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九十八章 大小姐升官 (后妈)

    “你用的唇彩很特别阿!”……听到这样的“赞美”,易烨卿也不着急擦嘴,等啃下翅膀上最后一丝鸡才接过对方手上的纸巾,翘着兰花指抹起了自己的嘴。

    “陈大少的眼光也很独特阿”,易烨卿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人,那小眼神叫人不寒而立。

    “咳咳”,陈夜凡轻咳一声道,“你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谁?”大小姐以为陈大少会说她家老爷子,没料到他却朝着人群中央努了努嘴道,“她!……你同我上次见你改变了许多。现在的你不论是从言行,还是眼神,甚至是外貌现都有了一股江总的风范……”

    “有吗?”易烨卿摸摸自己的脸,暗道短短几个月自己难道就和江若尘有了妇妻相,可嘴上却道,“我没觉得我和她有什么地方像的……”两人的目光落在同一个人上,江若尘似有所应,也转看向这两人,见自家宝贝儿和陈大少坐在一起,眉梢微微皱了皱,脚步不自觉地就要往她俩的方向挪,却被旁的人拉住苦于脱不开

    “小易,秦夜凝的事你早就知道了是吧?”易烨卿两眼瞅着江总正入迷,冷不丁地被陈夜凡这么一问有些发懵,过了会儿才反应道,“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信吗?”

    “我不信”,陈夜凡无奈一笑道,“我妹妹说我是法西斯,是希特勒,说我**,干涉了她自由恋的权利,恋?真是可笑……”

    “你觉得两个女人谈是见可笑的事,或者说你不相信女人和女人之间也会有?”易烨卿被陈夜凡的“可笑”二字所惹恼,声调也不由得跟着变高,好在被繁杂的背景音乐遮盖,并未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我陈夜凡并不是食古不化的人,还不至于这一点市面都没见过。可是那个傻丫头她懂什么是吗?更何况她和什么人在谈恋,连对方是什么背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就说,难道说不可笑吗?”

    “不可笑,至少我一点也没觉着可笑”,清楚陈夜凡不是针对严嘉凌的别,大小姐的语气缓和了些,“按你的说法,你家小凝子要是跟我谈恋,你就能安心了?”

    “从某个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如果你们在一起,至少那丫头不会受委屈……”

    “陈大凡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愚蠢,还是有恋妹结”,听陈大少这般说,易烨卿反倒是笑开了,“你都不在意她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又何必去计较她的家背景呢?难不成你还要提她寻个门当户对的女伴不成?至于你说的什么‘伤害’,那就更可笑了,你认为你们家的小狐狸是任人宰割的主吗?”

    陈家的人哪一位是善主,以目前的形势,她秦夜凝不去欺负人家严美人已是不错,陈夜凡的担忧在易烨卿看来就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

    “也许你是对的,只是……”陈夜凡犹豫了片刻,目光转向人堆里的一对老夫妻,“我怕他们会受不了!”

    “如果是你,一面是一面是父母,你会如何取舍?”易烨卿问着旁的人同时也在问自己,若易翰谦还在世自己该怎么办,可细细一想真是这样她们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在一起,兴许永远只能成为两个不相干的人,就如两条直线即使偶然相交,最终也逃不过一个渐行渐远的结局。

    “其实郝家一直都有意促成我妹和郝曼斯,陈、郝两家联姻早晚是要被提上程的,不论最后如何,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在这件事上受伤,无论是秦夜凝也好,还是我爸妈……”陈夜凡已然有了答案,见大小姐还游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由得婉尔道,“小易迷迷糊糊的样子很可,难怪小时候臭丫头说要娶你做媳妇……”

    “这不是你们开玩笑的吗?”易大小姐猛地被这玩笑吓了一跳,瞬时清醒过来,无比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秦夜凝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很认真的……”陈夜凡似笑非笑得看着易烨卿,大小姐瞧不出这家伙儿说得是真是假,只好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对面的男人,唯恐从他嘴里听到那三个字。两人四目相对,看在别人眼里自是另一番景。

    江若尘一直留意着易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当然没错过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边的陈氏夫妇恰巧也瞧见这俩小家伙含脉脉的一幕。

    “臭小子,是该到成家的年纪了,易家丫头今年……”

    “我们家小易倒是还小些,脾气,子都还像小孩儿一样,玩心重得很”,站在一旁的江若尘没等陈家老头把话说完便出声把他的话头打断,其用意不言而喻。听完,陈万金果然没再吭声,恰晚宴正式开始,江总借此移步。

    那厢易大小姐对着真假难辨的陈少爷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就在几分钟前她分明感受到江女士“怨恨”的眼神,虽然眼下江总没什么表示,但一回家,关了房门,自己怕是再劫难逃。可再看人家陈夜凡似乎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自己若是太过较真反到叫人笑话,遂唯有应付道,“你认不认真我不清楚,反正我不信……”

    两人各怀心事,之后的谈话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就连江总在台上说了什么,易烨卿也没兴趣再听,只一味地同陈夜凡打着哈哈,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起先并不在意,只以为自己幻听,直到聚光灯打到自己上,易大小姐才惊醒过来,向一旁的陈大少问道,“有人在喊我吗?”

    “对,江总在喊你上去……”听陈夜凡答是,易烨卿更是不知所措,“去干什么?”此刻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焦点似乎都集中到了她易烨卿一人上,再看那人她也正看着自己,眼里满是期许。

    “易副总似乎是嫌各位的掌声不够烈,所以不肯上台呢!”台上的人这般说,台下顿时呼啦啦地响起一片掌声。

    “副总?我?”……易烨卿糊里糊涂地就被人请上了台,临到台阶还险些摔一跟头,磕磕绊绊到了江若尘边竟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现在请我们的新副总为我们说两句……”江若尘以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大小姐的胳膊,可惜平时瞧着机灵聪明的易家千金当下就像木头桩子似的直地站在台中央,冲江若尘眨巴眨巴两下眼睛似在像江总确定。

    “看来易副总还有一些紧张”,见此江若尘不急也不恼,大大方方地拿出块帕子替易烨卿擦去额头的薄汗珠,在她耳边轻道,“别紧张,随便说两句就可以”。

    望着一双双看向自己的眼睛,易烨卿被上梁山,只好清清嗓子走到话筒前,顿了顿道,“请大家今晚吃好,喝好,玩好!”话音一落,全场响起一片悉悉卒卒的声音,一时间易烨卿原本绯红的小脸窘得涨得越发红润,可边的江若尘却鼓起掌来,花花轿子人抬人,见江总拍手底下也开始响起一片掌声,江若尘又说了几句场面话,这才牵着羞恼恨不能钻到地缝里的大小姐下台。

    “若尘……”两人走下台阶,大伙儿吃得吃,聊得聊,餐厅内复又恢复了生气。

    “若尘,你刚才说得是真的吗?”

    “嘘,现在不谈这个,你看那边”,江若尘一指就看到舞池里一对对的相拥而舞,最为扎眼的还数妖精和黎诺这对。一年四季不穿裤子的妖精,竟破天慌地穿起了西服,西裤,戴着顶小礼貌,妖艳的烟熏妆,艳惊四座,搂着穿着小礼服的黎诺一点都不显得突兀,只叫人觉着艳羡,就连江总裁眉目之中也流露出羡慕之色,“她们俩这样真好”。

    江若尘脸上的表一点不差地落在易烨卿的眼里,大小姐没再说什么,转后的侍应嘀咕了几句换上了人家的小西装再次走到江若尘的旁,“May I?”

    “Of Course!”易烨卿这黑西服陪上白色礼服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儿,穿着裙子的绅士,江若尘一乐,真就随着她伸出的手踩着舞步滑向舞池。

    “没想到你的男步跳得不错!”

    江总的褒奖是千年难逢,大小姐很是受用,脚下的步子越加流畅,“记得小时候,我妈还在世,每次易家每次办party,第一支舞都是我爸跟我妈独秀的时间,可是他跳得差,每次都会踩我妈七八脚的,我妈又没脾气,只一味地忍着,那时候我在边上看着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得把我爸替了省得我妈再遭罪,所以我学舞就顺带把男步学了!”

    “没想到你小时候就那么知道心疼女人,那你刚回来那会儿怎么就这么折腾我呢?”那时她也算是易烨卿的半个妈,怎么同样是妈,这差距就这么大呢!

    “那时,咱不是还不熟吗?”

    “那现在我们熟吗?”江若尘仔细端详着易烨卿的脸,两人的距近在咫尺,甚至能看清大小姐因为紧张而细微的抖动的眉峰。

    “熟”,大小姐贴着江若尘的耳廓回道,“所以如今你可以连本带利地向我要回来……”昏暗的灯光,暧昧的曲调,交颈相谈,两人的互动被隐没在光明之下,易烨卿抱着怀里的女人,仍忍不住满怀的疑惑,“你刚才说得什么副总不是真的,是逗我玩得吧?”

    “你觉得我会拿这么大的事逗你玩吗?其实任命公告已经贴在内网上了,只是今天的子比较特殊,没有人关注吧了,为了郑重起见我就特别宣布了一下,怎么样你不高兴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比较突然而且好像不太适合,我的资历……”

    “你的资历没有问题,现任的副总里你的学历并不算低,而且你以后主要管理的是投资部,汤姆斯马上就要调任去美国,是他向我推荐的你,正好我手上还缺一个值得信任的副总”,江总笑着继续道,“我就想到了你”。

    “你是因为我们的关系才让我来做这个副总的吗?”虽然一直被人当作是易氏最大的“空降兵”,但她自问不论秘书还是个项目经理还是当之无愧的,因为这些职位在易氏那是一抓一大把。可这回叫她当副总,总公司一共也不过只有三个副总,掰着手指头也能数清楚,易烨卿她再有能耐,自认为想要爬到这个位置,没有两三年是不可能的。

    易大小姐自有一分高傲,最不愿意地就是依靠旁人,若是要依靠自己的女人即便是叫她当总裁又有何意思。

    江若尘清楚大小姐的心思,知道不讲明白这人又该别扭,因此只得坦言道,“任命副总这样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需要董事们的认可才行。自从我被任命总裁以后,原本副总这一职一直悬空着,易翰林提出的人选我不同意,同样我的人他们也不答应,这次董事会我们争执不下,林老特意提了你,兴许是觉着你们是一家人都姓易,你二叔也点头答应了,我自然也就没有反对的理由了,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最多只是起到一个顺水推舟的作用”。

    “这么说来还是靠裙带关系咯”,江若尘的实话并没叫别扭的大小姐释怀,这人心里一装事,脸上就五彩斑斓的,一点也藏不住,江总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出这丫头的心思,“虽然这个副总叫你当有点撞大运的味道,但你不相信自己的实力也要相信我的眼光,如果你真的不能胜任就算我们是内裤关系也没用,我愿把你养在家里!”

    “内裤关系?”大小姐被逗乐了,脸也不再紧绷着了,不由调笑道,“没想到咱们江总还能说出这么糙的话来……”

    “小丫头,我这叫话糙理不糙你懂吗?”江后妈借机捏了捏闺女的嫩小脸,这样的亲昵适时缓和了易烨卿的绪,但大小姐仍有不安,“我刚才表现一定让你失望了吧?”

    “没有,好的,实在,不繁琐。其实你不必介意这些,今后你就安心的做你的副总,有什么还有我为你挡着,再不成大不了回家给我做饭,我养活你,反正你做得菜也不难吃……”

    “江若尘,你真把我当小白脸养了?”

    “那你的脸可还不够白哦!”……

    一曲终了,舞者停步,新一轮的交际应酬开始,尽管知道易烨卿不喜欢,可江总还是尽量将自己手头的人脉逐一向其介绍。

    之前搭理这位大小姐大多是看在江总的面子上,现下过气千金摇一变成易氏的副总,成为大家主动攀谈的对象,虽然头疼,但易大小姐为了不丢江总的脸还是耐着子应付。

    最开心的要数妖精两口子,这两女人不知道给主持人灌了什么迷汤,抽奖时妖精抽了一个二等奖,得了一台54寸液晶大彩电。正好新房里少台电视机,黎诺高兴抱着佘颜丽直夸自己旺“夫”。没料到接着黎诺就摸到了巴厘岛六天五夜双飞大奖。两个女人抱成一团乐开了花,外人却看得糊涂,想当年这两位姐姐为了抢一个洋娃娃差点在年会上丢盘子摔碗,现在又是这般景,果真应了那句女人是个迷。

    然而这一夜却始终没见着秦二姑娘的踪影,事后据当事人回忆同样是相当的精彩刺激……

    作者有话要说:一晃眼元旦又过去了,马上就要节了吧,又要大一岁了o(︶︿︶)o 唉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