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赤司的怒火

    “你这些伤是怎么回事?”赤司双手撑着,将征九郎困在他双手间,冷冷道,“哥哥,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征九郎低着头,即使察觉到征十郎因他的态度更加生气,他也没有回答。

    “我再提醒你一次!”灰崎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告诉赤司或者是其他任何人,我就会去教育委员会举报你的暴力行为。呵呵,哈哈哈哈…”

    不能说!征九郎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不能因自己的过错让征十郎他们赛。这样的事,在他还没有成为征九郎的时候就经历过。那是全国大赛的决赛前夕,某个看篮球社不顺眼的不良故意挑衅了篮球社脾气比较暴躁的前辈,引发暴力事件。结果他们被勒令不许参加全国大赛,而那挑衅的不良却只是被警告以及在家关了一个星期的闭。

    征九郎不会忘记当时队员们的失落和对那个引发暴力事件的前辈的责备,后来那前辈因无法忍受心中强大的负疚感以及队员们的冷漠,最终选择了退出篮球队。

    征九郎不想球队被赛,他也不想看到凉太他们失落的表,更不想被征十郎讨厌和责备。比起现在的恐怖,他更害怕面对那一切。

    “对不起!”尽管觉得现在的赤司非常可怕,征九郎还是抓着他的手,赤色的瞳孔可怜兮兮的看着赤司,他抽了抽鼻子,压抑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跟赤司道歉,“征十郎,对不起。”

    赤司的双眸又暗了暗,脸色也晴不定。征九郎脸上的伤看起来格外的刺眼,他反抓着征九郎的手臂,顺势将对方压在自己下,脸靠向征九郎,厉声道,“哥哥,别再考验我的耐!我应该说过,我需要的是解释!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赤司靠得实在太近,征九郎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感觉却完全的陌生。征九郎觉得自己像是要被赤司一口吞下,他的弟弟让人无法违抗。

    “征十郎…”征九郎颤抖的叫着赤司的名字,他只觉得呼吸想被人紧紧勒住一样,那无形的压迫感让他屈服,让他想要坦白一切,“我…”

    不行,不能说!

    脑海中的另外一个声音又再次警告着自己,征九郎用几乎将嘴唇咬破的力气再度咬着自己的唇,即使被赤司的气场吓得像小猫一样发抖,却始终不愿意解释一句。

    赤司与征九郎对视许久,他的哥哥看起来软弱,眼神却格外的坚定。哼,真是在没有必要的地方固执的可笑啊。

    “哥哥。”赤司抬手按住征九郎受伤的脸,那里本来就肿得像拳头一样大,被赤司这么一用力,更是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告诉我原因!忤逆我的话,就算是哥哥我也不会饶恕。”

    “征十郎,疼!”赤司的态度让征九郎觉得委屈,他抽了抽鼻子,声音也带着些许压抑着的哭腔,“没,没什么理由,只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而已。”

    征九郎抽了抽鼻子,他的眼神闪烁不定。他总是直率的将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每次说谎耳朵就会发红。赤司一眼就看穿了征九郎的谎言,他的脸色比刚才更加沉,已经可以用恐怖和难看来形容。

    他的哥哥还真是大胆,不仅忤逆他,甚至还对他说谎。

    “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吗?”赤司的声音带着冷冷的笑意,他站起和征九郎保持了一段距离后,面无表道,“哥哥,我非常好奇到底要怎么摔才能摔出这样的伤?哥哥要不要亲自示范给我看?”

    虽说是疑问句的口吻,赤司用的却是命令的语气。

    征九郎小脸瞬间就惨白一片,他知道自己惹征十郎生气了,但他没想到征十郎竟会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他明明那么喜欢征十郎…征九郎越想越委屈,眼泪有些不受控制一滴一滴的落下。但他不敢哭出声音,他怕现在这样狼狈的自己更加的惹恼赤司。

    看见征九郎的眼泪,赤司的绪更加的烦躁。他破天荒的反省自己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但想到征九郎上的伤以及他刚才的谎言,那份犹豫就立刻消失殆尽。

    他明明就有交代过征九郎不许乱跑,征九郎一而再的违抗他的命令。他要给他一个让征九郎永远都会记住的教训,这样他下次才不敢再违背他的命令。

    “两个选择!”赤司冷漠的看着病上的哥哥,“一示范给我看;二以后不许再来篮球社。”

    这是要将他赶出篮球队的意思吗?征九郎擦了擦眼泪,他低着头没有再去看赤司。即使相处的时间还不算长,却也知道征十郎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做任何的更改。

    “我知道了!”征九郎的有些嘶哑,听上去格外的可怜,他才动了动体,那些疼痛就全部朝他袭来,他头上因疼痛而不停冒着冷汗,却还是很努力的爬起,慢慢的往赤司边走去,“只要我示范给征十郎看,征十郎就不会生气了吧?”

    赤司没说话,他沉默的盯着正努力走向自己的哥哥,原本沉的双眸露出了几分不解。

    赤司习惯用绝对的力量让违抗他的人臣服,理所当然的他经常会在那些人眼中看到畏惧或者是憎恨。他现在明明正对征九郎做着过分的事,可他哥哥看着他的眼神却和平时无异,除了多了几分可怜之外。这让赤司无法理解。

    赤司跟在征九郎后走出保健室,原本守在保健室的众人见状立刻围了上去。可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让他们很不放心。

    “小赤司,小征…”黄濑叫了叫两人,担心的开口,“发生什么了吗?”

    征九郎对着黄濑笑了笑,“凉太,我没事。”

    他并不想凉太替自己担心。

    说谎!黄濑金眸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两人,他很明白这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看到征九郎对着黄濑笑,赤司眼神又冷了冷。

    “哥哥,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赤司提醒着征九郎。

    征九郎体僵了僵,他看着保健室前面的台阶,“只要从这里摔下去就可以了吧?”

    众人闻言都大吃一惊,甚至连向来没什么表的黑子以及总是不愿意被他们牵扯进去的绿间脸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

    “小赤司,等等等一下。”黄濑站在赤司和征九郎中间,一直对赤司心存畏惧的他,表突然就变得帅气起来,看在旁人眼中就像是解救公主于危难的王子,“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小征现在上还有伤,小赤司怎么能对小征做那么过分的事。”

    哇,说出来了

    黄濑君good job。

    黑子在心里对黄濑竖起大拇指,想不到黄濑君也有这么帅气的一面。黑子和征九郎的关系算不上最好,但对于篮球打的不错,个又很单纯的征九郎,黑子其实也非常喜欢。

    他能够理解赤司君生气的原因,可是对受伤的哥哥做那种事果然还是很过分。

    “黄濑说的没错!”青峰也站了出来,他大手一拉将征九郎圈在怀里,“赤司,这家伙的样子一看就是被人揍了,只要找出揍他的人不就好了。”

    这一个星期以来,青峰每次训练完之后都会和征九郎one on one。这家伙现在受伤的话,等他养伤的这段期间,自己又会变得无聊起来。想到这,青峰也恨不得狠狠揍那个罪魁祸首几拳。

    “没错!欺负征仔的人我一定会捏碎他。”紫原附和着青峰的话。

    “暴力止。”绿间推了推眼镜,提醒道,“要教训人的话可是有各种各样的方法…”

    暴力果然是静止的啊!被青峰圈在怀里的征九郎更加坚定了保密的决心,青峰抱得太用力,他疼得都快说不出话。但是…在这里必须要说些什么。

    “青…青峰君,你误会了!”征九郎低着头努力想要避开赤司刺人的视线,“我没有被人欺负,我只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而已。”

    听到征九郎的话,奇迹时代的众人总算是明白赤司这么做的原因。

    “小征。”黄濑转过看着征九郎,声音因为太急而有些大,“你先别说话。”

    征九郎见平时对自己最好的黄濑也突然凶了起来,视线又变得模糊起来。明明最不想被他们讨厌,现在似乎适得其反,真的被讨厌了。

    “凉太,让开!”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人不容反抗,

    黄濑的体动了动,却没有让开。

    征九郎的体已经伤痕累累,他不愿意征九郎再受哪怕一点伤。好奇怪,这种想要守护的心还是第一次体会。虽然很不可思议,却不觉得讨厌。

    “凉太,让开!”

    赤司又重复了遍,声音比刚才更加冰冷。

    黄濑的体往后退了退,他能够想象这之后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可他就是不想有人伤害到征九郎,即使那个人是赤司也不行。

    “凉太。”征九郎软软的声音再度响起,虽然黄濑让他不要说话,可看到无形中形成了对峙的他最喜欢的两个人,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你让开吧。”

    “小征…”黄濑不敢相信的看着征九郎,“从这里摔下去可是很痛的啊,说不定你好几天都下不了。”

    保健室到地面的楼梯大概有二十多个,别说征九郎现在浑都是伤,就算是普通人摔下去也会疼上好几天。

    “没关系。”征九郎的体在颤抖,却还是微笑着安慰黄濑,“我不怕疼!凉太到时候只要带着好吃的东西来看我就好了。我只要只了零食,疼痛就会消失不见!”

    “呜呜呜…”黄濑猛的扑过去,为了不被黄濑撞倒,青峰急忙放开征九郎,“小征,不管你要吃什么,我都带给你。”

    哎!黑子叹了叹气,他看着赤司边不断冒出的冷气压,忍不住提醒着黄濑道,“黄濑君,赤司君很生气哦。”

    哇,真的啊!

    黄濑立刻露出了一张苦瓜脸。他想事后他一定会被修理的很惨,不过并不后悔。

    黄濑让开后,赤司和征九郎又面对面的站着。

    “征十郎,是不是我做了你就不生气呢?”征九郎再次问道,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期待。

    赤司并没有正面回答征九郎的问题,他只冷冷道,“哥哥,你浪费了我不少时间。”

    赤司也不懂自己内心的这份焦躁到底是为何,他向来都将事处理的非常圆满,从不会有事让他像现在这样急躁。

    征九郎受伤的垂下双眸,他一步一步往楼梯边上走去。黄濑想去扶,却被征九郎给拒绝。其他人想要劝,可看到赤司的脸色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们现在要是开口,征九郎的下场会更惨。

    站在楼梯边上之后,征九郎重重的吸了口气。他用手护着头,闭着眼睛就往前倒去。在他体倒下去的瞬间,赤司只觉得心脏一阵刺痛,但他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样子就好,只有尝到了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哥哥才不敢再忤逆他。至于敢动他赤司征十郎的哥哥的家伙,就算是挖地三尺,他也要将那人找出来。

    黄濑第一时间跑到楼梯下,将滚下去的征九郎抱起,一边跑上楼梯一边对着旁边的青峰道,“小青峰,你赶紧去叫保健老师过来。”

    之前因为赤司有话要对征九郎说,所以保健老师也被赤司给只开。

    青峰这次也没跟黄濑计较,跑着去找保健老师。

    黄濑抱着征九郎经过赤司边的时候停了下,之间被抱着的征九郎很艰难的抬起手拉住赤司的衣服,“征十郎,我以后都不会再输了,所以别再生气了。”

    也许是用完了力气,才说完就昏了过去。

    黄濑也不敢再耽搁,立刻把他抱紧保健室的上。

    赤司觉得心脏跳动的比先前更加的厉害,一种从未曾体会的感在他内心躁动着。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