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一百五十八章 明志

    夜很静,陈夜凡仰头望着手术室门前那一小块LED灯光映出来的血红色的“手术中”三个大字,一面数着脉搏,一面聆听着自己的呼吸。半分钟后,随着一前一后两个脚步声的远去,心跳呼吸归于平静。陈大夫拍拍脯,心中不免惴惴,若是由他说,姓佘的女人是料想也不会感激他的,说不定还会嫌他多管闲事,可他就是不忍心,谁让他是那朵百合世界里的白莲花呢!幸而他不需要去当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千古罪人。

    “扑通”走廊尽头传来一声闷响,陈少爷心里一惊,同时探头望向黑暗中的两个人影,只见那两人一跪一站,静默无声仿佛是在演一幕木偶剧,陈公子往常最喜欢看得是英国绅士豆豆先生那类的喜剧,眼下这一出中国家庭传统伦理剧显然不是陈大夫所乐见的,遂只是瞧了一眼,他便站起,夜太长,太寂寞,还是要找点事来做才能打发这漫漫长夜,陈公子打着哈气暂时离开。

    彼时,黎诺跪在她妈面前,母女两人僵持着一动不动得。陈医生想说什么,黎妈清楚,自打黎诺说佘颜丽出了事,老太太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了,直到陈夜凡开口之前她都在矛盾着该如何出口,但是由一个外人说出来对黎诺的冲击和伤害太大,当妈的自然心疼闺女于是止了陈大夫的话头,示意由自己来说。

    一件事,陈夜凡知道,她妈也知道,就是她自己不晓得,而且明显这事还与佘颜丽有关,黎诺一路狐疑地跟着她妈到了一个拐角,她既担心着手术室里的人,又惦记她妈要说的事。

    “妈,你有话就直说吧,”直觉不会是好事,可人都成那样了还能坏到什么地步。黎妈学惯中西,一句话倒装句,强调句并用能兜得你找不着家门为止,不过再是能绕,中心主题黎诺还是能抓得到的,要不然也太对不起她年年三好学生的奖状。

    “爸爸的肾是佘颜丽的?”黎诺脑袋一轰,只觉着周的血液都被一股脑儿地抽到了头顶。心里一时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反正是恼,气愤,这么大的事,所有人都知道,就连陈夜凡这个外人都一清二楚只单单瞒着她一个人。她想冲她妈吼,她是她爸的闺女,捐肝捐肾都是应当应分的事,就算拿命去换黎爸的命那也只当是还这些的生养之恩,可是佘颜丽凭什么?她不欠黎家任何一个人的,凭什么要为黎家挨一刀受这份罪,那是一个肾怎么能说捐就捐。

    黎诺恨她妈一直瞒着她,还瞒得滴水不漏,若非这场变故,只怕是她到死也不会知道佘颜丽都为她做了什么。她一方面恨着黎妈,但到底是她妈,她不能对着他妈破口大骂,因为受益者是她爸,她就更说不出口,总不能说她爸不该手术,一时之间无穷无尽的恼恨涌上用头,那种恨意无处宣泄,积压在口,如同一把刺/入心脏的利刃,搅着原本血模糊的伤口,一点点地撵转一刀刀地剐割。

    念及佘颜丽孤零零地躺在病上等待摘除时的景,疼痛到无以复加却不能用眼泪来表达,黎诺的眼泪也许在前半夜都已流尽,眼下她连抽泣的力气都没有,只有心瓣撕扯的痛意好似在提醒自己她还活着。黎诺无法想象她一个人是如何渡过术后那段子,自己那会儿因着父亲病重反倒冲淡了失恋的痛觉。可是佘颜丽呢,心灵的折磨伴随着**的煎熬,这一个一个孤独的夜晚,佘颜丽是如何过来的?思及此,黎诺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

    往事如电影般一幕幕在眼前回放,黎诺似乎明白了那午后自己为什么能那般凑巧“捉贼捉赃”,妖精精于算计,算计的却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佘颜丽要她毫无愧疚地接受一切,她甚至帮她想好了分手的理由免去她的后顾之忧。黎诺一直以为她得不够深,却不知妖精是一旦上就不惜将自己都搭进去的人!

    佘颜丽你怎么可以瞒我瞒得那么苦,我又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这么久。

    黎诺揪着心口缓缓地跪坐到了地上,黎妈见她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就急着想要拉她,可是黎诺却顺势跪到了她面前,“妈妈,我收回我之前的话,我做不了您的好女儿了。我会和佘颜丽在一起,不管你同不同意,这辈子除了她我不会再要第二个人了,你和爸若是同意,等她好了,我们会好好孝顺你们的。若是不同意……”说到此,黎诺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瞥了眼依旧是大门紧闭的手术室,那个女人太可怜太让人心疼了,已经丢了她一次,那种蚀骨入髓的痛一次就够了,她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疼惜她照顾她,思及此黎诺继续道,“若是不同意,我会和她搬出去住,你至少还有爸,可她却只有我了,除了我她现在连健康都没有了,我怎么可以丢下她,妈你要实在生气就当没生我这个女儿……”

    “你……你……”黎妈手指发颤指着黎诺的鼻尖,显见得气得不轻,她万万没想到,女儿为了个外人会不要她这个妈,一时气愤难当便口不择言,“那要是她醒不了你是不是也要跟她一起去死?”

    黎诺一愣,显然是没料到她妈会这么问,思索了片刻才道,“我不会去死,她把肾捐给爸爸是想我们一家人好好的,我会随她的心愿伺候你两终老,然后永永远远地和她在一起。”说完便以头磕地,“砰砰砰”得响了三声,不待黎妈反应,便起回到手术室前,黎诺这永永远远的意思再明白不过,生不能同寝,死则同以此明志。

    张玉翎望着渐行渐远的影,心中尽是道不清的酸楚,她知道无论自己答不答应,经过这一次,黎诺都不会再是从前那个黎诺,她们母女之间已然隔了一层屏障,且这一看不见摸不着的隔层绝不会在短期内消融……

    黎诺是个死心眼,平时看着杨柳扶腰,弱不风的样子,但是一旦她认准的事那便是轻易不会改变,她说要和佘颜丽一起,即使不惜与父母翻脸,也要和她过子,她如今唯一的祈望便是妖精能平平安安地出来,给自己一个弥补的机会,就算妖精残了废了,只要还有口气,黎诺都要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也不知是上帝被黎诺念叨地烦了,还是妖精平里做好事不留名太多,佘颜丽是活生生地被推出了手术室的,虽然因为伤口失血过多,小脸显得白森森得,没有半分往的神采,但是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因着陈大少这个后门,医院给安排了个VIP病房,就在易大小姐那层楼,只是两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距离有点远,陈公子出力将人安排好又上上下下打点了一番,黎妈也在旁帮着搭手,只是三人都不出声,气氛僵持,黎诺此刻真是恨死她妈了,她不能不恨,在她的潜意识里若非她妈,她和佘颜丽不能分开这么久,然而她更恨自己,因为是她的猜疑不信任才是她们分手的真正原因。

    “麻醉大概要四五个小时以后才能醒,我让人帮你在这儿搭个你将就一夜”,陈大少说着话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气再见黎妈也是满脸的憔悴,不比自己好多少,当即又道,“我送阿姨回去吧,阿丽现在没醒,我们都在这儿干站着也没用。”

    “谢谢,那就麻烦你送我妈回去吧”,黎诺说完便不再开口,目光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那张苍白的脸,仿佛只要她转眼,眼前的女人就会消失一般。黎诺对陈夜凡的绪很是复杂,她知道作为病人家属她该谢谢他的,若非是他佘颜丽也许救不回来,可是看着这个男人她又实在忍不住肚里的酸涩,她清楚男人的意味着什么,更要命的是观之此前种种佘颜丽似乎并不拒绝男人这别有用心的好意。最终直到两人退出病房黎诺都不曾再看他们一眼。

    佘颜丽瘦了,黎诺轻轻抚着妖精的胳膊,虽然离最后一次见面不过月余,但是那时她好像看起来还没这么瘦,黎诺紧了紧那细瘦的手腕,“只剩下骨头架子了,你到底是怎么糟蹋自己的?”黎姑娘一边说一边将唇印到妖精纤长的指尖,轻道,“没有关系,只要一年我一定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不,你的材是我的百年大计,我知道你肯定怕自己胖得见不得人,那我刚好把你收藏在家里,让谁也见不到你的美,就我一人孤芳自赏……”黎诺絮絮叨叨,仿若要将这些子以来憋着的话通通都道出来,她想妖精是能听到的,即便听不清,也要让她感受到自己就在她的边。

    期间陈少爷去而复返了一回,见黎诺守在前并未休息,仿佛早有预料般,掏出一杯浓缩咖啡递到黎姑娘手里,“知道她不醒你是不会安心睡得,但是你要明白现在不是最难熬的时候,术后的悉心护理更为重要,她的体质和普通病人不一样,你是她将来的依靠,你不可以比阿丽先倒下。”陈夜凡这番话说得极是忠恳,黎诺听得出他的好意,暂时放下心中的酸意,诚心道了声,“谢谢”。

    时间在煎熬着,黎诺看着病房墙上的挂钟,数着一分一秒,等待着佘颜丽睁开眼的那一刻,可是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眼看过了麻醉时间,妖精依旧闭着眼睛,黎诺开始焦躁起来,不过想到易大小姐的前车之鉴,她又暗自压下心中的焦虑,耐心等待。然而当主治医生,巡视了一回又一回,检查了各项仪器都无奈摇头表示奇怪时,黎诺的耐心几乎崩塌。

    “死妖精你快醒醒,我不怪你骗我了,你也别再装睡吓我了好不好”,此时疲惫不堪的黎诺再也无法克制,握紧了佘颜丽的手按放在自己的口,眼底的泪腺好似已经干涸,抽泣之声却不可压抑的破喉而出,“你看看我好不好,我保证只要你醒来,以后我再也不跟你抢遥控器,买薯片都买你喜欢吃的烤味,赚得钱也都给你买裙子和鞋子,再也不和你斗嘴了,你以后就算说天上的太阳是方的我也不会再反驳你,只求你……只求你快点醒来……”

    “黎诺你真的好吵,能不能……让我安静地睡一会儿”,那声音细若蚊吟,却恍若天籁……

    作者有话要说:六一惊喜啊,各位小朋友节快乐不?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