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挑衅和表白

    “小赤司,我已经做好了觉悟,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要让小征喜欢上我。”黄濑深吸一口气,他用非常认真的眼神看着赤司道。黄濑很清楚他说这话的意义,他并不是一时冲动。既然说了出来,他就阻断的自己一切后路,没有了软弱和后悔的余地。

    “喜欢”是一件很奇妙的感觉,黄濑跟很多女生交往过,但没有一个人像征九郎一样带给他那种奇妙的“悸动”。就和小说还有电影中描绘的一样,那就叫做“恋”。黄濑非常确定自己确实是抱着“恋”的心喜欢着征九郎。虽然征九郎是男生这件事让黄濑稍稍有些困扰,但很快他就释怀了。

    他喜欢征九郎,只要确认这一点就够了。

    赤司并没有马上说话,他只是沉默的看着黄濑,那无声的压迫感让病房的气氛异常的紧张。黄濑甚至有一种被人掐住了脖子没有办法正常呼吸的错觉。

    果然得罪了小赤司是非常恐怖的事,黄濑可怜的想着。但他那金色的双瞳中却没有半分后悔和妥协。在旁人眼中,黄濑一直是个温柔而又体贴的男人,粉丝们更是把他当成白马王子,幻想着如果能够成为他的女朋友那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事。有的时候,事的真相往往是残酷的。黄濑其实不温柔也不体贴,隐藏在王子虚幻的完美下的黄濑其实又任又自私。就算是在恋方面也是如此,他喜欢的人,不管用怎样卑劣的手段他也一定要得到。

    病房内变得格外的安静,甚至能够听到彼此不规则的心跳声,这也让病房的气氛更加的压抑。

    过了良久,赤司才道:“凉太,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但,不会再有下次。”

    这已经是赤司最后的警告。

    如果刚才说出这话的人不是黄濑,而是其他赤司不认识的人,那么短时间内那人是没有办法离开医院。

    黄濑能够自由行动的右手握成了拳头,他并没有退让,而是继续挑战着赤司的忍耐度:“小赤司,我是很认真的。就算你不许,我也不会放弃小征。”

    “凉太。”赤司的声音也低了许多,病房的空气几乎凝固,“你是想要惹我生气吗?”

    在如此紧张的时刻,黄濑却没有了刚才认真的样子。他眨了眨漂亮的双眸,心中知晓一切的他却故意露出了疑惑的表,他用一种困惑的语气问着赤司道:“小赤司,我不明白啊,你为什么要生气呢?小赤司也不像是会歧视同相恋的人。就算小赤司是小征的弟弟,也不应该这样去干涉小征的私生活。那么,小赤司,你到底在气什么?”

    “凉太,和你交往过的女人还少吗?”赤司不知为何变得急躁起来,他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我可不想让哥哥成为你的玩物。”

    无论是赤司还是黄濑心里都明白,这根本就是借口。赤司作为奇迹的世代的队长,他甚至比他们自己还要了解他们。他从黄濑的眼神中就能够看出来,黄濑是认真的,他并不是只想玩玩。

    只要不影响到球队的训练和比赛,赤司基本不会过问队员的私事。可这一次不一样,他几乎是本能的排斥这件事。明明几个星期前,他的哥哥对他来说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甚至有些讨厌的存在。可现在,他并不愿意任何人抢走他的哥哥。

    为什么不愿意?赤司始终得不到答案。于是,他有些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的哥哥。他的天帝之眼能够看到所有的未来,他能够预料到凉太最后一定会让征九郎伤心。

    赤司给自己找了个理所当然的理由,他只是想要提前杜绝这种伤心。

    可黄濑紧盯着他的视线却让他感觉到从未曾有过的狼狈,那眼神仿佛在控诉他,这一切都是谎言。

    “小赤司。”黄濑叹了叹气,他收回视线,有些无奈道,“我是认真的。”

    赤司的声音越来越冰冷:“我不会相信一个在一个月内连续甩了三个女朋友的男人的话。”

    “小征和那些女朋友不一样。”黄濑大声的反驳。

    他有些后悔自己以前竟然因为无聊而跟那些女生交往,现在赤司根本就是抓住这事借题发挥。赤司自己没弄清楚自己的感,黄濑心里却明白的很,赤司反应会这么大,无非就是他对征九郎的独占在作祟。

    “等你腻了的时候,哥哥和那些被你甩掉的女人也没什么区别了。”赤司冷冷道,他最后警告着黄濑,“凉太,别打哥哥的主意。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我会将这视为是对我的挑衅。”

    丢下这最后的话,赤司就离开了病房。

    看着被紧紧关上的病房门,黄濑苦笑。虽然早做好的觉悟,可对手是小赤司的话,他的“恋”道路果然会变得异常艰辛。

    “小赤司,这一次我不会输。”

    同一时间,帝光学园。

    在绿间的努力下,报纸上的报道以及赛的事并没有传到征九郎耳朵里,征九郎的校园生活还是和平时一样。午休的时候,紫原来到征九郎教室。

    “征仔,赤仔叫我带你去吃午餐。”

    紫原说完,就直接拎着征九郎来到食堂。因为两人来的比较晚,食堂前面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可紫原和征九郎往那边一站,那排成长龙一般的人群却主动让开。

    学生会长大人谁都不敢惹,学生会长的哥哥也是一样。更何况,紫原高大的体也是气场十足,要是挡在他前面一不小心惹怒了他,说不定真会被这大块头给捏爆。

    征九郎看到大家竟然都让开了,原本因为不能马上吃到东西而垮下去的脸立刻又有了精神,他抓着紫原的手走快速跑到最前面,笑着对食堂的阿姨点了两份分量最大的A餐。

    食堂阿姨早就习惯了征九郎这异次元胃袋,她很喜欢这个每次都一脸享受的吃着食物的少年。

    “同样的A餐,我要三份。”紫原道。

    两人端起点好的餐才离开,原先退开的人群瞬间又排成了长长的队伍。

    “敦,大家好好哦!”看到这个场景,征九郎感叹道,“知道我们肚子饿,好心的让我们先买。”

    并不是这样的。

    紫原觉得征九郎理解错误,但因为太麻烦,他也懒得解释。

    “坐那边吧。”紫原指了指前面的空位,对着征九郎道。

    “好。”

    两人坐下之后,谁都没有说话,而是专心吃着午餐。原本堆积如山的午餐瞬间就被完全消灭。坐在他们附近桌子的学生都惊讶的看着两人,有些人甚至连勺子都从手中滑落。

    这两人人一定是外星人,众人心里想着。

    吃饱后,征九郎擦了擦嘴,又顺了顺肚子,才对紫原道:“敦,放学后你要和我一起去医院探望凉太吗?”

    整整一天没有见凉太,征九郎有些寂寞。凉太每天总会给他带各种各样好吃的零食,课间休息的时候也时不时就跑来陪他玩。征九郎喜欢看到凉太对着他笑的模样,他觉得那样的凉太非常非常好看,每次看到凉太的笑容,他的心也会变得很好。

    征九郎早就决定放学后去医院看黄濑,本来他是先叫赤司陪他去,可赤司到现在都不见人影。早上训练的时候,征九郎也问过黑子。黑子很遗憾的告诉他,放学后他还有重要的事所以没办法。

    大辉好像也和他口中的大波女有约会,至于真太郎,征九郎稍微有那么一点怕他,所以完全没有考虑。

    紫原觉得去医院很麻烦,他想都没想就打算拒绝:“不要,我还要…”

    “敦,一起去的话,路上我请你吃好吃的。”见紫原要拒绝,征九郎急忙用美食惑着紫原。吃货最了解吃货,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拒绝美食的惑。

    紫原有些动容,但他还在犹豫中。

    “敦,凉太那里一定也有很多好吃的。”征九郎只好继续引紫原,他手舞足蹈道,“一定有很多人带零食去探望凉太,凉太一个人也吃不完,我们去帮他吃。”

    “那好吧。”紫原嘴唇,他觉得肚子又饿了。

    “太好了。”征九郎笑道,“那放学后,敦来教室找我,我们一起去!”

    “嗯。”紫原点了点头。

    直到放学赤司也没有回学校,征九郎虽然很好奇赤司的动向,但马上能够见到黄濑还是让他的心格外好。放学铃声才响起,紫原就到了征九郎教室外。

    “我已经跟绿仔请假了。”紫原对征九郎道,“下午的训练我们不用去了。走吧,去看黄仔。”

    两人离开学校后,就直接往商业街方向走去。商业街上琳琅满目的零食让两人看得口水一直往下掉,两个吃货彻底被美食吸引住,吃得不亦说乎,完全忘记了此次的目的地是医院。

    等两人上的钱都花光之后,才猛然发现他们似乎迷路了。

    “这里是哪里?”征九郎问着旁边的紫原。

    紫原摇了摇头,他将最后一根棒棒冰折成两半,一半咬在口中,另外一半塞给征九郎:“不知道。”

    “那医院该往哪边走?”征九郎又问。

    “不知道。”紫原还是摇头。

    两人对视两秒后,沉默的咬着嘴里的棒棒冰。等棒棒冰快要吃完后,紫原才拿出手机:“跟赤仔求助吧。”

    “征十郎会不会生气呢?”

    “不知道。”紫原没想那么多,他直接拨通了赤司的手机,手机才响了两下,电话就接通了。

    “敦,有什么事?”赤司的声音有些冷,他的心似乎并不好。

    紫原并不打算去撞枪口,他直接把手机递给了征九郎,示意征九郎自己跟赤司说。

    “敦,说话。”

    征九郎接过手机,才要说话,就听到赤司生气的声音。

    “征十郎。”征九郎担心的开口,“你怎么呢?心不好吗?”

    听到自家兄长的声音,电话那边的赤司沉默了一会后,又换回了平时不温不火的声调:“哥哥,为什么你会用敦的手机打电话给我?”

    “嗯,我和敦打算去医院看凉太。”征九郎很快就被转移了话题,他实话实说道,“可是我们迷路了。”

    “你们现在在哪?”赤司的声音似乎在压抑什么。

    征九郎摇了摇头,然后他才想起赤司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动作:“我也不知道。”

    “哥哥,把电话给敦。”

    征九郎听话的又把电话递给的紫原。赤司问了紫原附近有什么重要的建筑物之后让他们待在原地不要乱动,他马上来找他们。

    十分钟后,赤司找到他们。

    赤司面无表的将两人教训了一顿后,才道:“你们现在还要去医院?”

    紫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医生也说了,黄仔的体只要好好休养就好了。他什么时候去看黄仔都可以,也不是非要今天。

    “我想凉太了。”征九郎直白的开口,“征十郎,我要去看凉太。”

    征九郎没有注意到,在他说想黄濑的时候,赤司的脸色有瞬间的郁。

    赤司突然很好奇,如果现在他不许征九郎去见黄濑,他的哥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赤司终究没有这么做,他不会让私人绪影响到他的理智。

    “我知道了,我带你们过去。”

    他不会阻止征九郎去见黄濑,但他也不愿意两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见面。

    医院里。

    黄濑才想着用什么办法攻略征九郎的时候,突然听见征九郎叫自己的声音。

    不是吧?!黄濑有些哭无泪,他只是一天没见征九郎就连幻听都出现了,这让他以后在医院的子可怎么熬。

    “凉太,凉太!”征九郎手在黄濑眼前晃了晃,气鼓鼓的看着黄濑道,“凉太,你在发什么呆啊?”

    “诶诶?”触碰到征九郎温的手掌,黄濑开始有些吃惊,但马上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呜呜呜,小征,你终于来看我了,我好想你。”

    “凉太,对不起啦。”征九郎安慰着凉太,“我也很想凉太,可是要上课我也没办法。”

    紫原的视线早就被病房里堆满的零食吸引,完全没有理会这边的三个人,一个人在旁边愉快的吃了起来。而赤司的视线一直盯着黄濑紧握着征九郎的手,两人之间的对话更是让他眼神暗了暗。

    赤司觉得心脏有些刺痛,他很讨厌这种感觉。

    黄濑视线偷偷瞥了眼旁边冷着脸的赤司,哇哇,小赤司现在的神完全就是一脸妒夫相。黄濑不敢肯定赤司对征九郎的那份独占是否是和他一样是“恋”般的喜欢。但真要和赤司争夺征九郎的话,他或许会输。所以,黄濑又卑鄙了一次。他趁着赤司还未能理清自己的感前,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

    这其实很冒险,也许会刺激到小赤司,让小赤司发现自己的感,甚至会吓坏小征,让小征以后都不理他。可这三个月,他都只能待在医院,三个月的空白,别人很快就能补上。小赤司是聪明人,他现在或许还很迷惘,但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黄濑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

    失去或者得到,“赌”总是要承担分享。

    小征,无论用什么方法,你最终都将属于我。

    黄濑用右手抱住征九郎,感受着他喜欢的人上的气息,虔诚的想着。

    “凉太。”征九郎抬起头奇怪的看着黄濑,“你今天怪怪的。”

    “是啊。”黄濑老实的承认,他认真的看着征九郎,声音低沉的开口,“有很重要的事想要跟小征说。”

    赤司知道黄濑要说什么,他冷冷的看着黄濑,以眼神警告着他不许胡来。

    小赤司,我是认真的哟。

    黄濑完全无视掉赤司快要杀人的眼神。

    紫原突然觉得房间有些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将美味帮塞进口中后,无聊的想着冷气是不是开太大了。

    “什么重要的事?”征九郎好奇的看着黄濑。

    黄濑凝视着征九郎,这张和赤司一样感觉却完全不同的脸,金色的瞳孔中是足以让人沉溺其中的温柔,他沉默半晌后,才道:“小征,我喜欢你。请以恋人的份跟我交往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黄濑加油,完全不给自己留退路啊。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