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一百零八章 意外出柜 (佘黎)

    入赘陈家?严嘉凌险些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她万万没有想到陈万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若说俩个女人相是大逆不道,那这叫一个女人入赘更是件离奇到荒唐事。

    可严嘉凌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陈老爷子提出的要求。在她看来,只要不是意在拆散她俩的,再严苛的条件都能接受。

    严嘉凌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进入了陈家,成了陈家的成龙快婿,外人都道是陈老爷子犯了糊涂,乾坤颠倒,阳不分,让一个女人入住陈俯娶了自个儿闺女,却不知这老头心里头打得算盘。

    陈家世代单传,好不容易在陈万金手里捣鼓出了这俩小人,平时都跟心肝宝贝似的养着,凡是都由着这兄妹俩的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平时疼都疼不过来,哪舍得打一下。

    但这陈家偌大的一番家业又要谁来继承,陈大公子妙手仁心,叫他一个拿惯了手术刀的医生弃医从商,即使陈夜凡同意,陈万金还怕这小子把自己辛苦了经营的大半辈子的公司跟解剖死尸似的弄得四分五裂。至于秦夜凝,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除了花钱这货还是花钱。假若今儿个把担子交给这丫头,兴许明儿个她就能把账上那些能花的钱花个一文不剩。

    秦家兄妹都指望不上,陈老爷子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外人上。但秦夜凝诺是真嫁给像姓郝的这号豺狼虎豹恐怕不用等他百年,那小子一家就能把他辛苦积攒下来的家底都吞光了,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给他们剩下。

    这个严嘉凌就不同,她无父无母一个小丫头,小凝跟她一起指不定谁吃亏呢,再说这女人要是冲陈家的钱来的,更该找他家的愣小子,怎么会瞧上傻丫头呢。

    老爷子并不是不讲面的老八股,秦夜凝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并不十分介意,陈万金护犊子,只一条这人一定得对自己闺女好,这一点还有待观察,他也不好把人一棒子打死。不过见她机灵,看着面相倒像是能旺“夫”的,因此,陈万金暂且放下戒心,选择相信。旁人自然不知陈万金肚里打得小九九,笑话他门风不正有之,哀其家门不幸有之。

    黎家那位老太太对这桩豪门丑闻就格外的关注,虽然陈郝两家就此事对媒体下了封口令,美其名曰家丑不可外扬,可俗话说得好,纸保不住火,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陈老爷子三令五申,可还是被那些小杂志社得到了消息,且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了一番,一时之间陈家千金跟一个女人逃婚跑了,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新段子。且被人传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一个个跟临其境一般。

    黎妈同黎诺一样也是个颇具八卦精神的人,可是她老人家对此事的关注却超乎寻常,不是因为其它正是这两个女人谈恋的事儿。

    同//恋对于当今这个社会已不稀奇,男人美得让女人自惭形秽,女人帅气阳刚得叫男人望尘莫及,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这个见证奇迹的时代里,一切皆有可能。

    黎妈做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要说不知道这回事那是假的,早几年有一次学校中午午休的时候她就瞧见过她教过得一女学生同隔壁班的一女娃娃在小树林里亲嘴,当时几乎没多想咱们“辛勤的园丁”就轻手轻脚的退出了那片林子。黎妈一直都没把这事告诉给其他人,就连说梦话都不曾把这秘密说出来。因为这事黎妈还特别留意了这两学生,那俩小姑娘都是好苗子,听人说一个被保送了,另一个后来也考进了同一所学校。

    对这类特殊的感老太太素来是抱着可以理解绝不支持,黎妈当年选择退避也是不想毁了俩个孩子,可若这样的事真发生在自个家,她不仅不会理解,更是没法接受。

    黎诺这段子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没有谁比一个母亲更了解她的女儿,加之这次惊天动地的抢亲事件的影响,原本缠绕在心头的乱麻似乎找到了线头。

    女儿之前恨不能二十四小时都宅在家里,近来不但见不着踪影了,居然还不动声色地在外面买了大房子,要知道这丫的一向视钱如命,平时一分钱都恨不得掰开两半花,一下子拿出上百万的银子连眉头都没皱一皱,种种迹象表明这丫头心里有鬼。

    黎妈隐隐得猜到那“鬼”是谁,但又不敢确认,善于敌我斗争的人民教师琢磨起了挽救女儿的良策。黎妈开始变着法儿地叫黎诺相亲,今天炖了鸡汤,明儿个是妈想闺女了……

    起初这些招儿还能奏效,可用得多了也渐渐失了疗效。黎妈没法子只好拿黎爸和她自个儿的体做文章,这一招倒是百试百灵。

    黎诺不是傻子,她深知以她妈的精明自己同妖精的事瞒不了多久,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她想好好地跟佘颜丽过些清净的子,什么都不去想,给那个自小不幸的女孩一点快乐。

    但黎诺毕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父母的感受她不能不顾及,尽管明白黎妈的用意,可一旦牵扯到父母的健康,她是万万不敢怠慢的,好在佘颜丽对此并不介怀,每每见到黎诺愧疚的眼神反而出言安慰。曾经有人对佘颜丽说过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她坚信黎诺便是上帝为她打开的那道给她带来光明的窗户。

    子若是能这般过下去倒是快活,只不过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幸福来得太快连老天爷都会嫉妒的。黎诺排演过千万种出柜的景,却未料到当现实来临的那一刻自己仍是那般的无措……

    黎妈这两天想闺女儿的紧,所以黎诺回家的次数也就特别勤,一来二去的难免就疏忽了妖精。

    这难得两人约好了时间烛光晚餐浪漫一宿。可从两人吃饭到看电影黎诺的电话就不曾断过,不得不感叹中国移动的强大,即使躲到地下车库依然能够清晰地听到手机铃声。

    虽说诺基亚以抗打,抗摔著称,但也架不住黎妈这接二连三的夺命追魂call,在几番轰击之后黑屏自动关了机。

    嘿这下可好,耳朵清净了,心里却不踏实了,她爸妈年纪都大了,万一……真要有个万一她非悔死不可!

    佘颜丽一面看着前面的大屏幕,一面偷瞄侧的黎诺,那人正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手机愣神,原本一出喜剧在她脸上愣是演绎成了悲剧。见此,佘颜丽索拉着黎诺提早走出了电影院,电影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哄好她家那位“老祖宗”眼下才是第一大事。

    此番言语感动得黎诺抱着妖精的脖子就想啃上两口,这真是天下最好最好的姑娘了。但鉴于两人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黎姑娘收了口,只在心里愈发想要对这个明白事理的女人好。

    两女人缠缠绵绵,恋恋不舍,最后一致决定由佘颜丽先送黎诺回去探探况如何,若是黎妈那边没什么就一起回她们俩的小窝,若真有事佘颜丽就自己回去。

    小两口计划得好好的,可等车子开到黎家楼下各种离愁涌上心头,黎诺搂着妖精的纤腰头枕着她的肩膀撒,间或手上沾些小便宜,不时地揩点小油,佘妖精也不是吃素的,有意无意地在黎诺的耳边吹吹气,的,辣辣的,如同风拂过平静的湖面,此刻黎诺就是那一池被撩拨的水,吹得她直缩脖颈,什么叫呵气如兰她算是领教了。

    在挑逗与反挑逗之间,黎诺很块就败下阵来,随着一声闷哼第一个缴械投降,扒着人佘美人的脑袋吧唧一口亲了上去,久旱逢甘露,这些子黎妈没少搅和俩人的好事,如今两唇相交瞬时迸发出**的火花,叫人激忘我罢不能……

    吻着吻着自然而然地就想干些流氓的事,都是大龄女青年,没什么可害羞的,黎诺的至理名言便是想做就做,她俩女未娶妇未嫁的,都属合法范畴。

    思想没有顾及,行动就不受限制,可古语有云,得意忘形,乐极生悲,当快乐到达极致兴许就是不幸的开始……

    黎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和佘颜丽在嘴对嘴的时候会被趴在车窗外的黎妈逮个正着。冥冥之中似乎早有注定,事就是那么巧,广场舞的黎妈在和一众姐妹娱乐完之后,回来远远地就瞧见自家楼下停着辆粗腰圆股跟金龟子似的小车,心里嘀咕着谁跟自个儿闺女一样不长眼开这长得像巨型龟一样的车,在看那车牌“7474”,气死气死,可不就是她家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宝贝疙瘩的车吗?

    原先郁结在口的那股子气顿时消减了不少,这丫头归根到底还是记着她老娘没忘了回家的路,当即告别了几位老姐妹,扭着腰肢走近那辆“金龟子”,隐隐约约地就见那车里头趴着两个影子。

    黎诺虽说精打细算但对这车是极好的,前后四扇玻璃贴得都是茶色加厚的玻璃膜,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车里有没有人?可咱黎妈当了这么多年人民教师,一早练就了双火眼晶晶,就算背过去她也能看到最后一排有没有同学在玩手机,这会儿子走近了还能不瞧见里头那两人在干什么勾当

    这光天化朗朗乾坤,竟然就……纵然是男女侣被人看见也是要戳脊梁骨的,幸儿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不然黎妈非得当场晕过去,随即稳了稳心神,本能地背过打量了一圈四周的况,确保没人注意这车里的动静才用指节叩了叩车窗。

    几乎就在同时里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没过一会儿车门开了,出来的两个人用花容失色四个字形容豪不为过。黎妈深吸了一口气,按着那颗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两人还没到衣冠不整的地步。

    “妈……”

    “闭嘴!你还不嫌丢人吗跟我回家!”黎家是典型的书香门第,家教一向极好,无论大人孩子,在旁人没有把话说完前不会随意插嘴,这次黎妈打断黎诺的话,可见已是愤怒到了极点。

    黎诺不敢还嘴,给另一边的佘颜丽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回去,妖精却当是没看见要跟着这母女俩上楼。

    “黎诺我让你一个人回家!……”

    “你先回去”,生怕她妈对妖精说出难听的话来,黎诺又使劲地冲佘颜丽眨了眨眼睛,咬着牙根轻声地吐出两个字,“回去”!

    佘颜丽不愿留黎诺独自面对,但又担心自己硬跟上去,反而令黎妈更为反感,踌躇片刻不得不收起了迈出的腿。

    黎诺亦步亦趋地跟在老太太后,小心翼翼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等走到五楼背脊上已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子。

    “把门关上”,到家后黎妈把手里的袋子随意地往地上一扔,自己则无力地瘫倒在了沙发上,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不吭声的闺女继续道,“黎诺明天,不今晚你就搬回来住,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不许你在外面过夜,明天就去见见我们单位老王的侄子,听说刚从加拿大回来,是个建筑师条件不错……”

    “妈,您要我搬回来住我可以听你的,你给我安排相亲我也会去,只是我不会跟任何人结婚的!”

    “黎诺,你丢人都丢到家门口了,究竟还想要闹腾到什么地步?你难道也想学陈家那位小姐闹得满城风雨吗?你不要脸,我和你爸还要脸呢!”

    “我怎么不要脸了,妈?”虽然知道不会听到什么好听的话,但真正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从自己的母亲嘴里道出来还是令她心里一阵一阵的发疼,声音也不由得变大了,“我不偷不抢,只是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我想不明白怎么就成不要脸了?”

    “你还有理了是吗?天地下好男儿那么多,为什么你非要喜欢一个女人呢?黎诺你听妈一句劝赶紧好好得找个对象,女人迟早都是要结婚生孩子的。你们现在只是贪一时的新鲜,我敢断言即使没有我的阻止你们俩也是走不到头的,你信不信?与其如此还是趁早悬崖勒马!毕竟现在还不晚……”

    “妈,已经晚了”,黎诺努力勾了苦涩的唇角,指着自己的左口道,“这里已经装了一个人要我还怎么和其他人结婚生孩子?我她,不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只是因为她是佘颜丽!”

    不知道什么时候流的泪,只是等她说完,泪水已经湿透了心……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说完欢乐的家禽要到悲伤的佘黎了O(n_n)O哈哈~不要砸偶……苦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