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柜风云 (上)

    “出柜”无异于一声惊雷这个早晨在易公馆炸响。

    易烨卿木然地看着手里的报纸,浑都不自觉地在颤抖,而边的人也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害怕,轻轻地按了按她的肩,而事实上一向处变不惊的江总也已心升畏惧。

    两人对视一眼,大小姐看着眼前的江若尘不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道,“我是被‘出柜 ’的啊!”易烨卿哭丧着脸,当真是比鬼还难看三分。

    只是不知为何看她这幅德,江若尘却觉得颇具喜感,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但随即又觉不合时宜立马收拢了笑意,看着易烨卿道,“你也别愁眉苦脸的,就这一张照片也不能说明什么,即使有什么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收拾收拾准备上班吧!”说完不等大小姐反应便独自上楼去换衣服,独留易烨卿站在原地郁闷。

    江若尘说得不错就凭一张易烨卿举着彩虹旗的照片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那是三年前,还处于叛逆期的大小姐在Betty姑娘的怂恿下一起去参加的一次同恋示威游行,只是那时候她还不是gay,但跟着一群同志高喊“I am gay but gay!”不想如今她真成了蕾丝,却要为曾经的年少轻狂而买单。此刻易大小姐恨不能亲手掐死Betty那厮,可是人在大洋彼岸,也只能在心里虐她千万遍。

    然而事态发展的远远比江若尘想象的要恶劣,当她见着堵在易氏的记者不得不提醒还在途中的易烨卿暂时避一避。但是躲也不是大小姐的style,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总不能为了这事不上班,若是这般还不叫人说是不打自招。

    咱大小姐带着大大的太阳眼镜到了公司,见正门有三五个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特意绕道去平进出较少的偏门,不曾想那儿也埋伏了不少,一见大小姐露面,立即呈包围之势扑了上去。

    幸而易氏的保安素一贯训练有素,见大小姐被团团围住,立时从四面八方赶来“救驾”,场面有些混乱,易烨卿被人追问着向本就恼火,自己的眼镜和一副限量版的袖扣在拉扯中还被人拽没了,险些跟人动起手来。

    大小姐懊恼地扯下歪系在脖子上的丝巾,后的人群依旧在哄闹,易烨卿好不容易脱,一脚才踏进易氏大楼,便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平熟悉的同事此刻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冰冷而又疏离的,就连那扫地的大婶都像躲瘟疫似的躲着她。一之间她仿佛成了天理不容的罪人,这种感觉很不好,简直糟糕透顶了。

    易烨卿进了办公室便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再走至窗前,透过百叶窗低头俯视,楼下的人群虽然已经散了,但还是有记者锲而不舍地蹲在角落里随时准备拿到一手资料。见此,大小姐狠狠地拍了记脑门,哀叹声无力地仰躺在坐椅上,索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三四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易烨卿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惊醒,一个激灵蓦地站起,看清来电显示立即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来自总裁秘书处的,原以为是江若尘想要见自己,却不料对方只告诉她,那些老古董联名召开临时董事会估计是要向江总发难。这个时候向江若尘发难,为了什么?大小姐就是用脚趾头想就能想到。

    思及此处,大小姐一时懊恼万分,推了手边的文件,这一番动静自是不小立时引来了敲门声。大小姐本不想开门,无奈敲门的人耐心极好,不停地的敲,易烨卿只好沉着脸去开门。

    “头儿,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名……”

    “先放下吧!”大小姐堵着门,并未打算放人进去,只是对方坚持,“财务那边催着要呢……”易烨卿无法只得让开进屋去签字。

    “这些报告好像是小张的吧,为什么不是他拿过来?”易烨卿皱着眉看完几份文件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大名,一并交给站在对面的小助理。

    “他们……他们猜想您心不好,所以让我顺道带给您……”

    心不好?哼,易烨卿不挑了挑眉冷哼一声,现在怕是人人都把她当洪水猛兽而避之为恐不及了吧。念及此,易总监不耐地挥挥手,出去以后小助理很是小心外加贴心地将门关上。

    易大小姐重新闭上眼睛想象着此刻会议室中的风起云涌,坐垫上就像是被人放了钉子让她有些安耐不住。

    易烨卿焦躁地拨通了秦夜凝的手机,之前的电话便是她打来的,这秦二姑娘就像是易大小姐肚里的虫子,不等易烨卿开口就道,“好一会儿了,江总把行政总监和财务总监都叫了进去似乎是要跟老家伙们开战啊,小易你行你真行,当初姐姐在小范围内出柜以为是件顶顶牛X的事,没想到大小姐你居然当着全世界出柜了,当真是了不起,令小妹望尘莫及!……”

    易烨卿认真听了前两句,待秦二世满嘴跑火车以后就将听筒拿得远远的来个耳不听为静,她自是不会干挂断电话的蠢事,秦姑娘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她还想要得到一手报就必须耐着子等二姑娘把话说完。易大小姐愈发感到不安,正如二小姐说得那般,虽然陈家有个入赘的“女婿”并不是秘密,但这也只是小圈子里的秘密,因着陈家的权势,没有见报,没有人会去深究。

    将那些捕风捉影的事大肆刊登在报纸上,不仅仅是在给易家大小姐打脸,还是以此打击易氏,若是背后无人纵谁敢得罪本省三大财团的之一的易姮。

    “总监,您的咖啡……”

    “你进来怎么不敲门?”易烨卿蓦地睁开眼睛瞪着去而复返的人,“你以前的老板没教过你这些?”大小姐心中有气,说出的话自然也是冷得可以冰冻死一个大活人。然而对面的人却丝毫不见紧张和害怕似的,慢条斯理地将咖啡摆在易大小姐的跟前道,“我敲过门的,只是头儿没应……还有您是我第一个老板……”

    “这么说来还是我没教好你了?”易烨卿不经意地扯了扯唇角,端起咖啡杯轻啄一口,睨着那人淡淡道,“他们都怕我,你不怕我吗?”

    “有什么可怕的呢?”

    “你没看报纸吗?”易烨卿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站立的人,她还从未这般仔细地看过自己的助理,这个小姑娘平时看着腼腆又害羞,今却有一点不一样。

    “看了,那又如何?八卦而已,而且即使是真的,你还是我们的头儿,能给我闷升职加薪的老板,至于你下班侯和谁谈恋,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不是吗?”

    是,怎么不是!易大小姐在心里狠狠地点了点头,再看一眼对视而立的小助理,当即觉得此女可教,柔了声调道,“你的实习期过了,我会通知行政那边跟你签正式合约的,恭喜你!”

    易烨卿眯着眼睛一直目送着小姑娘一脸欣喜地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到底还是个稚嫩的女孩,做为一个助理不需要有过人的才智,忠诚才是首要的条件。她易烨卿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去留,却终究还是有许多不由己的事。

    易烨卿清楚此刻自己也不过是一块被人按在案板上的而已,虽然顶着易家大小姐的名号,可她无疑也成了众矢之的,谁都知道只要她平平安安地过完第二十八个生成为易氏的第二大股东,而易大小姐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爆出是同/恋,如果仅仅如此她倒不害怕,怕只怕会连累了边的人和公司。

    江若尘……只要一想到她,易烨卿便忍不住叹息,心如乱麻,大小姐无法再安然地坐在那儿,与其心神不宁地等待不若去见见那些整倚老卖老的老匹夫,他倒是要看看当年与她父亲称兄道弟的家伙们如今对着自己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不过待大小姐赶到的时候,偌大个会议室已空无一人,江若尘是怎般为她冲锋陷阵的自是没有瞧见。

    易烨卿心下焦急,转便想去找江若尘,不想却与一人撞得个满怀。见那人是黎诺,易烨卿便拉着她重新又走进可会议室顺手锁了门。黎姑娘自然是知道她为何要这般,遂未等大小姐问及便答道,“会刚散,目的是要罢免你这个投资部总监,那个张董就坐在那个位置”,黎诺指了指一个方向继续道,“人家拍着桌子说要不把你撤了不仅易老爷子要声名扫地,易氏也早晚要被你这个败家女给败了!还有李董和魏董都指着江总的鼻子数落她管教不严,教女无方呢!”说到“教女无方”黎诺明显有了笑意,抬眼再瞧咱们的大小姐,只见她蹙紧了双眉,一脸地咬牙切齿。

    “一群老混蛋!”想她爹在世的时候哪一个不夸她聪明伶俐,只把她说得天上有人间无的,而今翻脸却是比翻书还快,心底不又凉了一分,“那我二叔又是什么反应?还有若尘她又是怎么说得?”

    “易翰林倒是一直都没说话,至于你的后妈……”言及后妈之前的表现,即便是黎姑娘都忍不住两眼泛桃花。

    “若尘她如何?”

    黎诺见她实在着急也就没有再卖关子,“江总,她先是找来林总监要了上个季度的财报,把你负责的几个盈利项目都摆在台面上,然后再问我这个行政总监公司有没有一条规定是不准聘用向不明的员工的……你们家后妈引经据典,舌灿莲花愣是把那几个老家伙说得哑口无言”。

    “没受他们的气?”大小姐听此才放下了心,只是思及那些不善的言辞,还是隐隐的有些不安。

    “你当你们家若尘是省油的灯吗?我还有事,你也别在这儿杵着了,真不放心就去看看,避嫌也不是这一时三刻的事!”黎诺一走,大小姐便耐不住去找江若尘。已是正午时分职员陆续出动,秘书处只有一人在值班,易烨卿没有敲门便偷偷地钻进了总裁室。

    可是法力高深的后妈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来,头都没抬便唤出了她的名字。

    “不是让你休息一天吗怎么还过来?”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吧……”大小姐苦笑了一声,“这件事让你为难了吧?”

    “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说不定他们根本不是冲着你来得,而是我牵连了你呢?”江若尘见大小姐的脸色变来变去甚是可,忍不住轻轻捏捏了她的脸,“别怕,有我呢!”

    “我有什么可怕的?”易烨卿轻哼了一声,但见江若尘一副稳胜券的模样,不住好奇,探着脑袋问道,“你又什么把握?”

    “是人总有弱点的!”江若尘眨眨眼,见大小姐满脸的迷惑,随即冲她勾勾食指对着她耳语了一番。

    “什么!不会吧?”江若尘说到一半,易烨卿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李老头娈童?老张爬灰?姓魏的干女儿有一个排?”这都什么跟什么,原先易烨卿觉得自己家那点儿事已经是够乱的了,眼下同李、魏、张三家一比竟是小巫见大巫,相较之易大小姐觉得自己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奇女子。而且这些龌龊肮脏的事,江若尘又是如何得知的?

    “这些事你心里知道就好,以后见着他们也不要有什么异样”,看着大小姐懵懂的样子,江若尘嘱咐道,她自是不会告诉易烨卿这些老易在的时候对她而言就不是什么秘密的事,甚至这些有很多一部分都是董事长在世时就有意纵容的。虽说这一桩桩的事无论是哪一件被捅出去都会动摇易氏的根本,然而只要不被人知道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又是极好的把柄。

    两人说了一会儿,黎丫头领了两个男人进来,神神秘秘地拿出一工具便在江总的办公室忙活儿开了。

    “江总这是在车里找到的……”黎诺摊开手掌,大小姐只瞧见一颗黑如纽扣的东西,灵光一闪,即刻便猜到另外两人是干什么的。

    “哪辆车里找到的?”江若尘捻起那“扣子”,瞧了片刻便不屑一顾地扔进了垃圾箱。

    “尾号668那辆!其他公司的车和你们的私家车并未发现……”江若尘虽然自己会开车,但偶尔出去应酬也会让公司的司机来回接送,而668几乎就是江总的御用车,在里面装窃听器用意显而易见。大小姐不变了颜色,开始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在车上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好在她们在车上一向规矩,最多也就是言语上调戏、调戏,这样一想倒是坦然了不少。查完了办公手意料之中未有发现,听黎诺说还要去老宅子检查还是觉得江若尘太过大惊小怪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总比咱们俩的照片满天飞的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待几人走后,易烨卿愧疚地将江若尘拉进自己的怀里,“对不起,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我不是个嫌麻烦的人!而且事未必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其实只要你不作声,事便会不了了之……”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们的关系被公开了会怎样?”大小姐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一颤,随后两人便不再言语。事又岂会如此简单,背后那个人一定还会有后招的。若是否认,指不定明天又会有什么精彩的照片登在娱乐版的头条,如同那一封一封发送到她邮箱的邮件。

    “若尘,我想做一件事,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影响我们的生活,不知道你会不会支持我?”

    “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我都会支持你的!”江若尘莞尔一笑,“那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出柜!”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