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身不由己(佘黎)

    夜已深,刚刚洗完澡的子,还散发着灼的气息。佘颜丽将自己狠狠抛在上。就差一点,就那么一点,她就要亲口告诉黎诺事实并非她看到的那个样子,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场戏罢了。可是当她终于有勇气推开车门道出真相时,那人却转快步跑向了楼道。

    佘颜丽想要追出去,可是脚步却像失去了动力,停留在原地,顷刻之间原本积蓄的力量被抽得一丝不剩,一直目送着她,直到那个人的影子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也许这就是命,佘颜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认命,她好累,累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以为自己会是个很好的戏子,演好这场戏,可是她不是。不论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黎诺这个人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在她眼前转悠,佘颜丽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她觉得自己离崩溃已经不远了。

    相思入骨的感觉并非妖精一人所有,黎诺也在受着同样的煎熬。她是逃开了,但是如果不转逃离会不会就此忍不住上前问问那个家伙她到底想要怎么样?然后或许又像那个仲夏一般,再一次坠入美人冢,一晌贪欢,迷失自己,继续和这个人一起做/、生活。但是她们早已不是从前的自己,江若尘说得很清楚,那人现在是佘总,是郝氏集团的总经理,而她今时今的地位是怎么得来的?是出卖一直栽培她的易氏,出卖最信任她的朋友后得来的,黎诺永远不会忘记。

    至今还记得佘颜丽在孤儿院的树林里谈及父亲时的厌恶和憎恨,可是一转眼她怎么能又和郝国搅和到了一起,难道金钱的力量真的可以让她不惜一切?是她变了,还是自己从来不曾认识过这个人?

    每当夜深人静无法入眠之时,黎诺就会问自己到底有多她,也许当初是低估了自己对那个人的,所以她在提出分手时也不会料到如今会是这般痛苦。

    黎诺一步步走上楼梯,心依然停留在后,她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正如此刻她又想起了那次她也是崴了脚,由妖精半拥半抱地扶上楼,那人戏谑的声音犹在耳边。但是她却可以管住她的体,她不能回头,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惩罚着那个女人以及自己。

    独自一人走上五楼,一瘸一拐疼得直冒冷汗,黎诺咬着牙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翻找着包,钥匙还未找到,门却是自里打开了,“诺诺,你这脚是怎么了?”开门的人是黎妈,见黎诺肿着脚背急忙将女儿扶进屋。

    “不小心崴到了,没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爸呢?”

    “等你呢,你爸体不好等不到你,早睡了……”说着话黎妈把女儿搀到沙发上,自己找到遥控器将电视声音关小了些,话音一转问道,“小易那边怎么样了?”

    “医生说手术还算成功,不过人还没醒”,黎诺避重就轻,易烨卿现在的况说重不重只要人能醒来就没问题;说轻也不轻,万一人醒不来,那就是躺在上的一株植物,这辈子就算是完了。黎太和易大小姐感很好,若实相告怕是老太太今晚又睡不踏实。

    “今年也不知怎么了,一个个都……”说到此,黎妈已拿来了裹着冰水的毛巾,敷在黎诺受伤的脚上,一面小心按压一面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闺女。

    “妈,爸爸不已经没事了吗?小易也不会有事的,我们都会好好的”,黎诺安慰着母亲,也安慰自己,同时将疼得“嘶嘶”声压倒喉咙口,害怕黎太担心,急着敷完药,就要回房。

    “诺诺,你陈阿姨介绍的男孩子,我给你推掉了……”黎太看着闺女,见她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当即道,“若是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黎妈如今也没有其他念想,只想一家子平平安安的就好。结婚生子什么的,还是顺其自然吧,黎太这头是熄了火。可是她边的老姐妹知道黎家有这么个优质剩女,哪能轻易放过。当下纷纷心当起了媒婆,一副不将这丫头销出去绝不罢手的架势。这不,见阿姨们如此,她妈又不好推却,黎诺只好硬着头皮参加相亲宴。

    “其实好的,就当是认识些朋友”,骗吃骗喝,还可以找点事做,不用每次一个人面对四面墙就想起那女人,黎诺是这样想的,所以并不排斥,只是最近连这样的方式也变得收效甚微了。每次无论对面坐着的是秃顶大肚的大叔,还是英俊潇洒的公子哥,最后都会变成让人又恨又的妖精。

    黎诺的脚不好使,不方便洗澡,黎妈只能帮她随便擦了下/子,也不知是脚疼得厉害还是其他原因,女儿一直显得魂不守舍的,问她三句有时一句都答不上来。确切的说,自打黎诺回到这个家起就是这郁郁寡欢的模样,原以为过些时这丫头就能缓过来,却不想……

    黎太瞧着强颜欢笑的女儿无奈地暗自叹息,走前按着门把手又回转对着躺在上的孩子道,“诺诺,妈妈收回以前说得话,不结婚就不结婚吧,即便是要结婚也一定要是你喜欢的,不要为了我们委屈了自己……”

    “我知道的”,目送着黎妈的离开自己的房间,黎诺重重地瘫倒在了,自己喜欢的人?除了那个家伙恐怕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人了。

    虽然是第一次恋,但是她坚信,没有人能够像佘颜丽那般契合自己的了。她就像是根蜡烛,这段如同是哪蜡烛中的灯芯,灯芯都被人抽走,任谁都不可能再点燃她了。

    黎太回房,小心翼翼地走到边,没想到黎教授却在这时睁开了眼,“诺诺回来了?”

    “回来了,好像扭伤了脚,老头子早点睡,医生说……”

    “诺诺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我说张老师……”老黎支起,平时两口子关系很好,结婚快三十年,从来也没拌过嘴,嘻笑时总是老伴,老太婆这么的叫,只在有分歧或是有严肃的事要商谈的时候才称对方张老师和黎教授的。“孩子遇到的糟心事已经够多了,咱们就不要再给她添堵了好不好,老伴儿她和谁在一起就让她去吧,只要她高兴就好,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是你原来的女儿,整天过得行尸走,我看得难受,老张你就不心疼?”一场大病叫他明白了许多,教授如何,上天要你死你便得死,黎教授如今是想明白了,人生匆匆数十年,开心也是一辈子,不开心也是一辈子,何必要为难自己为难家人。等到要死的一天就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有多么的不值得。

    心疼!能不心疼吗?她是黎诺的亲妈,又不是后妈,黎诺就是她上掉下来的,孩子难受,她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好过。

    适才给她擦子的时候,黎诺居然还对她说谢谢,这是从未有过的,一句“谢谢”淡淡的却透着疏离,生生拉开了她们母女俩的距离,黎太太清楚自己的女儿了,黎诺对自己客气不过是因为还记恨着那件事。对此,黎母本就伤心,又被黎教授这一番“教训”一时五内翻腾。

    “睡吧!”替老黎掖了掖被角,黎妈躺到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眼前一会儿是黎诺那双哀怨的眸子,一会是那张漂亮的脸,那个孩子她们黎家终究是亏欠她的。黎太心中不安,可是又不能告诉黎诺,更不敢向黎教授倾诉,这般翻来覆去始终不能入眠……

    这一夜无眠,又岂止是黎家的两个女人。佘颜丽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粉底才将眼底的青色遮盖住,打着哈气走出电梯,助理见着她来,有些支支吾吾地指了指她的办公室。

    佘总眉毛一扬,“怎么了?”

    “乔先生在里面……”助理小声道。

    “知道了”,佘颜丽轻蹙眉头,随后冲着助理眨眨眼笑道,“十分钟后自己找个理由进来找我,你知道的。”不待小姑娘反应便带着笑意走入办公室。

    “乔先生好早!”见乔伟端着咖啡杯,满脸的惬意,又道,“我这儿的速溶咖啡味道如何?”

    “还不错,阿丽我们需要这么客气吗?”乔伟放下杯子,别有深意地凝视着对坐的女人。

    “需要当然需要,我对所有的客户都是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偏颇,对乔先生自然也是一样的”妖精说得极其客气,气得乔公子双手发颤,只能将两手抱于前来掩饰,“那你的待客之道就是将客人拒之千里吗?”很显然乔先生指得是昨晚妖精没有赴约的事。

    “那是我的私人时间,况且我真的有事,那么乔总今天来是要同我谈什么公事呢?”佘总收起笑容,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我想同郝氏合作光伏产品出口欧洲,实话跟你说我有渠道,但是技术上还不成熟,本来也可以找其他公司,但是我同郝董合作多年,做生不如做熟……”男人一脸期待地望着她,不想妖精却道,“这事不在我的能力范围,您应该跟郝董谈的。”

    “阿丽……”男人的声音被敲门声打断,“superwoman”掐着秒表,等十分钟过后,准时敲门来解救佘美人,“佘总,秘书室来电郝董找您找的急,让您立刻上去。”

    佘颜丽站起耸耸肩淡笑道,“乔总,抱歉,看来我只能失陪了。”语调中是说不出的惋惜,可脸上却是说不出的愉悦。

    乔先生无奈只好离开,人前脚一走,佘总便直夸助理聪明,小姑娘倒是谦虚道,“秘书室来电是真,只不过没指明‘立刻 ’罢了”。佘总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又过了一会儿才收拾了自己去找郝先生。

    郝董今黑着了脸全无昨的喜庆,一见姑娘进门便将张报纸愤愤地摔在佘总脸上。

    “你去见过易烨卿了?”

    佘颜丽不明就里,拿起报纸看了眼,随后不觉抽了抽嘴角,额头上的汗如瀑布般滴落下来。原来报纸悉数了昨去一院探望过易大小姐的人,尤其重点突出了其中的女。虽然妖精去的晚,但还是不防被那些狗仔抓拍到。

    易大小姐是出了柜的,众所周知的同/恋,去见她的一众美人自然也是重点嫌疑对象。对此这无聊的报道,佘颜丽倒无所谓,一脸满不在乎道,“是的,我是去看过她。”

    “佘总,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现在已经不是易姮的佘总监,而是我郝氏的总经理!”说完皮笑不笑地看着佘颜丽继续道,“佘颜丽你不会跟老子玩人在曹营心在汉吧?”

    “如果郝董怀疑我玩无间道,大可以把我赶出郝氏”,佘颜丽扯着笑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坦然地注视着郝国,脸上看不出半丝破绽,郝先生一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被个丫头盯得发毛,终是觉得无趣,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以后做事要知道轻重,你如今的一举一动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代表着郝氏的态度。”郝先生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一个文件夹丢给她,话头一转道,“跟乔氏接下来的合作案就由你来负责,今年郝氏的产值能不能翻翻就看它的了,你用点心。”

    佘颜丽接过那份文件,并没急着打开,而是拿在手边由着指节慢慢敲打着蓝色的封面,琢磨了会儿,眯着眼盯着郝先生道,“我去不太合适吧?”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眼下我边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这个案子比较大,你用心些多和乔伟沟通沟通,欧洲的市场若是能够打开,将来会是咱们的主战场!”郝国说得半真半假,郝氏后继无人倒是真,可还没到非她佘颜丽不可的地步。郝先生这司马昭之心,别人不知,佘颜丽是清楚的很,恨得咬牙,又不好发作,只好忍了,“我知道了!”妖精的不快写在脸上,气愤地拿起桌上的东西便离开。

    郝国见她要走忙道,“下个礼拜,你爷爷过寿,你也一起来家里吧!”

    “我?”佘颜丽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我去做什么?我可是很怕郝董家的狗,万一被咬到,我这况也不能算工伤!”都知道郝狗如命,除了女人,狗便是他的第二好,家里更是养了两、三只半人高的獒犬,不过很明显佘姑娘说得不是郝董家的狗而是他家的女眷。

    “我让你去就去,愿不愿意都得去”,郝国沉了会儿似是明白佘颜丽话中的意思,柔声道,“我已经同你打过招呼,不会有人再为难你的。”

    妖精不置可否地哼了声,看郝先生这架势大概是要让她认祖归宗。“打一个巴掌给一颗枣儿”佘颜丽面上点头,心却是冷了三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