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破而后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爹娘和南宫月离的气息越来越微弱骊如歌手中的那根火折子也燃烧殆尽,洞内又被无穷的黑暗吞噬。

    一阵茫然和无助,惊恐而且害怕,害怕自己的亲人在自己面前离去,害怕这种束手无策,无力回天的感觉。

    又划一根火折子,微弱的光芒,让惶恐不安的骊如歌稍微平静了一点。眼前至亲的三个人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命体征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死亡的气息令人窒息。

    雪麒却发出了一阵阵舒服的呻吟,再一看,它正把头埋在那个一尺见方的小坑里,正贪婪地吸着小坑里白色的液体,肚子一涨一鼓的。小坑里的液体却不见少,看来小坑口径虽小,但很深,照上面石笋水滴滴落的速度,少说也滴了几万年,才能盛满这个水坑。

    雪麒的体在急速增长,不一会就涨到了二尺长,白色的毛发变成了灰色,爪子和牙齿也变得尖锐起来。一声嚎叫,幼稚但是却很有气势的声音在洞内回响。看来这白色的液体是天材地宝,以前雪麒吃了归心养气丹就长得没这么快。

    归心养气丹。

    骊如歌一拍脑门,怎么没想到归心养气丹,传说这种丹药能活死人,白骨,自己怎么没想到了。

    但是又患难了,归心养气丹虽然有奇效,但是非武境十重境界的人不能服用,因为药效太猛,境界太低恐怕不能吸收药,爆体而忙。

    眼前的况顾不得那么多了,骊如歌急忙倒了一颗归心养气丹在手上。手捧着沉甸甸的丹药,嗅着它散发出的袅袅清香,骊如歌放进嘴里嚼碎,又俯下含了一口小坑中生气升腾的白色液体。

    丹药遇液体即化,两股元力开始纠缠交融,沸腾一般在骊如歌口中翻滚。不一会一股清香甘甜的气息在口中弥漫,两股元力彻底交融在一起了,唇齿间尽是清凉又有一丝灼的馥郁之气。

    骊如歌强忍一口把它吞下去的**,一个个嘴对嘴的喂给爹娘还有南宫月离。药喂下去他心里也没有底,但是此刻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喂完药,骊如歌长舒了一口气,呼吸之间,喉头一松,一丝清香的气息瞬间下了肚。

    不一会,就能听见骊千绝、柳若兰和南宫月离的喘息声,并且愈来愈清晰。骊如歌心里狂喜,知道这种液加归心养气丹果然发挥了作用,他们渐渐有了生命特征了。

    这时,自己腹内的药物也开始散开,一股雨般的暖流开始涌向四肢百骸,融入经脉和筋骨中。开始如风化雨般温柔细腻,让人感觉到很舒服,可是越到后来炙的气息越来越浓烈,最后竟如长江泛滥一般猛烈地冲击着,一发不可收拾。

    骊如歌只得紧闭双目,五心向天,保持灵台清明。

    他此时体之内,有于熊熊烈火在燃烧。那股药液的力量就如同泉涌,磅礴的力量在经脉内飞速游动,在丹田内激

    骊如歌的躯,此时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皮渐渐变得结实,骨骼变得强壮,经脉在扩张。

    突破?

    骊如歌突破了,从武境三重突破到武境四重。

    可是那股在体内翻涌的力量,却没有停止的迹象,经脉和丹田却仍在继续扩张,变大,骊如歌感觉整个人即将炸开一般。

    骊如歌此时衣服无风自动,鼓舞飞扬,整个人如同充了气的皮球,体内大量的气体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很快就要被撑成碎片。

    狂暴而又强横的力量真气迸发,毒蛇一般的真气在体内游走。骊如歌此时处于半晕死状态,无力驾驭那股力量,只能放任它在体内肆孽。

    境界在狂飙,骊如歌却痛不生,体内部如同剧烈火苗的*,又像极寒的冰锥在穿梭。

    周围也传来“啪啪”的响声,骊千绝、柳若兰还有南宫月离他们吸收的药液更多,所以此刻的反应更大。

    石钟灵和归心养气丹,两种天材地宝凑在一起,没想到产生的力量如此恐怖。

    骊如歌的体正在朝武境后天境界锐边之躯改变。

    一股真气自丹田游出毫无阻碍地冲过任督二脉,汇入周,又归于丹田,一个个循环,此起彼伏。黑暗中睁开双眼,可以看见体内真气在游走,往丹田成百江汇流之势。

    武境五重,后天境界,成了。

    真气还在狂暴,并没有停止,骊如歌在也支撑不住,口中一甜,鲜血涌了出来,倒在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骊如歌终于悠悠醒转过来。睁开眼睛,漆黑的洞此时却看得如此清晰。

    骊千绝、柳若兰还有南宫月离都站在自己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就像看怪物一般,看得骊如歌自己都不自然起来。

    “我和你娘经脉俱断,内力被震散,小石头血快流干了,我以为我们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活了过来,而且武功都有精进,你说你不是怪物是什么?”骊千绝说。

    “我们晕过去之后,你干了什么?”南宫月离也问道。

    骊如歌缓缓站了起来,感觉体内好像有着无穷的力量,不由一惊,自己已经到了武境六重境界。

    再一看,娘整个人精气神饱满,淡淡的气势让人感觉到威压。爹爹材更加壮硕,肌呈流线型,好像有一股凌厉的剑气随时要透体而出,他们竟然都达到了武境十重境界。南宫月离一扫过去瘦弱无力的样子,显得神采奕奕,飘然出尘,她竟然晋升到了武境七重。

    这时,骊如歌沉默了,自己病急乱投医,误打误撞不但救活了他们三个,还因祸得福,使他们和自己的境界飙升。

    “我用归心养气丹加石钟灵嚼碎,喂给你们,自己才吞了一丝残留的药液,没想到引得体内很气翻腾,不能自控,最后晕死过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骊如歌摸着脑袋说道。

    “我知道了,石钟灵柔之力,恰好中调和了归心养气丹的狂暴力量,形成一股磅礴的真气,促使我们晋升。”骊千绝说道。

    “而我们又经脉俱断,小石头经脉中血液几乎流干,将死之人,体内真气枯竭,才使那股力量有折腾发挥的余地,不然和自己体内的真气相冲突,会一下子就被撑爆,这大概就是破而后立的道理吧。”柳若兰说道。

    “还好没事。”南宫月离吐了一下舌头说道,像是被吓到了。

    “既然境界提升了到了武境十重,我们也不怕了,出去灭了那帮人,守住这个秘密。”骊千绝说道。

    “什么秘密啊?”骊如歌问道。

    “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们了。我们其实是柴公宝库的守护人,周世宗柴荣过世后留下一笔巨额的财富,知道必会被赵匡胤狼子野心的家伙所得,所以事先秘密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赵匡胤夺得天下后,发现大周国库空空,便四处追查,周围各国也在寻找,而这个秘密就掌握早我们手中。”骊千绝说道。

    “上次你在遇险,在天狼派那个亲传弟子上搜出一封书信,我们打开看了,没想到里面竟然写有关于柴公宝库的秘密。”柳若兰说道。

    见骊如歌听得云里雾里,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骊千绝继续说:“原因是因为你上次去林记铁匠铺取兵器,无意使出了几招潜龙剑法,被那林掌柜认出。那林掌柜恰恰又是泰州府董浩风派出驻扎在三河城的眼线,与天狼派一样,秘密刺探关于柴公宝库的下落,一见潜龙剑法,便推断柴公宝库的守护人必是我们,所以赶忙通风报信。没想到你自己闯的祸,又被自己截了下来。我们这次去天狼山,去泰州城,为的就是杀人灭口,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除掉,以防秘密泄露,引起世间乱。”

    “原来是这样。”骊如歌总算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追杀自己了,原来是为了柴公宝库。“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杀那些人,我们现在武功提高了,不怕他们了。”

    “不,对方高手太多,你们还不成熟,又没有经验,我们不放心。”柳若兰说道。

    “那我们一直要在这里躲着吗?”南宫月离说道。

    “不,有风顺着水流的方向吹了过来,必有另一个出口,你们马上沿着河流走,从另一个出口出去。拜师学艺也好,四处历练也好,总之赶快提高自己,切记,不要吐露柴公宝库的秘密,也不要把潜龙剑法和灵明绝在人前显露。”骊千绝说道。

    “这是你上次给我那本册子,我琢磨不透,你好好保存,希望有一天能勘透它。”柳若兰把骊如歌和归心养气丹一起买来的那本从古墓中掏出的旧书递给换给了骊如歌。

    “爹,娘.....”骊如歌见爹娘注意已决,也不好说什么。

    雪麒蹲在盛满石钟灵的小坑边,一副陶醉的样子,它是从这条河漂到下游的,这里应该是它的出生地,所以有适合它生长的东西。看来它是不能和自己一起走了,因为它还处于幼年期,而这里有适合它成长的资源,到外面非饿死不可。

    骊如歌把剩下的归心养气丹只留下四颗,一人一颗,余下的都喂给了雪麒,算是对它的一点补偿,何况自己后行走江湖,带太多珍贵的丹药,容易暴露,引来灾祸。

    “我们先出去收拾那帮人了,你们学有所成后再回来找我们。”骊千绝说完和柳若兰急忙顺着暗河走了出去。

    骊如歌冲爹娘消失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雪麒好似知道骊如歌要离开自己,在他脚边来回蹭动,依依不舍。骊如歌摸了摸它的脑袋,眼角湿润。最后毅然站起,用瓶子盛了两瓶石钟灵收好,和南宫月离一起朝暗河上游走去。

    (本周上了精品推荐榜,君少心里一阵激动,感谢各位每天的推荐,你们的支持是君少创作最大的动力!)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