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偷的浮生半日情

    黎姑娘一早将自己的处境以及她老爹的况,以短信的形式简明扼要地给她家的妖精一五一十地做了汇报。好的或是不好的,她从来没想过瞒着佘颜丽,因为在她看来,她们早已不再是独立的个体,任何一个决定影响的将是两个人的未来。

    佘颜丽收到短信后第一时间做了回复,却只有短短的三个字“知道了”,黎诺看了口有点儿闷闷的,又安慰自己也许那家伙心里也不痛快着呢!如此想来,黎诺反倒是开始安

    慰了妖精一通,无非是让她不要介意她亲娘说什么云云。

    佘妖精是正午时分赶到医院的,她的到来给了黎姑娘极大的惊喜,黎诺陪着她爹做了一个早上的检查,那些救人的白医天使没给她好脸色,就连她爸自从醒来对着她也是冷眼冷语的,心疲惫不堪的黎诺那时候就坐在病旁睡着了。

    接到佘颜丽的电话着实意外,“我在楼下停车场,我给你带了午饭,你下来拿一下”。

    那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隔着手机,黎诺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言语之中传来的“电波”,起初小白领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看了一眼躺在病上小憩的父亲,黎诺咬了咬牙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一拧。当疼痛感侵袭而来,素来不喜行于色的黎经理差点一蹦三尺高。

    偷溜出病房的时候,黎诺明显感觉深藏在左口内的心脏嘣嘣直跳,那跳动的频率丝毫也不亚于当年和大小姐偷看美少女战士时的。见到朝思暮想的人,黎诺那颗坠坠不安的心反到踏实了。

    “瘦了!”这是两人见面后一致的反应。

    “你瘦了,脸上都没了……”佘颜丽疼惜得抚摸着面前这人的颧骨,那认真的神像是要将她的样子刻入记忆里一样。

    “瘦了好,标准的瓜子脸,那样咱俩一起去逛街,那些个猥琐的大叔就不会光顾着盯你了,我也好为你减少些负担……”黎诺伸出双臂搂了搂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倒是你,这些天没见,怎么腰又细了,你不是说要跟我保持一致,若是以后你的裤子、裙子,我穿不着了那多不划算阿!”

    “你今年的生愿望不是要给我一个完美的公主抱吗?看你小细胳膊小细腿的,我不帮帮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实现这个愿望!”说着话妖精顺手掐了掐黎诺水嫩的如密桃一般的脸,黎诺顺势依在那“登徒浪子”的肩上,“阿丽我想你了”,声音似似媚,还透着浓浓的哀怨味儿,叫佘颜丽怜不已。

    “我也想你,好想,好想……”佘颜丽的眼睛泛起了白雾,要问她有多想念这个人,她会告诉你,做梦的时候梦见她,吃饭的时候想着她,就连如厕的时候这家伙也会魂不散地在她跟前飘来飘去。

    有时实在是想极了,佘颜丽会开上半个多钟头的车等在黎家楼下,即使看不到黎诺,看一眼她亮着灯的屋子她也就知足了。

    当然这些事,她一句都没向黎诺提过,她知道只要自己说一句这个丫头即便是与家人决裂,也不会让自己受半分委屈的。可是她不能,不能因为自私的占有,而将自己的人推向她父母的对立面上。

    也许是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这一见面反倒不知该如何开口了。两人拥着腻味儿了一会儿,妖精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赶紧把黎诺赶上车,拿出一个漂亮的方形食盒递到她面前。

    “心便当?阿丽你怎么突然走温路线了?”黎诺先用勺子喝了一口汤,医院的饭菜实难下咽,她几乎没动一口,这会儿子尝到如此秀色可餐的佘氏靓汤立马食大增,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姿态,当即用上了爪子。

    “那依你之见我该走什么路线呢?”佘颜丽见不得她狼吞虎咽的熊样儿,一巴掌拍开她的爪子,拿起勺子,一勺子米饭,一勺子菜,荤蔬搭配,营养均衡,一勺一勺地喂。

    原本郁的心立刻烟消云散,黎诺咧着嘴笑道,“咱们家丽丽那必须走的是柳月娥的路线,你一吼,我就缩到你怀里,那多霸气啊!”

    “小样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敢说我是河东狮了?”佘颜丽作势要上前扑打黎诺,黎姑娘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稍稍躲了一躲,少许的汤汁便洒洒在了真皮座椅上。没有人关心这一点褐色的汤汁,佘颜丽看着面前的人,一夜未眠,黎诺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眉宇间尽显疲态,有一点点心疼,有一点点自责,有一点点怜……

    当那么多的“一点点”积聚起来就是满满的意。黎诺悄无声息地将手中的食盒放到前坐,也不知是谁挑得头先坐到车后座上,眼下看来这一举动倒颇有先见之明。

    与佘颜丽对视了片刻,黎姑娘就有些受不住了。眼睛在享受,心脏却在受罪,寂寞无声的车厢里,黎诺听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小白领没在含糊,双眼一闭,凑过去,将嘴覆在了那朝思暮想唇上。

    那种熟悉的柔软香糯的触感一入口便叫人万劫不复,温的气息一如从前,依旧是自己贪婪的味道,也许是许久未能亲近,原本的温柔不再,两人缠绵的力度都带着一丝狠意。

    恋的感觉就是痛,尽管此刻很痛,可是只有痛才能感觉到彼此的存在。黎诺是狠了心要让妖精痛一次,下嘴的时候是一点没省力,起先双唇之间的碾磨逐渐演变成带着攻击的啃咬。

    佘颜丽受疼,渐渐的喘息变得粗重起来,但到底没有黎诺那般狠绝,终究放弃了挣扎,任由她在自己上予取予求,恣意妄为。逐渐不再满足这样的触碰,黎诺开始将手伸向佘颜丽的裙摆深处。今,妖精穿着条纹立领衬衣搭配卡琪色一字裙。

    其实佘颜丽很少这般正装打扮。两人没在一起的时候,妖精从来就没穿过公司发的制服,即使是每周经理例会,她都是长在万片树叶下的一朵奇葩,要多妖娆就打扮的多妖娆。为此,作为行政主管的黎诺没少给她递书面警告,奈何那时这家伙就有江若尘这个靠山,每回要深究责任,上面都不会不了了之。等这两女人走到一起,佘美人倒收敛了不少,不过黎诺看着依旧花枝招展的女人,时不时地还会犯酸来一句,“我怎么看你都不像从良的良家妇女!”

    也不知是功力高深,还是已经习惯了招人非议,对此,妖精倒从未生过气,真被惹极了,顶多还一句,“我的工作决定了我衣着的特殊,那些整为此说三道四的人多半是出于嫉妒!”

    这一刻黎诺抚摸着下这人细腻光滑的背脊,看着她白皙似雪的肌肤,不得不承认当初自己百般针对确有几分妒意在里面。

    而今,这个叫人嫉妒,叫人恨的女子居然就成了自己怎么去都嫌不够的女人,除了感叹事事难料之外,黎诺就只剩下庆幸,她是何其有幸能够拥有这样的女子。

    庆幸于这个令无数男人魂牵梦萦的女人就躺在自己下,任她摆布,看着心的人的体因为自己而绽放、欢愉,黎诺心里被填的满满的,这种感觉可能就是满足吧。

    黎诺已经将手滑入了裙底,耳旁是犹如天籁的低吟声,指尖轻轻挑开蕾丝边,触手的是一指的滑腻。

    黎诺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佘颜丽,看着她包裹在白色衬衣下迷人的段,看着她轻蹙的眉头,看着她紧抿着唇隐忍的模样儿,黎姑娘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作了水。

    “想叫就叫出来,想咬就咬,别忍着……”黎诺将唇移到了耳根处,随后那些如细雨一般的吻一路直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厮练就了一炉火纯青的嘴上功夫,当她衔着纽扣,解开第二颗扣子时,佘颜丽觉得自己眼前的世界都颠倒了,满眼的都是一瓣瓣的落花,缤纷绚丽,体内的潮一波接着一波,不断涌动,她却只能强忍着体的快意,生怕那破喉的声音泄露了车内的秘密,所以当最后一波狂潮席卷而来的时候她也只是轻咬住自己的手背来缓解那份令人抓狂的燥

    “你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佘颜丽眯着眼望着黎诺,任由她替自己清理。

    “我不怕辛苦,只怕留不住”,黎诺为妖精轻轻地拉上侧腰的拉链,一步裙的魅力就在于此,繁琐而又不失精致。

    随后黎诺疲惫地仰靠在皮倚上呢喃道,“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仍然在我边,不抛下我,我便有动力继续下去,如果没有了你,我也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所以不要管我妈妈对你说了什么,你只要我就好了,其他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好不好?”说到动处黎诺紧紧地握住佘颜丽的手,十指相扣的温暖叫人迷恋。

    “其实你妈妈并没有为难我什么,她只是太你了!”佘颜丽低垂眼睑,凝视了会儿两人相握的手,又看向了侧的人,都说女儿像爸爸,可是黎诺的眉眼却像极了她的母亲,就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相比曾经听到的那些刻薄的羞辱,黎妈说得只能算是客气的劝解,即便是自己表示绝对不会放开她的女儿,她也不过是回了一句,“你们这样是要后悔的!”想来是长久以来积累的修养才能让这位母亲保持惯有的理智和冷静。也正因为这样,佘颜丽才越发觉得对不起这位母亲,她们只是都着眼前这个女孩儿而已,谁都没有错……

    “我会让他们明白的,你对我的重要和好,你只要跟我保持一致就可以,其他的都交给我,早晚有一天我会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黎诺,请相信我!”

    千帆过尽,尚有一人待她如此,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黎诺与她而言已然是生命中的信仰,她又怎么可能疑她!

    只是对于她的家人若说没有愧疚是假的,面对黎妈苍老的背影,有那么一刻佘颜丽觉得自己无比的残忍,且罪孽深重,是她盗取了本该属于这个家庭的欢乐,然而她能够如黎诺坚信的那般给予她幸福吗?尤其是现下她的父亲还因为俩人的关系而被送进了医院……

    “伯父的病如何?”一想到父亲的病,黎诺也没了之前的好心,低沉着声音道,“早上刚做了检查,结果最晚要到明天才能出来,大概是肾脏方面的问题,其实我爸体不舒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些子就有征兆,要是那时我坚持把他送到医院作检查兴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见黎丫头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佘颜丽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只好从裤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黎诺眼前。

    “这是?……”

    “钱!”对着黎诺疑惑的眼神,佘美人倒是直接,这家伙平时总说女人和钱一个都不能少,要讨黎诺开心的无非也就两种,一是把自己脱光了躺在上,二就是把钱放在黎诺看得见的地方,叫这丫头去捡。

    “我把投在股市里的钱都抽回来了,反正最近行不好也赚不到钱,这里面大概有**万,你先拿着花,下个月等我还有一支基金到期了一并取出来!”佘颜丽一口气说完,再看黎诺,那女人竟然两眼冒着金光。

    “没收,居然背着我私藏小金库”,黎诺毫不客气地将卡塞进自己的钱包里,自两人确立关系到一起买房子,精明的小算盘俨然成了这个家的财政部长,本以为佘的所有收入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却不曾想还有漏网的,除了大呼失策之外只能将钱捂在自己的腰包里。

    对此,佘颜丽并无意见,这钱本来就是给她的,这人的反应也是她早有预料的。

    “早些回去吧,伯父若是醒了找不到你会着急的”,佘颜丽微微一笑,毫不吝啬地给了黎诺一个goodbye kiss,“明天我再来给你送午餐,想吃什么,给我短信”。

    “如果很累,就不要再给我送饭了”,两人作别,没有太多的不舍,因为她们的距离并不遥远,只要一个短信,一个电话,对方就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偷戏,应该有不少BUG都没看过写完就发了,多包涵,希望礼拜天有空可以再来一章。

    今天好难登陆啊忒费劲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