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弟弟是赤司征十郎

    “唔,疼。”

    宫间望只觉得头部传来一阵巨疼,他忍不住想要用手去碰,却被另外一道听上去虽然有些温柔,却莫名的透着几分强势的声音给阻止。

    “我劝你最好是不要乱动比较好。”那道声音停了停又继续道,“要是伤口又裂开的话,我可不会帮你叫医生。”

    宫间望听话的收回了手,他本来就习惯了听从他人的命令。从小到大只要他听话的话,爸妈就非常高兴,而且还会给他好吃的,也可以打平时最喜欢的篮球,所以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他顺着声音望过去,就见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赤发赤瞳的双年坐在自己对面。他的外披在背上,眼神也一直盯着手里的书,并没有抬眼看宫间望。

    宫间望是第一次见少年,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而且从刚才开始,他那疼痛的脑海中就一直冒出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那记忆中,出现最多的画面就是眼前的少年。

    “赤-司-征-十-郎。”顺着脑海中奇怪的记忆,这个名字就从宫间望口中脱口而出。

    被叫了名字的少年总算将视线从书上移开,他看着宫间望的眼神并不友善,“还有什么事吗?哥哥!”

    带着些许的嘲讽,赤司将哥哥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哥哥?”宫间望歪了歪脑袋,困惑的看着赤司,不解道,“你是在叫我吗?”

    宫间望的态度引起了赤司的注意。他习惯的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宫间望。要是换做平时,他那个有些胆小的哥哥一定会害怕的避开他的视线。赤司知道,他的哥哥一直就不喜欢他,他嫉妒着为天才的自己。对于这个只会宅在家里玩游戏,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看到他甚至都会腿软的哥哥,赤司也很不喜欢。两人虽然为双胞胎,但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要不是父母今天都没空,他才不会将宝贝的时间浪费在医院里。

    就在几天前,他的哥哥征九郎不小心出了车祸,到刚才为止一直昏迷不醒。从征九郎睁开眼睛开始,赤司就感觉出他和平时不太一样。至少平时的征九郎是不敢像现在这样与他四目相对。赤司想,大概是因为车祸被撞坏了脑袋才会导致征九郎那本来就愚蠢的脑袋变得更为愚钝,他对哥哥的事向来就没什么兴趣,所以虽然奇怪,却并未深究。

    见赤司没有要回答自己问题的打算,宫间望也没再继续追问。他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只过了一会肚子就开始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他嘴唇,抱着肚子,可怜兮兮的盯着赤司。

    被那个一直宅在家总是沉着一张脸的哥哥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赤司觉得很怪异。不过,那纯良无辜的视线犹如大型犬一般,赤司不由得想起了和他同在篮球队的队员紫原敦。敦肚子饿的时候似乎也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饿。”见赤司不理自己,宫间望双手抱着肚子,可怜的张口,“征十郎,我肚子饿。”

    赤司皱了皱眉,原本关系一直非常僵硬的哥哥突然亲近他,这让他还有些无从适应。

    宫间望的肚子叫得越来越响,虽然头还是很疼,不过体似乎已经能动。他手指,站起往赤司边走去。

    赤司正好奇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被抓住了手。不习惯和人亲密接触的赤司本想要将手抽出,却没想到对方更加的得寸进尺,竟然直接就扑到他怀里。脑袋更是在他口蹭来蹭去,用着软绵绵的鼻音道,“征十郎,我肚子饿。吃东西,我要吃东西.”

    该推开他的,赤司想。可不知为什么,看到那双如同幼猫一样的双眸时,他却突然心生不忍。这对于做任何事都按照计划进行的赤司来说,倒也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意外。

    “你给我好好躺会病上!”赤司按住宫间望的头,脸上没什么表的开口,“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外卖。”

    听到很快就会有吃的,宫间望又恢复了原本的神采。让双手圈住赤司的脖子,在赤司的额头上用力的亲了下,“谢谢你,征十郎。”

    他记得目前说过,亲吻是表达喜欢的方式。对于肚子饿的宫间望来说,这个时候会帮他准备吃的赤司无疑是好人。

    兄弟间从来未曾有过的亲密接触让赤司脑袋有瞬间的空白,赤司微微将头转向一边,只不过那微红的耳尖透露出他此刻的绪。

    赤司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明明应该很不喜欢这个沉的哥哥,为什么却不讨厌他的靠近。

    在赤司有些犀利的目光注视下,宫间望还是乖乖的躺回上。大概肚子真的饿坏了,他一直问着赤司外卖什么时候到。赤司被他问的实在是太过烦躁,最后干脆用“你要是再啰嗦就不许你吃东西”这样幼稚的威胁强行让他闭嘴。

    宫间望委屈的紧抿着唇,眼神却时不时的瞥向赤司,一副言又止的委屈模样。赤司一直以来都能够冷静自律的处理周围的一切,但他现在发现他这个哥哥的举动竟然能如此轻易的影响到他的绪,这个不是什么好消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赤司开始思考刚才不远深究的问题,只是车祸而已,医生也说体已经没有大碍,怎么醒来之后却个却完全变了。

    不过赤司并没有思考太久,外卖很及时的送到。

    “好吃!”宫间一边大口吃着外卖,一边夸赞道。

    赤司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不动声色的打量起他。果然是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将外卖全部吃完,肚子也几乎填饱。宫间用手擦了擦嘴,再一次笑容满面的看向赤司,“征十郎,谢谢你的款待,真的非常美味。”

    对于会在自己肚子饿的时候给自己食物吃的赤司,宫间的印象非常好。吃饱后,他才想起自己现在好像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医院也不是以前熟悉的医院。因为好奇,忍不住就问道,“征十郎,这是哪里?为什么要换医院呢?还有是教练让你来照顾我的吗?教练和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不来看我?”

    赤司的眉头皱了皱,他觉得征九郎的问题都非常怪异,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问出来的一样。可眼前这个人却是是他的哥哥,外表一点都没变化。至于被什么东西附体那种非科学的怪异事件根本不在赤司考虑范围之类。

    赤司走到宫间望面前,他低头看着他,问了个有些搞笑的问题,“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宫间望没想到赤司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虽然他平时也经常被教练骂笨,但并不代表他会连自己的名字都忘掉。

    他偏着头,笑得眯起眼,“我的名字是宫间望。”

    赤司的眉头皱得更紧,脸上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那赤色的双瞳甚至还带着些许的鄙视,看样子他的哥哥真的是宅太久,连妄想和现实都分不太清楚。

    赤司又坐回了座位上,他对于征九郎的事已经完全不感兴趣。见赤司突然不理自己,宫间望有些失望。虽然想要和赤司说说话,可现在的赤司一副不许打扰的样子。宫间望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了安静。其实从醒来开始,他就感觉到一种违和感,让也没有办法解释这种怪异感。反正就是脑中有许许多多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比如他以前明明没见过赤司,却知道他的名字一样。

    因为实在太无聊,宫间望又开始东张西望。然后他发现了桌子上大概是哪个来探望的女生留下的镜子,因为实在太过无聊,宫间望伸手拿过镜子把玩起来。可当他看到镜中自己的样子的时候,因为太过吃惊而吓了一跳。

    “征十郎,征十郎…”宫间望下意识的向房间里唯一的人求助,他带着哭腔叫着安静看着书的赤司,“为什么我会长得和你一样?”

    他刚才已经反复确认过,镜中那个和征十郎长得完全一样的人确实是他。可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样子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莫非他之前偷懒没练习被发现呢?这是教练的诅咒!

    就在宫间望胡思乱想之际,那不属于他的陌生记忆又浮现在他脑中。记忆中的画面里全部都有对面坐着的征十郎…而“自己”或者说记忆的主人则总会站到角落的一边用羡慕和崇拜的眼神看着耀眼的征十郎。可征十郎似乎并不喜欢“自己”,这让“自己”很受伤。最开始的时候还会鼓足勇气主动亲近征十郎,后来被征十郎冷漠的态度打击到,慢慢的也开始用同样的态度对待征十郎。而记忆中自己的名字似乎是叫“征九郎”,是征十郎的双胞胎哥哥。

    宫间望记得,征十郎从刚才开始一直叫他“哥哥”。

    “征十郎。”宫间望觉得自己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可这种事也太神奇了吧,因为不确定他只能跟赤司确定,“我的名字,告诉我我的名字。”

    赤司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忍耐正在崩溃,他将看到精彩处的书放下,脸色不太好看的慢慢朝着宫间望靠近。明明体并不算高大,却有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这要是换成一般人,恐怕早就被吓得大气不敢出。从小到大,赤司边的同学和朋友,没人敢违抗他。

    不过宫间望在某些方面神经似乎特别粗,他完全没感觉到这股压迫感,而是眨着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赤司,等着赤司告诉他答案。

    这让赤司觉得会跟他生气的自己也像个白痴。

    他再度坐回位置上,原本焦躁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再度将手中的书翻到之前看的页面,赤司抬了抬眼,冷淡的开口,“赤司征九郎,我的双胞胎哥哥。”

    听到赤司口中说出的名字,宫间望一脸被雷霹的表。赤司的话恰恰证明了他刚刚的猜测,他似乎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这里,大概也不是他之前所在的世界。原来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啊!想到再也见不到父母和教练,宫间望非常难过。不过想到征十郎就在自己边,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害怕。

    “征九郎。”赤司没有再叫“哥哥”,这证明他是真的生气了,“恶作剧就到此为止,你要是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我现在就离开。”

    “我,我知道了!”宫间望并不想被赤司讨厌,更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陌生的世界,“我会乖乖的。”

    就算是像宫间望这样单细胞的生物要适应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这种事实也需要些时间。他蜷缩着体缩在的一角,开始消化着这一切。

    尽管适应起来会有一些困难,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总会有办法应付。更何况他也不是一个人,征十郎也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

    大概赤司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而且他还给自己食物吃,而且这个体和赤司还是双胞胎兄弟,这让他们之间就更加亲近。

    只要想到以后赤司会陪在自己边,宫间望或者现在该叫他征九郎,他就觉得安心。

    赤司并不知道征九郎内心的波涛汹涌,不过安静下来的征九郎倒是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将书看完。

    可惜好景不长,大概是刚才受到的刺激太大消耗了他太多体力,肚子比平时更快的饿了起来。

    抱着已经开始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征九郎像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赤司。

    肚子饿。

    肚子好饿。

    可是吵到征是郎的话一定会惹他生气,征九郎并不想一个人留在医院。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肚子越叫越响,为了缓解这饥饿感,他用被子卷着体,不停的在病上滚来滚去。

    赤司额头上的“#”字随着征九郎不断制造出来的声响的递增。

    不是叫他安静吗?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就算是想要忽视都困难。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给你买吃的。”赤司心不是很好的对着征九郎道,他刚好也肚子饿了,就顺便给他带些回来吧。

    听到有东西吃的时候,原本垂头丧气的征九郎立刻就精神焕发,眼睛还闪闪发光,就只差没有流出口水。

    赤司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后面有条尾巴正在摇来摇去。

    “征十郎,我也一起去!”

    赤司本来是打算拒绝,可对上那期待的双眸的时候,拒绝的话突然就说不出来,只是有些生硬的开口,“就你那体能走吗?”

    征九郎拼命的点头,为了证明自己体没问题,他还在上跳了两下。赤司觉得头又疼起来,他觉得现在的征九郎比以前那个沉沉的他更难应付。

    “我带你去。”

    瞒着医生离开医院后,征九郎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见到好吃的就想吃。赤司本来不想管他,可看到征九郎吃着东西时那种享受的表,赤司忽然就妥协了。小的时候征九郎也会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表,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彼此厌恶?!

    “回去了!”赤司点的东西吃完之后就率先离开了家庭餐厅,也不管征九郎会不会跟过来。

    “征十郎,等等我。”征九郎将吃到一半的炒面大口咽下,急急的追了上去。

    回到医院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相处模式。赤司沉默的看着书,征九郎则无聊的盯着他发呆。吃饱后,人也容易犯困。再三确定赤司不会在他睡着的时候离开之后,征九郎很快就进入的梦乡。

    等他醒来的时候,赤司已经不在,而代替赤司出现在病房的是他这个体的父母。换句话说,也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父母。因为有着征九郎的全部记忆,所以他对他们并不陌生,甚至还感觉很亲切。

    赤司凌子见征九郎醒了过来,高兴的不得了,一直问着征九郎要吃什么。虽然医生也确定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征九郎迟迟不肯醒来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担心死了。这几天她也一直在反省,对于这个并不出色的儿子他们的关心似乎太少。

    征九郎抬起头看着凌子,咬了咬手指,无辜的开口,“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凌子用力点头。

    “那我要吃汉堡、冰淇淋…”征九郎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垃圾食品。

    凌子觉得那些垃圾食品对征九郎的体不太好,但征九郎闪闪发光的眼神果然让人拒绝不了。凌子在征九郎醒来的瞬间就已经发现,征九郎确实发生了变化。变得比以前要亲近他们,这并不是坏事。

    “我让爸爸去买!”

    为父亲的赤司宗太郎很快就买了一大堆零食回来,抱着零食吃的格外开心的征九郎咬了口汉堡嚼了两下之后才又看着凌子,“征十郎呢?我想和他一起吃。”

    听到征九郎的话,宗太郎和凌子互看了一眼,他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征九郎。这对兄弟自从上国中之后几乎就没主动搭理过对方。今天征十郎会来医院也是因为他们再三拜托。看来似乎有了作用,至少征九郎这边已经开始想要改变。

    “征九郎,征十郎他有自己的事要忙,晚上就不来陪你了!”凌子揉了揉征九郎的头,试探的问道,“征九郎你现在不讨厌征十郎了吗?”

    “一直不讨厌哦!”征九郎天真的笑着,他说出了自己记忆中那个少年一直想说却又不敢说的话,“最喜欢征十郎了。”

    说完之后,征九郎又从那一大堆的零食里挑出了几样自己最喜欢的递给凌子,“妈妈,这些给征十郎。”

    凌子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和丈夫对视而笑。看来多亏了这场车祸,他们也许能因祸得福,这兄弟俩一直僵持着的关系也许能够得到改善。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弟弟好可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