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美国队长之死

    美国队长投降,长达近一季度的超级英雄的危机竟以这样荒谬的方式划上了句号。媒体和人们的反应在此时又不一样,有人觉得二战传奇已然过时,有人反而突然体谅了他的选择。

    但无论如何,如今的史蒂夫·罗杰斯已经成为了政府的囚犯。

    他被特殊关押了十三天,期间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他在铁栏杆里静坐了十三天,海拉在外陪了他十三天,今天是他开庭受审的子。押送他上囚车的是个看起来刚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在他将手铐铐在史蒂夫的双手上时,海拉看到那个特警的手都在抖。

    她跟在队伍最后,史蒂夫上了囚车,海拉也拎起长裙。

    “小姐,你不能——”

    “——让她上去吧,如果她想劫走囚犯,一百万个你也挡不住。”

    托尼·斯塔克隔着面甲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海拉回过头。那个男人没有掀开自己的面甲。

    当着敌人的面,他当然不能掀开自己的面甲。

    “我很荣幸。”海拉并没有拿出法杖,她只是对着托尼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上了车,“没有在冥界见到你。”

    此时此刻的海拉眼中没有了昔里的天真和直率,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里尽是虚无,周散发着一种令人胆颤的气场。

    她不再以“朋友”的份对待托尼,而是以死亡女神的份对待他。

    “……这也是我的荣幸。”托尼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他艰涩地吐出这句话后,也登上了车,回过头对警员开口,“我能和他单独谈谈吗,小伙子?”

    “好的,那这位小——”

    “——她可以留在这。”

    因为她为一个旁观者,比托尼·斯塔克或者史蒂夫·罗杰斯更清楚这场战争。托尼不想避开海拉,况且他知道她也不会走。

    是的,海拉不会走。

    但她也不想听史蒂夫与托尼的对话。

    海拉一向擅长于放空自己,如果她不想听人说话,她从来不会许别人的半分词句涌进自己的耳朵。

    她想起了在仙宫的子,开始记事时海拉还没有托尔的一只腿粗。她最的就是躺在雷神的披风里听他将冒险的故事,然后直到睡着,爸爸把她抱起来,可海拉仍旧紧紧握着那红色的披风不放手,托尔只得将披风接下来,连同披风一起把她送回上。

    等到托尔第二次从地球归来,海拉亲眼目睹奥丁把爸爸关入深渊之中的牢狱,那个晚上她坐在雷神的对面,托尔的披风散在长椅上,她盯着披风的一角,听他讲自己在中庭的故事。

    那个时候,她的边没有了父亲,她再也不能躺在托尔的披风中肆无忌惮的欢笑。

    但海拉得知了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人。一个英雄,一个连神也赞叹有加的战士,一个高尚且无私的正义者。

    “——告诉我,‘斯塔克指挥官大人’,这值得么?!*”

    “——这值得么?!告诉我啊!*”

    史蒂夫隔着铁栏的吼声将海拉从回忆中惊醒,她抬起头,看向怒吼的青年。穿着铠甲的托尼不自觉地退后两步,竟然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好像下一秒就要发动全部的武器。

    然而他终究没那么做。

    托尼·斯塔克只是重新放松下来,转离开。

    “……史蒂夫?”

    海拉小心翼翼地走向前,看向铁栏之后的史蒂夫。青年只是摇了摇头:“没事。”

    他的声音因为刚才的嘶吼还有点沙哑,但那双眼睛中已然恢复了平静,就像是暴风过后的海洋,再也没有了声息。

    海拉伸出手,神色复杂地轻轻碰了碰男人的脸:“谢谢你让我陪着你。”

    听到她的话,明明陷囹圄,可史蒂夫依旧笑起来。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干净,好像战败与人命都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青年将海拉的手轻有力地拽到自己的口上:“你总是以这样卑微的姿态面对我。”

    “我让你困扰了?”海拉一歪头,有些迷茫地开口。

    “是有点。”史蒂夫笑着点点头,“我认为恋人之间应该是平等的。”

    恋人。

    听到这个词后,海拉脸上的笑容不仅冲淡了整个氛围内的压抑与沉重,她的喜悦简直要溢出来了。她踮起脚尖,拉近自己与史蒂夫的距离,隔着铁栏在男人的面颊落下一吻。

    “这句话我听。”

    堂堂女神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满脸俏皮的神色,开口说道。

    “那这是给我的——”

    “——可以开车了,我们的时间不够——”

    突兀的女声传来,海拉回过头,莎伦·卡特站在车门前面色尴尬地看着贴得十分近的两个人,真不知道该进来还是出去:“呃,打扰你们了?”

    “……”海拉撩着头发主动与史蒂夫拉开距离,摇了摇头,“请不要因我而耽误你们的事。”

    卡特特工的表变得非常复杂,这是她自海拉成年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见她。卡特特工迅速打量了一番海拉,随即收回目光:“开车。”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史蒂夫一眼。

    一路上海拉都没再与史蒂夫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坐在牢笼之内的男人,尽职尽责地扮演好自己这个旁观者的角色。

    这是她的男人,她的英雄,她的史蒂夫。

    纵然为阶下囚,他的英姿也没有动摇半分。

    法庭之外站满了人,有人举着反对他的牌子,有人高呼他是无罪的。但他没有抬起眼看任何人。

    海拉走在史蒂夫的侧。她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复仇者,或者说美国队长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媒体眼里。人们知道她的存在,然而这却是她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目光中。

    这是死亡女神,雷神托尔的侄女,邪神洛基的后代,更是史蒂夫·罗杰斯的人。她与中庭格格不入的打扮和超然于世俗之外的气质着实有点瞩目,但海拉不在乎任何人的目光。

    法庭高高的台阶就在眼前,海拉跟着史蒂夫蹬上第一阶台阶。

    “送到这儿吧,蕾。”

    史蒂夫的声音传来,海拉侧过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法庭。顺从地点了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然后队伍继续向前,海拉停住步伐。

    男人的腿坚定缓慢地抬起来,落在第二阶台阶上。示威游行的群众之中有些维护队长的人发出了不满的抱怨声。

    海拉转过,从台阶下走下来,逆着人流与队伍,回到平地。

    史蒂夫踩到第三阶台阶。

    海拉前进两步,躲开拥挤的人群。

    史蒂夫踏至第四阶台阶。

    海拉的路途被记者和闪光灯堵住,她烦躁地一抬手,前面的人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史蒂夫到达第五阶台阶。

    微弱的魔法波动让海拉猛然抬起头,清澈的枪声如同霹雳般将嘈杂的声音和纷扰的人群割裂开来。

    她瞪大眼,猛然回过头,黑色的长发因为急速的动作而飞扬起来。死亡的味道如期而至。

    紧跟而来的又是一声枪响。

    “——不!!!”

    “莎伦·卡特!你干了什么!!!”

    谁也没看清海拉是什么时候催动魔法的,当人群反应过来时,周围的人全部被她的魔法甩开,她的脸上写满惊恐与愤怒,一声尖叫之后,海拉出现在史蒂夫边,仓皇地扶住他倒下的躯。

    他红蓝相间的制服慢慢被血泅湿,海拉把他抱在怀里,她的手上也沾满了不少血液。

    “不不不不,不要这样。”女神拼命试图用魔法愈合那争先恐后涌出血液的伤口,但不管用,这并不普通的子弹。子弹上附着海拉一时半会解不开的魔法。

    “谁来找个大夫!中庭人!你们的紧急医疗设备呢!”

    男人的生命在飞速的流逝。

    掌管亡者国度的女神能够感觉的到。

    海拉的头发垂到史蒂夫的体上,她绝望地一次又一次尝试着愈合魔法,但那都失效了。

    “史蒂夫你睁开眼,没事的他们会负责治好你。”泪水模糊了海拉的双眼,她的手与声线都不住颤抖起来。

    事实告诉她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可她把这样的印象抛在脑后,她拒绝放弃。

    青年睁开了眼。

    “史蒂夫……”

    他金色的头发之下的眼中露出与痛苦的表截然相反的恋和不舍。他伸出了手,,抚着海拉苍白的面颊。那沾满了鲜血的手蹭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斑驳血迹。

    但海拉已经顾不得。

    泪水冲刷着她脸上的血痕,女神咬住颤抖不止的嘴唇:“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不……”

    “什么?”

    “不要责怪任何人,我你。”

    然后死亡女神清晰地感觉的到,她怀中的男人,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

    作者有话要说:http://ww1.sinaimg.cn/large/c72a077etw1e4fipy3qhxj20fw1yvwxn.jpg

    内战的一个大体简介↑,大家可以看看。

    别害怕这篇文到这才走了三分之一我怎么可能让队长就这么死了呢啊哈哈

    .

    以及昨天姜花码V章码到半夜一点多……今天实在是心疲惫了,我申请再、再休息一天……下次更新在周四晚上七点,希望大家谅解QUQ。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