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一百二十八章 爱情倒计时 (中)

    重新投入工作,新的环境新的同事,新的职位,一切都是新的,佘颜丽却未觉得有丝毫不适,一个下午贺源生为她引荐了飞黄的五大区域经理,晚上郝国更是亲自在五星级酒店订了三桌酒席,为佘颜丽举办欢迎仪式大宴几位得力干将,不过郝家姐弟却始终没有见到,这样也好见了面除了争吵她想不出还有其他戏码。

    酒过三巡,佘颜丽借着醉酒的名义提前离场,大概是碍于郝国的面子没有人敢为难这个初来乍到公关经理。因着酒的缘故,佘颜丽将车一直保持在30迈左右,待到家时已是深夜,酒精伴着疲乏感一阵一阵地袭来,妖精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走到了家门口,钥匙却像是要跟她作对似的怎么也插不进锁孔里,然而就在她懊恼地想找人把门拆掉时不想门竟是自里面开了。

    门里的人怒目而视,两条细长的柳叶眉拧巴到了一处,只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人便转回到房里,就是那一眼让佘颜丽觉得浑冰凉,如入冰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踌躇片刻才复又迈开脚步,“你来了怎么不早通知我?”佘颜丽走到黎诺跟前,小心翼翼地觑着她的脸,见她直愣愣得注视着随意放在茶几上的文件,适才的醉意顷刻间全然消散。

    “你不是同样也有很多事瞒着我?这个……”黎诺两眼盯着那份合同,思绪尽是一片混沌,过往许许多多的画面在眼眸中闪过,体里似有两个小人在拉扯。

    一个在说,“她你就要相信她,一切都是误会,真相不是你认为得那样的……”而另一个在说,“事实摆在眼前,色令智昏,黎诺你信错人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这个是什么,你怎么跟我解释,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郝氏工作,为什么你会有飞黄百分之三的股份?你告诉我,我听着!”黎诺被那两个声音撕扯几近崩溃了,只能无助地看向佘颜丽希冀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如果我说这是郝国对我妈和我的补偿你信吗?”佘颜丽慢慢蹲下、子,握紧黎诺揪紧发丝的双手,将它们按在前,低头轻吻了一下那细白的指节。

    黎诺稍稍怔了怔却并没有拒绝她的碰触,手心抵在那方柔软上,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妖精的心跳,她的心跳规则、有力,原本烦躁不安的心绪莫名地平静下来,心底那个怀疑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不见,眼前的丛影也逐渐清明起来,“我信,我说过得只要你说得我都会信,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郝氏工作,我以为你并不喜欢你的父亲……”不是不喜欢,是恨,经年累积绵绵不断的恨意,那不是钱或者别的什么可以弥补的。

    “除了你我谁也不喜欢!”红酒的第二波后劲再次袭来,借着醉意,妖精孩子气地鼓鼓嘴,试了几次都没法站起,索股坐在地毯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头枕在黎诺的膝上,竟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跟猫似的,快点起来地上凉”,黎诺拿她没法子,想要将她搀起来,奈何妖精将无赖执行的很彻底,黎姑娘只得无奈地扯扯佘颜丽的耳垂任由她坐在羊毛地毯上,“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过关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郝氏工作,你知道现在外面那些人都怎么说你吗?”

    “都说什么?是说我勾结郝国卖了最要好的姐妹,还是说我被郝国包养利熏心阿?反正这种话我听惯了不在乎!”

    “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听到她们这样说你,你知道我有多难受,我的心有疼吗?黎诺边说边用指尖挑起妖精的下巴,目光交错,对着一双犹然带着醉意氤氲的眸子,黎姑娘心里暗呼了声,“要命!”可惜为时已晚,佘颜丽那厮竟然攀着她的胳膊顺势而上趁她愣神的功夫,一嘴下去狠狠的吻上了黎诺的唇。

    起初黎诺还能凭着一丝理智对似火的妖精稍做抗拒,然而黎姑娘到底不是柳下惠,她没有那个定力去拒绝心人的投怀送抱,也就只能报以更多的

    一个的人如果很长时间没有尝到腥味,咋一闻到香味,心里痒,嘴上馋,此刻黎诺就是这样,她有些激动挑开妖精前的扣子,一只手直奔两座大山而去,许久没有亲近,黎诺一上手,两只小白兔就显得格外的亲切,原本含苞待放的两个花骨朵也随即有了反应立时成了昂首怒放的小花儿,黎姑娘吻得带劲,手上的力道也十分有力,逗得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妖精时而皱眉时而浅浅地低吟时而贴着自己子扭动腰枝。

    两人吻得都很投入,在缠绵中黎诺睁开眼睛,仔细端详着近在咫尺的人,极了她那风万种的妩媚。妖精的漂亮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此刻的魅惑却只有她一人独享。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女子被自己压在、下喘不已,黎诺的心里像是被栽下了一颗火种,随之无边无际的蔓延,最终成为焚的烈焰。

    佘颜丽就是那根让她□焚的导火线,同时也是能扑灭熊熊烈火的近水,黎诺一面从她的口中掠取甘甜的密液,一面将不断揉捏着两只小兔的手顺着凹凸有致的曲线下滑,便要解开妖精的裤腰扣,可能是因为太过急切的缘故,扣子怎么也打不开,越是解不开越是急躁,鼻尖也不由得沁出少许汗珠。

    “诺诺,你真可!”就在黎诺同纽扣天人交战的时候,那只风的小猫放开了追逐她的舌头,眯着细长的眼睛瞧着她可笑的样子,黎诺被盯得发窘愈发不安,一张俏生生的小脸也烫得通红。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让我来教你!”妖精轻轻啃了一口她的鼻尖,随后邪睨着早已是目瞪口呆的人,眼神中带着三分轻曼,七分挑逗,传说之中的媚眼如丝也不过尔尔,黎诺很成功得就被这个妖魅的眼神所俘获。

    所谓“依依袅袅复青青,勾引风无限”,而眼下妖精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一不在撩拨着黎诺那颗激澎湃的、心。然见到妖精按着自己的手略带粗暴地将她的裤腰扯开,黎诺再也无法自持,闯入丛林,驰骋其中。

    今夜的妖精似火,险些将黎诺的指尖融化。黎姑娘本是一心来问罪没想到还是抵不过美色的惑,欢愉过后看着瘫软在自己上的佘颜丽,依旧心跳擂鼓,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永远不能叫人平复。长叹一声,黎诺半抱起妖精,经过这一晚的折腾怀里的女人困的睁不开眼睛,再闻着那股浑浊的酒味,小白领即使再喜欢也不掩了掩鼻子,只得认命地当起来使唤丫头。

    放水、洗澡,幸而佘颜丽还算听话,不吵不闹任由她摆布。不过黎诺自己对着个□的大美人难免会想入非非,手拂过之处必是火星四,尽管黎姑娘顶想来次梅开二度,但见妖精满脸的疲惫,唯有大念静心咒,无奈躺在浴缸里的人实在没有自觉,闭着眼睛还哼哼唧唧个没完没了。

    一开始黎诺想装作听不见,可是当她见到佘颜丽紧闭的双眸里流出的两行泪水,她不能再视而不见了。顾不得洗净手上的泡沫,黎诺反手去抹妖精脸上泪珠,只不知为何她越是抹那泪流得越多,止都止不住,突如其来的眼泪打湿了黎诺的心。

    “对不起,黎诺,对不起,我不想的,我……对不起……”即使是在睡梦中佘颜丽依然呢喃着对不起,黎诺听见了,且听得清清楚楚,她猜想着妖精是在为去郝氏工作而心有内疚,可是细细想来造成眼下这局面的难道就是佘颜丽一人的错吗?若不是自己着她去找工作她也许就不会慌不择路地选择进郝氏。

    丢了最的工作,与最好的朋友翻脸,倒霉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她心里有委屈有痛,可是自打出事以来她们从未坐下来好好沟通过,这样一想她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人。黎诺一翻自我反省下来激起了她对妖精的愧疚,至于进郝氏工作这事也暂时放下了,暂且不论佘颜丽如今的处境,单凭郝国是妖精亲爹这一点,她也没有权力去阻止。想通了便不再纠结,浴缸里的水慢慢变凉,望着那副完美的睡颜,黎诺的心微微发疼,她使出了吃的劲才将沉睡的小野猫搬到大上。等收拾好一切已近凌晨,这一晚黎诺没有离开,躺在妖精边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那么安稳了,清晨醒来的时候虽然体还是很累,但头脑却是异常的清醒,一睁眼就能看见侧躺着是自己心的人那种满足感不是可以用言语表达的。

    妖精被闹钟闹醒时,黎诺已经不在,头贴着一张黄色的便签,上面的字迹漂亮清秀,就像那个人的脸……

    “锅里煮着燕麦粥,记得吃了再上班,不要饿肚子,应酬的时候别喝太多酒。还有等你有时间了我想好好和你谈一谈!”最后一句显然是经过反复斟酌,字迹没有之前那样连贯潇洒,看后佘颜丽微微一笑将便条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入抽屉。只一晚,没想到黎诺就这样相信了自己,佘颜丽有些意外,依着黎诺的子她料想怎么都得三五天才能解气“我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耳边没来由地拂过这句话,心尖不觉又是一疼,黎诺我已走到了悬崖边上,你究竟还能信我多久?

    佘颜丽并没有因为黎诺的信任,而兴奋高兴,相反那种好似临近死期时的不安焦躁令她愈发头疼,无可避免地将这样的绪延续到了工作中。

    新官上任三把火,佘颜丽这第一把火就烧到了自己直属下属的头上。“公关公关,是专门从事组织机构公众信息传播、关系协调与形象事务的调查、咨询、策划和实施的人!你们要不懂可以参考度娘,看看你们一个个穿得像什么样子,坦,一点品位都没有,还不如路边的那些野鸡!要当鸡去隔壁酒店!”三四十号人被训得哑口无言,这就是撒泼打诨样样精通的佘妖精。

    没人敢公开同自己的顶头上司叫板,但不代表不会有人私下议论新来的火爆上司。“别以为自己有多高尚,也不过是个高级、女不知道陪多少人睡过了,才爬上如今这个位置!”说话的是新招的公关,原来是嫩模出,因着一张漂亮的脸袋常常有恃无恐,得罪人了自然有人会替她善后。可惜今次这话恰好被路过的佘颜丽听到,妖精哪里是她可以随便诋毁的,当下沉着脸,嘴角却依然保持着三十度的微笑道,“请你再说一遍!”

    小姑娘道行浅背后猛地冒出个冷冰冰的声音冷不丁的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更是一张俏脸花容失色,只是平里颐指气使惯了哪里肯服软头脑一脱口道,“猪鼻子里插葱——装蒜!你不过也就是个高级、女吗?”女孩的声音不大,可是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进了在场人的耳里。

    笑,佘颜丽笑得越发深邃,人人都在看着这位传说中大老板的女人会如何反应。

    “Lisa周是吗?”佘颜丽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着面前的女人眼里满是不屑和讥讽一字一顿道,“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稍后去财务部结算,我会通知行政来交接!”

    “什么,开除我?你凭什么!二少不会答应的!”愤怒与不甘让女人变得歇斯底里,若不是旁有人拦着估计她会把巴掌摑在佘颜丽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上。

    “周小姐!”佘颜丽故意将“小姐”二字咬的极重而后继续道,“你来公司也两三个月了,工作上没有任何建树,唯一的贡献大概就是取悦郝二少,我不需要这样的下属,你可以去找你的二少了……”

    人人都知道这Lisa周嚣张的资本就是郝曼斯,所以没人敢冒险得罪这女人,谁也没料到新总监一上任便把这个刺头给除了。第一回合,大老板妇VS小老板人,“妇完胜”!

    佘颜丽清楚外头的人如何说自己,妇也好二也罢,她不在乎,倒是她的新助理好心地提醒她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妖精自然是不会怕的。下午行政部果然来了两个人不管姓周的女人乐不乐意,这个人仍是像被扔件垃圾似的扔了出去。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想快要下班的时候许久未在公司出现的郝二少竟然怒气冲冲地杀进了公关部,一场大战即将爆发,深知其中缘由的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这场好戏。

    “二少,二少你不可以进去的……”门外传来喧闹声,与此同时门被人自外面强行打开,入眼的是一张愤恨的脸。

    “佘总监,郝少他……”

    “没事,你先出去吧……”不愿为难旁人,佘颜丽摆摆手示意助理出去,待人把门关上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人,手却不动色地摸向左手第二个抽屉的手机……

    “佘颜丽,哼好本事,你把我姐夫迷得神魂颠倒不说,这会儿又来勾引我爸,你倒真不辜负你这张脸呵!”男人走近佘颜丽的边缓缓蹲下、子与其平视,“你别妄想能从郝家拿走一分一厘,那些都是我和曼云的!”

    “是吗?这个世界只有我佘颜丽不想要的,还没有我得不到的,郝氏……若我想要你们拦得了吗?”佘颜丽对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毫不畏惧,神中还处处透着藐视,也许就是这份轻蔑彻底激怒了男人,他不断地靠近直到两人之间只有鼻息的距离。

    “你想要干什么?”危险的气息近,佘颜丽强忍着尖叫的冲动,双拳紧紧地握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郝曼斯的举动,只要他稍一动作就随时准备将拳头招呼到他的脸上。

    “我想要干什么?你不是要抢走郝氏吗?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本事让你如此自信,不过你也算得上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就是不知你的上功夫如何,能让乔伟看上应该不赖吧?”

    “变态!”佘颜丽忍无可忍朝郝曼斯啐了一口,伸手便揍在那张可恶的脸上,可惜男人快她一步,先擒住她的手腕,随后贴近,将灼的气息喷洒在白皙人的脖颈上……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倒计时到0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