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和黑子的秘密

    今井悦把车停在的帝光中学对面的马路上,作为曾经的篮球明星以及现在的明星教练,他在中学生之中还算有些人气,目前他可不打算让人知道他和征九郎的关系。

    倒也不是怕人知道,只不过被记者问到的时候解释起来太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征九郎,过了这条马路,你再往左走个500米左右就是帝光中学了。”让征九郎下车之后,今井悦指了指马路对面对着征九郎道,“明白了吗?”

    “嗯!”征九郎点头,他用和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神看着今井悦道,“教练,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今井悦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怕是没有办法适应这个模样的征九郎。他冷淡的看了眼征九郎,非常严肃的开口道,“你的训练还没结束!”

    “可是,我不知道教练现在住哪里!”征九郎无辜的开口。

    今井悦头上的黑线不断增加,他不停的在心里提醒自己,他是理智成熟的大人,千万不要和这个样子的征九郎生气。连自己每天都要去的学校都能迷路,忘记他家住哪也就没什么奇怪。

    今井悦按住有些发疼的头,他从车上拿过便利贴,飞快的在纸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没好气的开口,“想要继续训练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发邮件。”

    “好!”征九郎小心的将便利贴放进书包里,对着今井悦挥了挥手,就往马路对面走去,“教练,再见。”

    今井悦并没有开车离开,征九郎上次的车祸让他们心有余悸。在看到征九郎平安果了马路之后,今井悦正开车离开。可当他发现征九郎往右边方向不停往前走的时候,今井悦嘴角不抽搐了下。他觉得头更加的疼,那个笨蛋什么时候变得左右不分了。说好的往左500米,他不停往右走是怎么回事?!

    今井悦没办法,他将车子停到旁边的停车区后就往对面马路赶去。幸好征九郎上有伤走的比较慢,他也很轻松就赶上了。

    “赤司征九郎!”今井悦快步走到征九郎面前,抬起手在他头上用力的敲了下,冷着脸骂道,“你是笨蛋吗?我不是告诉过你,往左走吗?你往右走是怎么回事?故意要气死我吗?”

    征九郎被骂得一头雾水,他微微歪着头,脸上写满了问好,“教练,这边不是左边吗?”

    左边你个大头鬼。

    今井悦被气得想要直接骂过去,要不是征九郎的眼神太过无辜,他真的会以为征九郎这是在故意耍他。

    稍微平复了心之后,今井悦抓起征九郎的左手,板着脸道,“你平时都是用这只手吃饭吗?”

    征九郎摇了摇头,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好心的提醒着今井悦道,“教练,我是用右手吃饭。”

    今井悦很想转就走,总觉得继续再这待下去他一定会被气死。他已经懒得再跟征九郎解释,直接抓着他的手往帝光中学走去。

    “教练,教练…”征九郎奇怪的看着似乎在生气的教练,“方向错了。”

    今井悦听见某个东西破碎的声音,他冷冷看着征九郎,“闭嘴,跟我走。”

    征九郎怕教练一怒之下以后都不理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教练生气,但他还是乖乖的闭上嘴。两人走了一会后很快就看到了帝光中学大门。

    已经可以看到学校大门,应该不会再迷路了吧?!今井悦发现,他现在对征九郎已经完全没自信。

    “你直接走进去就行了。”

    “嗯啊。”

    让今井悦松口气的是,征九郎这次没有再给他惹麻烦,非常顺利的走进了学校。

    今井悦看了眼手表,不由得皱了皱眉,多亏这个笨蛋,他今天的约会估计要泡汤。

    征九郎站在教学楼前的场上,他看着那一栋栋完全一样的教学楼,完全没有办法分清楚自己的教室是在哪边。

    “征君在这做什么呢?”

    就在征九郎还在犹豫着到底该往哪边走的时候,黑子却突然从他后冒出,征九郎被吓了大跳。黑子看起来似乎刚从外面回来,他手上还拿着香草昔,淡蓝的眸子非常淡定的看着征九郎。

    黑子是球队的第六人,征九郎在球队训练的对抗赛上和黑子对位过。最开始的时候,他经常在防守的时候跟丢黑子,明明一直紧盯着黑子的影,可在关键时刻黑子却总会突然消失,然后传出令人惊叹的传球。虽然最近,他逐渐抓到了一些诀窍,能够在更短的时间识破黑子的幻影。不过同样作为PG,征九郎非常敬佩黑子,他觉得黑子是个比自己更加出色的PG,比自己更适合正选的位置。大概是因为他的技能有时间限制,征十郎才会安排他做第六人吧。

    黑子这节课刚好是体育课,他突然想要喝香草昔。所以就利用自己的低存在感,非常顺利的离开学校并且在附近买了香草昔。可他在回学校的时候却发现本该在家里休息的征九郎却和南明中学的金牌教练今井悦在一起。两人看起来似乎很熟稔,这引起了黑子的好奇。想要听清楚两人谈话的黑子一脸淡定的走到他们后,他的低存在感在这个时候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正专注谈话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光明正大站在后面偷听的黑子。

    黑子本来还以为这两人会谈什么重要的事,可听到他们的对话时,他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黑子同的看了眼被征九郎气到内伤的今井悦。难怪黄濑君和征君的关系会那么好,果然只有同类才会理解同类么?!黑子跟着征九郎走进学校,看他站在场上一动不动,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会突然出声叫住他。

    “黑子黑子黑子。”被吓了一跳之后,征九郎又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开心的抱住比自己要矮的黑子,“见到你太好了!我不知道教室在哪,你可以带我去吗?”

    “可以啊!”黑子吸了口昔后很平静的开口,对于征九郎是超级大路痴这一点他早就已经见识过,他让征九郎跟在自己边后就带着他往教室方向走去,边走边道,“赤司君今天不是跟征君请假了吗?征君来学校是有什么事吗?”

    “诶?”征九郎惊讶的看着黑子,“请请假?我都不知道!”

    不过听到征十郎帮他请假,征九郎还是松了口气,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担心征十郎会生气。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香草昔已经喝完,黑子将纸杯捏扁之后就往不远处的垃圾桶内仍去,纸杯在空中划了个抛物线后,非常漂亮的落在垃圾桶内,“征君你现在可是受伤了。”

    黑子想起赤司昨天对征九郎做的事,他并不是一个会对别人的决定指手画脚的人,更没兴趣在背后议论别人。可一般况下,在被那样对待之后,都会心怀芥蒂,甚至还会因此怨恨那人。可他从征九郎上却看不到这些。黑子想,如果真要用什么来形容征九郎,大概也就只剩下“笨蛋”。

    这个人真的是个笨蛋,不过他一直都不讨厌笨蛋。

    提到受伤的事,征九郎就会变得遮遮掩掩,他干笑了两声算作回答。不会隐藏任何心事的他,很明显的就让人看出他并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

    黑子没有强人所难的好,既然征九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他也就没再说。

    两人安静的走着,帝光中学的场很大,从校门口到教学楼有很长一段距离。两人才走到教学楼前,正打算上楼梯的时候,灰崎突然从楼梯口出来。灰崎班上也正好上体育课,他本来躲在里面抽烟,刚抽完烟准备回教室睡个懒觉,却没想到竟会和征九郎撞个正着。

    灰崎脸上也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坏笑取代。

    征九郎虽然和赤司长得一模一样,但这两人还真的是非常容易就能让人认出来。

    “哥哥大人,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灰崎主动忽视掉征九郎眼中的厌恶,他将手搭在征九郎肩上,在他耳边耳语道,“打架的事我相信你一定会很乐意跟我谈谈。”

    征九郎体僵硬了下,虽然觉得讨厌,却还是跟着灰崎又走进了楼梯口。

    “你到底要怎么样?”征九郎厌恶的看着灰崎,他很少像这样讨厌一个人,“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没有将事说出来,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灰崎今天一大早就被赤司叫进学生会办公室,赤司虽然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事是他做的,但却再不断的给他施压。征九郎的态度又让原本就不爽的灰崎心变得更加恶劣。

    “哥哥大人,你该不会忘记事要是说出去的后果吧?”灰崎冷笑的开口,他的脸不断的靠近征九郎,“我只是想要再一次警告你,好好的闭上你的嘴。”

    灰崎看着征九郎灰白的脸色,原本郁闷的心又突然变得非常愉快。他大笑着离开,完全没注意到站在楼梯外,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的黑子。

    “征君。”黑子看了眼灰崎离开的背影后,走到征九郎旁边,他的表虽然和刚才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湛蓝的双眸中却隐含着些许的怒火,“你上的这些伤都是灰崎打的吗?他是想用球队赛威胁你吗?”

    被发现了啊!

    “黑子!”征九郎抓着黑子的手臂,非常诚恳的拜托道,“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就当做是我们俩的秘密好不好?”

    “征君,如果是赛的事的话你不用担心,赤司君会有办法解决!”黑子不为所动,他觉得隐瞒并不理智。

    “可万一征十郎不能解决呢?万一真的被赛呢?我不要,我不要大家没办法打球!”征九郎蹲下,那种没有办法打球的痛苦心,他不愿意再经历。

    “征君!”黑子像哄小孩一样拍了拍征九郎的头,“你该更相信赤司君。”

    “我相信征十郎!但是…”征九郎抬起头看着黑子,眼睛里已经有眼泪在打转,“可万一灰崎故意使坏怎么办?确实是我先动手打他的!”

    黑子平静的脸上有片刻的惊讶,他很难想象像征九郎这样的人竟会动手打灰崎。看来,灰崎君是说了很过分的话。

    见黑子不说话,征九郎又急急的开口,“黑子,如果你真的要说,至少等全国大赛结束后再说好不好?”

    “征君,很喜欢篮球吗?”黑子突然问了这样一个完全沾不上关系的问题。

    “嗯!”征九郎笑得格外纯粹,他没有半点犹豫的点头,“最喜欢了。”

    黑子愣了愣,这样的纯粹的笑容实在太令人怀念。

    “征君,我答应你,暂时不说!”黑子淡淡的开口,“不过征君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要是灰崎君再找征君麻烦,征君必须告诉我!而我也会看况决定要不要提前将真相说出来。”

    征九郎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就当做是我和征君共有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