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试探和威胁

    “凉太。”赤司面无表的看着病上的黄濑,他的眼前一直浮现出黄濑和征九郎亲吻的画面,这让他的心有些郁,但他很好的将这份绪隐藏了起来,“作为球队的主力之一,你该更加注意才对。”

    黄濑知道自己这次的受伤打乱了赤司的战术,他自知理亏,也没敢替自己辩驳,虚心的接受着赤司的批评。从赤司进来之后就一直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躲在角落里的征九郎见赤司责备黄濑,忍不住就替黄濑解释道:“征十郎,这不是凉太的错。凉太是被…”

    “哥哥,你不要说话。”赤司冷冷打断征九郎的话,他现在一点都不想从征九郎口中听到任何和凉太有关的事。意识到自己的绪有些失控,赤司用力吸了口气,调整好绪之后,他威严的开口,“不管原因是什么,凉太轻易让自己受伤是事实。凉太,我希望以后都不要发生这种事。”

    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近人,但和赤司相处久的人还是能够感觉到赤司冷酷外表下别扭的担心。只不过…这里面似乎还参杂着一些别的绪。

    “小赤司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一定会注意。”黄濑露出一副“你看我这么可怜就原谅我的表”,但那金色的瞳孔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赤司。

    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但因为这个发现太过震惊,黄濑一时之间还不敢确定。不过…黄濑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嘴角勾起了一个似有似无的笑。

    要验证这个发现是否属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小征。”黄濑刚才还一脸信誓旦旦的向赤司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这么粗心大意,转过头看着征九郎的时候立刻就换上了恶意卖萌的可怜神,“我伤口又痛了。”

    “我去叫医生。”

    “小征,我不需要医生。”黄濑叫住准备跑去叫医生的征九郎,他冲着征九郎眨了眨眼,“小征忘记了我们刚才的约定了吗?”

    约定?!征九郎头上冒出无数个问号,他一脸迷茫的看着黄濑。

    黄濑在跟征九郎说话的时候,眼神有偷偷观察赤司的表。虽然小赤司很完美的控制着自己的绪,并没有将太多的表外露出来。但那围绕在他周围的低气压还真是异常吓人。

    黄濑似乎感觉到那股冷意,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小赤司果然好恐怖。

    总有一种会被小赤司杀掉的错觉。

    不过既然是想要证明自己心中的猜测,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

    黄濑指了指自己的唇,嘴角勾起一个感的弧度,他用迷人的声线一字一顿道,“当然是用小征你的吻来治愈我,刚刚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黄濑的话才说完,赤司周围的温度就突然下降了好几度。

    黄濑见赤司这样,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他的心突然变得异常微妙,小赤司似乎并未察觉到自己的心意,黄濑也没打算告诉他。虽然有些狡猾,但这种事就没有公平可言。更何况,小赤司是小征的弟弟这一点就已经是最大的外挂。

    征九郎并不讨厌和黄濑亲吻,可赤司在旁边他总觉得怪怪的。

    黄濑见征九郎一副犹豫的样子,心里很清楚征九郎犹豫的原因,看来在征九郎心里他的地位始终比不过赤司这个弟弟。

    不过没关系,黄濑并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恰恰相反,他的韧非常强,只要自己想要的东西,哪怕是“不折手段”他也一定要得到。

    他会一点一点慢慢的渗透到征九郎的生活之中,等征九郎反应过来之后再也没办法离开他。

    首先就从亲吻开始。

    “小——征——”黄濑刻意拉长语调叫着征九郎的名字,用一种可怜却又略微带着些许挑衅的眼神看着征九郎,“难道小征想要反悔吗?”

    黄濑早看透了征九郎的个,简单的苦计加激将法绝对会让猎物乖乖上钩。

    “谁说我要反悔吗?凉太,你少胡说八道!”原本还在犹豫的征九郎听到黄濑这话立刻就豁了出去,他大步走到黄濑面前,捧着黄濑的脸就要吻下去。

    赤司的脚不自觉的向前迈了一步,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份冲动。

    “黄濑,你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竟然把自己摔进了医院。所以说,你果然是笨蛋吗?”在征九郎的唇快要贴上黄濑的唇的时候,青峰愤怒的声音从病房外传了进来,紧接着病房门就被人大力踢开。奇迹世代的其他人全部从病房外走了进来。

    征九郎看到青峰等人后,体像触电一样从黄濑边撤离。

    亲吻什么只能泡汤。

    黄濑哭无泪的看了眼用各自奇怪的方式关心着自己的伙伴们,虽然被关心很开心,可是时机也太不对了啊!

    赤司原本冷淡的面容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病房里瞬间又闹了起来,在确定黄濑的伤对他今后的比赛不会造成影响之后,众人又惯例的开始“欺负”黄濑。

    黄濑被欺负的“哇哇大哭”一直抱着征九郎寻求安慰。

    黑子从走进病房到现在都很安静,他的视线在赤司和黄濑之间转来转去,他觉得这两人怪怪的,可具体哪里怪,黑子又说不出来。

    黑子的视线从俩人上移开,他看着被黄濑抱着憋红了一张脸的征九郎。黑子很喜欢征九郎的这份天真和单纯,他只希望这件事不要牵扯到他。

    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了下去,奇迹的世代们也都一一告辞。征九郎和赤司等到小野优过来之后才离开。征九郎离开之后,原本闹的病房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黄濑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他对着正帮自己倒水的小野优道:“小野姐,佐井前辈现在在哪呢?”

    黄濑并不喜欢惹事,但得罪他的人他也一个不会放过。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栏杆的螺丝松了这件事或许和佐井泽没关系,但他很显然是知道螺丝松了才故意推他下去。

    黄濑有些可怜佐井泽,“嫉妒”还真是恐怖,竟能让一个人铤而走险。

    不过同归同,黄濑并不打算放过他。

    听到黄濑提起佐井泽,小野优想起下午征九郎痛打佐井的事,她犹豫了片刻后才开口:“黄濑君,佐井君也住院了,就在这家医院。”

    佐井会住院完全不在黄濑的预料之中,他问道:“佐井前辈为什么会住院呢?”

    小野优将黄濑从阁楼上摔下之后的事简单的说了遍。

    “就是这么回事!”小野优道,“你那个朋友一直坚称这不是意外,是佐井将你推了下去。”

    原来是这样!黄濑眯了眯眼,成功的敛去眼底的灰暗,看来他这次是真的不会放过佐井泽。

    小野优起将门关紧之后,一脸严肃的小声问着黄濑道:“黄濑君,你跟我说实话,你那朋友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真的被佐井君给推下来的?”

    黄濑虚假的笑了笑:“小野姐,你能带我去佐井前辈的病房吗?”

    他有几笔帐要跟佐井泽好好算算,而且征九郎打人这件事也不能传出去。佐井泽怎么也算是个明星,要是他在媒体面前将这件事曝光,到时候不仅征九郎恐怕连整个帝光中学都有可能面临赛的危险。

    小野优看了看黄濑,知道她现在问什么黄濑都不可能回答。不管那个少年说的是不是真相,这毕竟是公司的丑闻,要是被媒体曝光了的话,对公司的形象会有影响。小野优私心里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够私底下解决。

    “你等一下,我去推轮椅过来。”

    小野优推着黄濑来到佐井泽病房的时候,佐井泽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看到黄濑的时候,佐井泽吓了大跳,他的神看起来非常的紧张,就好像做了坏事被人抓住了一样。

    “小野姐,我有些事想喝佐井前辈单独谈谈。”黄濑对小野优道,“您能先离开一下吗?”

    小野优没有多问什么,她知道这两人要谈什么,在退出病房后她还体贴的将房门给关紧。

    “黄濑君,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佐井眼神闪烁不定的对着黄濑道。

    黄濑笑了笑,他滚动着轮椅到佐井边,眼神凌厉的看着佐井泽,半是认真半是玩笑道,“佐井前辈真会说笑。恐怕佐井前辈心里正在祈祷我最好永远都不要醒来。”

    “黄濑君,你不要跟我说笑了。”佐井脸上已经开始冒冷汗。

    在把黄濑推下去之后他就后悔了,可事既然发生,他也只能死撑着比承认,一旦承认他这辈子就完了。

    “佐井前辈。”黄濑突然提高声音,气势迫人,“是你把我从栏杆上推了下来,你还想狡辩。”

    不给佐井泽说话的机会,黄濑勾了勾唇角,冷声笑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相信只要我将这件事稍微透露一些给媒体,以媒体捕风捉影的本事,你在模特圈也别想混下去。”

    黄濑扔下这话之后冷冷瞥了眼佐井泽,然后就打算叫外面的小野优。

    “等,等一等。”佐井泽瞬间崩溃,他很没形象的向黄濑求饶,“黄濑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当时就是鬼迷心窍,我…只要你放过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佐井前辈,如果你想我替你保密。你就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立刻从公司辞职,我不会阻止前辈继续模特的工作,但是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二:下午我朋友打你这件事,你要当做没有发生过。要是旁人问起,你就说你们只是闹着玩。我相信,你比我更加不希望事闹大。”

    “我答应,我答应。”

    “多谢佐井前辈配合,那么晚安,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忘记那个闪光灯哦,有人可是把这幕拍了下来。而且,栏杆的螺丝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松掉,所以说还有更大的风波等着小九。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