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噩梦之前的欢乐乐章

    四人又聊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黎妈特别喜欢和年轻人聊天,尤其是易大小姐,这丫头她是打小就喜欢的,嘴甜,讨人喜欢,而且不似其他千金小姐那般刁蛮且没有坏心眼,最主要的是黎诺同这孩子交朋友她们放心。

    看着老佛爷拉着“一夜”亲的模样,心里蓦然升起了个念头,若是被她妈知道了她这个比亲闺女还亲的干闺女也跟女人滚到了上,对象还是人家的后妈,不知老太太会做何感想。

    当然这只是黎经理恶趣味的“意/”,为了她那份相对稳定且收入颇丰的工作,她也不得不屈服在这对/妇/妇的/威之下,更何况她妈心脏不好如若知道这一屋子女人除了她自个儿都是同相吸的主,恐怕会当场撅过去。她可不敢去触碰老虎的底线,随只能看着她们你浓我浓愤愤不平!

    我想你了……趁大家没注意,摸出手机给那人发出这四个字,黎诺勾了勾唇角,即使只是告诉心的人,她想她了,这都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

    临别的时候,黎妈特别嘱咐闺女把四位姑娘送出门,黎诺前脚刚踏出门槛,妖精的短信便不期而至:“想我什么?是想我的糖醋里肌?还是海带排骨汤?又或者是尖椒牛柳?……”

    “傻笑什么?”一旁的大小姐倾一瞥,正好瞧见手机屏上端的“白骨精”三个字,不挑了挑眉尖笑道,“有/哦!”

    “光天化,别冲我眉来眼去的,小心江总回家请你跪键盘!”黎诺一手推开大小姐挨到自己肩上的脑袋,一手藏起手机,若是被这个大喇叭瞧清了她们之间的甜言蜜语,一准比新闻联播传播的还快!

    江若尘无奈地轻蹙了下眉梢,躺着也能中枪,江总表示自己很无辜。

    “黎经理……”黎诺听见江若尘清了清嗓子,莫名心中一紧,旋即直背脊,就像课堂上被老师点到名的孩子。

    “黎经理……”江若尘见黎诺没反应只以为她没听见,又喊了一遍。这回小白领不敢怠慢,连忙出声,“嗯!”

    “黎经理把年假休了吧,不用急着回公司上班”,原以为江总要替没出息的大小姐出头,对自己实施打击报复,却不曾想是让她继续休假,假公济私之意不言而喻。叫黎诺不感叹这哪里是当年咤吒风云,雷厉风行,五毒不清的江总?而今的江若尘温柔婉约,善解人意,从内而外散发着贤良淑徳的气息,前后叛若两人,兴许这就是的魔力吧!

    黎诺一边兴叹一边暗自为易大小姐竖起了大拇指,别看咱大小姐平时维维诺诺,温温吞吞的,人家不仅征服了女王,还把江若尘改造得很彻底,通达理的江总可可敬,大小姐功不可没,万受无疆!高!实在是高!

    不过江若尘有人味归有人味,小白领自知为半个皇亲国戚不能给易大小姐撤后腿,给江总脸上抹黑!她那些所谓的年假早在年初的时候就同妖精两人挥霍的所剩无几,遂道,“谢谢江总体谅,我爸这儿暂时稳定,明天我就可以回去消假,还有您上次借我应急的钱,等我回了公司再还您……”小算盘钱不假,但不需要别人的施舍,再说那卡里有十多万,她拿着不还心中有愧。

    “给你的就是你的了,谁让你还了?照你这逻辑,这些年我在你家吃的那些个水晶肘子,油炸蹄膀是不是还得给你餐费啊?”恩黎诺心想这餐费有些昂贵早知道这样黎诺一定请她吃两顿好的,没有鲍鱼鱼翅也得有大鱼大虾。

    大小姐有些生气,连嗓门也不觉跟着大了些,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多,加之这五个美女站在一起,那吸引力自不比说,回头率绝对是百分百。几人一致秉承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原则,不愿落得遭人围观的下场,不约而同地快走几步,走至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才停歇下来,黎诺便道,“不一样的,这钱我一定得还……”

    “有什么不一样?就因为这个钱是我的所以你一定要还,若是小易的你大概就不会执意要还钱了吧?”江若尘说着话,易烨卿一直盯着黎诺见她不吭声,脸上一副了然的神色,“诺诺,这你就不对了,若尘和我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干妈干爸不也就是她的,我们孝敬她们二老是应该的,你哪儿那么多意见?你要不收我跟你绝交你信不信?”

    绝交这个词在这两人口里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她们之间它是一个可以凸显事态严重的形容词,也是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动词。听到绝交两个字必定会有一方会退让,这次退让的自然是小白领。黎诺抬头冲天空翻了个大白眼,“你和江总是什么关系?我们怎么不知道呢!然后黎诺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易烨卿,唇边勾出一道狡狭的弧度,她就是要看看大小姐能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晚跟自己说得话。

    果不其然,一闪而过的尴尬浮在脸上,大小姐左右看看,江总依然站在边,看不出一丝表,而黎诺满脸期待地望着自己,还有两只抱臂看戏“家禽”,易烨卿突然觉得脚下开了个大口子,自己就这么无端端地陷入了进去。

    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易烨卿拧着眉毛后悔莫及,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最后大小姐深深吸了口气,再看一眼侧的美人儿,似要从她那儿得到莫大的鼓励。

    大小姐立时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浑上下都有劲。一把搂过江若尘的肩膀一字一句道,“姐儿几个听好了,这是我媳妇儿,江若尘,以后谁要是私下里再喊她江总就是跟我生分!”

    “好!”如同一幕话剧谢幕谢得精彩,底下观众掌声雷动,鼓掌不是别人正是那只“家畜”——严美人。

    江总和大小姐对这个从天而降的陈家“东快婿”并不算熟稔,见面仅三次,这位美人却叫人记忆深刻,尤其是抢亲那一回,已经被易烨卿内定为本年度最勇敢无为的美人,虽然年末的时候易小姐将此奖项最终颁给了大无私的佘妖精,可是在那之前她真正是佩服这一对小侣的,不是所有人都有像她们这样的勇气向众人出柜,毕竟她们处的社会有太多束缚和锢。

    “哪有严小姐当初抢劫新娘来得精彩和美妙绝纶呢!”经过短暂的窘迫之后,江总以女王的姿态迅速回神,矛头直指家禽二人的光辉历史。

    “让你们见笑了!”二姑娘深知要在江总上占便宜无异于与虎谋皮,为了不让素来以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小严同志在江女王面前受打击,“白富美”的代表秦二世果断地在严嘉凌毫无赘的细腰上拧了一把,小声在美人的耳边提醒道,“这是我老板!”顾名思意,发我工资,给我薪水的主儿,不可得罪!

    “那就当我出来前没吃药好了!”严美人的声不大,但能确保在场的其他三人都能听到地音量,而后耸耸肩,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

    能以自嘲的方式轻松解决旁人尴尬的处境,江总以及做为行政主管的黎经理同时在心底对此人比了个大拇指。大小姐则再次替全国人民感谢这一双王八、绿豆的结合,感慨有多少无辜少男少女将因此免遭荼害。

    五人的谈话就此在轻松愉悦的环境下结束,目送两对佳偶开车离去,黎诺并没有急着回病房。

    恰恰妖精的电话在此时追了过来,许久都没有收到黎诺回复的信息,佘颜丽有些着急,这不是得死过去又活过来的小白脸的风格,电话一通便问道,“诺诺,你没事吧?”

    “没事阿……”

    “没事你怎么不给我回短信阿?”她还傻傻的握着手机足足等了她十多分钟。

    “我正在思考想你什么?”黎诺抿着嘴,兴许是感染了先前的好气氛偷偷地笑道,“我真的有点想你了呢……”那种想念不至于到相思成疾的地步,因为每天都能见到,所以只是淡淡的思念,愈久弥香。黎诺将思念道完,又把大小姐一众游院一景细细跟佘颜丽讲了一遍。最后两人一致决定等她爸的病治好了那些钱无论如何都得还给江若尘两口子,可以收下。

    “要治伯父的病,家里还缺多少钱?”黎诺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事实上每天她都在打着算盘计算,这病拖得越久,投入的时间、钱和经历就越多,所以找到合适的肾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黎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我们还年轻钱都是可以挣得,再不行就把房子卖了!”

    要说没有感动那是假的,人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们虽然没证,没孩子,但相互扶持,共同进退不知道要比那些看似举案齐眉实则同异梦的怨偶强上多少倍。

    黎诺对妖精说我想你了,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想念你白色袜子 ,和你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涩涩迷的味道 ……

    尽管佘颜丽笑骂她抄袭没创意外加色/,但没过二十四小时她便再次来到医院,这次不是停车场也不是小花园,而是在医院主楼西面的二层小楼边上,听说这儿以前是太平间。有那么一瞬黎诺觉得自己是地下党,频繁地变换着接头地点以免遭“□”分子迫害。

    可是今天有所不同,以往到了预定的时间佘颜丽一准在预约的地点等候黎姑娘的大驾,今儿个都过了点儿了人还没出现。是被外星人ET绑架劫持了?还是那妞打击报复?黎诺不敢肯定只好等着。

    终于是看到了自己的接头人,原本半蹲着的小黎同志立刻起伸出双臂打算迎接这位跨越火线姗姗来迟的革命同志。没有“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的接头暗号,但从湿润的眼睛里,看到了彼此的倒影。

    “你的手怎么了?”眼尖的黎经理第一时间发现了佘右手手肘内侧的一个小红点,“静脉注?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有这个嗜好?”白皙的肌肤上一点深红,要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轻轻地抚摸,就像再摸一块希世珍宝。

    “刚才抽了点血……”

    黎诺的手顿了顿,眉尖即可以70迈的速度聚拢起来,形成一个“川”字。

    “这两天皮肤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些斑点又痒又疼,医生说我是过敏了,建议抽一管血看看过敏源……”

    “是这样吗?”黎诺对着那双如墨一般的眸子,似是要从中辩清真伪,片刻过后才将滞于口的那口气呼出来,“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少喝酒多吃蔬菜和水果不会错的,即使有应酬也不要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很容易吃亏的……”

    在黎“”唠叨了数十分钟以后,自己的耳朵终于得以解放,大好的时光没有用在谈,却是听了一箩筐絮絮叨叨,临走的时候妖精掏掏自己的耳朵庆幸没有生茧。然而佘颜丽的好心还没有维持到走出医院大门便急转直下,犹如08年的股市走势图……

    作者有话要说:摩拳擦掌嘿嘿架好炉子准备满清十大酷刑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