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环过男人坚实的脖颈,口,艰难地向男人大腿根部挪去。空间太过狭小,本来装下男人一个人就足够勉强了,现在又要加上海拉,她不得不横跨在他的腿上,费力地把双脚收起来。确认两个人都不会被发现后,海拉才抬起眼,看向那张自己的脸几乎马上要贴上去的脸。

    即便他戴着面罩,海拉仍旧能依靠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和高的鼻子分辨出,这是个英俊的青年——哪怕他那把美国国旗上、显得有些可笑的紧服也不没有把这份英俊消磨掉半分,反而是这份属于上个世纪的怀旧气息映衬着男人看起来更加富有魅力。

    他还在昏迷着,等他醒那要什么时候。因为空间问题,海拉唯一可以借力的只有男人的脖颈,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发现他们,她体的其他部位全部都紧绷着,一动也不敢动。要是这么呆到他醒来,海拉觉得自己绝对会肌抽筋的。

    不过现在,对男人的好奇暂时压过了对环境的警戒。

    海拉松开一只手,试探地触了触他的脸,确认他真的没反应后女孩把手指从男人的脸挪到面罩的边缘,屏住呼吸勾住那蓝色的面罩,向上扯去——

    ——就在这时,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上一直紧闭着的眼睁开了,海拉几乎是在那瞬间掉入了那片浅蓝色的海洋里。她被这双突然睁开的眼睛惊了一下,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男人已经抢先一步行动、捂住海拉的嘴巴的同时,扣住了她的动脉。

    真是好手。海拉眨了眨眼,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男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一只大手不仅盖住了自己大半张脸,还捂得结结实实,别说开口,海拉连呼吸都困难。

    男人迅速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才将目光锁定在坐在他腿上的海拉上。或许是觉得海拉并没有敌意,他松开了扣在她脖子上的手,压低声音:“我松开你,你保证你不叫出声,成交?”

    当然不会,自己巴不得他醒呢。海拉可不想在这里呆一整天,于是她拼了命的点头,男人这才松开她。

    “你——”

    “嘘!”

    海拉抢在他再次开口之前在竖起食指示意他噤声,见男人配合地闭了嘴,她将目光撇到一边,听到外面脚步声渐行渐远,便重新看向他,张了张嘴,却又像是在畏惧什么似的闭上。她侧过头贴到青年的耳边,这才开口:“咱们最好还是再小心一点儿,巡查的人查不到什么自然会走开。”

    说着,她轻轻在青年颈窝处嗅了嗅,强烈的男气息混浊着淡淡汗水的味道扑面而来,海拉本能地红了脸,或许是尺寸大的地方容纳两个人,使得这里又又闷,体温的上升让海拉焦躁地挪了挪体,几乎在她挪动的同时,她还感到下的男人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你能不能暂时别动,小小姐?”男人的语气听起来尴尬极了,他也稍稍侧过头,贴着海拉的耳畔小声开口。

    “可是我的腿麻了。”海拉抱怨似的一撇嘴,不过仍旧乖乖停住动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美国队长?”

    她没猜错。队长很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坐在自己腿上,几乎与他面贴面,看起来步入青期不久的女孩的用词,没有哪个美国人不认识美国队长,他很肯定自己没有踏出美国国土,那么这个女孩……

    队长歪了一下腿,让全部重心都压在他左腿的海拉坐到他双腿之间,终于不用费力维持自己重心的她不自觉地在他耳边松了口气,这样舒服多了。

    “你是从哪儿来的,孩子?”

    察觉她总算能够自主地维持坐姿,队长不再纠缠于其他,用尽量平和的声线,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她才不是孩子呢!海拉不赞同地哼哼几声:“我就是这儿的,你是来破坏他的计划的吗,先生?”

    听到海拉口中的“他”,队长只觉得刚刚受到洛基攻击的口一痛,他下意识地想捂住受创的部位,但当他目光下移,看到女孩微微隆起、正因为缺氧而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的部时,队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海拉也不在意,继续贴在队长的耳边小声念叨:“你走得太深入了,又是一个人,不过你也真厉害,迎面受他一击还能甩开他再晕倒,自从上次被你们恶狠狠羞辱一番后他对你们很是戒备的,我没想到你们收到信号后会这么轻率——”

    “信号?那个求救信号是你发的?”听到这里,队长不住打断了女孩的话。

    “嘘,你小声点。”海拉又一次提醒道,“是我发出的警告,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如果不是我找到了你,你绝对出不去的。”

    队长面罩之下的眉头深深皱起,昨天他的私人通讯器上收到了一个求救信号,队长承认自己有些大意了,当他踏进信号中标识的地点,被那个黑发绿衣的神迎面一击时,他本以为自己中了圈,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你是谁?”

    女孩说她就在这儿,显然是受困于此,是洛基的人质?不,扣留人质可不是他的作风。

    海拉听到队长问自己的份,想也不想就张开嘴,可就在声带颤动的一瞬间,女孩白皙的颈部蓦然显现出几个奇特的字母,海拉的声音就这么硬生生地卡在了嗓子里。她诧异地瞪大眼,不甘心的再次尝试发出声音,但她能做的只有徒劳地张合嘴巴而已。

    烦死了。

    女孩困扰地舒了口气,放弃了报出份的想法,颈部的几个字母立刻从她的皮肤上消失,声带也恢复了正常:“我不能说。”

    看来女孩是中了洛基的魔法,并且是阻止她说出什么的魔法。她大概掌握着什么秘密,洛基才将女孩困在这儿。

    发现自己受困于人的海拉非常焦躁,光是发出求救信号就耗费了不少她本来就仅剩无多的力量,如果不是她好歹还是个神,洛基没有剥夺她说话的能力,她相信她那生怕自己坏了他好事的父亲一定会把自己的嘴巴封得严严实实。

    也幸亏他不能。

    海拉想到这儿,紧紧抱住面前这个男人,用可怜兮兮地语气哀求道:“我为你带路,请你把我带出这里,并且一定要阻止他。不然的话,世界就要完蛋啦!”

重要声明:小说《[美队+复联]英雄,求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