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清剑师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二人出了荆棘林,来到树林后面一块空地上,借着朦胧的月色,促膝长谈。

    现在上的伤好了,就算耶律鸿追来,他们也不怕。不过,预计耶律鸿被长剑刺中肩头,他子金贵,可比不得一般的凡夫俗子,一定回去疗伤了。

    二人虽然同属一门,但并无过多交往,今夜同仇敌忾,一起对付耶律鸿,这就树立了相互信任的基础。清剑又是玉清宫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在剑术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凭他的现在的造诣,随便指点一下,就会让骊如歌受益匪浅。

    “清剑师兄,你这次去诛杀采花贼,怎么受伤了?”清剑刚才昏迷的时候,骊如歌看到他腋下有一道一尺来长的伤口。

    清剑略一沉吟,说道:“本来他境界比我高,但我不足为俱,自信心对付他。但是他好像对我所有的功法和剑法颇为了解,就连亲传弟子才能学的几种武功也不例外。所以我每次一出招,他就立即能判断走向,我极为被动,恶斗几百回合,不敌受伤,好不容易才逃走的。”

    “咦,这事有蹊跷,他很熟悉你的招式,就说明他对玉清宫的武学了如指掌,难道说他混进玉清宫偷学过武功?”骊如歌也好奇地问道。

    “自我进玉清宫来,还没发现和听说有人进玉清宫偷学武功的。何况采花贼的年纪在四五十上下,招式极为老练和狠辣,又有别于玉清宫自然轻灵的武学意旨。”清剑一时也陷入沉思之中。

    “师兄不要气馁,他武功那么强,能从他手下安全逃出来已经很不错了。其实我们这次出去执行任务,也遇到了变故,还折了三个师兄。”骊如歌安慰清剑道,还把自己去赤焰窟斩杀赤焰蛇,遇到千年赤焰王蛇发威,最后只剩自己喝清工侥幸逃脱。回到师门后,又被天权峰的人责难,全盘对清剑说了一遍。

    清剑听到天权峰的三个弟子遇害,也眉头轻皱,不停的为之惋惜。听到骊如歌九死一生回到师门却被责难,又微微一笑,因为像这种事他以前经历得太多了,所以告诉骊如歌要保持心境平静,因为这种事也不失是对一个人的磨练。

    骊如歌刚才看到清剑和耶律鸿一战,使出的剑法无不出神入化,自己久战不下,却被清剑化解。所以对他仰慕至极,所以和他谈起了剑法上的一些事,借机讨教。

    清剑才二十出头,就精通玉清宫至高剑法玉清剑法的其中四支,这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惊采绝艳的。很多弟子穷其一生,只能修炼成一二支剑法,无法将玉清剑法七支修全,所以清剑绝对称得上是人中翘楚。

    清剑见骊如歌有心讨教,又对他心存感激,于是就将自己会的天枢剑、天璇剑、天权剑、开阳剑一一演练给骊如歌看,还给力如歌加了一些自己修炼的心得体会。

    在玉清宫要想学习新的功法必须达到一定的贡献点,尤其是这四支剑法,不知要积累都少贡献值才能兑换。现在清剑师兄毫不保留的将剑法倾囊相授,骊入耳大喜过望,将四支剑法一一牢记在心。

    其实清剑也对清歌刮目相看,认为他在武学上是一个可造之材,不然也不会教他玉清宫最精辟的剑法。刚才看耶律鸿围攻清歌时,他没有在耶律鸿刚猛的攻击下,一击溃败,而是一直在努力支撑,寻找机会反攻。而且内力浑厚,筋脉异于常人,否则一般人的丹田在烈炎剑那么长时间的吸收之下,只怕早就真气枯竭而亡了,所以他觉得这个小师弟非同一般。

    四支剑法演练完毕,清剑将烈炎剑还给骊如歌,一抖长袖,目光淡淡,整个人更显得飘然出尘。

    “师兄,不如我们早点回到师门吧,你出门这么久了,一直没有音讯,想必天璇子长老想必十分担心你。”骊如歌说道。

    “不了,你先回,代我想我师父请安。”清剑说道。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吗?”骊如歌不解的问道。

    “这次出来执行任务诛杀采花贼,没有完成,岂有脸面回到师门啊。现在境界又有提升,所以决定回去把采花贼杀了,为民除害,然后再回师门也不迟。”清剑说道。

    “可是对手太过狠辣,有知己知彼,对你的功夫路数了如指掌,你可有把握诛杀他?”骊如歌问道。

    “纵然只有一分机会,也要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事。”清剑一字一顿地说道。

    骊如歌见清剑如此坚定,也不好再劝说,只是把自己的烈炎剑交到他手中,说:“烈炎剑拿着对付采花贼也多一分胜算,我这就回去禀告天璇子长老,让他放心,你自己多多保重。”

    “也好,告辞。”清剑接过烈炎剑,就转消失在夜幕中。

    大约一个剑客的意志和心只有在一次次挑战中才能进步吧,何况有些东西不能逃避。骊如歌在为清剑担心的时候,也由衷的佩服他的勇气。

    回到师门的时候,天刚微亮。走上天璇峰,守山弟子确认他的份后没有阻拦,进入天璇峰一座大院中,发现正中一间房前有一个弟子在把守,骊入歌知道,这就是长老天璇子的房间了。于是,疾步走了过去。

    “站住,长老休息之地,不得擅闯。”门口那个弟子对骊如歌说道。

    “我是天玑峰的弟子清歌,昨夜里从外面归来,碰到师兄清剑,他让我向天璇子师叔代为禀报一些事。”骊如歌停住脚,大声说道。

    “什么,清剑有消息!”骊如歌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回头一看,一个手拿长剑,着轻衫劲装的人走了进来,上还冒着气,应该是刚刚晨练归来。

    “弟子清歌,见过师叔。”见是天璇子,骊如歌急忙行了一礼。

    “你刚才说清剑是怎么回事,快快说来!”天璇子急切的问道。

    骊如歌将遇见清剑,被清剑救下,最后一起晋升,清剑又回头去诛杀采花贼说了一遍。到是隐瞒了自己有石钟灵疗伤的事,毕竟这样的事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的好。

    “什么,四五十上下,了解玉清宫各种武学?”天璇子脸色一变。

    “说的,清剑师兄是这么说的,他还说自己无论出什么招式,采花贼就能提前判断。”骊如歌一五一十的说道。

    “不好,难道是他?”天璇子脸色凝重的说道。

    “师叔,什么况?”骊如歌见天璇子脸色有异,十分好奇,同时也为清剑的安危担心。

    “你不知道也正常,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也是我玉清宫的一段极不光彩的事。话说玉清子师父先前收了七个徒弟,都是男孩,也就是我们玉清宫现在除摇光子以外六个长老。另外一个俗名叫叶明华,天分极高,年纪也最小,师父极为疼,在他上倾注了很多心血。”说道这里,天璇子顿了一下。“只是这个叶明华天傲慢狂妄,不拘礼教,终于在十八岁那年下山*了良家少女,事败露后,师父一怒之下把他逐出了师门,我们也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摇光子师妹,也是后来为了凑成北斗七星,玉清七子,才收上山的。”

    “这么说,清剑师兄要对付的就是那个叶明华?”骊如歌终于听明白了。

    “对,那叶明华的天分比清剑还高,如果不是犯下过错,掌门之位,非他莫属。没想到,这么多年,他是色心不改,到处作恶。”天璇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清剑第一次面对叶明华只是受伤,这次武功境提升了,又有烈炎剑助威,应该没事。”骊如歌说道。

    “恩,我看我还是下山走一趟吧,上一辈的事还是由上一辈的来解决。”天璇子说道。

    “恩,这样也好。”骊如歌说道。

    “多谢清歌师侄了,这些子我一直在替清剑的安危担心啊。”天璇子说道。

    “师叔折煞我了,这都是应该的,不必客气,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山了。”骊如歌当下还了一礼,然后下了天璇峰。

    这次下山是为了缓解天玑峰资源紧缺的燃眉之急,还好经历了耶律鸿的围追堵截后,那些资源并没有损失都少。除了烈炎剑在清剑手上以外,其它的惧被骊如歌带回了天玑峰。

    不光骊如歌修炼需要资源,清竹这些年也一直卡在武境八重,没晋升一重,所需要消耗的资源都是巨大的,眼下玉清宫又停止供应那些。所以骊如歌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天玑峰着想。

    一年之后,就是宫门的比武大会。按照惯例,在比武大会上取得好成绩的年轻一辈弟子,都有机会获得丰厚的奖励。所以各峰青年才俊,此刻无不摩拳擦掌,跃跃试,在为一年之后的宫门比武做准备。

    这等好机会,骊如歌当然不会错过。眼下只有趁着这个时间,闭关苦练,提升自己的实力。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