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听托尔讲故事

    本章为防盗章节,我把作者有话说和正文调换过来啦,作者有话说总共六百余字,正文总共3258字,这样大家就等于用作者有话说的价钱买了正文。防盗章会出现很多麻烦,这也算是补偿大家的,希望姑娘们能理解~以及防盗会使自动订阅失效,还麻烦追文的姑娘们啦,谢谢。

    本文晋江原创网独家首发,总字数预计24w左右,当然也不排除爆字数的可能。如果经济条件许,还烦请大家支持晋江发展,也算是给姜花一个鼓励。按照晋江千字三分的收费来算,全部买下来至多四五块钱,不过一杯昔的价格。

    在晋江看文除去偶尔晋江自己会抽抽外,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和作者及时互动,姜花可以肯定的说除去《鬼牌》之外我到目前写的所有文都有读者的功劳,当我卡文或者有OOC嫌疑时,是你们的一些猜测和观点让我及时修正错误、开拓思路,我也会根据妹子们的看法来修改大纲。《求嫁》这篇文章最初的大纲可以说是充满恶意的,神转折无处不在,不过写到现在当时的大纲已经面目全非了,自卷二开始一切的剧都是根据新大纲走的。当文章结束时我可以把最新大纲发出来证明~真的是很坑爹的=_=!

    当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姜花卖萌呦~【你走开】

    关于剧走向,卷二会持续秀恩,请及时戴好墨镜以防闪瞎眼。

    话又说多了,最后感谢你们能支持我,姜花你们来挨个抱起来MUA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魔方找到了,托尔还将逃亡的父亲一并带回了仙宫。海拉在她那永远寂寥的宫中抬起了头,迈开步伐。

    这是近几年来她罕见的第二次走下自己的王座——海拉当上海姆冥界的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她对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了如指掌。在这儿,没有生物可以与她交流,她也不需要如同仙宫的王者那样每天处理繁忙的政府。

    她是个看守者,她所做的无非是确保亡者国度的封印不出差错。

    然而因为父亲的叛变和归来,她竟然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两次踏出国度,这实在是太罕见了。

    这儿只有她一个活人,千万年来父亲来过几次,托尔来过几次,奥丁也来过几次。除此之外的分分秒秒海拉都是独自度过的。

    她将权杖轻轻抬起,然后重重落下,魔法的光芒闪过,空旷司死寂的宫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仙宫那葱郁的森林和湛蓝的天空,海拉都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见过蓝色的天了,她走的时候仙宫是如此的繁华又安详,如今的它依旧是这样。

    仙宫的人不会欢迎她的。海拉知道,在欢庆之时死亡女神的出现将会是相当糟糕的事。就算是她的父亲归来,从小最亲近自己的两位女西芙和弗丽嘉也绝不会期待自己的出现。

    所以海拉决定先到地牢,等庆功宴结束后再去找托尔。

    仙宫也是有监狱的,这个神族的国度甚至还存有死刑。只是这里子过的太过安稳,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那最严厉的刑罚的存在。

    黑色的长裙拖在地上,海拉的影与地牢的影子融在一起。如果不是她的权杖在黑暗处闪烁着幽幽光芒,她无声无息的脚步都不会引起看守的注意。那年迈的看守还在休息,似乎完全不担心地牢中唯一的囚犯会趁机逃脱,他当然不怕,因为那个囚犯被奥丁的咒语牢牢地钉在地上,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脱。

    感应到法杖的光芒,看守迷迷糊糊睁开眼,当触及到那篇在光芒下尤其显眼的碧绿时,他打了个哆嗦,立刻清醒过来。

    “海、海海海拉大——”

    海拉一歪头,那不含任何感的双眼沾染上半分诚恳:“我来看我的父亲。”

    事实上海拉可以突破地牢的法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父亲的面前。但是她不想因此触怒奥丁,看守颤颤巍巍地走在海拉前面,他开锁的手都在抖,老者时不时回头窥探女神的脸,海拉能读懂他眼中的恐惧,仿佛动作焦躁一点,表怠慢一点,死亡女神就会随时取他的命。

    可纵然是死神要杀人也是需要代价的。仙宫的人明明都知道,可他们就像是忽略了死刑一样忽略了这一点。

    锁链掉落在地上,门缓缓推开。

    门里的影猛然抬起头,绿色的眸对上绿色的眸。

    父亲眼中闪过的那强烈的憎恨和近乎于扭曲的愤怒得原本应该前进的海拉硬生生停止了脚步。

    她的父亲,洛基浑被缚,以如同有只手按着他那样跪在冰冷地板上,为了防止他那张能言善辩的口再生事端,洛基的嘴上都戴着枷锁。

    他在海拉印象里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黑发凌乱地垂下来,遮住了半只眼睛。

    当发现来者是自己的女儿时,洛基的眼中流露出愤恨的色彩,他撇过头,将目光从海拉上挪开。

    海拉的心没来由地抽痛,这是她的父亲,她记忆里哪个举止优雅声线好听的父亲。海拉的记忆里洛基从没有露出过这样凌厉的眼神,亦没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女神迈开了步伐,她安静地步至洛基面前,与他同样跪在肮脏潮湿的地板上。她伸出手,想为自己的爸爸将那一绺乱发整理好,但当她的手即将触及邪神时,他就像是感觉到这手上有瘟疫似的恶狠狠躲开。

    然后他才意识到,这双手是他的女儿的。

    洛基的影僵住了。

    海拉不依不挠地将手探了过去,仔细地、小心地为洛基擦去脸上的血迹,抹去额头上的伤痕,甚至绕开奥丁的监视为他将束缚住形的魔法除去大半,只为让洛基能直起腰来,放松那么一会。

    她的父亲自始至终没有动,同色的绿眸甚至都没再看海拉一眼。

    死亡女神的脸上浮现出点滴哀伤,但她却未曾将这份哀伤说出来。

    在为洛基做了她能做的一切后,海拉拥住了他。父亲的怀抱与记忆中那样冰冷,甚至比记忆中还要冰冷,他的手被缚在背后无法回应海拉的拥抱,但他连动都没动。

    不过海拉不在乎。

    她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她还能说些什么呢,为他向奥丁求?还是苦劝他回头是岸?无论是哪个,都只能更加激怒他。

    最终海拉放开洛基,她看向那张自幼时就毫无变化的脸。

    洛基终于将目光挪了回来。

    海拉没有和她的父亲说一句话。

    待她走出那压抑的地牢时,仙宫的太阳已沉入山下,宴会预计也要结束了。

    她推开托尔宫的大门,那宽敞明亮的大厅中没有任何人,红金相间的装饰很大程度上冲走了海拉心中的沉重。

    她知道托尔在哪儿。

    走进卧室,推开那扇通往花园的门,红色的披风映入眼帘,海拉悲凉的眼中多多少少因此漾起并不明显的笑意。她将权杖轻轻放在地上,那背对着自己的神祗回过头来。

    一如当年,雷神的脊梁依旧坚,他的躯依旧矫健,那坚毅的脸上比起以往少了几分冲动,多了几分沉稳。他比当年更像个王者。

    “托尔。”

    “海拉,我的亲人。”雷神扬起天神式的标准笑容,那笑容中不含任何杂质,他天空一般的双眼因喜悦而眯起,但当他的目光挪到海拉长袍上沾染的灰尘时,那笑意稍稍隐去半分,“你去见你的父亲了是吗。”

    “是的,我不想打扰你们庆祝的兴致。”海拉将长发挽到耳后,走到托尔的面前,“很久不见。”

    见她不想多谈洛基的事,托尔沉默了有一会儿,才重新绽开笑容:“很久不见。”

    “不赐予我一个拥抱吗,雷神?”海拉见他平复了心,故作调皮的眨眨眼,微微张开双臂。

    她的伯父顺着她的意思同样伸出手,把海拉纤细的躯揽在怀里。

    她知道父亲在见到托尔时一定很想这么做,她也知道父亲一定没有这么做。这是海拉在现在唯一能替父亲完成的,最迫切的一个心愿了。

    他不会做,那她替他做。

    海拉已经不是当年的孩子,她现在出落成了大姑娘,她高贵又美丽,不说话时那灵动又优雅的气质与洛基一模一样。托尔在拥抱她时已经不能像原来那样紧紧揽着她,恨不得把她高高的举起来,他的拥抱是如此谨慎,就像仙宫的大王子对待每一位女士那样。

    这让海拉有点失落。

    但是她也明白这很正常,她不再是孩子,托尔不可能再像孩子那样对待她。

    “你这次在中庭又有什么奇遇吗,托尔?”

    海拉主动退后两步,与雷神拉开礼貌的距离,笑着开口问道。

    这果然换来了托尔兴奋的表,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托尔。雷神扶着海拉的手臂,好像还是那个英姿焕发的少年一般:“是的,奇遇,我的侄女,请你坐下,容我好好的为你讲述。”

    海拉坐在托尔的对面,看着他鲜红的披风披在后,散在地上。她的思绪不住飞向过去。在她还小的时候,海拉的位置并不在对面,这个位置属于他的父亲,而自己要么在托尔的腿上,要么在他那张扬的披风之中。

    托尔会用他浑厚的嗓音诉说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哪怕他的语言一点也不精彩,可故事本足够弥补这一点。

    那个时候的父亲,往往是用那双同样灵动的双眼看着她,也看着托尔。他不会干扰海拉的笑声,也不会嘲笑将故事讲得平淡无比的托尔。

    他只会笑着静静聆听,就像海拉现在做的这样。

    “中庭是个令人惊奇的地方,有机会你一定要去看看,海拉。中庭人的智慧让我很是惊讶,我这次交到了不少朋友。”

    “朋友,真的是你的作风。”

    “是的,朋友。一个能将盔甲改造成无敌的武器的发明家,一个即使比仙宫之中任何勇者强大的战士,一个聪明还能变的学者,一对拥有坚定且正直心灵的侣。”

    “比仙宫的勇者还强大?”海拉立刻抓住了最让她好奇的那一点。瓦特海姆有很多能共巧匠,为魔法师她也见过很多学者,至于坚定且正直的侣仙宫更是多的去,“比你还强大吗?”

    然而能得到托尔这样赞誉的战士却不多见。中庭人是如此的孱弱,他们寿命短暂且生命平凡,怎么会有比仙宫更厉害的勇者?

    “在信念以及心灵上,甚至在战略和战术上,他不比我差。”没想到在听到海拉的疑问后,托尔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他叫史蒂夫·罗杰斯,他们都叫他美国队长。如果你哪天到了中庭,海拉,你大可以见见他。”

    “强者不都很骄傲吗,他会接受陌生人的来访?”

    “他是个非常和善的人。”

    竟然能让托尔如此肯定。海拉知道不论托尔多么成熟,在骨子里他依旧是那个骄傲又优秀的王子。天底下怕是很难再出现第二个人能获得雷神这样高的赞誉了。

    海拉的好奇心一起,便什么都抛在脑后了。她微微前倾体,抓住了托尔的手臂。

    “史蒂夫·罗杰斯是吗,我记住了。请你再多为我讲讲他。”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