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一百零三章 严嘉凌,我要结婚!(家禽)

    人生最大的幸事,“金榜提名时,洞房花烛夜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虽说俗了些,但已将所有的幸福囊括其中。若论不幸却不经相同,对于黎诺而言她最大的不幸便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妖精毫不留地将其一脚踢下,对咱大小姐来说最大的就是江若尘不让她吃猪肘子,而秦二世如今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心里想着一个人,念着一个,可就是看不见、摸不着那个人,连那人的一丝气味儿都嗅不着!

    秦夜凝倒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人,可是香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姓严的存心要躲着自己,凭一己之为根本不可能找到她,更何况想当初是严嘉凌死乞白赖地追得自己,哪有她那样吃干抹尽之后就拍拍股走人的,骨子里那份骄傲和自尊叫她无法放□段去求那家伙。

    当愤怒化为力气,那股子“杀气”绝对是所向披靡,无与伦比的,这个正月里别人都忙着游山玩水,吃喝拉撒,秦二小姐倒也没闲着,她忙着闭门撞车!(没错,别怀疑自己个儿的眼睛,的确就是闭门撞车)。

    原本秦夜凝已经认命,不会开车就不开车呗,也不影响她买名牌包包和衣服,可自打严美人走后,她也不知道哪门子筋发了狠,会开车了不起吗,会骑摩托车又如何?没有严嘉凌,她依然可以开车,骑摩托,兜风……

    女人如衣服,换季就得换新衣服,可是这件旧衣服她还没穿腻,竟然自己就跑了!秦二姑娘越想越来气,火气一来,脚下的油门就不曾松过,这不教练车是撞了一次又一次,只把大胡子教练气得直呼孺子不教,朽木不可雕。自个儿闺女第一次这么坚定地要干一件事,素来把女儿当宝贝疙瘩的陈老爹自然不好扫她得兴,撞就撞吧,反正这孩子小时候就坐碰碰车,只要她不伤到自己,她咋滴咋滴。陈夫人见不得老爷子这么惯着孩子,可又无奈,只得命人特地给小丫头做了个面罩,比人家打橄榄球的还结实好几倍,深怕这姑娘一头扎下去毁了自己的脸,毁容是小,这丫头自小漂亮还有那么一点点自恋,到时万一要寻死觅活的,可不是要他们两口子的老命了么,遂不得已牺牲陈大少在旁守着,以免二小姐出什么差池。

    要说这陈家也是典型的母系氏族,前面咱已经说过陈家三代单传,陈家祖祖辈辈对女极为尊重,陈夫人被陈万金和陈夜凡爷儿俩当老佛爷似的伺候着,秦夜凝自然也是被尊为掌上明珠般供着,习惯宠着,哄着,被人骄纵得有些无理取闹,严嘉凌搞人间蒸发,二姑娘一肚子气无处可撒,只得拿陈夜凡出气,可怜陈大少一上车就腿软,一下车便呕吐,每天都活得提心吊胆。

    别说这女人只要一发狠就没什么做不成的,也不只是陈叶凡受不了这一脚踩进棺材的子给考官偷偷塞了红包,还是陈家的列祖列宗显灵,那么多年都未考出的驾照,真还就给咱二小姐拿下了,手里拿着贴着自己照片的绿本子,秦夜凝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即使有了本本,可没有严嘉凌她能冲谁显摆本本,没有了严嘉凌她还能和谁吃喝玩乐?她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时间可以遗忘一切,可是她发现那死女人就像一坛酒,愈久弥香,早在自己心头生根发芽,顶着自己的心尖痒痒的麻麻的,思念得紧,让人心肝脾肺肾都揪在了一起,秦姑娘发誓这次那厮要是回来决不轻饶了她。

    一直没等到严嘉凌回归,不想等来了个不速之客。郝曼斯,这个名字秦夜凝几乎已经不记得了,但这个人却真真切切地再次出现了,上次的落马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这个男人出现的依然高调且自信。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郝家打的什么主意,秦夜凝明白,陈家上下更是清楚,陈万金不是糊涂人,郝曼斯在他眼里就是个会烧钱的二货,除了家里有点权有点钱之外,其他一无是处,根本没法跟自己家的俩宝贝比,还不至于为了两个钱卖了自己的女儿,陈老太也是,总之在恋和婚姻上他们两老给闺女绝对的自由,只要她高兴即使她嫁给个穷光蛋也没什么,大不了养这个女儿一辈子那又何妨!

    郝曼斯见陈氏夫妇这座铜墙铁壁不好攻破,唯有一门心思专攻二小姐这头,咱二姑娘不是二货儿,知道这小子没按好心,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赖蛤蟆想吃天鹅,别说她如今心里只装得下那个落跑的死混蛋,即便没有严嘉凌,天下男人、女人都死绝了,她也不会嫁给那种二世主,所以也没什么可顾及地明里给郝曼斯摆脸色,暗里只想找几个人把那小流氓揍一顿解恨。

    


    不过这郝曼斯也是个勇敢的主儿,越挫越勇的精神郝公子发挥地淋漓尽致。浪迹花丛多年,见过的花花草草也不少,认识的女人大多都是扒结他,奉迎他的,还真没遇到像秦小姐这样难啃的骨头,兴许是这份特别更加激发了男人的斗志,开始学着正正经经地追究一个女人。


    秦姑娘见打击也打击够了,郝曼斯还像一贴狗皮膏药似的缠着自己不放,抱着惹不起还躲不起的心态,秦夜凝尽量避着可她无法躲避满世界飞来的花束,咱秦姑娘的“市场”一向都很开阔,之前也有不清楚她家底的小伙子送花送礼物的,起初也没太引人注意。之后天天按时按点,严格按照早、中、晚三餐的时间送花,不久公司上下便传开了,一时之间风言四起。


    易大小姐听到风声,拐弯抹角从旁打听,一听对方是郝家那个自以为是的猪头,气不打一出来,立马暗中嘱咐自家的保安闷绝对不能让那个败类靠近易氏一尺,这样倒是在一定程度上帮了二姑娘。


    秦夜凝也有意避着,实在躲不过了出去吃吃喝喝都会拉上陈夜凡,是以郝少爷并没在陈家两位小祖宗讨到便宜。



    这还未到下班时间,便拎着她的包包闪人,郝曼斯无孔不入,她就见招拆招,对此江总心里有数,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姑娘踩着小高跟,刚踏出易氏的地界便发现后跟着一辆白色保时捷911,起初并没在意,毕竟这条街是出了名的精英街,高档车出入也不稀奇,可是越走秦夜凝越觉着不对劲,好好的跑车不在大马路上跑,非跟着自己股后头“散步”这是什么鬼道理。


    摸不透,秦姑娘索停下脚步,果然脚后跟的跑车也停了下来。秦夜凝转看不清车里的人究竟是谁,但她可以笃定不是郝曼斯。


    车里的人不下车,秦二小姐怒视着车头两只乖张的大灯,对峙片刻,那家伙似乎hold不住了,闪了两下远光灯,会开车的人都知道这就跟人说“hello”打招呼没什么区别。


    也不知怎的,车头灯一闪,像是在冲自己抛媚眼,秦夜凝糊里糊涂地就着了魔,移步走至车前,车窗缓缓落下。酒红嚣张的碎发,茶色的墨镜,精致白皙俏脸……


    那些记忆里的片段随着车窗的下落而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一切仿佛回到了起点,惊讶、有惊喜,还有愤怒,道不清说不明的绪交织在心头。


    “美女,不认识了吗?”那人下了车,摘下眼镜,露出庐山真面目,不是令某人朝思暮想的严美人又是谁,依旧是斜着嘴角,痞痞的笑容。


    不认识?就即使化成灰这个家伙她都认识!秦夜凝没回答她,顾自围着跑车绕了一圈,当初是雅马哈,如今却是保时捷早该知道她不是池中物的,思及此处不冷笑一声。


    “上车,咱们出城去溜达一圈”,见秦夜凝迟迟不啃声,严嘉凌就像把她塞到副车里,奈何二小姐不配合,抵着驾驶座的车门笑道,“可以,但我来开车!”秦小姐一开尊口险些叫严美人吓得瞪出了眼珠子,“你……你有本了吗?”秦姑娘的掏出绿色的本本,自打她考出以后这本证还没离开过自己,今天总算有用武之地了,秦夜凝晃晃本子,面露得意之色。

    严美人心里打着鼓,但仍是欠请秦姑娘上车,自个儿则绕到一边,上车之前特意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咬咬牙钻进车里,扫一眼旁正系着安全带的秦夜凝,自己的双手也不由得摸向车座边的带子。

    “怎么,不信我的技术?”

    “不是,只是最近交警抓得比较紧……”秦小姐那点技术根本没有含量,也不知那个考官是不是同她得一个姓的居然让这样的杀手上路,平时能言善道的严美人此刻舌头像是打了结,说话也变得磕磕绊绊的,即便是被她鄙视也得系上保险带,今时不同往,她可不想没死在刀光剑影之下,却死在这小丫头的手里。

    秦姑娘潇洒的脱了脚上的高跟鞋,一哄油门,严嘉凌只感到口一紧,心脏猛地蹿到了喉咙口,随即车头一台,两人就飞了出去,纵然是看淡了生死的大姐头也觉着胆寒,一把抓住头顶的抓手,而后时而闭上眼睛,时而看一眼前方,引擎“呜呜”得响着,配合着秦姑娘无羁的笑声听得人汗毛直竖。

    车子从市中心开到了郊区,再从郊区开回市中心,一路扬起灰尘无数,严嘉凌估摸着这丫头是气极了所以也不敢吱声,直到二小姐开累了,自己熄火下车,才出声道,“我定了位置,还是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法国大餐今天我请!”

    这次二姑娘倒没反对估计也是饿了,两人到了餐厅,此次严美人西装礼服穿得颇为正式,不仅没有受到门童的阻拦,还由大厅经理亲自领进了贵宾包厢,分明就是那个人,可是秦夜凝却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感。

    两人落座,侍者将早已醒好的红酒倒入杯中,秦夜凝轻轻嗅了嗅,酒香四溢,而后晃动酒杯,酒色红润,再抿一口,舌尖被各种果香填满,二小姐微微勾起嘴角道,“从哪个女人底下偷来的那么好的酒?”

    “你喜欢就好!”对二小姐明显带着酸味的指控,严嘉凌并不反驳,依旧淡淡地笑着,叫人摸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一瞬间深埋在心底愤怒的火焰被这种高深莫测的笑靥点燃,秦夜凝放下酒杯回道,“除了这些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为什么突然要走,为什么一点音讯都没有,为什么又突然回来,这一段时间你在干什么?你可曾有把我装进心里,走了那么久你有没有那么一点想过我……有太多疑问,秦夜凝想问,又不敢问,只是害怕再一次失去罢了。

    “我还有什么应该说得吗?”挂在脸上的笑意更深,雪白的牙齿晃得人发晕,严嘉凌/直了背脊,放在桌布下的左手不着痕迹地插/进裤袋里。

    “既然你没什么可说得那就由我来说吧”,秦夜凝挑着眉尖凝视着对坐的人一字一句道,“我要结婚了,和一个男人!”

    “那……真是太好了”,耳边环绕着嗡嗡的虫鸣声,严嘉凌再次举起酒杯,“恭喜你了!”只还没等秦姑娘回应,杯中的红酒便被一饮而尽……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