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客栈风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 霞飞万里,舒展在天边的云朵交织着朝阳辉映的殷红与天空清澈的微蓝,隐约可以看见几缕光线争先恐后的从那层层叠叠的云朵中探了出来。

    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昨夜骊如歌从暗河逆流而上,两个人历尽漩涡暗流,终于在早晨走出了山洞。却发现山的另一边已经不是宋国地界了,这里隶属西夏西凉府。

    穿过一片山林来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名叫冷水镇,骊如歌虽然没有来过,到是听说过。因为冷水镇位于西凉府边陲,历来就是和宋国,吐蕃等国有经常贸易往来的镇子,所以虽然不大,但也算繁华。

    于是,他们各自换了一普通的羌族服饰,然后将头发用发簪盘与脑上,然后戴上帽子,不然自己中原的打扮太过于显眼。

    骊如歌和南宫月离这次因祸得福,武功突飞猛进,现在自然是志得意满,连走路都昂着头。连在山间劳顿,现在到了集市,二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一个地方,逞一顿口舌之

    穿过闹市区,“枫林客栈”一根细长的竹竿上一面黄旗在风中瑟瑟发抖,四个气势雄浑的大字映入眼帘。骊如歌和南宫月离还未走近,胖小二就迎了上来。

    “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来,我重重有赏。”骊如歌一抖披风,抬步跨入。

    那小二一听有赏,自然知道遇上了有钱的主顾,急忙点头哈腰,笑得更殷勤了。

    骊如歌走进大厅,捡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下。客栈大厅摆设也简单,四五张桌子,几条板凳,筷子随意的插在桌上的竹筒里。一位四五十岁的管账在柜台上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见有人进来抬头张望了一下,又低头算账去了。因为此刻还是半中午,没到吃饭的时间,所以除了他们二人,并没有其他客人。

    粗木的桌子上略显油污,有惨白的月光从屋顶的破洞照在骊如歌放在桌子上的紫电宝剑上,墙角上几个蜘蛛还在忙忙碌碌的结着网,挂在墙面上的几幅字画落满灰尘,可能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欣赏,所以店家也懒得打理。

    这种环境,想必是生意冷淡,刚刚经历了战乱,百姓还没解决温饱,哪有心思下酒楼馆子。也只有些过往客商,在这里打尖,吃些粗粮淡饭。像骊如歌这样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在冷水镇也不多见。

    骊如歌刚坐下,突然听见马蹄和人脚步的嘈杂声,并有人在用羌语夹杂着汉语在交谈。

    “咚咚”几声门外有人叩击门上铜环的声音,惊得刚归巢的燕子缩回了窝中,然后就是陈旧的门轴晦涩的转动,就看见一队客商打扮的人走来进来,他们大概十几个人,在离骊如歌不远的地方围了两张桌子。

    “客官,小的先给您上第一个菜,余下的马上就来,您慢慢品尝。”胖小二满脸堆笑地说道。

    一坛上等的竹叶青送了上来,揭开盖子,虽不如塞北烈酒那么辛香辣烈,但自有一股醇香扑鼻而来。一份牛也切得十分精细,金黄的片上点缀着鲜红的辣椒和翠绿的小葱。骊如歌腹内早已是空空如也,此刻见如此美味,只用手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

    这时隔壁桌子上一位年长的客商看着骊如歌的吃相不由得皱起眉头“公子如此吃法,怎品得这牛的与众不同了?”

    吃得正欢的骊如歌听见有人在说自己,不由得一愣,但马上平静的回答“在下的吃态让前辈见笑了,难道这普通的牛还能吃出别的味道?”

    那客商转过来,不慌不忙道“两位公子衣着虽是西夏打扮,但看相貌应是中原人氏,初到西夏不习西夏风土人,自然不懂西夏饮食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之处。”

    “我们的确初来出来驾到,还请指教。”男装打扮的南宫月离说道。

    “就从这盘牛说起吧,别看这个小店破烂不堪,其实大有来头,老板李氏,祖上是曹*的御厨。”那客商见问自己,不知是真的指教,还是故意卖弄,便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相传三国时期,小乔为了求魏太祖曹*停止伐吴战争,亲自到曹营用美食惑,*大饱口福,乐此不疲。小乔周旋几,帮助周瑜有时间实现了孙刘联盟,终于赢得赤壁大战的胜利。*公是一个潇洒旷达的人,一代枭雄,却也抵御不了小乔妙手厨艺的惑,不让人感叹‘食、色,也!’小乔惑曹*的美味,除了梅花玉酥、七味茶汤,还有一道美味?天香牛最受*公亲睐,隔三五天一定要吃。其名天香不仅是指牛香味独特,更意喻小乔天香国色。天香牛选二岁牛仔两颊,皮薄、膏腴而嫩,用松木火煨,汲取了松木清香,色泽金黄,皮酥滑,不柴不腻,唇齿留香。后来曹*回到洛阳,天天思念天香牛美味,让御厨尝试所有方法也不得要领。这是因为秭归牛肝马肺峡的牛非常鲜美,二者小乔调配腌料精绝手艺,天下无人可及。”老李头说道。

    那客商捋了捋胡子,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曹*有一个姓李的御厨,见大家一个个被*的要死,祷告一百天向老天求助,感动了温柔的小乔,托梦亲授秘法,如获至宝,欣喜至极,可惜醒来忘却一味,补之不及。李厨如法炮制,曹*吃了大悦,称赞每天有天香牛可增寿十年。后来,李厨对天香牛研习摸索,用一生心血努力补上一味之缺,将烹调之法不断推陈出新,品类渐丰富。曹*死后,李厨子回乡养老,编纂《九牛诀》,将腌煨之法全部收录,传于当时。后世人因为曹*酷此味,《九牛诀》也成烹饪江湖圣典,可惜散失于战乱,得到真传的几乎没有,只有李厨子后人一脉单传。”关于这盘菜的来历,那客商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

    骊如歌听了客商的介绍,心中暗暗吃惊,便当真夹起一块牛放到嘴里,细细品味。

    “品此菜当从色、香、味几个方面,牛舌尝尽百草,酸甜苦辣汇聚一处,颊肌与血脉相连,完全没有寻常牛那种膻味,反而有一股天然的草木清香。此取自牛脸颊之处,牛一生都在不停地咀嚼,所以脸颊上的肌也是最发达,所以吃起来自然是劲斗爽滑,刚中有柔,不似一般牛那么坚硬。再者颜色独特,似黄带红,与鲜红的辣椒,青翠的小葱相映生辉,更加让人垂涎滴”。那客商好像对菜肴很有研究。

    南宫月离将信将疑的夹了一快在嘴里,然后不住的点头。

    刚才囫囵吞枣确实是暴敛天物,骊如歌听她这么一说,舌头好像是找到了感觉,果然常出了与众不同的味道来。“此菜做法独特,味道果然非同一般。”骊如歌抓起桌上的酒坛,就是一阵狂饮。

    “这位少侠小小年纪,格却如此豪放,我欢喜的很啊。听口音好像是三河城人氏,我经常去三河城做生意,不知少侠家住哪里,改定去拜访。”那客商满脸笑容的说。

    骊如歌心里转了一个弯,自己万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因为刚刚逃出追杀,所以连忙抱拳说道:“哈哈,这位前辈真是中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叫李歌,这是我表弟南宫离,我们家住三河城东李家巷。兄台在三河城生意做得蛮大吧,一定要照顾照顾小弟啊。”

    “哪里,哪里,我们这些在江湖行走往来的,最好结交朋友,我叫欧万祥,党项人。不过最近三河城出了变故,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欧万祥一杯酒下肚。

    “原来是欧大叔,你是长辈,我敬你一杯。三河城主去世,我也听说了,他民如子,英年早逝,可惜了。”骊如歌又敬了一杯酒。

    “像我们这些外族人在汉人那里做生意,一般都会受到排挤,被人欺负。多亏林剑秋城主照顾我们,我们才能在三河城中立足做生意。他勾结朝廷钦犯我看是假,得罪上司才是真,听说年幼的女儿又被抓到落雁湖去了,说是让同伙去救,不然就会杀了她。”欧万祥愤愤不平的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骊如歌心里一紧,本来林剑秋因为爹爹牵连无辜惨死,自己心里就有愧疚,又听说他的女儿林绾婉被当做人质抓去,引鱼上钩,而且极有可能会遭到毒手。林绾婉自己见过一面,聪慧文雅,要是被那些人害死了,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人心不古,世风下啊,来来来,兄弟们,喝酒。”那欧万祥干脆拿了个大海碗喝起酒来。

    骊如歌和南宫月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各位在下酒饱饭足,先行告退,各位慢用,告辞。”

    “告辞。”那些客商见他们要离开,纷纷说道。

    “小二,他们的饭钱一并算在我头上,其它的是你的赏钱。”骊如歌丢下一锭银子就急急匆匆地出了门。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