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投降

    计划很成功。

    夜魔侠上有海拉的魔法,别人感觉不到。海拉却能清晰地通过魔法看到假装被捕的马修能看到的任何事物。莱克岛如同史蒂夫所描述的那般冰冷又寂静。

    盲眼英雄双手被缚,踏到岛上,转过将一枚银元扔给穿盔甲的托尼,后者困惑地接住了它。

    为托尼·斯塔克解惑的是马修·默多克丝毫察觉不到战友的冰冷的话语:“这是你应得到的第三十一块银元,犹大。”

    拿着银元的托尼立刻僵硬在原地。

    海拉不忍地闭上了眼,感应到她绪地史蒂夫侧过头,扫了一眼满屋蓄势待发的英雄,小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这几个月来她唯一能打消时间的只有书籍,中庭的宗教故事她读了不少,圣经当然在其中。犹大这个名字,海拉还没忘记。听到史蒂夫的关心,她勉强扯起笑容,将听到那句话时产生的心悸感强行扫去,“夜魔侠已经到了莱克岛,我们可以过去了。”

    说着她环绕四周,所有的英雄都已准备好了。女神将目光落在史蒂夫上,穿着制服、手持盾牌的青年对着她点了点头。

    海拉将父亲的法杖向地面一放,金属敲击木板的声音扩散开来久久不能散去,直到光芒展开,他们所有人都凭空出现在了莱克岛入口处,那已成为回声的敲击声才彻底消失殆尽。

    而之前早就安排好“被捕”的英雄们就像约好了一样从空城中走到入口附近。

    史蒂夫手一挥:“复仇者,集合!*”

    “他在搞什么,我们才是复仇者?!*”

    这次没有克隆托尔的干扰,英雄们是真的混战到了一起。海拉自觉地退到一边,她在这场战争中尽职尽责的做了一个旁观者。金属与金属的撞击声,超能力与超能力的撞击声,让女神下意识地避开了战场的画面。

    他们相互都熟知对方的弱点和能力,他们的默契让这场战争变得格外艰难。

    与上次一样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忽视了海拉的存在,女神迈开步伐,绕开挡住路途的战士们,绕开那怒吼和痛斥,她一步一步地朝那传送门似的门口走过去,然后停在托尼刚刚驻足的地方。

    女神弯下腰,将掉落在地的银元捡起来。

    然后巨大的轰鸣声从门的另一侧响起,她警觉地撇过头,动动念头就从门口瞬移开来。

    托尼的援兵到了。神奇四侠率领着大批英雄,还有神盾局的特工从门中踏入,原本还尚占上风的反对派立刻被那压倒的数量打压下去。海拉看形势立刻浮上半空,从人群中寻觅到史蒂夫的影。

    美国队长亦在同时抬起了头:“蕾——转移阵地!”

    等着就是这句话。

    海拉举起法杖,上一次带着军队传送还是几千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海拉作为仙宫的后援,带领着亡者军团亲临战场,为亚萨神族击退华纳神族立下了不少功劳。

    而现在英雄与特工的数量,可比当时少了不少。

    几乎是强光一闪,莱克岛的所有人便被带到了纽约海岸,而等待着神盾局和托尼·斯塔克等人的则是美国队长来自海洋的友人,亚特兰蒂斯的王者纳摩,以及他率领的拥有蓝色皮肤的军队。

    事至如今,这才成为了一场真正意义的战争。

    人类与超能者,人类与海洋来客。海拉手持着法杖,她能清晰感觉到死亡出现了,而且这个数量正在缓缓地上升。

    这是史蒂夫想要的吗,这是反对派想要的吗。这样的后果难道不是美利坚政府所担心的吗。

    海拉的目光从没离开那活跃在战场上的史蒂夫半分。

    男人如同那从奥林匹斯山上走下的战神阿瑞斯,他的盾牌就是利刃,他的存在本就是利刃。他毫无超能力,也无科技傍。他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倒,但他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

    只要他在,反对派就不会失败。

    然而史蒂夫,你回头看看,回头看看你的初衷,回头看看普通人那恐惧的表。我知道你是怕自己动摇才不肯停下步伐,但是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回过头来,你的行为已经映证了普通人的噩梦了啊,史蒂夫。

    我求求你,你回头看看——

    死亡女神感觉到脸上一阵湿润,她的手爬上自己的脸颊,她这才发现自己流下了泪水。

    海拉哭了,她自己都没察觉。自己为什么哭,为了那死亡的人还是为了那已然无法后退的男人?那碧绿色的森林中渲染上了氤氲水汽,她没有管那泪水,任凭她顺着自己苍白的皮肤滑下、掉落在地,摔得粉碎骨。

    她绝望地发现,自己不仅在为史蒂夫痛苦,她还在为那死亡而难过。

    掌握死亡的神正在哀悼死亡。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事实。

    战争还在持续。

    海风吹起了海拉长长的法袍。

    殷红的血和破碎的武器装甲散落在沙滩上,海浪打来,温顺又狂怒地海洋将它们全部席卷到自己体里。

    死亡的数字仍旧在不起眼的上升。

    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的盾牌高高举起,反着夕阳的光芒。

    “不——苏珊!”

    神奇先生悲痛的喊声回在整个战场,苍蓝的影从战场这段跃至另一端,接住了他浑冒血的妻子。海拉被这一声痛吼唤醒,她将目光挪到神奇先生和隐形女上。

    里德·理查德的声音就像是敲响在战场上的钟声,为这荒谬的战争按下了暂停键。英雄们的影顿住,亚特兰蒂斯的士兵回过头,神盾局的特工放下了枪。

    那一刻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

    史蒂夫回过了头。

    他的瞳孔在看到重伤的苏珊时蓦然缩小,然后史蒂夫抬起头,艰难地环绕四周。

    浪花中搀染着斑驳血迹,与夕阳共同染红了这片沙滩。沙砾与弹片纠缠在一起,无法分离。不远处的那些围观之人,那些警察,那些人的眼中尽是恐惧和绝望。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托尼·斯塔克在看着他,玛丽安·希尔在看着他,纳摩也在看着他。

    而男人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海拉上,死亡女神亦在看着他。海拉满脸泪水,眼神中包含着哀恸和无声地呐喊。他终于回头了,当她的眼神碰到史蒂夫的眼中,那双如同他背后海洋般清澈的眼睛里爆发出不可遏制的痛苦。

    你听到了吗。

    那是信念崩塌的声音。

    美国队长收起了他那沾满血迹的盾牌,他屹立在沙滩上,那些描写他二战时英姿的任何影视作品中的演员,谁也无法描摹出他那坚定的影和永不倒下的气质。

    “我投降,逮捕我吧。”

    他摘下了自己的头罩。

    “队长,你——?!”

    “这已经违背了我的初衷。但我不会让他们逮捕美国队长的。”青年金色的发在外看来是如此的耀眼,神圣的仿佛他才是从天而降的神祗。

    “他们要逮捕的是史蒂夫·罗杰斯,这与逮捕美国队长是两个概念。”

    美国队长将目光从海拉上挪开,他看向托尼·斯塔克,用并不大的声音,直视着他的双眼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银元的这个讽刺来自漫画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