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一百零一章 试探

    胶漆相融?黎诺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的眼神就是犀利,用词颇为深刻,一语道破易烨卿同江若尘的/,事实虽是如此但黎姑娘可不敢招供,一旦大小姐暴露了,意味着她离出柜也不远了,虽然这是早晚的事可这事急不得,得步步渗入,超之过急只会带来玉石俱焚的后果,所以她得帮易烨卿两口子打掩护,还得把自己个儿藏得更深一些。

    “妈,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么能听那些八卦杂志瞎编排的呢,没错人家江若尘现在是我们的大老板,名义上是小易的后妈也不假,但人家可不是什么侵吞家产的蛇蝎妇人,她要真是那样,易董事长能糊涂到娶一个毒皇后在家里,小易能跟她混得那么好吗?所以这道听途说的事咱不能信,妈,不是我说您,您好歹也是dang培养出来的人民教师,怎么觉悟还这么低呢?”

    “臭丫头,我还不是被你头的那叠杂志误导的!”这母女俩说着悄悄话,也不耽误手上的活儿,几人做菜的做菜,不会做的一旁打下手。

    依据老例祭祀之后,拜完祖先,才是丰收吃团圆饭。易大小姐这几年都在国外,没办法讲究,顶多也就去超市买包元宵或是饺子全当是过年;佘美人更是不必说,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过年往往比平更为潦倒,因为大多数的馆子都关了门,她这个从不开灶的人不就只能泡方便面凑活儿吗?

    至于咱江总,自从易烨卿出国以后,她倒是年年跟易翰谦一起吃年夜饭,可两个人吃,每年都是那几道菜,冷冰冰,没滋没味的……

    因此看着满满一桌子气腾腾的菜,三人感慨万千,黎爸爸不好酒,被几个丫头片子一哄,两杯下肚就上了脸,黎诺心疼她爸就帮着挡酒,可她的酒量撑死也就是三杯倒,哪里经得起易大小姐起哄,最后还是佘颜丽替这两父女解了围。虽然咱佘美人如今已经从良,可她那千杯不醉的名声早已响彻江湖,令人闻风丧胆。

    推杯换盏间,原本的红葡萄酒换成了白的,不过是加了碳酸的雪碧,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黎诺的脸红了,大小姐的嗓门也不觉变大了,两人勾肩搭背,不时耳语两句,说些私密话。

    说到高兴处,黎诺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机票交给黎妈黎爸,巴厘岛六天五夜双飞游,本来算是蜜月旅行,可小俩口再三商量决定还是把这次旅游的机会让给她爸妈,一是因为她俩女人出游实在太咋眼,目标大,容易招人非议,尤其容易引起英明神武的黎家老太的怀疑;其二,只有把这两位大“boss ”送上飞机,过年这段子她们才能真正做到放心大胆的同居同

    机票是现成的,护照也是早前就办好的,落地签,只要拎个包就能走。黎诺又像献宝似的拿出了件比基尼,交给黎妈,同时把最新款高清相机交到黎爸的手里。

    “爸,别只知道拍那些花花草草,出去多拍拍边的美女……”未说完的话被两老一句小不正经给啐回去。

    一餐饭吃了两个多钟头,窗外的爆竹声逐渐掩盖屋里电视机发出的声响,黎家这会儿属于盛阳衰,洗碗抹桌子还凑活儿,放鞭炮还真人敢去点这个火,遂只能放放烟花和仙女棒来过过瘾。

    三个女人在门外放烟花,留佘颜丽帮着黎妈收拾碗筷,用大小姐的话说是用妖精的贤良淑德来拉近她们婆媳间的关系。

    老式的建筑结构厨房本就不大,一个人还算宽裕,若是两个人处其中,那就显得有些拥挤,然而今天这诡异的气压更是叫佘美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从进厨房起,黎妈就没啃过声,就连偶尔的咳嗽也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老太太不说话,把佘颜丽急得心里直打鼓,反复思量此前在餐桌上景,为了不让这人民教师闻出味来,两人特意隔着一个大小姐坐着,尽量收敛着自己的言行,可仍是不明白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叫黎妈看出端倪。

    俩个人四只手,不时抵手相触,却是相对无言,极度静默的气氛令人莫名的紧张,可生活教会佘颜丽越是紧张越是得承得住起,见黎妈不说话,她便主动开口,说些以往旅游的趣事,不忘提醒出国可能遇到的麻烦,反正抱定了主意,不论人白脸还是黑脸,自己个儿顶着一张笑脸总是没错的。

    果然没过多久黎老太太败下阵来,破功出声,聊得无非是些保养、护肤品,一切能够遮盖岁月痕迹的物品都是她们谈论的焦点。可是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她最关心的莫过于自己的儿女,聊着聊着,老太太又把话扯到了宝贝女儿的上。

    听黎妈说儿时的黎诺有多激灵,有多惹人喜欢,佘颜丽也渐渐入了迷,然而总听另一个女人亲昵地称呼自己的人“我们家诺诺”,“我们小诺”……纵然那人是她的母亲,也会叫人萌生醋意,难怪乎有人会说婆婆才是媳妇最危险的“人”。

    “以前诺诺最听我的话了,从来不用我和她爸心,可是……”老太太脸上挂着无奈的笑,低着头将手里的碗递给一旁的佘颜丽,“真是应了那句话‘儿大不由娘’,如今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前些子我让她好好找个对象,啰嗦了几句,她嫌我烦索在外面按揭买了房子不在家里住了!女孩子家家的买什么房,按现在的形势看,买了房以后对象就更难处了。”

    言及此处,佘美人心里咯噔了下,擦拭着碗盘的手也不由得停顿了片刻,“阿姨,眼下房价月月攀高,有经济能力买房的都把它当做是一项投资,而且我听黎诺说她买房子也是想将来你和叔叔年纪大了能够住得更宽敞、更舒服一点……”

    “我可没想过要离开这老宅子,这里我们住了大半辈子了,左领右舍熟稔,有事各自都能有个照应,那些什么现代公寓,公馆,关了门谁也不认识谁,冷冷清清的,我们住不惯那种房子,再说了即使要住还能住多久,以后丫头要是嫁了人,还不嫌我们俩碍事破坏了他们俩的二人世界,你说对吧,阿丽?”面对笑容满面的黎妈,佘颜丽不晓得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内心深处她们渴望着家人能够理解她们,包容她们这份特殊的感,让她们能够在父母跟前尽孝。想说她们不会嫌弃,又怎么可能嫌弃,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像亲闺女一样照顾他们二老,可是黎妈的说得听着像是玩笑话,可字字句句地透露着对女儿未来婚姻地期盼,殊不知婚姻对她们来说是永远不可达到的奢望。

    佘颜丽不知道黎妈是有意还是无意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些,只一想到黎诺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不会再跟自己斗嘴,她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她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一个流着她血液的孩子,对了黎诺一定会是个好妈妈,她是那么孩子……口就似刀绞般阵阵发疼。

    “阿姨要是黎诺喜欢的人,和你们心目当中理想的那个人有差距怎么办?”佘颜丽仍是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

    “阿丽,你是不是觉得阿姨很俗啊,总是着黎诺同这个相亲,和那个约会,你们没当过妈,不知道当妈的心。不是我想她,而是我不想她老来受苦。老黎的子现在是一不如一了,前几天腰疼得下不了,要不是我在边端茶送水的,他一个人怎么挨?”

    前些子,黎诺一直与她住在一起,没回家住,当然没能照顾到自己的父母,思及此佘颜丽不免愧疚,忙道“怎么不送黎叔去医院看看呢?”

    “都是年轻时落下的毛病,这几天打了针灸,贴了膏药好了不少,老头嫌麻烦,不愿去,等过完年我还得哄着他去,要不然还真不放心……”黎妈顿了顿又把话茬转了回来,“其实我们的要求并不高,不必有什么显赫的家世,不用他多能挣钱,只要那个男人善良,诚实,懂得体贴黎诺,不是二婚,家清白,没有不良的嗜好,这样就够了。要是黎诺看上的人连这都做不到,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她和这样的人在一起,除非我死!”

    光滑细致的瓷碗自指尖滑落,“砰”得一记脆响,狭小的空间内骤时一片宁静。

    “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大吉大利……”黎妈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却见佘颜丽竟弯腰去拾掉落在地上的碎瓷片,不由得惊叫道,“小丽,别用手捡,小心伤到……”可为时已晚,一道殷红的血迹从指尖涌出,于此同时一个人影也自后突然蹿出,半托着佘颜丽直起,“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碎了就碎了你去捡它做什么……”任是谁都瞧得出那份不同寻常的焦急,那人不是别人,自是黎诺本尊无意了。

    原来黎诺一直担心着屋内跟老太太独处的佘颜丽,虽然人在阳台上看烟火,心思却在厨房里的二人上,时刻注意这巴掌大点地的动静,直到听到一声摔碗的声音,只以为这两女人是动上手了,本能地就冲了进来。

    “我没事,你咋咋呼呼的干什么?”手上流着血却不觉着疼,心里的某一处却已疼得叫人无法忍受,佘颜丽多想此时能抱着黎诺倾诉她内心的苦楚,可是她必须克制自己,因为她清楚旁还有一个人正留心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为此,她忍着疼想要挣开黎诺的牵制,岂料那丫的不仅不放手,还半搂着她到洗手池边,“早就说你没有当贤妻良母的命,非要逞强,非要逞强!”黎诺强将佘美人割伤的手指按在水龙头下,看着冰冷的自来水不停地冲刷着佘颜丽的伤口, “看挂彩了吧,还摔烂了我们家的盘子,这是青花瓷,不便宜,我妈会心疼地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得你知不知道?”这自然是一句戏言,黎太太有多心疼,黎诺是不知道,可她自个儿是狠狠地心疼了一把。佘颜丽几次使眼色,她黎诺不是瞎子看不见,只是看着那细细长长的血滴汇成血流,就好似在她心窝子里扎针一般,一针一针得,疼得她直冒泪花。黎诺一面心疼,一面却要压抑着自己,得不到宣泄,心里就更是堵得难受,唯恐眼泪泄露自己的绪,唯有用调侃来掩藏。

    “妈,我帮阿丽去贴胶布,地上的碎盘子你别动,我来收拾,碗一会儿我来洗,你跟我爸他们去看晚吧!”最终黎诺拽着佘颜丽的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地方,独留两道相互搀扶的影子,不去理会后深邃的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谁来圈养我~~~~(>_<)~~~~

    **个倒霉蛋你又抽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