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一百三十六章 起疑 (后妈)

    “她们有比我的完美吗?”江若尘等了会见大小姐仍愣愣地站在原地,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体,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又重复了一遍,同时两手负到背后松了系紧的吊带,前的束缚被解开,一对雪白的浑圆呼之出,叫人看了血脉贲张。

    见此美景,易大小姐喉头不微微一动,如同一个刚被启动的机器人缓缓走至江若尘面前,伸出一手轻轻地抚上她的侧脸,掌心摩挲着细腻的肌肤,一寸一寸地往下移,江若尘只觉着自己浑的肌都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而绷紧。

    暧昧的气息环绕着赤/在外的皮肤,呼吸渐重,体瞬间被点燃了一般,干渴难耐,急需雨露的灌溉。恍惚间腰上忽然一紧,江若尘猝不及防被她拉到怀里,两人鼻尖对着鼻尖,跨抵着跨,易烨卿的唇已紧贴到了她的耳根处,耳旁传来暗哑低沉的声音,“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Queen!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你相比,我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属于你的……”

    极尽魅惑挑逗的声调仿佛被人施了咒语一般,江若尘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由着对方执着自己的手腕,指尖顺着那英的鼻梁慢慢向下,划过精致的下巴,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驻留在高耸的山峰之上。

    虽然是隔着一件衬衣,但江若尘仍能感觉到易烨卿蓬勃的心跳,而她说这里是属于自己的,于是江若尘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手心里的柔软。而易大小姐却并没有就此停留的意思,执意擒着她的手继续往下探索。

    最终穿越结实的小腹,探入纯棉的运动裤内,盘根错节的神经就此被打开,江若尘眼前蓦的一亮,睁开眼对上的便是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到这一刻她才忽然明白眼下的一切是这个在感上一向木讷的大小姐早有预谋的设计,而自己此刻虽然深陷陷阱却已经无法自拔,唯有跟随着她的节奏任由她的摆布。

    追逐、缠绕、嬉戏,一场/的饕餮大餐以大小姐的一句“我只为你一个人而潮湿”而拉开序幕,两人迫不及待地要将多积蓄在体内的能量都释放出来,大有至死方休之势……

    无疑这是一场完美的/,事后江总更是戏言可以载入史册,最大的受益者易大小姐自此一改弱气受的气质,江若尘一度怀疑大小姐背后有高人指点,奈何小姑娘怎么也不愿承认。

    得益于这完美的欢愉,最近易烨卿面色红润有光泽,见人就是四十五都角微笑,任谁都看得出这大小姐好事将近,连在易氏扫地的大婶都在猜测估计是易家千金快要出阁了,也有有心人揣摩大小姐二十八岁生,即易爷子临终指定的分割财产的子将近,因此大小姐才会如此光满面的。

    对于坊间的各色传闻易烨卿始终不以为 然,如今对她来说父亲的遗言已不再重要,若是江若尘愿意把她的百分之十永远执行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易家的几位叔侄不知倒是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正处于甜蜜期的大小姐暂时无心理会,只是还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易烨卿。

    大小姐邮箱里这些天隔三差五地就收到封来自GF来的信。第一次收到邮件是“捕”江总那一晚,那时的慌张并非做戏,当时大小姐打开邮箱发现那封满是蝌蚪文的信,看了眼署名是GF还以为是她的哪个外国同学发来的,刚想细看,却不想恰在这时后妈开门进来,依照Betty的计策是要让江若尘进门后发现“一夜”在观摩小电影,从而心生妒意而爆发,进而上演儿童不宜的画面,没料到,江总驾到得突然,大小姐一时慌乱,没有关闭邮箱反而错手将那封邮件给删除了。惊慌失措的表现自然流露反倒加深了演技,叫江若尘深信不疑。

    风流一夜后,大小姐风得意早将这事忘在了脑后,直到三天后同样是一封全英文邮件出现在她的邮箱里才想起要把垃圾箱的邮件还原回去。

    两封邮件出自同一个人,内容上下承接像是一个漫长的故事,起初大小姐以为是谁发错信息,还特意给对方回了邮件,只是发出去的信息犹如泥牛入海毫无音信。

    再后来,随着这样的邮件持续不断的接踵而来,最初看故事的心态也开始渐渐转变。

    故事讲得是一个知青年下乡的事,落于俗,青年上了农村姑娘,可是随着返城的潮小侣自此被迫分开。青年回城以后同一个城里女人结婚生了孩子,而那个农村姑娘后来也和村里的小伙子结了婚,还育有一子一女,然而几年后发了场大水,山崩地裂村子里的人大多死在了这场灾祸中,女人和他的小儿子还有她的丈 夫也没有能幸免,只留下了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儿,机缘巧合下这个女孩之后被那个回城的年轻人收养,并且一直精心栽培抚养长大。

    故事越到后面,大小姐越是不敢再看下去,那种感觉太叫人害怕了,甚至连着好几天她都不敢再打开电脑更别提是查看邮箱,最后好奇心作祟,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是当她看到扎着羊角辫小女孩的照片时,易烨卿依然惊得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相似的经历,似曾相识的面容,易烨卿不能再欺骗这只是一个别人的故事,与己无关。

    夜深人静的时候,易烨卿不止一次绻着江若尘的发丝,问她是从何处来的,她还有哪些家人,也许是少小离家的缘故,她很少从江若尘嘴里听到关于家人、家乡的事,唯一听她说过就是有个弟弟。

    自从看到了那个故事,易烨卿对着江若尘的时候总是有一股莫名的畏惧。杂乱无章的思绪一直折磨着她无法入眠,大小姐长期失眠的后果就是被人误会夜夜笙歌、纵/无度。大小姐在心底直喊冤枉。为此,易烨卿愈发烦恼,却又苦于不能同枕边人倾诉,她自己还不确定事是否有真如故事里所说的那样,还有就是江若尘本人到底知不知道还是个未知数,若是知道她答应跟老爷子结婚又是为何,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吗?

    大小姐一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便开始烦恼,奈何边又没有个可商量的人,如今黎诺的况比她自己的还要烦乱,她自是不好意思去打搅。恰好近段时间易氏有个投资案,是关于开发旅游项目的,选定的地方就在江总家乡临近的一个县。于是易大小姐便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态主动请缨先士卒。

    那地方偏远落后,远不及B城来的发达,整个城市只有一家三星级酒店,下榻之后和几个随行人员视察了些地方,大小姐便趁着四下无人一个人一只背包溜走了。

    直到三更半夜易烨卿才灰头土脸地回到酒店,江若尘留了十七、八条的留言,急得差点报警,易大小姐说了道了上百句歉才把后妈大人哄开心挂了电话。

    易烨卿出门六、七天,几乎每天都会消失两三个小时,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起初江若尘并不在意,只以为是小丫头流连当地的山川名胜,偷跑出去玩了,只是时间长了后妈难免起疑心。

    这大小姐正在同几个当地管经济开发的头头吃饭,江总就带着两个大块头保镖杀到了现场,把一众易氏外派的人员惊得不轻,大伙儿呆愣了一阵,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易经理,一致认为是这姑娘事先安排的,却不想易姑娘耸耸肩表示在前一分钟她也豪不知,可人都来了总不能把咱们的“总”给撵走吧?易烨卿当即起替江若尘拉开座椅,并向几位“领导”介绍。哪里知道刚报出咱们江总的名号,便有个秃顶的小头头端了酒上来敬江总,自称是江总表姑家的弟弟还是八竿子打得着的亲戚,来自江县,他们县里十个有七个半是姓江的,当然这哥们一眼就认出江若尘来那得感谢江总同她表姑年轻时一样有张“倾国倾城”的脸。这话是真是假易烨卿不得而知,反正她看江若尘也是一脸的迷茫,隐隐地还皱起了眉头,大小姐平素罪讨厌的就是乱认亲戚的人,她自是明白这种感受,本想挡下酒寻个机会堵住这厮的嘴就算过去了,岂料这群人一听说江若尘是江县的同乡纷纷起来敬酒。

    有的人以同宗的名义敬酒的,有的说可能小时候还抱过小若尘的,来干一杯,比较靠谱的是感谢江总几年来对江县教育事业的大力支持,易烨卿这才知道江若尘一直私下里给当地的学校捐款,还资助了好几个贫困学生。

    聊着聊着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二十面前的那场灭顶之灾,当即有人提议为幸运活下来的各位干杯。

    “可是,我的妈妈、弟弟却全都死在了这次灾难中!”江若尘面无表地说完,便一口喝了杯子里52度的烈酒,余下众人面面相觑,易烨卿暗自瞥了一眼端坐的江总不倒吸了口凉气只觉着江某人的脸色跟涂了冰霜似的,周遭的空气都下降了十来度,瓦凉瓦凉的。大小姐自然不能任由气氛就此冷下去,当即举杯道,“死者长已矣,生者自生存,还将怜旧意,惜取眼前人!”这一番诗画意才恢复了早前的活跃,只自此以后很少再有人敢冒犯江总的权威,倒是一致调转枪头对准易家这位大小姐。

    易大小姐不会喝酒但却极为豪爽,一般人敬酒她不会拒绝,也不懂得如何偷/耍滑,其后果可想而知的凄惨,所以当几人将烂醉如泥的大小姐抬回房后,照顾人的活儿自动自觉地留给江总这位准后妈。幸而大小姐酒品极好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的闭目沉睡,间或说一两句梦话。

    所以当江若尘将睡得死死的易烨卿拖出浴缸时她几乎脱力,美女的美就在于即使当她睡得跟死猪一样也叫人生气不起来,对着大小姐这样的一头“美人猪”,江总也只能轻咬一口易美人的部以示泄愤。现在想来不顾一切地跑到这个地方只是为了平复心中的不安,仍有一些不可思议。就如此刻虽然浑疲累,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小人精,听着她清浅的呼吸声却怎么也不愿意合眼一样。

    毫无意义的数绵羊催眠法并非江若尘的风格,在尝试了N种睡姿无果后,江总索,替大小姐收拾衣物来,大小姐的贴衣物从来不让外人清洗遂这次来的时候特意给她多带了一些换洗,整理的时候江若尘眼尖的发现一只沾着尘土的旅行背包,听易烨卿说这是她的“行军背包”,她到哪里都带着这只包,曾经还背着它独自一人徒步穿越阿尔卑斯山。来时,背包是干净的,平时也不需要用这样的大包,如今脏了,只能说明易烨卿一个人背着包单独行动过。

    思及此好奇心起,江若尘便打开了背包拉链,里面倒没什么特别的只有两瓶矿泉水和几条巧克力,还有些饼干,不过这些正好也证实了她的猜测,唯一令人欣喜的事背包里还有一只高倍数码相机……

    作者有话要说:洗洗睡吧撑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