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匪夷所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昨天为了凑三万字签约,调整了一下章节字数,今天调回来,各位读者理解一下。另外,对于战神静、骊如歌(读者)的打赏,君少万分感谢!}

    石洞之中药香弥漫,一个一人多高的木桶装着熬制好的药液。南宫月离青衣小褂,梳着云鬓,垂着几许青丝于肩上,面色红润,正坐在洞里盘腿调息。刚刚吸收药力突破练体第一重,所以此时需要一段时间来休息和巩固。

    “药效不错,师妹这么快就突破了,我突破第一重的时候不知道受得什么罪,浑裂,痛得我死去活来。”骊如歌说道。

    “凭你现在的境界,药物主要起激发体内真气,疏导筋脉之用,没有增强功力的作用,突破完全是靠个人修为的积累。如果修为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就算再多的药物也不起作用。”骊千绝看到南宫月离突破了,心里也很高兴。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多泡几个澡就能成为绝世高手了。”骊如歌摸着脑袋说道。

    “这次多亏了你们,采集到了珍惜药材。雪莹草属,天星子属阳,再配以其它各种药物融合,使之达到阳调和,有顺气理脉的功效。”柳若兰说道。

    “哦,我明白了,药物只是辅助作用,武学之道,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一步一个脚印。”骊如歌说着,就憨厚的笑了起来。

    “明白就好,该你了。”又一锅药液熬制好了,骊千绝把粘稠的药液倒入木桶中,示意骊如歌进去泡。

    骊如歌想到马上就可能突破武境第二重了,到时自己的功力又可以上一个档次。想着,再不犹豫,飞快地来到内洞木桶前,三两下就脱掉衣服,跳入捅中。

    药液虽然黏糊糊的,但是置其中,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皮肤浸泡在温的药液里,浑毛孔欢快的张开,丝丝气透体而入,脉络中真气循环加快。

    骊如歌缓缓地闭上眼睛,正运气冲击第二重境界。突然“嗷”的一声,一个东西掉进了木桶中,药液溅了骊如歌一脸。睁开眼睛一看,正是自己在山上采药时带回来的小兽。

    关于这只小兽,爹和娘也说不曾识得,从来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听说小兽在悬崖上救了自己时,更加奇怪,因为从来没有哪只山上的野兽出生不多久,就有那么快的速度,以及人类一般的智慧与灵智。看与骊如歌那么投缘,只嘱咐他要好生照料。

    此时小兽悠闲地躺在木桶里,脸上满是惬意。骊如歌料想它是调皮,想过来与自己一起玩耍,所以也没在意,只要不影响自己练功就可以。

    哪知接下来的一幕立刻让骊如歌匪夷所思,而且后悔自己没把它拎出去。

    只见木桶里面的药液开始朝小兽所在的地方汇聚,那些珍稀草药熬成的淡金色精华丝线一般,以眼看得见的速度争先恐后地往小兽体内钻,最后竟然形成一个以小兽为中心的漩涡。小兽在里面手舞足蹈,来回翻滚,肚子一涨一鼓的,好像很舒服,很满足。

    不一会儿,淡金色的药液渐渐变得清澈起来,木桶里只有残留的药渣与清水。水也渐渐冰凉,骊如歌泡在里面已经没有先前那种让自己筋脉喷张,真气沸腾的感觉。

    满满一桶药液,几十种草药配成的药方,才一炷香的功夫就只剩下残渣剩水。所有的药竟然都被这只神奇的小兽吸收了,看它现在的样子似乎是很满足,还有些意犹未尽。

    骊如歌记得爹爹说过药物只能起到激发和疏导筋脉的作用,不能吸收。但是小兽刚才明明吸收了药,也许动物和人的体质不一样,也许药物配错了。骊如歌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也许小兽就是小兽,永远都是那么多神奇,有太多未知的秘密。

    骊如歌叹了口气,看来今天突破第二重是无望了,只得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骊千绝和柳若兰正在给调息完毕的南宫月离讲解功法,冷不防骊如歌苦着脸走了出来。他们都一愣,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看他上的气息,并没有改变,没有突破第二重,莫非是药汤出现了什么问题,但是南宫月离用的是一样的,反而又突破了?

    “如歌,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柳若兰不解的问道。

    骊如歌低着头说:“还不是那只小兽做的好事。”

    骊千绝听了又是一愣:“莫不是那小兽把那一桶药液都喝光了吧?”

    “这个到不至于,它跳进药汤里以后,那些药液的药都被它吸收光了,我就不用泡了,所以就出来了。”骊如歌的口气很无奈。

    “此药汤中有好几种珍稀药材,蕴含天地灵气,像你们这个境界是吸收不了的,此兽能够吸收药中的灵气,肯定不一般,难道是传说中的灵兽?”骊千绝吃惊的说道。

    “什么是灵兽?”南宫月离好奇地问道。

    “传说中有些动物天生能够吸收天地灵气,月精华,自主修行,一层一层的进阶,道行高深的有呼风唤雨,飞天遁地之能,并有一定灵智的动物。还有一些有道法,但是没有灵智,还带有野兽野蛮嗜血本能的则称为凶兽。”柳若兰解释道。

    见骊如歌和南宫月离都瞪着眼睛,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骊千绝只得继续补充道:“像神话故事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凤凰,仙鹤等能力特殊,具备灵,被人们视为吉祥之物,就是灵兽。像那些穷奇、化蛇、九尾狐等凶恶狡诈,则被称为凶兽。”

    “哦,原来是这样,这只小兽救过我的命,因该是灵兽吧。”骊如歌说道,那只小兽此时已经跑到他怀里,上长起了一层细细的绒毛,想必是吸收了药,促进了生长。

    “不可能,那只是传说,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也许是某种野兽的变异,现在还小,说不定长大了就会变得嗜血狂暴。”柳若兰道。

    骊千绝很严肃的说:“再说,这只小兽只喜好吃灵药,并且还要提纯后的灵药。山间灵药本来就稀少,集市上也是有价无市,如此一来,难免饿死。”

    “我看还不如放它回山,让它自己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柳若兰劝说道。

    小兽好像听懂了柳若兰的话,嘴里“嗷嗷”的叫着,一个劲的把头往骊如歌膛上蹭。

    骊如歌一听说要把小兽放归山林,马上就急了:“爹娘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只小兽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能抛弃它了。这样我就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还怎么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侠。”

    “是啊,师父师娘,我看那小兽对我们并没有恶意,相反还帮助过我们,还是不要赶它走了,不然它会被山中的恶兽吃掉的。”南宫月离拉着柳若兰的手,央求道。

    “哎,是祸是福,我也说不清,你们好自为之吧。”柳若兰见骊如歌说得有道理,也经不住劝说。

    “看它现在还小,应该危害不到你们,那就先留在洞里吧。”骊千绝见此景只好这么说。

    “谢谢师傅和师娘!”见答应不赶小兽走,骊如歌和南宫月离都很高兴。

    “好了,你们先去练剑吧,我今天在镇上铁匠铺定制了几样器物,如歌明天去取回来吧。”骊千绝说道。

    离树林大概十里地的平原上有一个小镇,名字叫做三河镇。所谓三河就是三河汇流之意,有三条河在此汇聚成湖,所以平地能行车,水路能跑船,交通较为方便。

    三河镇以前本来是三河城,由于靠近边境,以前一直驻扎着一支规模不小的军队,军队的生活给养长期靠后方供给不划算,当权者就琢磨在这片肥沃的平原上筑城开荒,军队闲时种地,忙时打仗。后来一些商贩和外来人员的加入,渐渐形成一座小城。只是后来赵宋建国后,战乱渐渐平息,国家崇文弃武,驻扎的军队也随之撤走了,三河城才慢慢凋敝下来。

    骊如歌以前随爹爹到镇上去过几回,把打来的猎物换成生活用品,另外购买一些器物。镇子东边“林记铁匠铺”,平时也会去打些刀剑,捕兽夹之类的,由于是常客,价格也很合理,掌柜老林头和骊如歌也算熟识。

    不过这次去铁匠铺,骊如歌心里还琢磨着另一件事。上次在山上杀死的那条大花蛇。骊如歌可没暴敛天物,他见蛇鳞坚硬,刀枪不入,便从内到外把整张的蛇皮剥了下来,自己境界尚低,弄个护甲什么的穿在上,也多一层保障。

    骊如歌把那张蛇皮剥了下来,别看坚韧异常,但是入手极轻,折叠起来也才一尺见方,果然是制作护甲的好材料。整张蛇皮可制作三件护甲,爹娘武功高强,也用不着,自己和小石头一人一件,多了的材料就卖掉换点钱,做其它打算。

    想到明天可以去镇上,骊如歌心里就痒痒,因为在山里一直吃野味野菜。嘴巴早就淡出鸟来了,明天可要打下牙祭。

    想到这里,骊如歌一个翻到了洞外,练剑去了。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