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五章 爱人(后妈)

    玩真的,绝对比珍珠还真!易大小姐对着上的女人眨巴眨巴眼睛,见她长大了嘴,一口能吞下只鸡蛋的愣模样,蹙眉扯了扯手上的镣铐道,“你觉得我现在像是在玩吗?还是说你江总一直是在跟我闹着玩的?”易烨卿说着话,脸色也瞬时沉了下来,江若尘一时闹不清这人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在作弄自己,也不做声,怔怔地凝视着下的人。

    可是越看越觉着心惊,今的易烨卿从上到下浑散发着一股陌生的气息,却又不像是霸气,可就是有一种叫人无法直视的感觉。

    在这种死寂的气氛中,没撑多久,江若尘首先败下阵来,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对你比对任何一件事都要认真,小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吗?”

    “那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我又任,又不懂事,时常给你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懂得体贴人,更不是个识趣的好人,我实在想不出你能对我死心塌地的理由……”

    “你也知道你那个臭脾气,那晚我真是恨不得把你这丫头跟小兔崽子拴在一起浸猪笼”,忆起那段不愉快的经历,江若尘的后背就疼,显然小兔崽子当“下爪”不轻,给咱江总留下了不小的影,不过这些同易烨卿冷战相比算不了什么,“虽然你大小姐脾气不好可也有可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着了你的道。我跟你说过,小的时候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其实那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这么多年来我只记得易家有一个小丫头的存在,后来长大了一些经常听你父亲提起你……”

    “是不是说我怎么怎么淘气,怎么不听话跟她对着干是吗?”易烨卿清楚自己的历史不怎么风光,记忆里自从母亲过世之后没少给自家老爷子惹祸,想必在老头嘴里自己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

    “你父亲说你很能干,很聪明,不上课依然可以有一个漂亮的成绩,十五、六岁就偷卖了家里的一只古董花瓶做资本赚回了第一桶金,他说只要你想做的事没什么是做不成的,如果好好培养的话会是一根好苗子,小易一直是你父亲眼中的骄傲,不要那么不自信好不好?”

    “我也没怎么不自信”,易烨卿小声嘀咕了一句,又对着江若尘闪着眸子道,“要是你能再给我一点自信那就更好了!”

    易烨卿每眨一眨眼睛,江若尘便看出一份算计,大小姐若是多眨巴两下子,那就充分证明这丫的没按好心,“你要我怎么给你一点自信呢?”

    “说你看上我的美貌,我的智慧,可能可以重新唤回我的自信……”易烨卿说得无耻且不要脸至极险些叫江总咬碎银牙,但江总仍是硬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美——不及佘颜丽,聪颖——又比不上我……”江若尘每大声喘口气,便见那人的脸黑上三分,眼看这家伙就要翻脸,立马转了话头改口道,“虽然你并不完美,可是你心眼不坏,上次我们去工地那回,下那么大的雨,你把伞都打在我头上了,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还有我的生理期,你比我记得还清楚,小易你说你不温柔也不体贴,可是最初我却是被你的温柔体贴所俘获。只是如今我们相处的久了,矛盾也会随之产生,即便是平常夫妻也难免会有磕磕绊绊的时候,如果后再发生同样的事,可不许再这般跟我闹别扭了……”

    “还说,你真是够狠心的,这么多天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一个眼光都不肯给我,连吴妈都看出来我们两个有鬼……”大小姐说得委屈,撅着嘴唇,泪眼汪汪的,不知道的还真当她是要哭出来,江总看在眼里,倒没真心疼,这丫的恶人先做大,明明是她挑起的事端,还在这儿搞声泪控诉的一,气愤之余,江若尘也只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先招惹的人家呢!

    “那你说我该如何补偿你呢?”空着的手撩起一缕发丝,搔弄着易烨卿的脸,大小姐被挠烦了,勾着江若尘的小腿一使劲将起压到下,狡黠地眯起双眼,纤纤细指一指江总的鼻尖道“以后你得对我百依百顺,我生气的时候你得哄着我,我高兴的时候你得陪着我笑,我们吵架的时候,不管谁对谁错你得先道歉,在外你是江总,在内你要听我的话,国家大事你做主,家庭琐事我说得算!……”

    “好好好,大事、琐事都由你,只是这上的事!——你还得听我的!”正说着话,易大小姐好不容易翻做了一回大女人,哪里料到江总一使劲她又被置于人下,江若尘没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动起手来。不忍剥去那一紧致的衬衣和制服,隔着衣服便伸出了咸猪手,易烨卿想再反抗也晚了,只有哼叽的份儿。

    大小姐的手铐锁着江若尘也同时牵着自己,两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别扭,江总嫌这冰冷的老什子东西碍手,易烨卿更是在动之时想抓不能抓,想抱不能抱,想挠不能挠的好不难受。

    最后江总索借着易大小姐晃神的时机,伸手一把夺了藏在枕头下的钥匙,解了自己腕上的镣子将其锁在板的篓空处,看着她任自己求的样子,江若尘整颗心都是柔软的。

    潮一波接着一波,甜腻的□泛滥成灾,狂潮褪去,遮在眼前的乌云终于化开。没有甜言蜜语,没有话绵绵,一场战过后,江若尘几乎是提着裤子冲出了房门,来不及梳妆打扮便火急火燎地打开了电脑,趁着开机的空草草地将凌乱的头发挽了个发髻别在脑后。

    着是如此视频会议江总还是破天晃得迟到了两、三分钟。大小姐累得浑跟散了架似的,几度在上昏死过去,等再次醒来易烨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揉着腰枝有些不舍地剥下那迷得江总神魂颠倒的制服,冲了个水澡,大小姐脸上的红晕尚存就急着去找江若尘,岂知都天黑,这会议还没完。昏暗的灯光下,电脑屏幕发出的幽暗的亮光打在江若尘那张略显严肃的脸上。

    正所谓认真的女人最美丽,这会子易烨卿瞅着江若尘愈发觉着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睁着大眼睛一直凝视着大班椅上的美人。

    江女王感觉到那人炽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冲着大小姐咧了咧嘴,易烨卿会意乖乖地端坐在她的对面,正大光明地端详着江若尘的脸,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嘴,她的一颦一笑,她的蹙眉笑颜,不觉间看得醉了,竟忘了时间直到江总关了视频,她还傻巴巴地瞅着。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江总一出声色迷心窍的家伙才缓过神来,“没什么,就是看你,你好看”,易大小姐倒是直接,江若尘拿她没辙,只能瞪她一眼道,“饿了吧,等我一会儿,收拾完了带你去吃晚饭……”

    “我不饿”……大小姐想说我看看你就解馋了,可是偏偏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话还没说完,就“咕噜噜”的叫起声来,江若尘当即放下手上的活儿拉上易烨卿,边走边道,“赶快走吧,我怎么能把我们家的小宝贝儿饿着呢!”一场持久战消耗了太多,肚里早已没了存货,眼下正是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可大小姐当过江总的保姆,已经习惯把江若尘的大桌子理得干干净净的,见她还没收拾完就要走,也不走,自己动手帮着她将文件夹分理出来,红色的一般是加急文件,重点关注,黄色的是比较重要的,蓝色的可以大致看一下,这些还是当初她在的时候想出的偷懒办法,没想到竟然还传成下来。

    “若尘,我还是回来给你当秘书吧?”易烨卿一面麻利地整理着,一面道,“当司机也好啊,整天把我关在宅子里,真把我当成你包养的小姐了?”

    “行啊我养着你,我乐意……”江若尘抱着双臂看着她动作,也不帮手,时光仿佛又回到过去。她知道易烨卿不是个闲的住的主,她也不想委屈了她,可是她想给她更多,绝对不只是一份平凡的工作。

    “再过些天,等郝家那头安分些,你再回来,到时可别说我刻薄你!”

    听此,易烨卿心里有些不乐意,可也没再多说,恰好案头的文件整理妥当,赶忙快跑两步,到江若尘边,两人步调一致,拉着小手,刚出门眼前就突然蹿出个人影,大小姐还来不急看清对面的人,手一松赶紧挣开江若尘的束缚……

    “江总?”……

    手里的温度不在,江若尘心中一空,停顿了数秒,才反应道,“秦秘书,这么晚你还不走?”

    “江总和小易不是也才出来吗?”秦夜凝意有所指,其他二人听出其中的深意,不免尴尬,姜毕竟是老的辣,片刻之后江若尘镇定道,“我们这就回去,夜深了,秦秘书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江总,我有个不之请,不知可不可说……”若是旁人江若尘也不会同她客气,不之请不如不说,可面前的人是陈家的二小姐,还是易烨卿的“狐朋狗友”之一,自然是不好得罪,“秦秘书,不妨直说”。

    “今天我没司机罢工了,能不能请江总载我一程?”

    “什么没司机罢工,明明是想躲你们家陈大凡去见你家严美人”,被大小姐揭穿,咱二姑娘也不反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跟着江若尘两口子一同进电梯去地下车库取车,子缩在后车厢离开了易氏才敢探出来。

    远远地看着停在大楼前的黑色奔驰,秦姑娘不厚道地笑了,前坐的两位见她这般自娱自乐的景也不打扰,只等她笑够了易烨卿才道,“我们去晚餐,你有好的介绍吗?”

    “我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保证你和江总没去过,怎么要不要去试一试?”见没人不反对,便给江总指路,车子行到城北的一条小路上,停下车,秦姑娘所说的特别的店门面不大,里头的人不少,三三两两的坐着,没有特别的装修,墙面显得有些陈旧,仔细一瞧还有些人民公社的味道,长长的大木桌上还放着诸如飞行棋,扑克牌等游戏器具。江若尘和大小姐都有些懵,这是来玩桌游的还是来吃饭的?她俩这一迷糊,就被人拉到了一张靠墙的桌子,这才发现桌位上已坐了个大美人。

    “我女朋友,严嘉凌,易烨卿,你见过的我发小”,江若尘和易烨卿还没开口,秦姑娘又抛出了个重磅炸弹,严美人同她的关系,易烨卿是知道的,江若尘虽早有耳闻,二姑娘也交了女朋友,但像这般正式介绍还真是出乎意料,遂一时没有反应,只由着秦夜凝继续道,“这位是……”秦夜凝把手指向江若尘,可到了嘴边的打了个滚又不知该如何说,立即向站在一边的大小姐求援。

    “我人,江若尘”,这次,易烨卿主动拉起了江若尘的手,紧紧的拽在手心里,江若尘的手心很烫,那一声“人”更是烫化了她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有是一个礼拜,让扳砖什么的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柿子HOLD住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