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无眠 (后妈)

    这一夜,注定无眠,易烨卿接了电话之后眉头一直深蹙着,尽管江若尘就坐在她边,却听不清那头的黎诺在说什么,但丛大小姐的神里隐隐觉察很棘手。

    “干爹,就是诺诺她爸晕倒了,况不是太好,我得去看看”,挂了手机,易烨卿立马翻,一边拾起扔在边的一团乱糟糟的衣服,一边以最快的语速把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转达给江若尘。

    “人现在在哪儿?”

    “在第一医院,救护车拉过去的,今晚我恐怕不能陪你了,抱歉……你先睡吧,累了一天可……”虽然她俩不是第一次滚单,但像这般看着赤/的江若尘还是会不由得脸红,当然也无法做到坦然自若地在她面前换衣服,所以当她惊慌失色地拿着手机跑进洗手间,混混沌沌地又将那散发着烟味和酒味的衬衣西裤穿到了上。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忘致电给秦二世她亲哥,第一医院她能想到的大夫就是那个整天吊儿郎当的男人了,幸而陈夜凡今天值班答应帮着去打点打点,走走关系。

    然而当易大小姐换好衣服出门正好也撞上在衣帽间换了裙装的江总。

    “陈院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江若尘冲着一脸惊讶的大小姐做了个声的动作,随后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手机继续道,“我有位伯父刚刚被送到你们医院,现在况不明,能不能麻烦您……”

    原来她们家的女王大人也在走后门,大小姐自动收了声,安静地看着江若尘,此刻她穿着一条纯白的连衣裙,腰间一根缎带将江若尘的姿缠束得愈发曼妙,看得大小姐不咽了口唾沫。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睡不着”,说着挎着易烨卿的胳膊便走,自然而亲密的举动令大小姐微微一振,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忐忑,大小姐开口道,“你怎么想着穿这条裙子呢?”

    “怎么了?我刚才来不及回我自己那屋换衣服,就在你的衣柜里随便挑了一件,不合适吗?”说是随便,其实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易烨卿个儿高,近乎高出江若尘小半个头,虽然两人材差不多,但若穿一般的衣裤那必然要大一个码子,只有这束腰的连衣裙才不会显大,况且这裙子还是易烨卿上高中那会儿买的,如今在江若尘上,当真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叫大小姐瞧了又又恨!其天生丽质,恨其招摇过市,大晚上的穿得跟女神似的不是引人犯罪是什么?

    易烨卿一直斜着眼睛偷瞄着江总那小清新的装扮,江若尘几次侧都与小丫头的目光撞个正着,然后再看着那家伙掩耳盗铃搬地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脚趾头只觉着好笑。

    就这样一个偷看,一个偷乐,各自心照不宣。不过临到车库两人起了争执,大小姐坚持自己开车,而江总裁的意见是喝酒不开车!

    “我不希望你做违法犯纪的事,更不想每天去看守所看你!”

    职场的潜规则首条,老板说得话都是对的,即使是错的你也要把它视为真理来供奉。

    江若尘毕竟是每个月给自己发饷银的衣食父母,仅凭这一点易烨卿也不能违逆了江总,遂只得乖乖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

    可是看着江若尘抬了两次腿都在空中急速收回心里还是不由得一疼。越野车的地盘高,平时个儿矮腿短的想上车都有些困难,虽然江总没这方面的烦恼,但之前那场鱼水之欢早已耗尽了她的体力,加之大小姐头一次经验不足没让美人享受到什么雨露恩泽,反倒叫她受了不少罪。

    “都怪我,不该答应你的!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我没有那么贵”,尽管吃力,但江若尘最后还是借着易烨卿的搀扶跨进了车里,“把安全带系上!”江总斜了眼边的大小姐便轰了一脚油门,快速消失在夜雾之中。

    等易烨卿她们赶到的时候,黎爸已经被推进抢救室十来分钟,老太太显然是被吓坏了,坐在长椅上只一个劲儿地掩面抽泣,丝毫没有察觉两人的到来。而黎诺却远远地蹲在离她母亲一米开外的地方,神木然地看着前方。

    “诺诺……”易烨卿走到黎诺面前,想要出声安慰,可当她瞧清那女人精致的脸上清晰可见的五道红指印的时候,硬生生地将那些空洞毫无意义地话咽会到肚子里。

    “有烟吗?”这是挂了电话之后,易烨卿听到黎诺说的第一句话,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黎诺的声音听起来疲惫而又干涩。

    易烨卿摸遍了全,尽管她满烟酒味,可是她兜里真的连半根烟都没有,最后一批藏货也在前不久被她的后妈大人烧得烧,扔得扔,如今她能抽到的大概也就是儿烟了(详请参考百度儿饭的解释)。

    “我这里有”,陈大公子不知何时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得,递给易烨卿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随后继续道,“你们去安全出口那里吧,我刚进去看了一下,暂时休克,具体原因可能要等到明天做了详细检查才能清楚,大概还要五六分钟就可以去普通病房了,暂时先观察一晚上……”

    陈大夫说得很清楚她们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吸烟,了解事的始末,这些时间足够了。黎诺自己拿着烟先走了,步调仓促就跟逃似的。

    大小姐看了看和黎妈坐在一起的江若尘,两人互望了一眼,江总站起,从自己巴掌大的包里掏出张卡塞的易烨卿的手里,“密码是你的生,你给黎诺吧,用得着的……”

    也许是因为了老易的缘故,江若尘对医院多了一份敏感,她隐约觉得黎爸这次病不乐观,“你干妈这儿有我在,你过去跟黎诺说说话,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能听她说话的人,你只要去听就好了……”

    “嗯嗯”大小姐点头如捣蒜,拿着卡去找黎诺,她甚至都来不及问江若尘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做密码。待易烨卿找到黎诺的时候,她已经踩灭了第一个烟蒂,正在点第二根烟,兴许是过道风的缘故简易的打火机只冒着火星却怎么也点不起来。

    “我来吧”,看着越来越焦躁的黎诺,易烨卿夺过她手里不听话的打火机,一手按着打火开关,一手拢着出火口小心护着,“啪哒”一声蓝色的火苗蹿了出来。

    黎诺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即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一边咳,一边流泪,这个时候易烨卿无力地发现自己除了能帮她顺顺背什么也干不了。

    “我妈今天去找阿丽了,就在我跟你一起喝酒的时候,她回来跟我说‘ 断了吧,断了吧,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家和那个女人你只能选一个,要么乖乖留在这个家里结婚生孩子,要么滚,永远不要回来’,她说得那么决绝,我想象得到我妈是什么样的神和语气去跟她谈判的,我很痛真的很痛,我只是上了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弄得我像是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罪人一样。我说我不会跟她分手的即使你们都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放开她的手,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是对的!我们吵得很厉害,谁也没发现站在门外的爸爸,他听到了,他什么都听到了,他听到我要离开,毫不犹豫地就上前扇了我一巴掌,我就这么看着他在我面前倒下……”

    “你没错,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大小姐小心翼翼地搂着黎诺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肩上,哭吧,哭吧,哭出来就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给她们的时间并不多,当黎诺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时,眼角的泪水也被风吹干了。

    易烨卿偷偷地将卡塞给了黎诺,意料之中那个骄傲的孩子并不接受。

    “先拿着嘛,一进医院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钱,是江若尘给的,她怕你不要特意让我交给你的,你别自作多这些钱可不是送给你的,是要还的,利息就按照银行贷款的来算吧!”黎诺这几年的积蓄都花在了她和佘颜丽的巢上,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用来按揭,生活基本已经从“市场经济”退回到了“计划经济”,黎爸的病不严重倒还能撑着,若是……依黎诺目前的状况绝迹是承担不了的。

    “谢谢”,没有人比黎诺更了解自己如今的处境,眼下不是谈骨气的时候。

    “谢什么,江若尘是我媳妇儿,花她的钱就跟花我的一样,别有负担,你跟我说谢谢可就是在骂我!”这是易烨卿第一次公开承认江若尘的份,原来将那个人喊成媳妇儿是那么令人开心的一件事,大小姐的嘴角不由得上扬了起来,意识到自己显露出不合时宜的笑意,易千金立马收敛了笑容。

    黎爸被安排进了一间单人病房,虽然没有vip那样夸张,但是从就医环境来看确实是极好的,这得感谢江总那个深夜电话,从抢救到入住走得都是绿色通道,一路畅通无阻。

    一切安排妥当黎妈也缓过神来了,易烨卿赶紧拉着老太太宽慰几句,到底是人民教师,在黎诺朋友面前是半分都没下自己闺女面子,以前怎么着,现在依然怎么着,临了还让黎诺送着这两口子出门。

    “明天一早医院就会组织对你父亲专家会证,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有病治病,你不要太担心了”,江若尘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当然她遇事她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所以她的语气难免有些生硬,黎诺倒不介意只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谢”。

    这一夜的风雨早已将这个家和家里的每一个人打得遍体鳞伤,此时那个精明能干的黎经理不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木讷。

    “黎诺你——还会坚持吗?”坚持当初的那个决定,坚持自己,坚持不放开她得手。江若尘的手被易烨卿牵着,两人十指相扣,而她的双眼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黎诺。

    她心疼眼前这个女孩,更心疼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佘颜丽,历史竟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四年前因为乔家大家长的极力反对,佘颜丽还没有踏入战场便已失去了做乔太太的资格,对她而言那个夏天像冬天一样寒冷。而今她再次上的这个女孩,她会如何选择呢?她会不会也……

    “我她任何人都不能左右我和她在一起的决心,只要她不放手,我决不会弃她而去!”黎诺说这话是面目表,神却是异常的坚定。落在江若尘同易烨卿的眼里各有感触。大小姐心疼从小和她穿一条裤子大的好友,相比她的坚定和勇敢,自己真的太窝囊太混蛋了。而江若尘则稍稍替佘颜丽松了口气,庆幸这个她上的这个姑娘没有轻易地就将她当作一颗弃子。

    “加油,需要帮助就给我们打电话,不用不好意思,还有我代表我家夫人准许你休三天假,不用太感谢我们,事后请我们喝喜酒就好了哈!”易大小姐说完这句话便拉着江若尘跳上车跑了,回去时大小姐抢先一步跳上了驾驶坐上,理由很是充分,夫唱妇随,恩,前一晚她是夫。

    江总没有再拒绝,经过这一晚的折腾她确实累了,已近深秋,江若尘看着车窗外快速后退的风景,耳边不断回着那一声声,“夫人”,果真是缠绵入骨。

    “笑什么?嘴都咧到耳根了……”江若尘没曾想自己只是微微笑了笑就被旁的人抓了个现行,可她又怎么能告诉这个小鬼,自己仅仅是因为一句她的一声夫人就已经乐不可支了呢!

    “还说我呢!是谁给你的权利准许你随便给人放假的?”夜风袭袭,吹起了长发,江若尘佯怒拧着大小姐的耳朵,疼得某人嗷嗷直叫。

    “夫人,夫人,夫人饶命啊!诺诺本来就是行政,她手里有五天假期的权限,难道你忘了吗?”大小姐呲着牙咧着嘴,她只是穿着大人的衣服装了一回大人怎么就那么不可饶是,让江总下如此狠手!易大小姐愤愤地努了努嘴,眼窝里泛起了委屈的泪花子,模样甚是可笑,瞧得咱江总心花怒放,手一松便解放了大小姐的耳朵。

    女人的笑靥如花,分外妖娆,彻底融化了易姑娘的那颗小心脏,当即大小姐挂了自动档,倾凑到江若尘的耳侧轻轻地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我你!”……

    夜很深,更浓……

    作者有话要说:嗯赶到了礼拜天一章,下一章继续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