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理解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队长会选择蕾小姐而不是卡特特工了。”

    “什么,就因为她治好了你的伤?”

    “这是原因之一,听我说,别看这个姑娘给人感觉高高在上不食烟火,可她笑起来就像我的女儿。”

    “我真不想打击你,老头子。她昨天把那只黄猫从废墟里抱出来时也这样的笑容。”

    “嘿,这起码说明她很有心不是吗。”

    史蒂夫听着受伤士兵的议论,然后看向坐在断壁残垣之后的海拉。在战壕每天听着炮火声入睡的战士们天生不知道“降低音量”这个单词怎么写,海拉离他们虽然不是很近,可是这样的距离,依他们的分贝,女神怎么可能听不见他们的议论声。

    他走向前,还没怎么靠近海拉,他的恋人就像是有感应般抬起了头。

    在触及到青年漂亮的双眼时,海拉的眼角一弯:“史蒂夫。”

    男人走到她的边,海拉便将目光重新挪回墙角,那里点缀着斑驳与黑灰黄的战场完全不同的绿色。

    “你在看什么?”

    “看他们。”海拉用的是他而不是它,女神抱着膝盖,腾出一只手指向角落中的几颗不知名的野草,与那些叶子同色的瞳仁里闪动着惊叹的光芒:“连土都变成了黑色,可是植物还活着。”

    “那只猫呢?”史蒂夫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今天早上还围着海拉来回打转的小猫,他们昨天的目标是突袭九头蛇在城市之下的基地之一,尽管市民们都紧急撤离了,可动物还没有。

    进攻很顺利,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员伤亡,但在他们计划撤退时,海拉一声尖叫之后就消失在队伍中,等她轰开众人后的砖块、从废墟中走出来时,死亡女神的怀里多了只疯狂挣扎的小东西。

    “我刚才把它送到了之前咱们经过的林子里,我想在那儿应该比在城市里安全多啦。”海拉说着,这才把目光从野草的枝叶上彻底收回,侧头看向史蒂夫,“你休息够了?”

    “我们晚上离开这里。”

    “这是什么?”海拉完全不在意什么时候离开,史蒂夫口中的“离开”不过是从这个战场转移到下个战场,她更在意的是青年随手放在边本子和笔。

    察觉到海拉的目光,史蒂夫不自在的将本子往后放了放:“呃,随手画的东西而已。”

    “我能看看吗?”听到史蒂夫的话,女神眼前一亮。她知道史蒂夫在成为美国队长之前是个艺术家,但她几乎没见过史蒂夫动笔。在复仇者大厦里他总是忙着和敌人对抗,要么就是开会或者处理烦杂的事务,等到内战开始时他更不可能有时间去画画。只有那么一两次,在他房间的桌子上,海拉瞥见过速写本的影子。

    在和平的未来他没有时间去画,但在这炮火纷飞的过去,他却能在任务与任务的空隙之间找到再一次触摸画笔的机会。

    没想到海拉的要求让青年的面庞渡上一层几不可见的红色,他挠了挠鼻尖,支支吾吾地开口:“呃,那个,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你不要生气也不准笑。”

    他连本子都不好意思递过来,海拉困惑地眨了眨眼,他还画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海拉将体探过去,整个人趴在史蒂夫的腿上,越过他摸到了本子的边缘,这么做时她还抬头看了看男人的反应,确定他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后,才将本子拿到手中。

    那是个普普通通速写本,海拉将它拿在手心里,心很是激动。她翻开画本,这大概是史蒂夫从过去的纽约带到战场上来的,上面还有那个年代的街头景色的速写。

    然后海拉翻到下一页,一个卷发披到后、苗条拔的姿跃到眼前。史蒂夫的画工非常扎实,所以海拉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佩吉·卡特。

    “不要生气,哈?”海拉故意斜睨史蒂夫一眼,尾音一扬,不知道是在嫉妒还是在嘲笑史蒂夫。

    “……”

    史蒂夫看起来很想辩解,但又不知道说什么,他整张脸都涨红了,可尽管如此青年也只是用手再次挠了挠鼻子。海拉看到他窘迫又焦急的表,噗嗤笑出声,将男人蹂躏自己鼻尖的手拽下来:“本来就够脏啦,别再往脸上抹灰。”

    这就是没生气的意思了。听到恋人的语气依旧轻松,史蒂夫原本因为她看到速写而紧绷起来的体也慢慢变得放松:“你不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当时你又没想起我来。”海拉直腰板,竭力摆出高傲的神,似乎想做出“我可是个国王怎么能与凡人相提并论”的样子,但她眼角里含着的笑意出卖了她。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您的宽宏大量,我的女王?”史蒂夫也扬起笑容,凑到海拉面前,伸出温的拇指蹭蹭她的脸蛋。

    “那是必然——都说了你的手很脏别碰我的脸!”

    说着海拉拍开史蒂夫的手,继续翻阅手中的画册。那张佩吉·卡特的速写之后几页,是一个穿着类似于美国队长服侍的猴子,似乎正在马戏团表演。海拉一下子就想到了史蒂夫在营救巴基之前的“任务”,挑了挑眉,史蒂夫不是那种喜欢表演的人,他更不会觉得一次又一次的“殴打希特勒”能发挥自己最大的作用——哪怕他真的为国家拉了不少债券。

    这一页之后,史蒂夫就走向了战场,并且恢复了记忆。

    他的画风有了些许的变化,或许是因为经历了未来,或许只是因为目睹过这每天的战火。他的笔不再那么直白的表现自己的绪,那份炽的心也沉淀凝练下来。

    之后他又画了很多很多速写,有他的战友,有从城市阵地救下来的老人和孩子,也有在昏暗灰色的天空之下摇曳的花朵。

    海拉将本子翻到最后一页,然后她呼吸一窒,抬起头来对上那有些羞涩的清亮的双眼:“……你什么时候画的?”

    “昨晚。”

    “可是我并没有看见你昨晚动笔。”

    “在你休息之后……我总不能当着你的面动笔画你吧。”史蒂夫的耳根都要红透了,他不自在地避开海拉毫不掩饰的惊讶和欣喜开口回答。

    纸上画着的是海拉。

    因为条件有限,速写本中只有一种颜色。画中的天空是灰色的,废墟也是灰色的,在那残破的房屋角落还有炮火造成的坑洞和漆黑的痕迹。女神穿着她在战斗用的法袍,黑色的披风卷着她直达腰际的黑发随着风飘在废墟之上,海拉法袍上象征着死亡的颜色和图腾并没有让绝望的气氛改变多少,然而她的笑容却点亮了整个画中世界。

    海拉轻轻地抱着从废墟之中救下的猫,那只小猫受到了惊吓,再加上她上终年不会散去的死亡的气息,它一开始在女神的怀里挣扎个不停。然而当海拉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那恐惧的小家伙的脑袋上时,似乎是感应到海拉并无恶意的小猫,逐渐地安宁下来。

    这个时候,死亡女神的双眼中迸出了夺目的光亮,她勾起嘴角。

    那是一个史蒂夫从来没见过的笑容。

    是的,海拉经常笑,尤其是在面对着自己时,不论是撒还是说话,只要是自己的影倒映在她的瞳仁中,海拉的眼角都是弯弯的。在海姆冥界长达千万年孤单的生活让海拉的笑容异常的单纯,可那总缺了什么。

    邪神之女,亡者国度的掌控者,生而能夺人命的混血。

    不论哪个份,都注定海拉不会对生命抱有足够的尊重和理解。她只认同她在意的生灵,她会为托尔的死去而悲伤却不会感到绝望,她会为保护更多的灵魂对着亡灵法师痛下杀手,她甚至会畏惧于强大而茁壮的生命力,并且觉得那是个威胁。

    因为她对“死亡”没有与万物苍生一样的认知感。

    然而在中庭的子,海拉在慢慢的理解“死亡”到底是什么。

    在拉斯维加斯,浩克单纯的目的造成了六百余人的逝去,这让海拉感到了生命的无力。在内战之中,克隆托尔的出现与无辜人士的伤亡让她懂得了为生命而悲悯。史蒂夫停止呼吸则让她为珍之人的离开而痛彻心扉,甚至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

    当她救出无辜的生灵,对着它展开笑容时。史蒂夫明白海拉体会到了生命的伟大,并且也学会了尊重它们。

    “……看到你那时的笑容,我觉得我哪怕再死一次都值得。”

    史蒂夫的声线温柔下来,他的手抚过海拉的眼角,这一次女神可没有再嫌弃他的指尖上沾染着火药和尘土。海拉的手覆盖上史蒂夫的手,她握着他的手蹭了蹭,流露出淡淡的温柔和感激的神色。

    “能遇到你,能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史蒂夫——不过不准你再说死一次神马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抱、抱歉姑娘们,又是一大波学校活动袭来,姜花被打个措手不及,连存稿都没OTL……今天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QAQ!!

    .

    以及今晚12点会有一个400字左右的防盗章发出来,到时候我会把一章番外放到作者有话说里,也算是对大家的补偿~就是委屈一下手机党的妹子们,Wap站的作者有话说没有排版会很辛苦。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