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死亡

    一千七百八十三。

    一千七百八十四。

    “——一千七百八十五。”

    海拉猛然睁开眼,手中的法杖像是感应到了她滔天的怒火和止不住的焦躁一般爆发开来明亮的光芒,这不仅让敌人,连她边的战友都因为这光芒和强烈的魔法波动退后几步。

    “蕾?!”

    听到青年惊讶的声线,海拉浑一颤,没有对焦的双眼恢复了正常。她转过头看向将盾牌抵在眼前、以防强光和魔法伤害的史蒂夫,才意识到自己几乎将全的力量全部外放,连她那黑色的长发也随着魔法元素飘到了空中。

    “你怎么了?”

    法杖的光芒收了起来,史蒂夫流利地击倒附近的敌人,走到海拉边。纵然头盔遮住了青年大部分的面孔,可是担忧仍旧从他的眼中泄露出来。

    想到刚才占据自己脑海的东西,海拉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那消失的很快,女神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对不起,接下来不会这样了。”

    任务优先,史蒂夫见海拉没有道出心事的意思,在这炮火纷飞的战场中他也没有时间与自己的恋人交谈,他只能暂时将海拉的异常放到一边:“等任务完成后我再找你谈。”

    “……好。”

    就在说话的功夫,海拉所能感知到的整个地域,死亡人数已经突破一千零八百。

    这就是战争啊。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死亡女神当然记得这段对她来说不过弹指瞬间的时期。短短的几年间,来自中庭的大量冤魂像是赶集似的争先恐后哀嚎着哭泣着涌入海姆冥界,不明所以的海拉还在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三年之间到达中庭看过况。

    可那个时候海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战争而已,死亡是无法避免的。

    只是当年的记忆与现在的记忆混在一起时,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

    她踏至欧罗巴大陆最东北端的冻土,那片广袤的土地比海姆冥界还要荒凉,天空是白色的,地面是白色的,令人惊叹的洁白延伸到地平线尽头,满天满地满眼都是同个色彩。海拉烫着绿与金色的法袍拖在雪地上,她抬起头,数百万还没来得及寻找到冥界入口的冤魂在空中飘,它们尖叫着呻,吟着,可是在这滴水成冰的世界中,除了海拉谁也听不到。

    一千八百一十一。

    海拉的法杖重重落在地上,迎面而来的炮弹硬生生在空中爆裂开来。黑色的弹片和火药稀里哗啦落在地上,如同一九四三年落在北国境内的雪。

    后来海拉在内战之时翻阅历史书籍时,才知道当初到达的那个地方,隶属于早已解体的苏维埃政府的斯大林格勒。

    一千八百一十三。

    女神那总是残留着单纯与狡黠结合起来的美丽的眼角流露出不可遏制的痛苦。这千余名灵魂的呼啸与记忆中那二百万生灵绝望的呐喊混合起来,海拉分不清哪个更让人窒息。

    她抬起头,史蒂夫红蓝相间的制服在这黑灰的世界中格外显眼,他的影永远屹立在队伍前面,他的盾牌犹如插,在每个战士心头上的旗帜,盾牌还在,信念就不会倒下。

    他没有回头,在战场上美国队长从不回头。

    敌人一个又一个的迎上来,史蒂夫的姿没有半分犹豫。他的手中没有枪械,然而他从来都是最英勇最伟大的那一名战士。

    这多多少少让海拉焦躁的心平复下来。她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注意力从不断上升的死亡数字转移到战场上,她一挥手,原本困住军队前进方向的废墟发出类似于巨兽的低吼声,纷纷倒退,空出一条道路。

    在炸药与枪声的掩埋下,他们继续前进。

    数字停在了一千八百二十。

    他们前进的足够快,史蒂夫又经历过一次任务,他们几乎将九头蛇打得措手不及,然而尽管如此,同盟军还是晚了一步。红骷髅留给他们一个走空了的基地。

    在处理完基地之下剩余的残兵时,海拉穿过紧跟着前锋部队尾部的技术部队,寻觅到史蒂夫的影。

    青年坐在似乎是档案室的房间里,避开人群,靠着墙壁沉默不语。他将头罩摘了下来,金色的头发□在外,在红蓝制服的映衬下更加耀眼。海拉走向前,听到动静的史蒂夫抬起头,在那么一瞬间,死亡女神从她的恋人眼中察觉到了来不及掩饰的烦躁。

    一向沉稳的史蒂夫也会烦躁?这足够让人惊异了,海拉从没在史蒂夫的眼中发现这样的绪,他向来是队伍中最沉稳的那一个,就算局势再紧迫,那拧在一起的眉毛下会有严峻会有决心,但绝对不会有烦躁。

    在战场上,这往往是致命的。

    “史蒂夫?”海拉收起法杖,她上装饰繁杂的法袍也跟着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这个时代女上最常见到的衬衣短裙。女神仍旧不是很习惯中庭的服饰,她坐在史蒂夫边,小心翼翼地蜷起腿,“你在担心什么?”

    或许谁都会为战争会为自己的行动动摇,然而美国队长不会,沐浴过一次战争炮火的他更加不会。

    “我记得这次任务,当时因为报失误我们扑了个空。”史蒂夫那总是非常坚定的双眼中蒙上一层迷茫的色彩,“是这次不同,我手上有最新的报,我的行动也比施密特快,可是为什么我们依然一无所获?”

    说着他抬起双手扶住额头,看起来相当困惑:“有我的记忆,还有你在,可是任务的进程与过去看起来没有多少差别——难道历史真的是牢不可破的吗?”

    “不,并不是。”海拉蹙眉,缓缓地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她之前从未想过,史蒂夫一提出来,倒是引发了海拉的思考,“我想去哪儿不过是念个咒语的功夫,如果我现在到波兰将奥斯维辛的铁围栏全部毁掉,谁又能阻拦住我?”

    是的,如果海拉想,她一个人就足够将二战结束——因为她可以在顷刻之间将整个海姆冥界的亡灵全部拉到地面上来,亡灵是不怕死亡也不计代价的。可是这个维度不过是无数个平行空间中的一个毫不起眼的碎片,它不存在未来也不存在过去,就算他们真的改变了历史,那也没有任何意义。

    史蒂夫经历过一次二战,在背景相同的条件下,掌握着报的他应该会改变很多事实。

    但是他没有。就像现在,他的速度很快,可是九头蛇的速度更快。

    九头蛇怎么可能做到比“已知”还迅速呢。

    他们图利用史蒂夫的尸体,可因为自己的魔法史蒂夫被卷到了时空的乱流中,那些疯子不会轻易放弃。如果他们真的想复活红骷髅,在这个年代也不是没有可能。

    意识到这点的海拉抬起手,紧紧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臂。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

    “什么?”

    “来到这个时空的不仅仅是我们,史蒂夫。”海拉抬起眼,大胆地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九头蛇中恐怕也有来自未来的家伙——这是最合理的猜测了。”

    听到海拉的话后史蒂夫的体紧绷起来,震惊爬过他的面孔,可是随即他似乎也想通了这点。

    这倒是让史蒂夫眼底的烦躁消失了,他放下手,似乎陷入了沉思。

    半晌后青年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九头蛇一向不喜欢善罢甘休。”

    “而且爸爸并没有说明他与九头蛇合作时提供给了他们什么。”提及这点,海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既然能掌握这么强大的伽玛线的技术,自然也很可能突破时空的界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面对的敌人会更加棘手。”史蒂夫侧过头来,“你刚刚在战场上想到了什么?”

    海拉一时没反应过来史蒂夫是怎么将话题跳跃过去的,但当她的意识随着青年的话想到过去时,焦黑和雪白的画面同时涌上脑海,她的眼神从恋人的脸上挪开、染上了哀恸的神色。

    “……死去了很多人。”她从没想过吐出死亡这个单词时如此的艰难,然而当海拉将心中所想道出时,她再也忍不住了,低下头,声线也紧跟着颤抖起来。面对着生灵的消亡,意识到他们是如此珍贵的死亡女神再也不能平静的看待那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停止呼吸,“他们在我耳边呼喊,可是我、我却什么都做不到。”

    “不,你做到了。”史蒂夫宽厚的手掌撩开海拉的长发,覆上她苍白的脸颊,“如果不是你,死亡的人数将会更多。”

    他的声线是如此的温柔,好像再大声一点,再强硬一点海拉就会受到惊吓似的。

    然而这并不能安慰海拉,她摇了摇头,竟然避开了史蒂夫的手掌:“可是还是有人死了,我不能避免他们的逝去。”

    几百人死,和一个人死,对海拉来说这不过是数量上的叠加,她尚且不明白死的人多人少的差别。她对死亡了如指掌,只要它存在,那就足够让体会到生命伟大的海拉感到痛苦。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倒下,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你还记得小杰克吗,史蒂夫?前天晚上他还支支吾吾地对我说,我抱着猫的时候像极了他的姐姐。”

    急于诉说心中所想的海拉抓着青年手臂的手再一次的缩紧。

    “可是昨天他就死了,我没有顾忌到所有的人,炸弹就在他边爆炸,他整个腔都不见了,即便是魔法也不能将他救回来。”

    那个年轻的战士在死前用尽力气拽着海拉的衣角,他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可是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抖动着嘴唇,开口。

    “姐姐。”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吐出的一个单词。

    海拉紧握着男人手臂的指尖颤抖起来,史蒂夫悬空在海拉脸边的手轻轻一动,死亡女神的泪水便沾到了他的手指上、掉落在地。

    “我想救他,史蒂夫。”无声的泪水逐渐扩大成为啜泣,然后海拉再也控制不住,她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来,“我想救他们,史蒂夫。”

    而史蒂夫又能说什么呢,几乎为了战争存在的他理解战争,可他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海拉。

    在“死亡”这一方面,女神好像真的像个懵懂的孩子。明明知道那是什么,却又如此单纯的以为那可以避免。

    史蒂夫能做的只是伸出健硕的手臂,把哭个不停的海拉拉进怀里,让她感受着自己强健的心跳和灼的温度,让她晶莹的泪水沾湿自己的衣襟。他低下头,用额头抵着海拉的额头,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给她支持。

    “还有我在”

    史蒂夫的吻落在海拉的脸颊上,他的嘴唇品尝到海拉的泪水,他轻轻开口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QAQ,没想到十一点我都没完成……今天九点才回的宿舍,作业还没写,姜花简直要疯啦OTL。

    .

    以及在二战时惊动海拉来到中庭的战役是斯大林格勒战役。

    关于海拉对“死亡”的领悟,也算是伏笔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