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林家小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天刚蒙蒙亮,三河城就开始闹起来,城外的菜农推着整车的新鲜蔬菜瓜果来城中贩卖,城中的商铺也打开门期盼着第一笔生意的来临。

    城主府中一个相貌英武,一儒气的中年男子在来回踱步,他双手背在后,眉头紧锁,似乎在为某事心烦意乱,犹豫不决。

    “老爷,天狼山送来的聘礼我都封存在后房了。少主龙啸月品行不正,作恶多端,不知有多少良家妇女糟蹋在他手中,是不是......”。林二说到这里陡然打住,抬眼观看林剑秋的脸色。

    “龙啸月”林剑秋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愠色。关于龙啸月的事他也是早有耳闻,此人仗着天狼派和背后的势力飞扬跋扈,不知掀起了腥风血雨。如果把女儿嫁给他,无疑是往火坑里推。

    二十年前妻子惨死,自己一直没有再娶,独自把女儿林绾婉拉扯大,肯定不会把掌上明珠送到那种污垢横流的地方。何况也女儿尽管还小,却明事理,也不贪图天狼派送来的金银珠宝,在婚姻上要求要求自己做主,还以离家出走相*。

    天狼派这次先礼后兵,送来聘礼后,又让泰州府给自己施加压力,*迫自己屈服。想起还关在房里黯然神伤的女儿,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林二见老爷的神,正上前安慰几句。

    忽有家丁来报“老爷,小姐在房里大吵大闹,要求见您。”林剑秋心中正乱,冷不防家丁来报小姐之事,不由得气上心头,直把手中的青瓷茶碗重重地往桌上一扣,顿时那沁香的碧螺洒了一桌。

    “没见到我和管家正在商量事吗,她难道不知婚姻之事皆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我主意已决,你们小心看管就是,今后这等小事,不必来报”林剑秋脸色微微发青,朝家丁喝道。

    那家丁名叫林鹏,生的十分瘦弱,为人也老实。见老爷发火,便缩到墙角,不知道怎么是好。林二见状急忙端起桌上的茶碗交给他,示意他退下。

    “可…..可是小姐她…..她都两天没吃东西了”林鹏显然吓到了,连说话都有有点结巴。

    林剑秋缓缓的转过脸,看了一眼旁边的林二说道“好吧,带小姐来见我”。

    林鹏拿着茶碗退了出去。

    “老爷,不要伤了子,小姐年纪还小,我会慢慢劝她的”林二跟随他多年,最了解他。

    “这件事确实难为她了,但谁叫她是我林剑秋的女儿了?”林剑秋想到绾婉两天没有吃东西,还是有些心疼。

    “爹,二叔”应声望去,只见房门口站着一位眉目清秀,材窈窕的姑娘。她着白色对襟小褂,下粉色曳地长裙,秀发垂至双肩,一双眼睛略显红肿,但任然清澈明净。

    林剑秋手一挥,“进来”。

    “爹,我再问你一遍,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林绾婉瞪一双大眼,一字一顿的问。

    “是”林剑秋回答的很干脆。

    “天底下有你这样的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当做自己权利与力量交换的筹码,为了自己的**而葬送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

    “我也是没办法,泰州府给我施压,我没有理由拒绝。三河城一直都是受泰州府节制,粮草兵马都是泰州府调拨,一旦失去这个后援,三河城顷刻之间就会城破人亡,为了全城百姓,你不得不做出这个牺牲。”父女二人互不相让,气氛十分紧张。

    “你心里只有你的百姓,只有你的三河城,何时有过我这个女儿,这件亲事我拼死也不会答应的。”林绾婉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林剑秋。

    “没想到天狼派的背后势力是泰州府,这是为父万万没有料到的。我知道这很委屈你,但是没办法。”林剑秋一脸无奈。

    “你不配做一个父亲,更不配做一个丈夫,在你眼里只有三河城,我娘就是被你害死的。”林绾婉脸色苍白,语速快了起来。

    当年三河城为了抵挡吐蕃的进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林绾婉的母亲被吐蕃抓住,吐蕃人以此做要挟,要林剑秋打开城门,不然就杀了她母亲。林剑秋为了顾全大局,断然拒绝,致使她母亲在众人面前被马匹拖着绕着三河城狂奔,直到被拖得体无完肤,气绝亡。

    林剑秋猛然被人触及痛处,心灵仿佛受了重重一击,浑发抖,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林绾婉嘴角有一丝血迹溢了出来。

    “好,我走,我今后不会再回来的,我也没你这个爹”。林绾婉挣扎着爬起,手捂着脸,就往外走。

    “拦住她”林剑秋悲气交加,旧伤发作,手捂着口,脚下一软险些跌倒,林二赶忙上前扶住。

    这一切都被躲在三河城主府门上大匾之后的骊恰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也不仅同起这对父女起来,一个是父母官心系一城百姓,一个年纪虽小但刚烈不肯向强恶势力低头。不过天狼派用泰州府来压林剑秋,看来那个已在九泉之下的龙无敌为了实现儿子的心愿,确实花了不少心思。

    昨夜被泰州府的高手追赶,骊千绝连夜打马狂奔,一口气都没有歇息,但那些人却是穷追不舍,一直不能摆脱。一直到跑到三河城下,瞅着看守城门的几个士兵还在打盹,箭一般的冲进了城,然后弃了马匹,在城主府的这块匾额后面躲了起来。

    三河城主好歹也是一方父母官,与泰州府有上下来往,想那些人也不会乱来,所以躲藏的可能大一些。再说那些高手也不会想到这个自己追拿的人会自投罗网,跑进官府。

    林绾婉刚走到门口,大门突然一下开了,几个手拿武器,一尘土的人走了进来。

    “林城主起得早啊,我们都是粗人,没有通传就直接进来了,打扰你清净了。”一个青年剑客说道,他正是追赶骊千绝那些高手中的其中一个,他们居然找到了城主府。

    “哪里,贵客临门,我这小小的城主府是蓬荜生辉啊,不知道几位此次前来有何贵干?”看到泰州刺史边的几个护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林剑秋也很纳闷,所以问道。

    “那我们有话就直说了,有人看到我们追的逃犯进了城主府,不知道你可知道他藏在府中什么地方?”那个铁锤大汉嚷嚷道。

    林剑秋心里一惊,有逃犯进了自己的府上真是大胆,不过自己确实没有发现。见那个大汉气势汹汹地问,好像不是唬自己,他急忙笑着回道:“逃犯,我没发现府中有逃犯啊。”

    “哼,区区一城之主,连本辖区的治安都管不好,三河县竟然有人敢去行刺刺史,你说该当何罪”那群人追了一夜,连个毛也没抓到,此刻心里火恼的很。只是把骊千绝说成了行刺刺史的逃犯,并没有道出柴公宝库。

    “啊,竟然有这种事,小的一定严加查办,绝不姑息。”林剑秋知道他们是狗仗人势,但不得不讨好。

    “废话少说,把人交出来,不然以窝藏罪论处。”又有人嚷道。

    “我真不知道三河县有人敢去行刺刺史,也没有把他藏于府上。”林剑秋显得很委屈,他也是的确不知道骊千绝藏府中。

    “的,什么鸟官,懒得和你啰嗦。”那个铁锤大汉,一步上前,就是一锤。

    “不要。”龙啸月此时也走了进来,但是为时已晚。

    “爹爹。”还没有出门的林绾婉扑来过来。

    可怜民如子的一方父母官,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林剑秋,直接被一锤砸的脯塌陷,从口中喷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大铁锤。

    “你杀他干嘛,杀了他就更问不出逃犯的下落。”同行的那些高手阻拦不及,纷纷怪那铁锤大汉脾气火爆,做事不考虑后果,杀了林剑秋,自己回去也不好交差。

    但是眼见林剑秋已死,也只好作罢。

    “回去就说林剑秋窝藏烦人,拒不配合,不得已才杀之。”有人说道。

    这个建议立刻得到大家的支持,他们眼瞅哭得死去火来的林绾婉,相互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林剑秋的死因。

    那个青年剑客手按剑柄,来到林绾婉后正动手,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惊得他急忙闪避让。

    “咳咳,你们这些人心狠手辣,枉杀了城主,居然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一个干瘦的老头,缓缓转过来,不是明珠商铺的账房先生还是谁。

    “你是谁,居然敢阻拦泰州府亲卫办事,活得不耐烦了?”一个高手喝道。

    “你们这些人,除了持强凌弱还能干嘛,还不赶快滚,老夫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咳咳。”账房先生说道。

    “不给点颜色你这个老头看看,你是不知道厉害。”大铁锤轮了一圈,当就是一锤砸了过来。

    账房先生却是头也不回,长袖一甩,一股大力涌了出去。那大铁锤还未近,就被拂倒在地。那些高手一个个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个干瘦的老头,竟然有如此功力。

    “怎么,自己不滚,还要老夫送你们走不成。”账房先生收回长袖,别在后。

    “走,马上走。”那些高手刚才的威风劲瞬间消失了,扶起跌倒在地的大铁锤,走了出去。

    “咳咳,可怜林城主仁义民,却落得如此下场。你虽没有盖世武功,却又侠义心肠,老夫敬佩,你的女人老夫会代为照顾的,你可以瞑目了。”说着,俯下替林剑秋合上眼。

    “孩子,跟我走吧。”一把扶起哭得几晕死过去的林绾婉,从大门走了出去。

    躲在匾额后面的骊千绝一直敛息屏气,没有动弹,目睹林剑秋无辜送命,想到此事是因自己而起,心里一股愧疚之意涌起。

    想到那些高手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回头来寻自己,急忙跳下来,在林剑秋尸首前拜了几拜,跃出院墙,就往大蒙山而去。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