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云突起 (后妈)

    “今晚恐怕是不行,你表妹约了张裕谷吃饭,我也要一起去,所以Sorry,不能陪你吃饭了……”恩这个结果不在大小姐的意料之外,根据小道消息近来咱们一向不喜交际的江总应酬频频,似乎是有大动作。易烨卿自个儿对**问题就特别敏感,所以纵然好奇也没好意思去仔细打听江若尘是在同什么人来往。

    “我的晚饭已经有着落了,你就不必要担心我了,至于约会对象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大小姐故作潇洒地冲江总挥挥手,准备告辞,哪里知道临走被江若尘这毒妇按在桌上扒了领子狠狠啃了一口,“小样让你得瑟,听着你是我的,不许出去沾花惹草,不许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关键不许酒后驾车!”

    “知道了,知道了”,只差来一句奴婢知罪!大小姐弱弱地按着自己饱受摧残的脖子,狼狈地逃出总裁室,心中不断感叹女人三十如狼似虎真是至理名言!

    可怜大小姐前脚刚踏出门,便跟听门的秦某人撞了个满怀,秦姑娘是谁啊,号称八卦小天后并非浪得虚名。一见大小姐呲牙咧嘴地捂着脖子从大老板办公室跑出来便嗅到了JQ的味道。

    随即不顾易大小姐的强烈抵抗,硬是扯开她的衣领一探究竟,血淋淋的红牙印阿,不倒吸了口凉气,“狠,真狠!得用多大的劲才能咬成这样?”趁着秦二姑娘唏嘘不已的空当,大小姐借机溜走了。

    五点一过,楼里的人陆陆续续地下班,大小姐也竖起了领子按照事先约好的上了黎诺的车。也不知是人越来越懒得做饭还是因为“福来day”的缘故,总之只要是有点特色的馆子都拥满了人,排队绝对是在三十号之后,俩姑娘就想简单地吃点,没那个耐心看别人吃吃喝喝,自己却在冷风中挨饿受冻。

    “你说全世界的人是不是都饿了一星期今天才跑出来吃饭啊?”黎诺懊恼地戴上手,这已经是第三家了,前两家不是没车位就是排队等号的人排到了大街上,“算了,大小姐你还是认命跟我回去吃吧……”

    “别,我知道一个地方一定不用排队,走!”大小姐冲黎诺一眨眼,随即便不等黎姑娘的反应,强行将其推入车里,两人一行向城郊驶去,易烨卿说得地方不是别处而是她两上初中时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吃摊,以前是卖烧烤的,如今随大流地又做起了麻辣烫。

    店面不大,已挤满了人,大多数都是刚放学的学生,好在像这样的铺子机动比较强,只要在店铺外头再搭一张台子就是一个桌子,也不用排队。

    两人选了麻辣烫的材料又要了几份烧烤,就着啤酒便吃了起来,两个穿着西服装的美女在这样的街边摊上尤为明显,易烨卿和黎诺在诧异的目光中倒是吃得十分自在。

    两人边吃边聊,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了大小姐此次江县之行,咱黎经理向来善于观察,经她那一双火眼金睛审查就如在X光线下扫描过一般,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易烨卿心里藏着事。在黎姑娘的一再追问下,大小姐还是道出了困惑了自己许久的心事。

    “易烨卿你真是只在福中不知福的猪!”说这话时,黎姑娘狠狠地瞪着面前的易大小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我说你能活得不这么纠结吗?之前你顾忌着人家的份,如今上了你又怕整出个**,我说易烨卿你能活得不这么累吗?”黎诺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若不是忌惮着四周有人她一准动手敲了易烨卿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被注水了!

    “我们的关系刚刚稳定一些,我也不想去胡思乱想,所以我直到现在也没把这事告诉她,我就是怕会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可是我不去想事就真的不存在了吗?万一这些被公众知道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易烨卿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她亲爹两腿一伸倒是清静了,可是她和江若尘还活着呢,万一到时被人证实江是她亲姐姐,又嫁给了老易,江若尘这辈子就毁了!

    “易伯伯不会这么糊涂吧?”被易大小姐这一点拨,黎诺也吓得猛灌了一口啤酒,亲父女结婚这真是一条爆炸的新闻。

    “万一我爸也不知道自己干了这么件糊涂事呢?”

    “这又不是演电视剧,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呢?不会的,不会的”,黎诺连连摆手仿佛是要借此打消自己那个可怕的念头,“你说是什么人给你寄得邮件呢?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故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人就边,可能是我认识的一个人……”

    “谋!这里面一定有一个我们想不到的谋!”黎诺这般想和易烨卿想得一样可是却苦于没有头绪,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些邮件,邮件,黎诺想要亲眼看看那些邮件可是手边却没有可以上网的工具。两人合计了一下,草草填饱了肚子,开车驶回黎家。

    黎家老俩口正在看电视见黎诺带了个女人回来先是一愣,随后看清了是易家丫头才迎上前,易烨卿嘴甜,尤其会哄老人家开心,干妈、干爸好一通叫,把两位老人哄得乐不拢嘴了。

    “我看干妈她没传说中的那么威武啊!”一进入黎姑娘的闺房,锁了门,易烨卿便不顾形象地四仰八叉地瘫在了上,黎诺见此无奈一笑道,“那是因为跟我回家的是你,若是换个女人你看我妈还能有这态度……”

    黎诺打开电脑,睨了眼在自个儿上翻滚的大小姐不由得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江若尘怎么会看上你这货儿?”

    “我们是王八对绿豆,对上眼了!谁也不嫌弃谁!”大小姐支起爬到黎诺跟前,看见黎诺开启的桌面微微挑了挑眉稍。那是一张以大海做背景的照片,一个女人穿着迷地裙披着纱缦迎风奔跑,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易烨卿一眼便认出这是倾国倾城,风靡万千少男的佘妖精。照片是去年过年时两人去马尔代夫蜜月旅游时照得,那时她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而如今……

    “诺诺,你还在想她吧?”

    “谁?”大小姐不怕死地凑到黎诺耳边问道,却未想到黎姑娘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回看向面前的电脑,点击鼠标试图打开网页,可这台老爷机买了好些年,速度迟缓总是卡机,黎诺连着点了两次见没有反应,懊恼地又点了数十次左键。结果桌面跳出了一连串的窗口,大小姐见此景暗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得出这丫头还惦记着妖精就是嘴硬而已。

    易烨卿想借此机会劝劝,她见不得黎诺她们就这么散了,何况她也不信佘颜丽真能为几个钱出卖了她家老江,这就如同她黎诺永远也不会出卖自己是一样的。

    “诺诺,既然舍得就别为难自己了,去找她吧,兴许中间有什么误会是我们不知道的呢?你俩这样我看着难受……”

    “不可能,你别说了”,大小姐说到一半就被黎诺瞪了回去,恰好此时黎妈端了水果进门打破了这一屋子的冰冷。

    “我去上厕所,你自己登邮箱……”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易烨卿和黎妈齐齐深叹了一声,随即又不约而同地对看一眼,大小姐赶紧转移视线到屏幕上,她干妈道行高深,她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家那只“妖精”照出来了。

    “小易,来吃点哈密瓜可甜了……”易烨卿还来不及答应,一大块水果已经递到她的嘴边,大小姐有些受宠若惊,立马张嘴咬了下去,含糊不清地道,“还是干妈疼我!”

    “小易,你是不是有对象了?”果然……

    “咳咳……”吃到一半的哈密瓜卡在了喉咙,上,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是或不是当真是个问题,大小姐这厢心中连连叫苦,没想黎妈那头见她咳嗽不停已有了自己的判断,“你这丫头跟干妈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定下来了就带过来给我和你干爹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黎妈这一说易烨卿更是咳得厉害,可否认的话又说不出口,心想着一早就给您领回来了只是您不知道而已,嘴上却只能敷衍着,“八字还没一撇呢,还没一撇呢……”

    “没有一撇,那也总算有个影了不是吗?”说到此处,黎妈又是一声叹气,脸色也随之变得黯然,大小姐见此有些动容,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好亲昵地搂着老人的肩以示安慰。

    “你是诺诺最要好的朋友,她的事你一定都知道对吗?”黎妈说得笃定,她现在也不怕这事说出去丢人,自从知道了那孩子为了自己老伴把自己个儿好好的肾都捐了,她口就跟堵着个定时炸弹似的。想到了以前那样对待两个孩子,心里满是愧疚,这份愧疚让她夜不能寐,不能寝,这样的折磨和煎熬却苦于无人诉说。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当初对佘颜丽的承诺,她都不能讲此事说出口。然而沉默与道义在天平的两端来回摆动,她也不确定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知道她怨我,一直都怨我,她的人虽然在这个家,心却不在这儿……你劝劝她吧……”

    “妈,你又怎么了?”黎诺一进屋就见她妈在抹眼泪,当即皱了眉头。

    “是有东西掉进眼睛里了,我正刚给干妈吹了,不过好像还在里面……”

    “没事,揉揉就好,你们年轻人多聊聊,要是太晚了小易今天就在这儿睡吧,和诺诺挤挤”,黎妈顺着易烨卿的话揉着眼睛出了门,看着她把门关上了易大小姐才复又开口道,“干妈老了许多,你不该这么对她”。

    “我见不得她总是那么哭哭啼啼的……”黎诺揉着眉心,显得一脸的疲惫,仍是翻看着易烨卿邮箱里的那些邮件。一封一封地仔细翻阅生怕漏了其中的细节似的。

    “他应该是你熟悉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用英文给你写信的原因,因为从心里学上说,一个人用母语更容易透露自己的信息,相较之下第二语言或是第三语言更为安全”,黎诺看了眼易烨卿,见她晗首点头继续分析道,“可是这盖弥彰的做法更说明这个人的别有用心。也许这个故事根本就是那个人用来迷惑你心智的,仅仅只是一个故事;也许这上面的说得是真的,也许是半真半假,那么我们就要搞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这人做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

    听着黎诺头头是道的分析,大小姐不由得叹服这家伙也就晚生了三四十年,要不然绝对是干特工的好材料,观察入微分析到位!不过那人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暂时也看不出其他端倪了。

    琢磨了许久,黎诺想着只能从对方的IP下手试试,“我去找人帮忙看看能不能追踪对方的IP,不过眼下代理服务器太多,希望不大。另外江若尘的世你恐怕还得查下去,知己知彼才能决胜千里。还有你回去不妨想想到底有谁可能给你寄这些邮件,我们逐个排除,总能找到他的!”想不出其他法子,也唯有这样了。同黎诺这一翻商量尽管事并未解决,但她却似有了主心骨,一扫之前的茫然,心中也有了方向。心自是也随着好了很多,回去的路上也哼起了小调子,黎妈让她住下,她当然没有答应,她想家里的后妈大人想得紧,想来江若尘也应该是想她的。可是当她到易公馆的时候,并未见到江总的影,迎接她的只有“小兔崽子”那只大笨狗。

    大小姐沮丧的很,整个人都像是被霜打的茄子,反而是小兔崽子那厮见到姐姐格外的兴奋,整个子都趴到了易烨卿的上,又是又是蹭的,和大笨狗玩了会儿,江总依然没有回来,大小姐的小子便蹭蹭地冒了上来。待她洗完澡还是不见江若尘这死女人,易烨卿彻底被激怒了,这厮就是故意的,故意的!

    易大小姐咬着被子斜着眼睛地瞪着边的兔崽子,“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人家这么想她还不回来,也不接电话,哼!”易烨卿冷哼了声,“你说我们把她锁出门外让她今晚孤枕难眠好不好?”

    易烨卿话音刚落,不想兔崽子便“汪”了声,像是说了声好,而后转过奔下跑到木门前,站起子蹄子在门锁上一搭,随之而来的是一记落锁声,随即撒了欢似的跳上双眼眨巴眨巴地看着大小姐,活像个扮乖巧的小孩。大小姐本是无心地埋怨,如今米已成炊只好苦笑声,摸摸兔崽子的脑袋,道了声“乖”便搂着它熄灯睡了。

    半夜江若尘带着一酒气回家,本来是想同咱大小姐好好温存一番以解相思之苦,没想到了易烨卿的房门口,那丫头居然锁了门,更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好不容易找了钥匙开门进房,的另一边却被条狗给占了,哪还有她的位置。更可气的是小兔崽子只是撩起眼皮瞥了她一眼又睡死过去了,压根就没有要让的点点儿意思。

    鸠占鹊巢!江总恨得咬牙,却也不能同只狗计较,只好给大小姐盖好了被子,转回到自己的房间。

    “气死我了!”待江若尘一走,一直装睡不醒的大小姐愤愤地捶了下,自然惊醒了枕边狗,见小家伙懵懂地看着自己没好气地吼道,“睡觉!”遂气恼地扒着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真是猪死了!”黑夜里传来一声声闷闷的哀嚎……

    翌一早,大小姐顶着两醒目的黑眼圈,打着哈气,一脸憔悴的和小兔崽子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门。

    “没睡好?”江总一如往常穿着运动服早已坐在餐桌的用餐,精神奕奕丝毫看不出宿醉的痕迹。什么空房寂寞、孤枕难眠、易烨卿咬着自己泛白的唇第一次觉得自己干了件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可嘴上却只能道,“睡得很好!”对此,江若尘倒是没有说什么微微一笑,只是这一笑更是刺激了大小姐的神经,正要发作,手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大小姐看了眼屏幕,接通电话,二话没说便问“啥事”显然火气还不小,坐在桌前的江若尘始终没有说话,只一边看着她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碗里的粥。

    “什么,出柜?”

    江若尘举起的手悬在半空,惊异地望着满脸郁的易大小姐,愣愣地看她慌乱地翻着自己手边的报纸,见易烨卿停止了动作也跟着凑上前,但只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蓦的变了颜色。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