张又期待的看着征九郎。他的嘴角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完美的就如同童话中走出的王子。可那手心不断冒出的冷汗却完全出卖了他,他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得那么镇定。

    赤司也没动,他面无表的看着两人,让人猜不透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与两人的剑拔弩张不同,征九郎完全一副状态外的样子。他虽然有察觉到病房内的气氛变得很奇怪,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征九郎眨了眨眼睛,他稍稍抬了抬头,有些生气又有些不解的看着黄濑道:“凉太,你再这么说,我就要生气了。”

    黄濑闻言漂亮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水汽,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小征,你这是拒绝吗?”

    黄濑也有考虑过被拒绝之后的计划,可他未曾预料到,被喜欢的人拒绝竟会如此痛。

    赤司的表变了变,围绕在他周围的黑色气场也消散了一些。

    “那是当然了啊!”征九郎气红了一张脸,他拍了拍自己的口,非常认真道,“凉太,我可不是女人。”

    诶?!黄濑见征九郎这样,突然就明白了什么。他哭笑不得的看着一本正经的申明自己不是女人的征九郎,在这样一种紧张的气氛下,他还是没能忍住笑了出来。

    “凉太,不许笑。”征九郎嘟了嘟嘴,气呼呼的看着黄濑,“你再笑我就走了。”

    征九郎说完就转准备离开。

    “小征,你别生气。”黄濑拉着征九郎的手,又把他给拉了回来,他委屈的看着征九郎道,“因为征九郎太可了,我才忍不住啊。”

    “凉太。”征九郎叹了叹气,他生气的看着黄濑,“以后别再用可这样的词语形容我。”

    黄濑更加委屈的看着征九郎,这看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眼里还以为征九郎在欺负黄濑。

    “可是小征就是可啊。”

    “可是形容小孩子和女生的。凉太,我很MAN的好吧。”

    教练以前就说过,球场上的他很MAN。比起可之类的形容词,他更希望凉太他们能夸他帅气可

    “噗…”黄濑很想忍者不笑,可征九郎说自己很MAN这个画面真的好好笑,他都快忍到内伤,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小征,你不要再逗我笑了啦,笑到伤口都疼了。”

    黄濑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体会到了从地狱到天堂的落差。也多亏了小征,他现在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紧张,原本以为被拒绝而受伤的心似乎也被治愈了。

    黄濑意识到,他不把话说清楚,征九郎根本不会明白他的心意。看来,是该考虑换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

    “凉太,都说了不许笑你还笑!”征九郎抬手打着黄濑没有受伤的右手臂,在黄濑面前他表现的总是比平时更加的直率。

    赤司冷冷的看着两人,他发现这两个人之间有种旁人无法理解的默契。现在这种气氛,三个人里,他反而更像是外人。这个想法让赤司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小征。”黄濑突然又一脸严肃的抓起征九郎的手,他深呼吸后,认真的看着征九郎道:“小征,我刚才说希望你跟我交往,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把你当成女生。”

    见征九郎一副迷惘的样子,黄濑有些无奈,他缓了口气后继续道:“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喜欢我。”

    “我很喜欢凉太啊。”

    黄濑有些无力,他第一次感觉原来跟人表白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平时他随口的一句“喜欢”就足够让学校那些女人疯狂,为什么这些在征九郎上都不适用。

    “不是啦,小征。我说的喜欢不是普通的喜欢。”

    “我对凉太也不是普通的喜欢啊!”征九郎说着还抱了下黄濑,并且对着黄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是非常非常喜欢凉太。”

    教练说过,生病的人意志力都比较薄弱,缺乏安全感,这个时候就该让病人感觉到和温暖。

    黄濑觉得自己快要阵亡,果然他和小征不是生活在一个次元。

    虽然征九郎说非常喜欢黄濑让赤司有些许的不爽,但看到黄濑这个样子,赤司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黄濑是真的豁出去了,既然说的不行,那就直接用行动。

    “小征。”

    黄濑叫住征九郎,挥手示意他在靠近自己一些。

    “凉太,你又有什么事?”

    征九郎才低头,黄濑就趁机吻住了他的唇。

    赤司看到这一幕后,他脑中名为理智的弦终于崩断。赤司周围的气息瞬间冷到极致,他快步走到边,将征九郎拉到后。

    “凉太,你越界了。”

    赤司的冷气压足以将人冻死,但黄濑却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是看着被赤司拦在后的征九郎:“小征,我问你,你会让别人像我刚才那样对你吗?”

    征九郎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唇,那上面还残留着属于黄濑的味道。他试想着其他人像黄濑这样亲吻自己,突然觉得一阵不舒服。

    “不会。”征九郎摇了摇头,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听到征九郎的话,黄濑笑了起来,那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赤司的脸却黑了下去,那俊美的面容此刻堪比地狱的罗刹。

    黄濑既兴奋又期待的看着征九郎:“我并没有把你当成女人,但我对你的喜欢确实是对恋人的喜欢!小征,现在你明白了吗?”

    征九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摇了摇头。

    “凉太,你这是在跟我表白吗?”征九郎呆呆的问着黄濑。

    “没错!”黄濑用力点头,他对着赤司后的征九郎伸出手,深款款道,“那么,你愿意接受我的表白吗?我的小天使!”

    “我…”

    “哥哥。”征九郎才要开口就被赤司打断,他转过头看着征九郎,冰冷的视线似乎要将对方冻僵。他只叫了声哥哥就没再说话,只是不断的近征九郎。

    两人作为双胞胎,不只相貌相同,就连体型高也都一样。可像这样不断靠近征九郎的赤司却有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小…小赤司…”

    黄濑压下心中的恐惧,无视赤司周围的霾,他想要提醒赤司不要打断征九郎的回答。可赤司却完全没有理会他,他冷冷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哥哥,抬起手指按住他的嘴唇,“哥哥,你刚刚说除了凉太之外,不会让别人碰你这里,对吗?”

    征九郎正准备开口,赤司就吻上了他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抱歉啊!我还是会努力做到更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