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对峙

    石化工厂的庭院有八百公尺。

    依她的步子,走到庭院中心需要一千二百三十三步,海拉每踏出一步,都要默念一遍托尼不要来。她默念了一千二百三十三步,然而当他们踩到印着斯塔克工厂的金属板时,神盾局的制服出现在了工厂四周。

    托尼金红相间的铠甲映衬着血一般的夕阳如同凛凛战神悬浮在半空中,他将所有的武器全部打开,然而这次指向的并不是敌人。

    他的后站着神奇四侠、惊奇女士与女浩克等昔在复仇者大厦时长出没的朋友。

    他的武器指向的是站在队伍最前方的史蒂夫。

    风将海拉黑色的长发卷到半空中,她没有了权杖,只是静静地站在队伍的最后,看着托尼,也在看着史蒂夫。

    “你果然来了,队长。”

    隔着面甲,托尼的声音如同机器人,他喊的是队长而不是史蒂夫。

    “你的老板给你发工资了吗,托尼?”

    “我只想和你谈谈。”接着是铠甲落地的声音,托尼无视了史蒂夫带着讥讽的回答,走到他的面前。男人的脸露出来,即便隔着这么远,海拉也能看到他很不好。

    他当然不好,与自己的朋友针锋相对,这如何让托尼得以安眠?

    史蒂夫没有回应他,这让海拉咬紧嘴唇。

    他不会听托尼的话。因为在这场战争中没有对错,他们也不会相互让步。

    是的,没有对错。站在英雄们的角度上,史蒂夫是在保护这些义警,他是这些正义之士的代言人。

    然而托尼保护的则是英雄们一直在保护的普通人。他一早就看到了有这么一天,他们怀的能力会反过来伤害群众。

    所以他将托尔的头发藏了起来,作为最后的后盾。

    浩克的作为证明了托尼的选择是对的,英雄应当受到束缚,不然他们与超级罪犯不过一步之遥——没有人会在意英雄们的初衷怎么样,所有人在意的都是那逝去的生命。

    心再好,换来了死亡,那也是错的。

    超级英雄注册法案是目前唯一合理的约束行事。它不完全,相信托尼也明白。但如果这个法案不推行,英雄最终在群众的心里将会与罪犯没有任何差别。

    是的,没有对错。

    可他们注定谁也不会让步。

    “队长,求你。*”托尼知道自己不会再等到史蒂夫的回应后,再次开口,“我知道你很愤怒,也知道这极大地改变了我们一贯的方式,但这已经不是一九四五年了。*”

    “人们在害怕我们,队长。他们认为我们造成了大规模的伤亡和破坏,我们需要给他们的一个承诺。”

    说着托尼主动于战场之上掀开了面甲:“从我成年之后,有一半的岁月是和你相识中度过的。你了解我,除非坚信一件事正确,不然我不会去做。我们不想与你同室戈,我只想与你讲讲我们的改革计划。*”

    然后他伸出手,海拉别过了头。如托尼所说,史蒂夫了解他,他知道托尼一定会伸出手。

    史蒂夫将电子干扰器放在了手心里。

    海拉没有劝动史蒂夫,青年在这点与托尼出乎意料的一致,他坚信正确的事,也绝对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

    她不会阻止史蒂夫,因为她他。但这并不代表海拉想看到他与托尼对峙。就算在她的视线中只能看到史蒂夫的背影,海拉也知道史蒂夫那海般的眼睛中一定酝酿着暴风和骤雨。

    她不想看到昔的好友拿起武器,就如同她那执拗的父亲与雷神一样。

    史蒂夫,美国队长同样伸出右手,与钢铁侠握在一起。

    海拉闭上了眼。

    “——这是为了托尔和布鲁斯,斯塔克!”

    盾牌狠击铠甲的声音回在空旷的工厂中,因为电子干扰器而失去盔甲控制权的托尼被队长一击倒地。紧接着到来的是如密雨般的子弹和混斗在一起的英雄。

    海拉抬起头,夕阳渐渐垂入地下,拉出了如血一般的红晕,夜幕即将到临。

    她就站在原地,没有攻击他人也没有人来攻击她。复仇者们好像不约而同地都无视了死亡女神的存在,她毕竟不属于复仇者,海拉知道如果自己加入这场战争,那这场并无对错的内战就变了味道。

    当史蒂夫将盾牌打在钢铁侠的上时,他是否感到手中的武器前所未有的沉重呢;当鹰眼的箭指向昔战友的心脏时,他那例无虚发的手是否在颤抖呢?

    海拉不知道,她从来不明白信念的力量。如果她明白,或许她就能够理解她那益疯狂、走向不归之路的父亲。

    寒风吹起,明明再也不会感觉到冷的海拉,仍旧感觉到一阵寒意从心中升起。

    “我明白了,这就是你的选择,队长。”

    托尼隔着面甲的机械声再起响起,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重新掌握了铠甲的控制权,从地面上轰然而起,挡住了队长朝着里德·理查德掷去的盾牌:“里德,启动计划。”

    “好。”神奇先生一跃便从战场中心跳开,对着通讯器小声说了什么,“计划将在十秒后开启,迅速撤离。”

    ——什么?

    同样站在战场之外的海拉迅速回过头,她嗅到了淡淡魔法的味道。复仇者和神盾局里没有魔法师,最起码现在没有,那空气中怎么会有魔法的味道?

    “蜘蛛侠!”队长一声大喝,对着蜘蛛侠一甩手。

    “收到,我会阻止他的Cap!”反应灵敏的少年一甩蛛丝便跳到战场中心,准备再借力向前阻止神奇先生。然而这时候他那口中的计划已经启动了。

    “九。”

    “八。”

    庭院周围所有的元素都开始躁动起来,它们看起来马上就要爆发了,这的确是魔法,而且还是……海拉瞪大眼。

    这是属于雷神的震怒。

    “七——”

    “不——彼得!!”

    谁也没看到海拉是如何动手的,她的影一闪便挪到了战场中央,海拉一挥手,所有还在酣战中的英雄全部被她从战场中心推到边缘处。

    托尼回过头,严厉地开口:“我警告你,死亡女神,如果你——”

    一道自然界鲜少会出现的惊雷从天而降,托尼剩下的话被淹没在震耳聋的雷声中。女神站在这道雷的中心,催动魔法,顶住了所有的攻击。

    这是雷神托尔在极怒时才会降临的惩罚。

    “不是才数到七吗,里德?”

    神奇先生从土堆中爬起来,狼狈地按住通讯器,看向灰尘在慢慢散落的战场中央,准确的说,是看着海拉对面那道从天而降的影。

    红色的披风随着风和躁动的魔法元素卷起,飞扬在半空中。那个影手握武器的影满肃杀,那是将中庭人看做好友的托尔绝对不会拥有的残忍到毫无人的杀意。

    那道雷足够让他们任何人化为灰烬。

    “不,托尼。”神奇先生的语气格外的沉重,“克隆托尔失控了。”

    他哪里来的神锤?不,不是神锤,这也是科技的杰作。

    海拉戒备地看着那个碧蓝色的眼中没有半分温度的熟悉的面庞,怒火从心中而起。托尼果然是克隆了托尔,他的计划成真了。她不怪托尼,海拉从最开始发现托尔的头发时就理解他。但是这不代表她能容忍有人顶着与雷神相同的脸。

    “赝品!”女神伸出手指,她压抑着几乎要从腔中爆发出来的愤怒,指向面无表的克隆体,“谁赐予你冒充托尔的权利?!”

    “凡人。”他举起锤子,阵阵雷光从他的四周闪现,克隆托尔对海拉的话做出了回应,“你们都得死。”

    他不认识海拉,他当然不认识海拉。

    听到他的话,她反而扬起讥讽的笑容。女神完全无视了正在蓄力的克隆托尔,将目光挪到遥远的托尼上。

    她的目光异常平静,那绿色的眼睛中没有了难过也没有愤怒。

    “如果我不在呢?”

    海拉轻轻地抛下这一句话。

    ——海拉的尾音与雷声连到了一起,她伸出的手指展开,用自己的魔力将这汹涌的雷锢在了战场中央,以防波及到他人。

    女神闪到了雷神的背后,扬起手,正准备使用魔法时,异变再次发生。

    又是一道熟悉的波动传来,这不明显,但是在克隆托尔的惊雷中神经异常紧绷的海拉敏锐地嗅到了爸爸的味道。

    “你竟然试图空手和托尔对抗?”

    只有声音在海拉耳边响起,爸爸的声音中依旧饱含着尖刻的嘲讽和不屑。

    “他是冒牌的。”

    “就算是冒牌的,那也是冒牌的雷神。”

    随着洛基的话音落下,克隆托尔回过头,海拉感应到洛基的魔法波动越来越明显,她几乎里在克隆体转过来的同时明白了父亲的意图。

    死亡女神扬起的手突然攥成拳头,她猛然向半空中挥过去,属于洛基的法杖出现她的手心中、并狠狠打在克隆体的脸上。

    雷与风将海拉的头发吹得异常凌乱,女神隔着飞扬的发丝,死死锁定住那个冒牌货。

    “是你得死,赝品。”说着她举起父亲的法杖,惊人的魔法得克隆体本能地退后几步,然而这时已经晚了。

    来自洛基与海拉的愤怒降落在冒牌托尔的上。

    “这就是你的选择,海拉。”

    “是的,父亲。”

    “仅仅因为你那个天真到可笑的中庭人。”

    “如你一样。”

    “……法杖你留着吧,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孩子再因徒手挑战她不可企及的角色惨死在那个落后的星球上。”

    洛基的魔法随着雷光消失殆尽,海拉回过头。

    钢铁侠这才刚刚站起来。

    “如果我不在呢,托尼·斯塔克?”

    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随即女神将法杖重重杵在地上,金属碰撞着石头发出清脆的声响。

    然后刚刚还充斥着枪声与怒喝声的庭院里,反对派在海拉的传送下瞬间消失。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