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坦呈 (后妈)

    “你终于还是勇敢地走出了这一步!谢谢你,谢谢你,小易,这样就够了!”……

    那时江若尘的表想来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苍白的脸颊,微蹙的眉尖,双唇紧紧抿着,眼角挂着泪珠,她却在对自己笑,她笑得那么开心,与她痛苦的神不相匹配。

    易烨卿的脑子很乱,望着指根处的嫣红,无数张脸在她眼前浮现,那些人在大声问着她“为什么?”……

    为什么,对,她也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江若尘告诉她答案就在这里,她看到了,可是却越发迷惑了。

    “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会把所有你想知道的事都告诉,现在什么也别去想,只要静静地躺在我边那样就好了……”

    混沌的思绪,耳旁传来女人的声音,轻柔而又缠绵,如同一抹催的香水,拂过耳际涌入心间,如此这般的蛊惑人心,心底不由得燃起一股柔,“是不是很痛?”易烨卿转过看着那个女人,她的脸上分明写满了痛楚和疲惫却还在安慰自己,那一刻她想到了她的母亲,一个把所有都给了自己丈夫和孩子的女人,尽管她已逝去多年,但易烨卿坚信她即便是到了天堂也依然着自己。

    而今江若尘出现了,她像极了她的母亲,她包容自己的任,宽恕自己的过失,她隐忍着自己的伤痛。甚至在承受了不完美的第一次之后还在宽慰她这个罪魁祸首。

    对着那双明亮的眸子,易烨卿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一定很疼吧?”

    “还好吧,我的痛觉没有像你那么敏感……”这样的痛她是经历过的,有过一次就不想再有第二次,那时候她痛得恨不得咬死这个姓江的女人。

    “如果不是很痛,我们可不可以继续……”大小姐嘴上问着可不可以,吻却已经落到了江若尘眼角那滴残留的液体上,真真切切地心疼这个女人,心疼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曾经那些荒唐的想法悉数化做一把把利刃直刺她的心窝,此刻什么答案、理由、真相都不再重要的,重要地是她开始想对这个女人好,一生一世只对对她一个儿好。

    易烨卿那双湿润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下的人,直到看着她不好意思地闭上眼默默地点了点头,方才将眼底那一片氤氲化开。

    相交之前易烨卿吻得更为专注,她的吻有一些笨拙,平平淡淡犹如一杯清水,从眉心到鼻骨,轻轻的,柔柔的,如同一根羽毛轻抚面颊,温暖而又舒服,就是这毫无技巧的亲吻让江若尘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愉。易烨卿的吻就像被人施了魔法,所到之处激起片片涟漪。

    仿佛穿越了千年,记忆在这一刻停止,江若尘只记得那个夜晚易烨卿一直在亲吻自己,缠缠绵绵的吻包围着她,几乎叫她忘记了呼吸。这个孩子是那么认真,那么执着地讨好自己。泪水不自地夺眶而出,一点一滴泛滥成灾,是欣喜是渴望,却吓坏了正趴在她腹间的易大小姐。

    “怎么了?是我又弄疼你了吗?”易烨卿支起,安静地凝视着下这人的神,她发誓只要江若尘表现出一点不适她便停止一切攻势。

    “怎么会,你都没进去……”话音戛然而止,两人不约而同地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大小姐脸皮子薄,之前那不可覆灭的勇气此刻正在慢慢地退散,望着同样红的跟煮熟的虾米似的江若尘一时竟忘了该如何继续。

    “小易”,江若尘看出这个孩子的窘迫,首先出声,同时张开双臂搂着她的脖子微微用力,示意她伏下/子,易烨卿果然听话地缩到了她的怀里,“不用担心,我不是洋娃娃,事实上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我很喜欢……”成熟女人永远不会吝啬给予这样的鼓励,江若尘坚信她的小易只要少许的的鼓励就会做得更好。

    况且她能真切的感受到易烨卿的意,适才这个孩子就连呼出的气息也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生怕稍不留神就伤到了自己……

    “小易……”

    “嗯?”鼻尖轻哼一声,她贪婪汲取着这个女人怀抱里的温度,过分的温暖令她不愿放手。

    “小易你让我等了很久了呢!”覆在体上的温度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江若尘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不说点什么,那个家伙恐怕真的会在她的怀里睡着吧!

    经她提醒,大小姐这才如梦初醒,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体内犹有激残余的痕迹,易烨卿随着本能寻到了断点之前的节奏,在一片平坦的腹地驻足留连。

    那宛若天籁的呻/吟,是她战斗的号角,江若尘的声音很好听,若是一定要找一个词去形容这好听的程度,易烨卿选择“**”二字。

    空气中弥漫着/的气味儿,剥去羞怯的外衣,两个赤/的灵魂第一次没有任何顾及的坦诚相见。江若尘为她打开了一扇门,易烨卿没有像第一次造访时那样莽撞,那里有一些潮湿,有一些泥泞,却似有一股无穷的无穷的力量在吸引着自己,她竭力克制着自己的“不自”,想要给她更好的,因为这个女人是她要疼惜一辈子的人,她有足够的耐心去学着如何去取悦于她的人。

    在易烨卿指尖绽放的那一刻,江若尘哭了,泪水一直从眼角滑至脖颈,那是自心尖上滑落的液体,无关疼痛,甜蜜而幸福的感觉来得那么自然,抬眼看见的就是一片绚烂的天空,而现在那个叫做易烨卿的女子就是她的天。

    “小易,我不是在做梦吧?”梦里我也曾经那样不着一物地拥抱着你,可是每当梦醒时分怀中的冰冷总是在提醒着她,那仅仅是一场美梦而已。

    “不是梦,我在呢!”易烨卿执着江若尘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这里是我的眉毛,这里是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还有这里……”

    稍稍停顿了片刻,易烨卿窝着按在前的手紧了紧,浮起一丝温暖的笑意,“我的心,现在这一切都是你的了,我是你的了!……”说完呼吸一沉,脸上微微发烫,脑袋也跟着耷拉下来,像是犯了天大的错一般。彼时江总躺在她的怀里,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大小姐,“小易,你对多少人说过这些话?”

    “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你可是我的初恋……”话音刚落,咱易大小姐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哪是她想收就能收的,再看江若尘一脸坏笑,跟只狐狸似的眯着眼瞅着自己顿时懊恼不已,“你就看我笑话!”

    “小易,阿丽一直说你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也觉得你不懂趣,胆小懦弱,顽固固执……”江若尘越往后说,易烨卿的脸越黑,眼瞅着绷不住了,大小姐要发难,江总一转话头道,“看来我们都看走眼了呢!我们家小易不但识懂趣,还能心平如水地说出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呢!”

    江若尘这番话发自內腑,她从不奢望大小姐能吐出意绵绵的话来,可如今看来这家伙不是不会说,而是没有合适的时间和空间让她发挥,只要给她足够的舞台,她就能绝对比琼瑶剧本里的女一号煽,如此看来她的确是挖到宝了。

    “小易你不会离开我吧?”幸福来得太快会令人患得患失,即使精明若江若尘也不例外。

    易烨卿说,“当然不会,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但如果有一天我把你丢了怎么办?亦或是我们走散了……”

    易烨卿说,“我不会去找你,因为,我害怕在找你的途中迷失了我自己,我还是会站在原地等着你,等你回来找我,所以不论沿途的美景有多迷人,江若尘你千万不能忘记回家的路!”

    这是易烨卿的回答,也是她的承诺,她不喜欢锢自己,却愿为一个叫江若尘的女人画地为牢,兴许自她踏入易氏的第一天,她已甘愿匍匐在女王的脚下,做她一生忠诚的囚徒。只是当时的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看不清自己的心。

    “那么你不会再逃了是吗?”

    “不会了,再说我怎么逃也逃不过如来佛的五指山阿”,那时的易烨卿正在认真地替江若尘擦拭着承/欢后的子,偶尔指腹间的轻触依然能叫她动不已,然而望着江若尘疲惫的神态,只能在心底默念清心咒。

    屏气凝神,易家千金生来就被人伺候惯了,这辈子唯一伺候过的人大概就是江总了。也许人对陌生的事物天生就有一份崇敬感,所以江若尘总结大小姐在事前、事中和事后都格外的认真、仔细。殊不知大小姐这般一丝不苟的严谨作风是在同心里的恶魔较量。

    “小易,你在看什么呢?”见那孩子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腿根处发呆江若尘不自在收拢了大腿,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我没看什么……哎……”自觉自己此地无银,易烨卿收了声,深皱着眉头望着那片片如樱花花瓣般的落红,实在有太多的疑惑在脑海里盘旋,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江若尘被这丫头看恼了,索扯来一旁的被子覆在自己的上,可稍一动作,那沉睡的痛觉随即被唤醒,疼得她险些泛起泪花,只得咬唇忍着。

    “好了,好了,我不看就是了么,那你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江若尘同她老子的关系一直是易烨卿纠结的根源,可既然他们没有关系又为什么要结婚呢,又是什么让这个女人甘愿和一个能当自己爹的老头做一对家夫妻呢?

    “别皱眉,你一皱眉我就心疼!”江若尘抬起手一点一点的将那皱起的眉宇抚平,“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其实……”

    说着话江若尘看了一眼旁的人,她要的并不多,只要一个鼓励的眼神她就有理由说服自己继续下去,而易烨卿给她的也正是她所想要的。

    “其实你的父亲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同他女儿一样的晚辈……”

    易烨卿听得专注,却冷不丁被一阵尖锐的铃声打扰将江若尘的话截在了半道。

    “一定又是那些个诈骗电话”,大小姐狠狠瞪了眼摆在头的白色小诺,仿佛此刻这玩意儿就是破坏她和江若尘幸福生活的小三儿,本不想去理会,却抵不过电话那头儿人的韧劲,大小姐不得不伸手去勾自己的手机,看着屏幕上“诺诺”两个字,才勉强将冒出嗓子眼的火气压回到了口。

    “姓黎的你今天要说不出个非在半夜搅人清梦的理由,看我明天不扒了你的皮!”大小姐恨得咬牙切齿,夹枪带棒的说了一通却未料那厢回应她的竟是压抑的抽泣声……

    作者有话要说:不算很晚吧还没一个礼拜,好困啊,直接搬上来的没仔细校验过希望错字不要太多

    俺努力不让大伙等太久,争取这个礼拜天再更一章

    开始虐了,先拿佘黎下刀(*^__^*)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