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欲、望和禁赛

    回去的路上,征九郎看上去心事重重,他时不时的偷瞄着赤司,一副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敢说。

    赤司当然有注意到征九郎的异样,他以为征九郎是在替黄濑担心。虽然征九郎那么在意黄濑让赤司莫名的觉得不舒服,但赤司更不喜欢看到征九郎这种郁郁寡欢的模样。

    “哥哥。”赤司的声音有些冷淡,大概是受到病房内那一幕的影响,赤司的绪一直不高,“医生说了,凉太的体并没有大碍,只要专心静养很快就能痊愈。”

    “哦哦。”征九郎木然的点头。这些他早就从医生那里听过,征九郎不太明白赤司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

    看到征九郎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赤司干脆停下脚步。他站到征九郎前面,态度强硬的看着他道:“哥哥,你是有什么事跟我说吗?”

    征九郎根本就藏不住心事,他脸上的表完全出卖了他的想法。

    “不,什么事也没有。”征九郎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赤司危险的眯起双眸,他微微抬起头,这让他上的压迫感更强:“哥哥,忘记答应过我的事吗?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

    想到答应赤司的那两件事,征九郎沉默了。过了一会,他才开口:“征十郎,我刚才打人了。”

    打人?!赤司怀疑的看着征九郎,他很难想象征九郎大人的样子。比起生气,赤司更好奇征九郎打架的原因。

    “为什么打人?”赤司问道。

    球队一直严格规定不许斗殴,更不许参与或者引发暴力事件。打架的事要是发生在别人上,赤司一定会先惩罚再询问原因。可对征九郎他却没有这么做,恐怕连赤司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会在无意识的护着自家哥哥。

    “我看到他把黄濑推下去。”提起这件事,征九郎还是很激动。

    征九郎知道,打架的事一旦曝光,他说不定会被赛。但他并不后悔揍了那人,欺负凉太的人他都不会放过。下次如果再见到那个人,他还是会揍他。

    “我知道了。”赤司点头道。

    既然和凉太有关,那凉太一定会很好的解决这件事,无须他去心。

    “征十郎,你不生气吗?”

    他都已经做好了被赤司责罚的准备,征九郎这平静的态度反而让他不自在起来。

    “我为什么要生气?”赤司奇怪的看了眼征九郎。然后继续往前走,他边走变开口,“哥哥,下次你要揍他的话,最好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还有,别让他看到你的脸。”

    赤司并不喜欢暴力,但教训某些人还是暴力最为直接。

    “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因为天色有些晚,征九郎的肚子又恰巧饿了起来。赤司没办法,只好随便找了家拉面店,两人吃过拉面才回家。回到家之后,累了一天的征九郎洗完澡连头发都没有吹干就直接躺倒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赤司本想让他先把头发擦干,可看到征九郎睡得那么熟,也就放弃了叫醒他的念头。

    “笨蛋,这样睡觉第二天会头疼。”赤司低声骂着征九郎,可那赤眸中却带着些许的宠溺,他走到上,在不吵醒征九郎的况下,用干毛巾帮他擦着头发。

    头发才擦到一半,赤司的视线就被征九郎那红润的唇给吸引。他的哥哥明明长得和他一模一样,可每次看着他都没有办法把他和自己联想到一起。

    他们虽然是双胞胎,外表也长得一模一样,可奇怪的是哪怕第一次见他们的人都能一眼就将他们分辨出来。

    赤司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他的食指带着几分探究的按住了征九郎的唇。他唇上的触觉软软的,还带着温。赤司想起下午的那一幕,黄濑品尝过这个唇的味道。他突然也想要知道这么柔软的嘴唇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这么想着的赤司弯□往征九郎的唇边靠去,可在快要靠近征九郎嘴唇时他却猛然清醒。赤司急忙收回手,他甚至没再看征九郎一眼就起回到了自己房间。刚刚是怎么回事?!赤司没有办法理解自己刚才的想法,他为什么突然想要亲吻自己的亲哥哥?赤司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干脆就坐到书桌前,开始思考着接下来的战术。

    黄濑的受伤必然会对球队造成影响,赤司的字典里没有失败,所以帝光的比赛哪怕一场都不能输。可空缺的SF位置也需要人填补,直接让替补顶上的话,那替补肯定跟不上其他正选的节奏。就目前而言,也只有改变场上正选的位置这个办法可行。

    赤司本来还想专心当个教练,不过现在估计是不可能。SF必须具备超强的中远距离得分能力,绿间从高和得分上都非常适合SF的位置。绿间去打SF,那征九郎就回到SG的位置,PG还由他来担任,黑子继续做第六人。分配好位置后,赤司决定明天就实际排练下。他相信,这个阵容也会很强。

    在刚才的思考过程中,赤司的绪也冷静了下来。他又陆续想了好几个布阵后,感觉到有些困意的赤司也在洗了澡后关灯睡觉。

    第二天,赤司才到学校,甚至还没来得及去社团室就被教导主任叫去了办公室。赤司作为学生会长,无论是成绩还是运动都非常优秀。他每年的期末统考成绩都是全本第一;他担任队长的篮球社同样缠绵两届全国冠军;他个人更是将棋、围棋、国际象棋中学生组的冠军。赤司的优异一直是学校的骄傲,无论校长还是主任对他都会礼让三分,只要是学生会长提出的要求他们都会尽量满足。学校进行什么重大活动都会实现征求赤司的意见。

    可此刻,把赤司叫到办公室的教导主任却愁容满面。

    “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看到教导主任的样子,赤司就猜到一定出了什么麻烦,而且这麻烦还跟篮球社有关。

    “赤司君,确实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教导主任说话的时候,将放在桌上的报纸递给赤司,“你先看看这个。”

    这是今天的早报,赤司才打开报纸就看到了那非常醒目的头条。

    “暴力事件!?帝光中学篮球社主力球员赤司征九郎暴打当红模特佐井泽!?”

    在吸引人的标题下还登着一组照片,这些照片全部都是征九郎打人的画面,无论动作还是脸部都拍得非常清晰,想狡辩都狡辩不了。

    赤司快速的看完报道,报道对于征九郎打架的原因绝口不提。只是夸张的叙述着征九郎的凶暴,完全就是想要误导别人。

    赤司的脸沉了沉,看来包括那个把黄濑推下去的佐井泽在内,他们都被设计了。赤司盯着报纸上的照片看了许久,这些照片角度并不是很好,很显然出自专业人士之手。

    如果不是记者拍的这些照片,那拍照片的人的目的就一目了然了。想要用媒体的力量来威胁他们么?!赤司的嘴角突然上扬了几分。

    赤司喜欢光明正大向他挑战的人,即使到最后输了,他也会给那人最基本的尊敬。但是…在背后玩卑鄙手段的人,他会用同样“卑鄙”的手段让那人意识到跟他赤司征十郎作对的后果会是什么。

    “赤司君,现在该怎么办?”教导主任六神无主的看着赤司,“刚才教育委员会已经打电话给我,他们针对此次事件召开了紧急会议。”

    “会议的结果是?”赤司问道。

    “毕竟这次的事牵扯到公众人物,再加上被媒体这么一曝光,事也闹得很大。听说被打的那个明星的粉丝还到教育委员会抗议。”教导主任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全部告诉给赤司,“本来会议的结果是帝光篮球社被赛一年。但这个决定遭到了中学生篮球协会的反对,再加上校长先生的据理论争,最后才改成赤司君的哥哥征九郎君被赛一年。”

    被赛一年的话,他们都已经从帝光中学毕业。

    赤司可不想最后一年还留下遗憾,他要和哥哥以及奇迹的世代全员一起夺得最后的总冠军。这个目标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主任,这件事就交给我,你不用再插手。”

    这话要从别人口中说出肯定没什么说服力,但说这话的人如果是赤司的话就能够让人安心。

    “那就拜托赤司君了。”

    “主任,哥哥被赛这件事你暂时先保密,请不要告诉球队的其他人,尤其是哥哥。”赤司虽然用力敬语,但声音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我…我明白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