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凌风自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杏眼圆睁,腮帮上泪痕未干,云鬓散乱,清秀的脸蛋此时涨得通红。牙齿紧紧咬着嘴唇,纤弱的体微微颤抖着,正是林绾婉。

    骊如歌见林绾婉没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正上前,林绾婉却劈头一鞭抽了过来。

    “你们害死我爹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林绾婉声嘶力竭地喊道,手中的长鞭径直朝骊如歌的脖子卷了过来。

    “你这是为何?”骊如歌冒着危险前来救林绾婉,没想到一见面她就想置自己于死地。

    长鞭带着风声卷到,骊如歌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林绾婉会对自己动手。急忙把头一侧,轻易地躲过了。他现在是武境后天六重,林绾婉才武境先天二重,相差的不只是一个境界,悬殊很大。所以猝不及防的一鞭,还是被躲过了。

    林绾婉见没有抽到,长鞭顺势一甩,直袭骊如歌的膛。

    骊如歌瞅见长鞭袭来,伸手一抄,就把鞭尾捏在手里。林绾婉几次抽回,但是无奈境界相差太大,纹丝不动。她哪里肯罢休,一直僵持着,脸涨得通红,噙着眼泪的眼睛里尽是悲怨。

    骊如歌正询问,她却直接弃了鞭子,飞扑来,一掌击到,一副拼命的架势。

    上次在三河城见到她,还是一副知书达理,优雅大方的女子,今天一见却判若两人,泼妇一般蛮不讲理,骊如歌甚是不解。南宫月离在一旁直皱眉头,自己此次前来救他,她却直接要取骊如歌和自己的命,要不是手下留,岂能让她放肆。

    眼看手掌就要印在自己膛之上,骊如歌瞬间出手,一下抓住了林绾婉的双手,扣住她的虎口,让她动弹不得。

    “林姑娘,你这是为何,我们好心前来救你,你却要杀我?”骊如歌问道。

    “救我,你们害死我爹爹还不够吗,还要赶尽杀绝。”林绾婉一脸悲愤的说道。

    “林城主遇难,我们也很难过,不过我们可没害他,你是不是听别人乱说了?”骊如歌问道。

    “你爹爹骊千绝把泰州府的高手引入三河府中,致使我爹爹受到猜疑,以至丧命,这难道不是真的吗?”林绾婉*视着骊如歌说道。

    “这......”这回骊如歌真的哑口无言了,的确是爹爹把泰州府的高手引入了三河府,但只是为了藏,没想到却致使林剑秋被那些人杀死。但是也是迫不得已,也没想到会给林剑秋带来杀之祸。

    “怎么不说话了,小女子虽然势单力薄,但并不会怕你。”林绾婉说道。

    “林姑娘,你且听我说......”南宫月离正细细解释。

    “啊”骊如歌一声大叫。

    林绾婉双手被扣住,不能动弹,但是心中悲痛难忍,眼见杀父仇人之子在自己面前,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一口咬在骊如歌手腕上。

    骊如歌万万没想到她会咬自己,手腕一疼,也就松开了手。撸袖一看,一个鲜红的牙印赫然入目。

    林绾婉趁着这个机会,捡起掉在地上的长鞭,抖了一个鞭花,又朝骊如歌抽到。

    “够了。”一旁的南宫月离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拦住。

    “不要伤了她。”骊如歌说道,他见林绾婉说自己父亲把泰州府的高手引进三河城致使林剑秋亡,虽然没错,但是事出有因,何况杀人的并不是骊千绝。既然她这么说,肯定是在悲痛之时受人蛊惑,所以自己对她既是愧疚,又是同

    “咯咯咯,没想到骊公子还蛮怜香惜玉的了。”一阵悦耳的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只见房顶上坐着一位材曼妙,曲线毕露的女子,她肤白唇红,一双眼睛波光漾,隐含。浑仅着一层粉红色的薄纱,羊脂白玉般浑圆的部若隐若现,修长的双腿交叉着掩还露,嘴唇咬着红色长长的指甲,极尽妩媚。

    “你是什么人?”骊如歌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要紧,重要的是你是别人杀父仇人的儿子,还不赶快束手就擒。”那女子说道。

    “原来是你这个妖妇在蛊惑林姑娘,我爹爹是迫不得已才潜入城主府,倒是你们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杀了林剑秋城主,怎么就怪到我爹爹上。”骊如歌一听她这么说,瞬间就明白了。定是这个妩媚的女子将林绾婉掳到这里,然后蛊惑她来对付自己,自己没有提防之下,险些被林绾婉的长鞭卷到,真是险。

    “没想到被你躲过了,那你再试试能不能躲过。”那女子听骊如歌叫自己妖妇,似乎很不高兴,一扬手,两道乌光激而来。

    骊如歌不敢硬接,反手一剑,将第一道乌光挡住,顺势急退,避过第二道暗器。那道乌光其实是蛇形锥,击在剑上力道甚大,震得骊如歌虎口发麻。蛇形锥掉在地上才发现椎体发乌,并有腥臭的气息,应该是喂有剧毒。第二道乌光被骊如歌闪避过后,打在后的树上,立刻那棵树冒起了青烟,瞬间枯萎了下去。

    那林绾婉招招皆是两败俱伤的路数,本来以南宫月离的手应付她是绰绰有余,但是既要招架,又恐林绾婉一招不慎,伤到自己,所以左支右突,疲于应对。此刻停了房顶女子和骊如歌的对话,更加坚信是骊如歌存心害死林剑秋,将银牙咬得咯咯响,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骊如歌。

    “嘻嘻嘻,快去杀了他啊,他都承认了是他爹爹潜入三河城引得那些人进去杀了林城主的。”那女子一脸媚态,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像她使出来的毒一样。

    骊如歌心里暗骂,听了她的话知道况不妙。果然林绾婉立刻弃了南宫月离,一双怒目匕首一般刺向骊如歌。

    “不要听她乱说,事是这样的……”骊如歌还没说完,林绾婉的长鞭已经到了。

    只见林绾婉气喘吁吁,脯微微起伏,使出来的鞭已经完全没有招式,有的只是一腔怒火和拼命的决心。房顶妖媚女子见她已经没仇恨冲得失去了理智,越发开始说起那些煽动她绪的话来,致使林绾婉一边挥舞着鞭子,一边声嘶力竭地叫喊。

    骊如歌被林绾婉纠缠得脱不开,冲南宫月离一使眼色,南宫月离立刻会意,足尖一点,一跃而起,一道剑气朝那妖媚女子刺去。

    “以为我像诸葛明那么不堪吗?”又是几道暗器打出。

    “小心有毒!”骊如歌急忙提醒。

    那女子是武境九重,实力明显强于南宫月离,又擅使暗器,更难对付。

    南宫月离临危不乱,瞧见那几道暗器打来,也不避让,长剑斜引,迎了上去。

    “当当”几声响,南宫月离挡住了几枚暗器,但是也被震得连连后退。

    “看你挡得住几枚暗器。”那女子一声冷笑,将暗器扣在手中,正出,却见南宫月离向后弯腰,以长剑支地。眼见暗器到又突然立起。“嗡”的一声,弯曲的长剑陡然反弹,打在那枚暗器上面,竟然使之反弹回去。

    那女子妖媚的表立刻变得慎重起来,眼见自己打出的暗器被反弹回来,又是一枚暗器打出,两枚暗器空中相撞,火花四溅。

    “看来不给点颜色你们看看,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暴雨梨花针!”只见她一声喝,一蓬乌光闪闪的银针,朝他们三个笼罩过来。

    那暴雨梨花针如同下雨一般,眼看就要落在三人头上,突然一道黑影从后面掠了过来。

    “收”一道瘦小的影,拿了一件衣服,竟然将那些毒针尽数囊入衣服里。

    “小小手段,还敢在这里猖狂。”账房先生这时赶到了,他收了暴雨梨花针,一掌推出,竟然将一丈开外房顶上的妖媚女子打得口吐鲜血,跌下房顶,再无声息。

    “我们又见面了,此事的前因后果我已经知晓,怨不得你父亲。这个孩子年幼,此刻被仇恨冲晕了头脑,又受别人蛊惑,所以才会这般。只怪老朽一时大意,所以才没看好她,让那些人有可乘之机。”那账房先生说道。

    “不碍事,林姑娘其实很可怜,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们心里也不好受。”骊如歌说道。

    “老朽敬佩林剑秋的为人,所以愿意代为照顾林姑娘,教她四书五经,传她武功,有我这老骨头在,料想也没人会把她怎么样。”账房先生捋了捋胡子道。

    “还没请教前辈高姓大名。”南宫月离一拱手道。

    “老朽名叫凌风,逍遥自在,四海为生,凌风自舞罢了。看你们的境界都已经提升到了武境后天,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可见老天也在庇佑你们。外面的埋伏和杀手我已经解决了,带着你们的秘密快走吧。”凌风摆了摆手说道。

    “凌风前辈今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它定当回报。骊家对林姑娘还是有所亏欠,还请前辈惧以实,并晓之以理。希望以后与她再见,不会刀剑相向。”骊如歌看了看手腕上的牙印,又看了看被凌风前辈安抚住的林绾婉说道。

    “这个老朽自然知道,后会慢慢开导她的,你们去吧。”凌风说道。

    “后会有期。”南宫月离和骊如歌转就上了船,只见一叶扁舟推开微微簇浪,如离弦之箭一般在水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就消失在落雁湖的另一端。

    第一卷完。

    (第一卷至此结束,感谢各位的支持让本书上了两次推荐榜!希望各位大大能将多余的收藏和推荐砸给君少,让《凡路仙遥》下周再次在推荐榜上与大家见面,谢谢!)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