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第一百四十四章 意外 (后妈)

    在飞往A市的飞机上,江若尘一直显得心绪不宁,那种不安略带焦虑的绪很难向人人述说,为此她甚至怀疑自己坐上的是一驾死亡班机,或许会遇到歹徒劫持,或许中途出现机械故障而坠毁……

    短短一个多小时几乎将各种空难的场景过了一遍,可事实证明此次空中旅途非常愉快。起飞时没有误点,直至抵达终点就连十分常见的气流都未遇到,堪称是航空公司史上少有的完美旅程。

    走入候机厅紧绷了一晚的神经总算得以缓解,江总不自嘲自己是越活越胆战心惊了。然而四下环顾却始终未见到那张令她魂牵梦绕的面孔。那家伙不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况且她说很想很想她的……可能是周末路上堵车,江若尘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为什么不接电话呢?在心里骂了一万遍混蛋,但混蛋也还是没有出现,电话那端的回答始终是暂时无法接通。或许又是那小鬼头的恶作剧罢了,江若尘一边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急躁,一边幻想着易烨卿正躲在人群里让她着急上火,然后突然从某个角落里蹦出来吓她一跳,看她在大庭广众下出丑。

    尽管江总如此安慰自己,但依然控制不了颤抖的双手。她发誓只要易烨卿现在、马上、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无论那厮从前做了多混帐的事,她都不计较,什么“奏呈表”、“跪键盘”通通都算了,只要人出现就好,然而这一次大小姐注定是要叫她失望的。易宅的电话来得很突然,她却好似早有预料,吴妈的语气异常,兴许是太过紧张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不清楚叫人听了愈发焦躁,这时候作为易家当家江若尘反倒是平静下来。除了在听清“车祸、重伤、医院”几个关键讯息时,大脑处于短暂空白之外,随后的数个小时一直保持着冷静克制。

    打车,报地点,口齿清晰,动作迅速。一上车江总便开始联系关系户,易烨卿撞车,人是被交警送去的,因为事出紧急送得是就近的医院,医疗条件并非省内最好的,而病人因为头部受到重击,颅压增高还有出血症状,已是命悬一线,大概人家医生也清楚这位大小姐份特殊以没有家属签字为由没有妄自下刀,所以人还在医院躺着做着最基本的治疗,不至于马上死但是再晚些可就不敢保证了。

    转院,江总果断下了决定,易烨卿的病一刻不得再拖,安排人送易烨卿省一院,随后又拨通院长的电话,自报家门后也不管大晚上人家是否睡下了,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没错是要求。一院近来要从美国引进一台高端设备,虽然政府答应补贴但仍有五百多万的漏洞需要医院自行补足,江总表示易家可以出这笔钱,作为条件,她要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士,最好的麻醉师一起给易烨卿做手术。她害怕,怕不是最好的,即便开了颅,保住了一条命,但成了傻子,那么可的人怎么能成傻子,绝对不能!为此她表示只要能救活,易氏将提供全院三年的研究经费,如果治好易老爷子这根独苗,不留下任何后遗症期限延长至五年,一言既出绝对的童叟无欺!

    这般人的条件任谁还敢怠慢,早一分钟争取的不仅是生命还是红艳艳的人民币啊,院长大人当即拍板答应只要是给易小姐用的,就是氧气罩都会是全院最好的!

    得了保证,挂下电话,江若尘这才稍稍放心了些,路上一直很堵,车子停停走走,司机骂骂咧咧地抱怨,听说之前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对向车道有辆车冲出隔离带和一辆大货车相撞,连锁反应之后几车追尾,虽然事故车已经被清理赶紧,但那清晰可见的碾压残害以及路面上刹车痕迹还是令人触目惊心。

    若尘靠在窗口疲倦的闭上眼睛,一个浑是血的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蹿进她的脑子里,猛的被吓出了冷汗,再睁开眼恍如隔世。望着窗外停滞的车流,江总考虑等大小姐29岁生时是不是该送她一驾直升飞机。

    恰在此时有人敲了敲车窗门,“请问是江若尘,江小姐吗?”瞧来人一制服,江若尘微微点头,那人随即说道,“请让司机跟着我的车走!”

    交警开道,司机先生大概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大叹还是警察叔叔好,一路绿灯放行,原本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压缩了一大半的时间。待江若尘赶到医院时院方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手术方案、手术人员到位。只来得及匆匆地看一眼,那人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就是这一眼,江若尘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那张满是血污的脸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样貌,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儿,就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随时都会飘走。想要抓住她,跟她说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陪在自己边不要离开,可是努力尝试江若尘发现自己的双脚像被人灌了铅,怎么也不能移动脚步。

    易烨卿推进去没多久,吴妈便由易家的大管家带着赶到,随来的人是还穿着睡裙的黎经理。黎诺还是从保安部那里得知大小姐出了车祸,出事时大家只认出了伤员是易家的大小姐,就这还得益于前些子各方媒体对“出柜门”事件的跟踪报道。只不过当时江总人在飞机上,是才先联系了公司这边。

    安保部经理得知此事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才分别通知了老宅和一向与大小姐私交不错的黎经理。黎诺一听说易烨卿又进了医院不比吴妈镇定多少,这不连睡裙都没来得及换就赶过来了,一路上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引来不少人的注目,原本走得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然而一进这气森森的医院,便觉着有一股寒意从脚心里直往天灵盖上冒,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被冻着的。黎姑娘抱着双臂倒不怕自己这幅德行有碍世风,还是一旁见她瑟瑟发抖的易默看不下去好心送上自己的外,一米八的个头,衣服上将将遮住膝盖,这下两条大腿总算是安全了。

    站在手术室前,黎诺看了眼其他三人,江总皱着眉始终一言不发地盯着门上“手术中”三个大字,易默先生也是秉持着一贯“沉默是金”的形象满脸愁容地站在江若尘的后。反倒是吴妈的表现最为抢镜一直小声抽泣着,嘴里还不停地絮叨着,“菩萨、观音、保佑”什么的。此刻的江大总裁头顶明显写着人畜勿近,自是不敢招惹,唯一的男又不太熟,黎姑娘只好去安慰边嘤嘤哭泣的吴妈,“怎么办,怎么办,小姐要是真有个万一我怎么向老爷和夫人交代?”

    “吴妈,她还没死,收起你的眼泪!”江若尘吼出声,是从未有过尖锐,两眼还死死瞪着好像要吃人一般,被她这一瞪果然吴妈哭到一半愣是收了声,只是眼泪一时还是收不住,滴吧滴吧地落下来。见此,黎诺赶紧拉起罩在自己上的袖子替老太太抹眼泪,反正不是她自己的衣服,用着顺手。不过江总如此“凶狠”的一面还真是少见,不仅成功镇住老管家,就连黎经理也一下子被江总的气势所吓住。

    “江总……”黎诺想上前问问江若尘,因为她看上去很不好,镇定自若的样子完全是强装出来的,抱臂啃着拇指若有所思的神有些像易大小姐平时紧张的模样,江若尘的反应可以理解,毕竟在这一群人中她才是最害怕易烨卿出事的。思及此,黎诺刚开口,岂料江总又有惊人之举。

    江总按下手术室电铃的举动着实令人始料未及,但她对之后从门内走出的护士小姐说得话更是震惊四座,“我要进去,陪在她边……”

    “小姐这是不可以的,从来没有人……”

    “那就跟你们院长说,我要进去看着她手术!”江若尘的语气异常的坚定,不容人改变,不仅是对面的护士,就是另外三人听了也不由得变了颜色。这手术室又不比菜市场,是人都可进去,更何况易烨卿这回做得是开颅手术,不说那白花花的脑浆有多难以令人接受,单说那危险系数,万一真下不来手术台,亲眼看着她死的人不得留下一辈子的影。是以从来没有家属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但碍于其敏感的份,小护士也不敢轻易拒绝只好请示领导,至于结果自然是肯定的。

    随后江若尘跟着护士进行消毒换上无菌服才真正进入手术间。手术台上围着三四个白大褂,主刀的有两位,除了头顶以外,易烨卿的整个面部都被遮住。江若尘不能走得太近,远远地看着,其实,看得并不分明,但是能通过监护仪感受到她在呼吸,她的心脏还在跳动。

    “颅内有出血,要尽快找到受损的血管……”

    “医生,病人血压下降,心跳……不行了……”机器骤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江若尘本能地看了眼监测仪,屏幕上趋于平缓的细线刺疼了她的眼睛。

    “我来做心脏按压,护士长准备注10毫克的多巴胺!”室内的气氛瞬时变得紧张异常。江若尘微移了一下脚步,攥紧的双拳已全然发白,若是此刻揭下口罩便可看见被她自己咬得血模糊的双唇,挣扎良久还是收回了迈出的右腿依然笔直的站着。

    “易烨卿,我在这里,不准你死!”在心底念叨了一晚上的话,此刻再也无法压抑,轻嗤出声,然而发出的声音不似原来那般清晰,低低的如同呜咽,旁人听了并不十分清楚,只是这一句话对于昏迷中的人来说仿佛咒语一般具有魔力,立时便起了效果。

    “心跳恢复,血压回升92,继续手术!”

    “我好像找到那条血管了,位置有点不太好……”话到一半那个蒙面的医生顿了顿,深呼吸了一口,侧旁的人靠了靠,护士会意,赶紧拿着纱布替他察汗。江若尘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好像只要自己一眨眼,那个躺在上的人就会在眼前消失一般。“病人没有放弃,大家继续努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若尘明显感觉到主刀医生在说这话时特意看了自己一眼,当然此刻她已无心在意这些,她的全幅精力都在易烨卿的上。此后大小姐又呼吸骤停了数次,幸而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险险渡过。最后缝针完毕,看着几位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一起鼓掌相贺,江若尘这才敢相信她的小易是渡过了最难的一关。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一向冷静自持的江总真切地感受到了活着的美好,她想笑着对仍在昏迷中的人说,“谢谢你活下来!”可是她却无法勾动唇角,因为长时间地紧咬牙关,她的面部早已僵硬,连说话都万分困难。

    “江小姐,你没事吧?”手术结束,医生都已离开,患者也将被推出手术间作进一步的治疗,只有几个医务人员在做着清理工作,但这位江小姐仍像之前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一棵不会走动的松柏。还是之前带江若尘进来的护士姑娘看出了端倪,走到她面前想要询问况,岂料只是轻轻推了推的力气,这位江小姐就如轰然坍塌的“五角大楼”,一瞬间跪倒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呈奏表:也就是举擀面杖跪搓衣板,这个动作很像官员或太监呈奏表的样子,酷刑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