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突变

    对折,再对折,然后把纸翻过来。

    接下来……接下来是什么步骤来着?海拉苦恼地舒了口气,昨天班纳博士教给她怎么折天鹤了,可是她当时的心思还在娜塔莎那漂亮的红头发上,并没有仔细听。

    女孩极其有耐心地摆弄着手中早就遍布折痕的白纸,她已经尝试了一路,连马路上的风景都没有吸引女孩的注意力。可惜无论海拉怎样尝试,折纸就是卡在了最后一步。

    史蒂夫正在和娜塔莎商量着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海拉还特地停下来听了听,不过很快她就丧失了兴趣。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卡特特工便与娜塔莎换了工作。她去负责神奇四侠的联络任务,娜塔莎来为史蒂夫和博士传达信息。这让海拉很是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卡特终于走了,还因为她喜欢娜塔莎。

    “蕾?”

    海拉听到史蒂夫的声音,仰起头看向边的男人,“怎么啦?”

    茫然的语气引来青年很是无奈的表:“你听到我们刚才说什么了吗?”

    “娜塔莎搜集到了证据,他和九头蛇的余党确实早有勾结,而且正是在伽玛线的实用技术上。布鲁斯已经到了现场,我们要尽快赶过去。”海拉着实没怎么听他们说话,女孩想了想之前从左耳朵进、还没来得及从右耳朵出去的内容,装作很是认真的一歪头,“但是不……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没在基地里发现那个标志……”

    说到最后海拉也不确定他们谈论的是不是这个,语气不住心虚起来。

    这样吞吞吐吐的表现换来了娜塔莎的笑声。真不容易,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她笑起来呢,海拉在心底默默想道。

    史蒂夫也跟着笑起来,他知道海拉对谋和犯罪完全不感兴趣——那是真的漠不关心,女孩很乐意帮史蒂夫惩处歹徒,但那是为了史蒂夫。甚至如果不是洛基试图违背她恪守的规则,海拉才不会管她那在邪恶的路途上越走越远的父亲杀了多少人、毁灭了多少建筑。

    青年只得重复了一遍被走神的海拉彻底忽视的嘱咐:“一会到了伽玛线的发源地,你与娜塔莎负责监控现场。我和布鲁斯进去探查况。”

    “不!”这下女孩听清楚了,她猛地从座位上跳下来。好不容易在说服史蒂夫让自己一起来,在外面等着和不到场又有什么区别?

    “这没得商量。”史蒂夫的语气也随着女孩倔强地拒绝严厉起来,“我不能让你冒险。”

    这才不是冒险!她是死亡女神,是霜巨人和亚萨神族的混血,即便现在九成的能力被爸爸封印得相当彻底,中庭人的武器也鲜少有能伤害她的。

    “冒险也是你冒险。”女孩不赞同地皱紧眉头,“我比你了解伽玛线,你到现场有什么用?”

    但是史蒂夫决定的事是没人能改变的。这个看起来无比随和的青年有着自己不可动摇的底线和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倔脾气。

    “我说了。”前倾体,拉近与站在自己面前的海拉的距离,伸出手往女孩额头上一点,“这没得商量。”

    于是海拉只能站在自己和班纳博士都确认的山洞外,气鼓鼓地拽着娜塔莎的衣袖看着史蒂夫走进去。

    女孩磨破嘴皮也没能让史蒂夫让步,难道她还能抱着青年的大腿死不撒手不成?自诩还算懂事的海拉只得听从史蒂夫的安排,目送青年的背影消失在山洞中后,她也不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把目光挪到娜塔莎上:“我们需要搜寻敌人?”

    “是我需要搜寻敌人。”娜塔莎一挑眉,脸稍微往机器的方向别了别。海拉顺着她的示意看过去,那是一台完全超脱出她认知范畴之外的科学器材,“你可以去检测能量波动。”

    那她还是用处的,她摸过魔方,自然也熟悉伽玛线的波动。感应能量是每一个魔法师逃不开的基本功,这对女孩来说非常容易。

    海拉心中对史蒂夫安排的不满这才彻底散开,女孩点了点头,主动松开扯着娜塔莎衣袖的手,走到山洞前。一跺脚,一张泛着蓝色光芒的网便凭空浮现出来,以可怕的速度扩散开来。

    “好啦。”海拉转过头,邀功似的看向已经打开机器的娜塔莎,“我的任务完成啦,你能给我两张纸吗?”

    与火焰同色的卷发垂下来遮住了娜塔莎的面庞,她听到海拉的话连头也没抬,腾出一只手指了指旁边的复印纸:“自己过来拿。”

    海拉跑了过去,从机器上面拿下来几张纸,这次她特地事先回想了一遍步骤,果然记忆依旧卡在最后一步,她死活就是想不起来。

    “我就不信折不出来。”到这个况,海拉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被磨光了,她有些懊恼地小声嘀咕道。

    听到海拉的话,娜塔莎瞥了她手中的白纸一眼,又迅速回过头忙碌起来:“你上一步折反了。”

    “……啊?”女孩眨眨眼,停下不住折腾复印纸的手,茫然地抬起头。她上一步折反了?那这样怎么也折不成形也很正常,只是……海拉想不明白该怎么“正”过来折。

    她迅速凭借记忆把前几步做完,停在了倒数第二步:“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把纸旋转一百八十度。”

    原来是这样!把纸倒过来后海拉立刻就想起来昨晚布鲁斯的步骤,她扬起灿烂的笑容:“我明白了!”

    终于能解决这个折纸了,女孩欣喜地完成了之前一直做错的那一步,在完成就在眼前时在心底舒了口气,别过手指,刚准备完成最后一个步骤——

    女孩的手一顿,折纸便从她手心里掉落,被风吹飞出很远,落在地上。

    海拉顾不得折纸,抬起了头。

    “怎么了?”几乎是立刻察觉到女孩异常地娜塔莎侧过头。

    “史蒂夫。”海拉并没有回答娜塔莎的话,她脸上的欣喜和惊讶凝固在脸上,“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伽玛线发器,你放心,这东西还是布鲁斯发明的,他正在关闭这东西。怎么了?”通讯器那头传来了史蒂夫的声音,他听起来似乎完全没发现异常。

    “停下。”女孩的瞳孔随着恐惧而猛然缩小,她近乎颤抖地声音让一旁的娜塔莎不拧起眉头。

    可现在没时间解释了,海拉二话不说催动魔法闪到山洞门口,速度之快连经百战的特工都没有反应过来。女孩拽着长裙往山洞深处奔去,等到魔力恢复些许后立刻再次发动移动魔法:“——你快让他停下!”

    她近乎竭斯底里的声音还没从通讯器里消失,海拉的形就挪动到班纳博士和史蒂夫的后,然而那扑面而来的滔天能量让女孩绝望地闭上了眼。

    “——它要爆炸了。”

    紧跟着海拉的话的,是震天动地的轰鸣声。

    巨大的冲击波将在场的所有人如同风吹折纸一样甩到墙上,击碎了山洞,几乎将整个山体抹成平地。

    那被女孩遗落在地上的折纸随着风再次飞起,沾染上火焰,化为焦炭。

    痛。很痛。

    海拉的意识消失了几十秒,不过由于霜巨人强悍的体质,她很快便清醒过来。女孩艰难地用双手撑起体,压在她上的碎石块纷纷抖落在地上。爆炸在接触到她的瞬间就击破了她的魔法盾,不过它最终还是尽职尽责地为海拉挡住了大部分石块。

    但伽玛线如果只是能引起爆炸那么简单,它便不会那么危险了。

    手肘传来地灼烧感让女孩脱了力,再次倒在地上。

    她抬起眼。

    史蒂夫。

    再次发力,海拉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她的耳边响起了不应属于在场任何一个人的、宛若野兽般的嘶吼声。

    不过海拉不在意,她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爬起来,走了还没两步,又摔倒在地上。

    体内乱撞地能量几乎要把海拉的内脏挤爆了。尽管伽玛线对女孩来说并不存在辐,可几乎是正面迎接能量冲击的她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不少线蹿进了海拉的体。

    极大的痛苦让女孩掉下眼泪,她咬住手臂,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烟尘之后有个巨大的、绿色影站了起来,它饱含着与海拉相同的痛苦,仰天长啸。然后离开了这片废墟,朝着西南方向奔去。

    史蒂夫,史蒂夫还在这里。

    女孩第四次从满是灰尘和石子的地面上脱离开来,这次她咬紧牙关,跑到那透露出红蓝条纹的土堆下才倒下。目光紧紧锁定着这图案的海拉,完全没发现自己脖颈间的如尼文在渐渐淡去。

    她慌乱地抹开盾牌上的尘土,把青年从石块中拉出来。他紧闭着双眼,当女孩触摸到史蒂夫前那依旧有力的心跳时,海拉好不容易忍回眼眶地泪水,最终还是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太好了。”

    道出这句话时,海拉才发现自己适应了很久才适应的童音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千万年来听得最多、早就习惯了的,成年的声线。

    爸爸的魔法失效了。

    这是乱窜的能量冲击到脑门前,海拉最后一个意识。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