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异小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华君少 书名:凡路仙遥
    西边几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隐约可见,山风阵阵,飘渺的雾气在缭绕而缠绵。白云翻卷,峰尖悄悄露出淡淡青色的一角,海市蜃楼般神秘而虚幻。山峰之间一条小溪顺着山谷而下,河流北边是茂密的森林,河岸南边凸凹不平的丘陵后面有一大片瘴气滋生的沼泽地,平静的溪水最后消失在东边一望无际的平原。

    骊如歌和南宫月离带着干粮从那片森林出发,顺着山谷朝笼罩在白云之下那座最高的山峰进发。山峰地势险要,人迹罕至,向阳沐露,有许多珍稀药材生长,骊如歌跟随爹爹上去采过几次。

    “师兄,你真的突破武境第一重了?”翻了几个山头,骊如歌如履平地,疾步如飞,南宫月离跟在后面累得气喘吁吁,稚气而清丽的脸蛋通红。

    “恩,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功效,要是往早要歇息几次,今天翻山越岭还没感觉到累。”见南宫月离还跟在后面,并没有落下多远,骊如歌心里暗暗敬佩他的毅力,同时也不由得减缓了脚步,然后坐在地上休息。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和你一样,练到武境第一重。”南宫月离今天为了便于在山间行走,穿了一劲装,虽然还稚气未脱,但是少女的曼妙材已隐约可见,此时嘟着小嘴,更显得清纯可

    “好了,师兄也是为了打通闭塞的经脉才冒险而为之,不过能突破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也要考验一个人的心。师妹这么聪慧又有毅力,想必很快就会取得进展的。”骊如歌见南宫月离神色有些黯然,忙说道。

    “师傅和师娘让我们采几味草药,浸泡体,固本培元,想必是因为我们练功进展缓慢为我们着急,所以想加快练功的速度。”南宫月离说道。

    “恩,他们为我们好毋庸置疑,但是赤柏子天纵奇才,所写的东西晦涩难懂,我们年级尚幼,理解起来自然有困难。勤能补拙,只要我们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回报。”骊如歌说道。

    “师兄说得对,我们赶快上山去采药材吧。”南宫月离气息渐渐平稳下来,从地上站起来说道。

    沿着河流越往上走,树林灌木渐渐密了起来,水流也慢慢变得急促,因为山势越来越陡。骊如歌不得不抽出长剑在前面开路,因为不时会有疯长的藤蔓缠住前进的脚步。

    快到山腰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骊如歌停了下来,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南宫月离也停下了脚步,取下包袱,掏出几块干,走了一上午,他们也饿了,需要补充体力,才有力气继续前进。

    风干的兔,放个十天半月没有问题,方便携带又经饿,在大蒙山一带,猎户通常会把吃不完的兔加作料腌制后风干,当做干粮用。

    南宫月离吃了几口兔干后,觉得有些干硬,就顺便俯下捧了一捧眼前清冽的溪水来喝:“这水真好喝,还带着一股香味了。”

    “香味?”骊如歌纳闷了,这股泉水自山间各个石缝泉眼流出,在这里汇成一股小溪,其水纯净清冽,无色无味,骊如歌以前上山累了,喝起来是觉得甘甜爽口,但是从来没闻到有一股香味。

    “真的有,不信你闻。”南宫月离纤手一拨水面上的落叶,又捧了一捧到骊如歌面前。

    骊如歌凑上前去,用鼻子细细地嗅闻,果然,水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异香,这不正是自己早晨在下游洗澡时那巨型蛋壳上的味道吗?

    骊如歌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香味必然和那枚破碎的蛋壳有关,所以心里此刻满是好奇,想一探究竟。

    “走,我们沿着这条河到上面去看看。”骊如歌把兔干塞到嘴里说道。

    “我还没吃完了,怎么回事啊?”南宫月离诧异的说道。

    骊如歌站起就走,南宫月离虽然不愿,但是还是跟了上来。树林茂密,为了加快速度,有时候干脆趟水而行,直接在小溪中踩着河石行走,避开树枝藤蔓的羁绊。

    二人脚步匆匆地走了大约一里路,南宫月离踩在满是苔藓的石头上,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幸亏骊如歌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南宫月离,张嘴正尖叫,骊如歌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出声,听。”南宫月离稳住形,竖起耳朵,前方丛林后面,隐约可以听见“嘶嘶”的声音。

    二人急忙俯下,轻手轻脚,循着声音,往前面摸去。

    爬了十来米,扒开一丛灌木一看,只见前方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往洞里看幽暗而深邃,隐隐朝外吐着雾气,一股清泉从中冒出,顺着山势往山下流。洞前有一汪天然水池,一亩见方,但并不深。

    一只一尺大小浑光滑白皙,只有双眼是黑溜溜的,全没有一根毛发,皮肤细嫩有些透明。它长着圆圆的脑袋上面有两支尖尖的小耳朵,肥嘟嘟材,甚是可,但是从来没见过,叫不出名字。那只小兽畏畏缩缩的躲在水池里,只露出一个头在瑟瑟发抖,香味正是从它上散发出来的。

    水池上面一根伸至水池边缘的枯枝上,一条大花蛇盘旋在上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小兽,大花蛇尾部缠在枯枝上,吐着细长猩红的信子,体往后卷缩,似乎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把自己弹出去,腥臭的口涎往下滴落,看样子在找机会一口吞下小兽。

    “咦,好可哦,不过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不过它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南宫月离轻声在骊如歌耳边说道。

    骊如歌本想一跃而出去斩了那大花蛇,解救那只小兽,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那条大花蛇子足有碗口粗,两丈来长,三尺多长的信子不停地伸缩,冷漠凶狠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想必此蛇已有百来年,骊如歌万万不是对手。再说自己潜意识里认为那只小兽不会有危险,虽然现在看起来一直在退缩避让,但是它肯定有它的奇异之处,所以决定暂且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恩,不想到,看看再说。”骊如歌用很轻的声音回答道,怕惊动了大花蛇。

    就在这时,大花蛇再也按捺不住,脖子一甩,张开腥臭的大嘴,露出锯齿般的毒牙,吐着猩红的信子,以迅雷不接掩耳之势朝小兽咬去。

    南宫月离吓得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眼睛,差点叫出声来。骊如歌心想,大花蛇进攻的速度这么快,小兽肯定会被一口吞下,心里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跳出去,那样说不定小兽还有一线生机。

    正当大家以为小兽被花蛇一口吞进肚子时,小兽圆圆的脑袋又从水里冒了出来,位置也偏移了几尺,恰好躲过了大花蛇的进攻。看来大花蛇不习水,所以一直盘踞在树枝上居高临下进攻,而小兽则一直想躲进洞里避开花蛇。

    小兽刚想往洞里挪,大花蛇岂能轻易放过嘴边的食物,脑袋又如离弦之箭一般咬了过来。骊如歌这次看清了,大花蛇快,小兽速度更快,甚至提前判断好了大花蛇下嘴的位置,然后恰到好处的避开来,所以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看来骊如歌的直觉没错,这只小兽的确有它的奇异之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大花蛇似乎感觉到了其它的气息,回头朝骊如歌他们藏的草丛信子一伸,嗅了一下,又马上缩了回去。它此时的目标是小兽,无暇兼顾其它的。

    小兽也好像早已发现骊如歌二人一般,朝他们“嗷嗷”的叫着,目光中竟如人类般带有一丝可怜与乞求,似乎在求救。

    大花蛇又开始疯狂的进攻,腥风扑鼻,水花四溅,小兽只能不停地躲闪。看着这样子,骊如歌从草丛中站了起来,大喝一声,用尽全力气把手中长剑朝大花蛇投掷出去。

    只听见“咚”一声,长剑掷到大花蛇腹部,连皮都没伤到就掉到了水里。树枝上的大花蛇只是晃了两晃,没有伤到分毫,可见上鳞片的坚硬。大花蛇发现有人偷袭自己,也不回头,依然在进攻小兽,不让它逃走,只是抽出蛇尾朝骊如歌这边抽来。

    哪知蛇尾刚抽到骊如歌跟前,那根不停摇晃的枯枝再也经受不住大花蛇的重量。“咔”一下断了,带着大花蛇一起掉到了水池里。骊如歌和南宫月离躲闪不及,被蛇尾抽到,虽说在那一刹那大花蛇掉到水里,力道不是很大,但是还是仰面跌倒在地上,一口鲜血齐齐吐了出来。

    水潭甚深,大花蛇用体支撑着也只勉强露出脑袋。小兽哪肯放过机会,立刻在水面围着大花蛇高速旋转起来,大花蛇的脑袋跟着小兽不停旋转,但是在水里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小兽抓准机会,只见一道白影闪过,大花蛇长长的信子被咬了下来。

    小兽得逞后,跳到了岸上。水潭里大花蛇在痛苦的翻滚,很快鲜红的血,染红了整个水潭,再不一会儿,大花蛇翻着肚皮浮在水面上不动了。小兽见大花蛇不动了,又“嗷嗷”的叫着,竟一下子从大花蛇张着的大嘴里钻了进去,然后叼了一只拳头大小的蛇胆来到骊如歌面前。

    骊如歌口剧痛,好在自己灵明心法练体境练到了第一重,蛇尾扫到时,运起内力护体,也把南宫月离挡在后,自己承受了大半力,所以两人受伤口吐鲜血,但并无命之忧。

    骊如歌见小兽叼着拳头大的蛇胆来到自己面前,也听爹娘讲过蛇胆有治伤明目的功效。当下不再犹豫,咬破蛇胆,把那苦涩的胆汁喝了一大口,余下的都喂给了晕过去的南宫月离。

    胆汁入口,苦涩难当,但到了喉咙部位就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清凉,吞到肚子里后不一会,浑就发,疼痛渐消,运气一个周天,丹田真气也粗壮了几分。

    南宫月离也慢慢睁开了眼睛,小兽见南宫月离醒来,好像很高兴,围着她“嗷嗷”的叫着。

    “大花蛇死了吗,给我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苦,我浑怎么这么,丹田里好像有一股气在蠢蠢动?”南宫月离说道。

    “赶快打坐运气,抱元守一,真气循环周。”骊如歌蛇胆入腹后感觉真气充沛了许多,知道蛇胆的妙用,见南宫月离说自己丹田发,便知可能要突破武境第一重了,忙提示道。

    君少写作出发点是对于文学的虔诚,但是一本新书能否签约,要看收藏和推荐的。各位理解一下,拜谢!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凡路仙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