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的地板上堆满了的形状奇怪的金属,还有扳手,螺丝刀之类的东西,海拉走进工作间,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拽着崭新的裙子绕过堵在路中间的机器手臂。

    史蒂夫依靠着工作台,正看着黑发男人忙碌着,听到脚步声,两个人都转过头来。

    “史蒂夫,这衣服好不好看?”

    海拉跳到青年面前,转了个圈,黑色的连衣裙随着女孩的动作扬起漂亮的花朵——为了增加效果,她还用了魔法。

    “很漂亮。”

    “换我我可不会那么说。”那个聚精会神于桌上屏幕的男人在海拉之前开口,女孩看向他,男人抱着双臂,很是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同样也在看着她,“‘你穿这件衣服,美得就像是从画家画得仙境里走出来的神祇’——这样说才对。”

    这换来了史蒂夫的笑声,他忍俊不地摇摇头,没有搭男人的腔。

    “我本来就是神。”可这不代表海拉会沉默,她郑重地开口纠正男人的错误,“用不着像。”

    “啊哈,你的小女友可是个神,真是了不起啊史蒂夫。”男人说着站了起来,走到海拉面前,“能把你的芳名告知于我吗,小小姐?”

    这个人喊他史蒂夫,而不是队长,或者其他的什么。海拉很是敏感地抓住了这个重点,他能喊史蒂夫的名字,这是不是代表这个男人是史蒂夫很亲近的人?

    “你可以叫我蕾。”

    这么想着的海拉,莫名的因为男人喊了史蒂夫的名字,而对他心生亲近的感觉。

    “那么小姐,为史蒂夫的朋友,我是否有幸得知他是如何虏获你的芳心的呢?”

    “托尼。”史蒂夫这才打断了他类似于玩笑一般的话,“适可而止。”

    “你就是托尼·斯塔克?”

    “是我,就是那个金发的大块头——说的不是你,史蒂夫——口中的天才。”

    “你能把贾维斯的契约转给我吗?我愿意付任何代价。”

    海拉完全忽视了托尼有些骄傲的自我介绍,她显然对贾维斯更感兴趣。

    “……”

    很少看到托尼踢上软板的史蒂夫乐得看自己的朋友无言的神,他笑着拍了拍托尼的肩膀:“你不是有话要问她吗?”

    “第一个疑惑已经差不多有答案了。”托尼摊开双手,“不是仙宫人,又是个神,北欧神话里有几个这样的人物?”

    “但是北欧神话里洛基可不是托尔的弟弟。”

    “就算如此,我们猜测的范围也小了很多。”托尼对史蒂夫的反对很是不以为意,他又打量海拉几眼,“洛基没有杀死她,也没有控制她,而是扣留了她。”

    说着托尼拉过椅子重新坐下,很是得意地笑起来:“L、e、h——把名字倒过来,你也够机智的,海拉小姐,拉着史蒂夫不放,你就不怕你爸爸发火吗?”

    “你猜出来我是谁啦?”海拉诧异地眨眨眼,这才把注意力从贾维斯放到了托尼上。

    “你说她是洛基的女儿?”

    史蒂夫敛去笑容,看起来非常震惊。蕾的那番话分明是承认了托尼的猜测是对的,女孩站在原地,还在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新衣服,好像对她的份会引起的风波全然不知。

    就算再不怎么了解北欧神话,他也知道洛基只有那么一个女儿。

    她竟然是死神。谁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足十四岁,纤细又苍白的女孩会是亡者国度的主人?

    “洛基大概没想到蕾会向你发出救援,但他阻止她暴露份,这其中肯定有谋。”

    托尼迅速做出了判断:“那么死神小姐,你知道他这次来地球的目的吗?”

    海拉转头看向史蒂夫,青年浅蓝色的眼睛中全是担忧,这样的目光昨天她在史蒂夫的眼睛里看到过。

    这是他看向班纳博士的背影时的眼神。

    “史蒂夫,你在害怕。”海拉没有立刻回答托尼的问题,她绿色的眼睛对上青年蓝色的眼睛,女孩同样收起了笑容。

    “美国队长害怕?”史蒂夫没有开口,托尼倒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嗤笑出声,“他都敢把飞机开到北极大陆上,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海拉看了一眼托尼,把飞机开导北极大陆上?她下意识地就想问出来为什么,但随即女孩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时候。

    他就是在害怕,不是在为自己害怕,而是在为她。海拉能分辨地出来这其中的区别。史蒂夫在看班纳博士时也是这样。

    “不要担心。”女孩拉起史蒂夫的手,冰凉的触感几乎让史蒂夫都克制不住地打个寒战,“我不会伤害你们。”

    海拉有些难过,但她也理解史蒂夫的担忧。她才与他相识不过几天,男人怎么可能完全地信任自己?况且,史蒂夫只是在担忧,甚至是为海拉本担忧。海拉偶尔去一趟仙宫,承受的目光可要比担忧残酷的多。

    说着,海拉把史蒂夫的手放到自己苍白的脸上,像是撒般蹭了蹭,青年的温度让她眷恋不舍。

    “你看,我没有伤害到你。”海拉抬起眼,“就算他不切断我与王座的联系,我也不可能随意夺取他人的命。”

    “即使是死神,收割生命也是需要代价的。”

    即使是死神,收割生命是需要代价,而掌握生命也是需要规则的——这才是原话的全部。这是奥丁在海拉即位时对自己说的话,海拉知道由于爸爸的咒语,她肯定也不能说出奥丁的名字,所以干脆省略了这部分。

    想到这儿海拉垂下眼,她清澈的眼中中流露出半分悲恸。

    她何尝不想答应爸爸的要求?如果不是那该死的规则,海拉根本不会接收那高尚的魂魄,只因为他受到了诅咒,不然即使是死亡,他也不会徘徊在海姆冥界的门口。

    他应该去英灵的,那儿才是他的归处。

    海拉舍不得他与亡灵一同受难,她将那份灵魂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所以爸爸才会找上门。

    这样的痛苦,放在其他人眼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再不安慰,她哭起来的话,你可就是千古罪人了。”显然这出戏让托尼·斯塔克这唯一的看客很是满意,男人见到海拉低下头,好像生怕麻烦惹得不够大一样凉凉地开口。

    史蒂夫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俯下,:“……是我多想了,对不起,海拉。”

    海拉伸出手环住史蒂夫的脖子,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她知道史蒂夫误会了自己绪的来源,但是现在女孩不想解释。

    她必须阻止爸爸。

    想到这儿海拉叹了口气,迅速地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你能继续叫我蕾吗?”

    “你喜欢我这么叫你?”

    “嗯。我希望你能用别人不用的名字喊我。”海拉想了想,稍稍放宽了条件,看向托尼,“你的朋友也可以。”

    “我想这份殊荣还是给史蒂夫一个人比较好,海拉小姐。”托尼扬了扬眉,表示不肯加入这场过家家的游戏,不过对于洛基这位倒戈了的亲生女儿,他还是很好奇的,“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史蒂夫吗?”

    听到托尼的问题,女孩松开抱着史蒂夫的手:“因为他喜欢我啊。”

    托尼嗤笑几声:“他喜欢任何一个不是他敌人的人。”

    “那有什么关系?”海拉有些困惑,“他又不会因为喜欢别人而不喜欢我。巴尔德喜欢我也喜欢任何人,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

    “……”这可真是个好答案,对于史蒂夫来说当然不会冲突,史蒂夫·罗杰斯简直就是按照英雄这个单词量打造的最佳模板,只要别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上,史蒂夫会任何人。

    哪怕这个人是死亡女神也是一样。

    海拉说完后,又像是表达真心似的对着史蒂夫扬起笑容:“史蒂夫和巴尔德还不一样。”

    因为巴尔德和仙宫里的大部分相同,他们都不敢牵起自己的手。

    就算史蒂夫在第一次牵起自己的手时,他并不知道这双手可以夺走任何生命。但至少他这么做了。

    连奥丁都不敢触及到海拉的手。

    被海拉的回答搞得哑口无言的托尼扶住额头:“好吧,我认输。史蒂夫你可真是捡到一个宝贝。”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托尼?”海拉望向天花板,试图寻找到贾维斯的藏之所,她已经纳闷了一晚上了,要知道没有任何生命能逃得过她的眼睛,“你能把贾维斯的契约转给我吗?”

    “贾维斯不是托尼的仆从。”史蒂夫见她还在念念不忘着托尼的AI,忍俊不地解释道,“他是个AI,和你见到的那些机器一样是人造的产物。”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我可以模拟人类智能并且做出相应的反应,但归根结底,我只是隶属于托尼·斯塔克先生的一款交互式程序。”

    啊……竟然是这样。好歹跟着爸爸住了几天,她还能分清楚程序和机器与魔法的差别,这样的答案让海拉很是失望:“也就是说,贾维斯和你那天骑乘的摩托没有什么区别?”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小姐。”

    竟然只是程序,中庭人的科技究竟可怕到了什么地步?海拉在失望的同时,又不有些震惊。

    不过听起来倒是很有趣的。

    这么想着的海拉,罕见地离开史蒂夫的边,走到托尼面前:“托尼,我可以告诉你他来中庭想干什么,作为交换,你能帮我再造一个贾维斯吗?”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