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趁机吃豆腐的黄濑君

    黄濑很快把征九郎抱回保健室上,奇迹世代的其他人也都跟了进来!绿间在经过赤司边的时候被赤司叫住。

    “真太郎,等征九郎醒来之后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不用回来了。”赤司背对着绿间道,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绿间根本无法揣摩他此刻的心

    “赤司。”绿间不太赞同的开口,“你这次是不是太过分了?”

    奇迹的世代里面,绿间和赤司的关系最好,绿间也是最能理解赤司的人。可这次对于赤司的举动,绿间完全无法理解。

    “征九郎他是你哥哥吧!”他忍不住提醒他,“把受伤的哥哥独自放在保健室里,这是弟弟会做的事?”

    “真太郎,你什么时候也喜欢插手别人的事?”赤司转过面向绿间,视线却不自觉的往保健室望去,保健室内黄濑正忙前忙后。赤司没什么意义的笑了笑,将视线收回之后,带些嘲弄的看着绿间,“真太郎,你以为征九郎真的会一个人待在保健室吗?呵…太天真了!”

    他丢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后就转离开,完全就没打算进去看征九郎的况。赤司才走,青峰就用抓的将保健老师给带了过来。

    帝光中学的保健老师名叫手冢白,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美男子。有着一头和黄濑一眼耀眼的金发,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学校许多女学生和女老师都偷偷暗恋着他,甚至有学生为了制造和他相处的机会不惜让自己生病或受伤。对于这些学生疯狂的举动,手冢白无法理解。不过当他看到病上伤痕累累的赤发少年时,他突然就觉得那群女孩和眼前这群少年相比简直弱爆了。

    “这什么怎么回事?”手冢白一边检查着体,一边问着旁边的几个人,他黑着脸,俊美的面容看起来有几分吓人,“我不是说了他上还有伤不能乱动,为什么我才走开一小会,他上又添了这么多新伤。”

    为医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不惜自己体的病人。少年上的新伤很明显是和硬物碰撞之后留下,这群人不是在旁边看着他吗?到底是怎样的看护才会让少年再次受伤。

    “手冢医生,小征的况如何?”并没有回答手冢的问题,黄濑担心的问道。从刚刚昏迷过去之后,征九郎就一直没有醒来,黄濑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们是篮球队的吧?”手冢看了几人一眼,这几个人在学校都是偶像级别的存在,他自然也认识他们,不过对于不好好照顾病人的家伙,就算是校园偶像,手冢也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你们是想让他这辈子都打不了篮球吗?”

    “有这么严重吗?”绿间冷静的开口。

    “喂!”青峰挥了挥拳头,表凶恶的威胁道,“他要是没办法打篮球的话,我就拆了医务室,你个庸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黄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他已经顾不上会不会碰到征九郎的伤口,趴在征九郎上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不能打篮球的小征就不是小征了,我不要不要不要!”

    “黄濑君,你弄疼征君了。”黑子将黄濑拉开,湛蓝的眸子一直盯着手冢,“我觉得手冢医生只是和我们开玩笑而已。”

    “哼!”被拆穿的手冢完全没有半分愧疚,他只是小小的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已。

    “你这庸医…”青峰气得咬牙切齿,“小心我揍死你!”

    “青峰君,请不要说你做不到的事。”

    “哲,你到底在帮谁?”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阿大,你安静点啦!”一直沉默的五月终于忍无可忍的提醒青峰,“你这样会吵到征君休息,而且手冢医生也没有办法帮征君开药。”

    “切!”青峰双手抱着后脑勺,不爽的将体转到一边。

    手冢也已经帮征九郎检查完,他上全是一些外伤。看样子这少年很会保护自己,虽然表面看起来很严重,其实并没有伤到骨头,对打篮球什么的没多大影响。

    收好听诊器后,手冢坐回办公桌前,开始给征九郎开药。

    “有些内服,有些外敷!还有,这几周最好都不要做剧烈运动,受伤的地方能不碰水就不要碰水。其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那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就算手冢说他没事,黄濑还是不放心。

    手冢白了眼黄濑,没好气的开口,“因为伤口太疼,才会晕过去!等等给他敷上药,再让他吞下止痛药,就会醒来了!”

    手冢的话再次让众人将注意力全放在征九郎上。他的上几乎全是淤青,脸上的红肿也没有消除,看上去非常可怜。

    像他们这些打篮球的,在球场上经常会发生体冲撞。虽然会尽可能的保护自己不受伤,但还是会经常受伤。换句话说,他们的体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习惯了伤痛。到底是怎样的痛,会让人直接晕过去?赤司这次是不是真的做的有些过分?

    “那药呢?”黄濑跑到手冢边,手伸到他面前,“把药给我!我帮小征敷药!”

    “你确定?”手冢不太放心的看着黄濑,有了前车之鉴,他可不相信这些人真的能好好照顾病人。

    “当然确定啦!”黄濑不耐烦道,“你快点把药给我。”

    手冢又看了黄濑一会,见他是真的在担心病人,就从后面的药柜里将外敷的上药递给了黄濑。

    “既然征君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五月觉得这么多人围在保健室也不太好,毕竟外面的天色也已经晚了。五月看着黄濑,试着问道,“要不,黄黄你留下来看着征君,等征君醒来后送他回去?”

    “嗯!”黄濑正忙着帮征九郎的手臂擦药,他点头道,“小桃子,你们先回去吧,我会照顾好小征。”

    “黄濑,我警告你哦,他要是再出事,我真会揍你的!”离开前,青峰不忘威胁道。他好不容易碰到个能让他一直提起兴趣的对手,要是这么失去,他大概会难过。

    “那么,黄濑君,我们就先告辞了!”黑子非常有礼貌的开口,“今天就辛苦黄濑君了!”

    紫原在制服口袋里搜了半天,最后搜出最后一个巧克力。他将巧克力放在征九郎的头,提醒着黄濑,“等征仔醒了就给他吃!疼的话,只要吃点甜的就不疼了!还有,黄仔你不许偷吃。”

    原本围在保健室的大家一个一个离开,绿间是最后走的。他等其他几人离开后,才把黄濑叫到旁边,将赤司刚才的话转告给黄濑。

    “小赤司怎么可以这样!”黄濑生气的抱怨,他都能够想象征九郎醒来后伤心的表,“这不是小征的错,小征明明也是受害者。”

    “要抱怨的话就亲自去找赤司抱怨!”绿间打断了黄濑的话,“总之赤司的话我已经转达给你,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我先回去了。”

    绿间并不是没有疑惑,今天的赤司很明显失去了往的冷静。

    不过绿间并没有再往下想,反正那个人是赤司,他要做的事别人就算想插手也插不进去。

    绿间离开后,黄濑用力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完全冷静下来后,他又继续帮征九郎敷药。手冢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叹了叹气,起走到黄濑前道,“你这样要擦到什么时候啊?像这样抹上去就好了!”

    “可是,太用力的话,会把小征弄疼。”

    手冢再次仍了个白眼,“既然怕弄疼他,就不要让他受伤啊!”

    黄濑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俊脸又垮了下去。再次抬起头时,他脸上又恢复了神采,甚至还带着几分坚定,“下次,一定不会再让小征受伤!”

    小征这么可,他一定要好好守护他。

    “懒得理你!”手冢将白大褂脱下,指了指办公桌上他刚才拿出来的药,“给他的药我已经放在桌上。你们离开的时候记得锁门!”

    “我明白了,手冢医生,谢谢你!”

    手冢一走,保健室就真只剩下黄濑和征九郎。征九郎手上的伤口已经敷好药,接下来就是前和腹部这些地方,但因衣服遮住不好擦药。为了方便上药,黄濑小心翼翼的脱下征九郎的上衣。

    果然这里面也全都是伤。

    看着征九郎前的淤青,黄濑眼神暗了暗,和平时开朗阳光的形象完全相反。但这只持续了一会,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黄濑小心的将药膏涂抹在征九郎前的伤口上。刚才他还没有感觉,现在用手触碰后,黄濑才发现征九郎比外表看起来还要瘦。皮肤又白又滑,就像是泡在牛中一样。黄濑的手像是被下了魔咒一样往征九郎没有受伤的口移去,那立着的红点像是带着某种蛊惑,让黄濑不由得想要伸手去触碰。

    在手指快要碰到那前的红点时,黄濑突然紧张起来,他做贼心虚一样的左右看了看,甚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黄濑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征九郎前的红点,一开始纯粹只是好奇,可当那红点在他的触碰下变得立起来时,他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哇哇,好有趣啊!原来小征这里会因为我的触碰而变大啊!颜色笔刚才更加深,感觉好漂亮啊!”

    想要另外一颗也变得这样漂亮,黄濑的手又伸向征九郎另外一边。他似乎抓到了一些诀窍,先是慢慢的揉捏,然后又用力的拉扯。

    “呜呜呜…”原本昏睡的人因他的举动而发出一阵甜腻的呻/吟,黄濑突然觉得脸红心跳,他“嗖”的一下将手收回。

    扑通…扑通…扑通!黄濑的心脏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好奇怪啊!”黄濑按住口,他干燥的嘴唇,“我为什么要紧张啊!”

    征九郎眼皮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双眸。最开始印入眼帘的是黄濑那有些晃眼的金发,他不太适应的炸了眨眼,再次睁开时候,黄濑放大的俊脸就靠在眼前。

    “呜呜呜,小征你总算醒了,我担心死了!”

    “凉太?”大概是刚醒来,征九郎的声音非常嘶哑,他觉得嘴巴非常干燥。不过伤口却没有先前那么疼,还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

    “哇,太好了!小征还记得我!”黄濑又感动的痛哭起来。要不是怕会碰到征九郎的伤口,他早就抱了过去。和他们相比,征九郎和小黑子都小小只,而且还很可,抱起来可舒服了。

    “凉太,不哭!”征九郎还处于迷迷糊糊状态,可他并不想看到黄濑哭泣的样子,他抬起手拍了拍黄濑的头,轻轻的安抚道,“我什么事都没有。”

    征九郎不自觉的在房间里搜索着赤司的影,“征十郎他不在吗?”

    “小赤司他有事先回去了!”黄濑干笑两声,他不想看到征九郎受伤的眼神,“小征,今晚就在我家留宿好不好?”

    “为什么?”征九郎困惑的看着黄濑。

    “因为一个人好寂寞啊!”黄濑夸张的做了个寂寞的表,“小征来陪我好不好?”

    “凉太,我不能去你家!”征九郎虽然露出了为难的表,“爸妈出差了,家里就只有我和征十郎。我要是去陪凉太,征十郎会寂寞的。”

    小赤司才不会寂寞!黄濑在心里反驳道。

    “没事的,只是一天的话,小赤司是不会在意!”黄濑抓着征九郎的双手,努力想要说服征九郎!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想告诉征九郎那伤人的真相。

    征九郎看上去真的很纠结,小脸几乎都皱成一团。黄濑也紧张的看着他,可就在这个时候,征九郎的肚子又一次不合时宜的饿了起来。

    “凉太。”征九郎惨兮兮的看着黄濑,可怜的开口,“肚子饿了。”

    “我知道了!”黄濑看着征九郎,“小征,你能动吗?”

    征九郎试着动了动体,那些药膏作用还真是立竿见影,他现在真的没有之前那么疼。于是用力点了点头。

    “那先去填饱肚子吧。”

    “凉太!”黄濑扶着自己起时,征九郎终于注意到自己□的上,“为什么我没穿衣服啊?”

    黄濑的脸突然又了起来,他尴尬的解释道,“因为这样上药比较方便。哈哈,哈哈哈!”

    “是凉太帮我上药的吗?”征九郎冲着黄濑灿烂的笑了笑,“谢谢你,凉太!”

    见到征九郎单纯的笑容,黄濑莫名的有些心虚。

    “今天我请客哦!!”黄濑很大声的开口,“小征不管想吃什么,黄濑哥哥都会满足你!”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