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九十四章 制服诱惑(后妈)

    一个人过子,吃饱了全家不饿,两个人过子那就叫营生。经营的营,生活的生,那就是一门学问,远比生意场上那些谋,阳谋更费心思,更叫人伤神。同江若尘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易烨卿对于“营生”这两个字颇有感触。

    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口子,从前那些看不到的缺点被放在放大镜下,无数倍的放大,当那些温柔和体贴变得习以为常,彼此的激/恋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消失殚尽,到时她们又该用什么维系这份,像平常的每对夫妻那样在争吵与和解中渡完余生吗?

    易烨卿甚是疑惑,自从和江若尘在一起后,她感觉自己变了许多,同样的那人也不是初见时那个盛势凌人的女王,她会哭会闹,偶尔还会向自己撒撒,甚至还会跟一只狗争宠,吃味儿。说不上这种改变是谁为了谁,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因为她们的棱角太过分明,稍有不慎就会伤到彼此。就像是两只带刺刺猬,想要彼此取暖,却碍于一的利刺,除非有人先把自己上的刺拔光了,否则只会蛰伤彼此。

    咱大小姐这几算是尝到了被打入冷宫的滋味,以前自己发脾气,都是江若尘哄着自己,但不代表江若尘没脾气,好商量,若是女王耍起狠来,易烨卿自然不是她的对手,这不才几,易大小姐便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几天,江若尘对易烨卿都是理不理得,视她如空气,两人的关系虽然不若初见那时,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但冷冷冰冰的女王远不及似火的人可,易大小姐喜欢被那人捧在手心宠着的感觉,如今受到这般冷遇心里自不会好受,归根究底还是那句话伤了人。

    “独断专行”!话一出口,易烨卿便觉着后悔,这话说得太重,虽说平里江若尘为人处事的确霸道了些,但对自己还算是百依百顺,偶尔强权镇压那也是她大小姐自找得,怨不得人,冷静想来,打一开始江若尘就没害过她,还时时处处,明里暗里地护着她。倒是她易大小姐不识好人心,总拿蜂尾针扎人,越想越觉得不安,恨不能扇自己两个耳掴子,可是这些都无济于事。

    易烨卿知道这次是真把江若尘惹恼了,她简直是把自己同小兔崽子当成了透明的,整摆着一副公事公办的脸,不理不睬的,大小姐心里难受又无人诉说,只好夜夜搂着小兔崽子独守空闺。

    江若尘也没好过到哪里去,午夜梦回的时候,不仅子是冰冷的,连心都是凉凉,已经习惯了另一个人的温度又怎能轻易戒掉。可是两人都那么僵着,谁也不退让,这段也就到头儿了,总得有人先开口,破了这一池的冻冰,江总寻觅着一个示好的机会,咱易大小姐则在思躇着一举两得的法子,左手是犬,右手是人,她易烨卿两手都要抓,哪一边都不愿松手。不能改变一个主观意识强烈的人,那唯有向没有主观意识的动物下手。

    两口子冷战全面爆发的那段时间,易大小姐也没闲着,改造一条顽固到不要命的狗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易烨卿不是专业的训狗师,且这次训练的目的又是如此难以启齿,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亲自动手。说来易大小姐的调/教的手段还是很独到的,既然小兔崽子见不得人亲,那就让它习以为常。

    为此,易烨卿特意从网上下载了不少有深度,有剧的小电影。空闺寂寞、孤枕难眠之时便抱着小兔崽子一同观赏,起先小兔对着男男女女的画面很是反感,不知是被江总和易大小姐那次吓到了,还是这家伙天生如此,只要咱大小姐一打开视频它便上蹿下跳,差点将笔记本都给掀了,后来易烨卿索从外面买了一投影来,全方位立体,图像清晰,绝对是居家旅行的必备品。

    自从有了“新式武器”,大小姐就开始闭门修炼,潜心研究,一开始小兔崽子还会伸着爪子拍墙,看得多了也便淡定了,由狂躁到平静,效果显著,大小姐对这小家伙的变化满意。只不过小电影看多了这人难免火气旺盛,在确保小兔崽子不会再扯自己后退之后,易大小姐再也无法安奈心中那股燥火,琢磨着怎么向她“后娘”下手。

    这,易烨卿穿着一便衣,戴着鸭舌帽,手提一个大纸袋,混入易氏大楼,正值午休时分,楼里的人本就不多,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便摸到了江若尘的办公室,可惜门口有一小美人看门,叫易大小姐不得不停下了潜伏的脚步。

    “哟,我就说这只鬼鬼祟祟、贼眉鼠眼的‘老鼠’我见着眼熟呢!原来是咱们的易大小姐啊!”

    “谁是老鼠,不带你这么埋汰人的,赶紧给我让开,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啊?”易烨卿想要进门,奈何跟前的美人挡住了去路,一句“好狗不挡道”不仅没见那女人收敛,反倒使她抬起腿,脚尖抵在门框上,子半依在木门上,A 字裙因为她的动作在大腿处微微开叉,黑色丝袜包裹着人的腿根若隐若现,只瞧上一眼就叫人不脸红心跳。

    “咳咳”,见此易烨卿咳了两声,扭过脸去,轻哧道,“赶紧把腿收起来,别弄得易氏跟青楼似的!”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秦夜凝嗲声嗲气得竟将这匪气十足的黑话说得意绵绵,听得人从骨头酥到了心里,好在易大小姐定立不错,有坐怀不乱的风骨,当即一甩胳膊拍在秦二姑娘的爪子上骂道,“你个死女人,想钱想疯了吧,找你哥要去,陈大凡才是你的怨大头!”

    “切,别跟我提那死鬼,我才没他那样的哥哥……”见秦二世骂骂咧咧,咬牙切齿的德行,易烨卿不由得怀疑这兄妹俩若非有杀父之仇便是有夺妻之恨,要不怎能从小到大都那么闹腾呢!

    “陈大头又怎么你了,把咱们秦二小姐气成这样?”女人打开了话匣子,大小姐趁着二姑娘不留神钻进了总裁室。

    “严嘉凌送我回家不小心被陈夜凡撞见了,这几天他跟盯贼似的盯着我,除了上班,下班的分分秒秒都黏着我,恨不得连我上厕所都跟着,你说他至于吗?”秦夜凝一边抱怨着,一边同易烨卿进了屋,见她熟门熟路地走进了一旁的卧室也便跟了进去。

    “这么说来你们被陈夜凡捉‘’了?他念及兄妹之还没把你的事捅到伯父伯母那里,只是企图用严防死守把你们那段不伦之恋扼杀在摇篮里?”

    “什么不伦之恋,咱能不说得那么难听吗,大小姐你现在不是正在进行一段**之恋吗?你还……说我……”话到一半秦夜凝冷不丁地被大小姐瞪了一眼,愣是将后话当作口水咽了回去。易烨卿一直介怀自己同江若尘的关系,秦夜凝当然也清楚这一点,随即闭了嘴。见易大小姐从袋子里掏出香薰蜡烛,秦姑娘顿时来了兴趣,跪在大木上一寸一寸地靠近大小姐的“乾坤百宝袋”,见她鬼鬼祟祟的模样,易烨卿没好气地刮了她一眼也不阻止任由她“胡作非为”。

    “你口味可真够重的!”秦姑娘掀开袋子,探着脑袋往里瞅了瞅,随后斜斜地勾起唇角,嘿嘿一笑道,“别玩太大,小心玩出人命!”

    “放心,我们俩都没玩出人命那功能!”易大小姐摆弄着手里的物件,得空挤兑一下秦二世,秦夜凝打小牙尖嘴利,但撞上咱铁齿铜牙的大小姐算是遇到了克星,见嘴上讨不到什么便宜,二姑娘只得退避三舍。

    临出门不忘回看了一眼后的易烨卿,恍惚间仿佛见着那家伙的耳际长出了一对狼耳朵,猛地一个激灵,子不觉打了个哆嗦,心里默念了句“阿门,愿主保佑你,江总”便匆匆离开。

    易大小姐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坐在头静等着咱江总的回归,根据可靠消息江若尘下午三时还有一个视频会议,所以不出意外她很快便会回来,要说这女人平的作风跟她死去的爹真是如出一辙,一板一眼严格按照程安排执行,若是哪一天临时更改了行程估计那天就该下红雨了。

    话不多说,言归正传,不出易烨卿所料没过多久,屋外便传来了一阵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江若尘中午同公司几个部门经理就餐,顺便唠了唠“家常”,回来已过了午休,正准备着手将几个文件批复完,可凳子还未坐里屋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待停下笔仔细侧耳倾听,却没了响动。起初江总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刚一动笔写两个字,那里面又传来了动静,且这次声音更大了些,江若尘心里一紧,立即站起,屏息踮着脚尖走向里屋,“哗”一声,瞬时推开移门,跳入眼帘的是一抹刺眼的黑色。

    黑衣黑裤,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大盖帽歪歪的戴在头上,一双水汪汪的的眸子迷离的凝望着自己,空气凝结,时间停滞,凝重的呼吸声伴着激烈的心跳惹得候口一阵干燥,江若尘清了清嗓子,像失了魂似的向边挪去。

    “好渴……”美人侧躺在上,拉扯着喉结处的领带,领口的色被一览无余,大小姐也不遮掩,等江总走进沿,才扯下的领带圈在江若尘的脖子上,猛地将其拉到跟前,四眼相对,鼻尖对着鼻尖,彼此的距离只有一个呼吸。

    “你怎么来了?”江若尘迷迷糊糊得,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易烨卿的突然出现对她而言惊吓大过惊喜,见这阵势就可知自家闺女是有备而来,没来由的后背泛起阵阵潮意。

    “我——说——我——渴了!”大小姐微微用力将她更拉近了一些,近到甚至能瞧见江总鼻翼上沁出的细汗,“江总,你没听到吗?”

    “那你说怎么办?……啊!”没等江若尘把话问完,大小姐便用吻堵住了她的嘴,火的红舌敲开齿尖长驱直入,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叫江若尘毫无招架之力,只得缴械投降,顺着那人的节奏,,反复碾压、辗转,细细品尝着这份久违的甘甜。

    星火燎原,已久的人渐渐开始不满足这样的亲吻,搭在易烨卿上的双手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不断地在她的腰际释放出炙的火花。江若尘极了手掌间此刻传来的触感,她已分不清是制服上那种冷硬质感,还是怀里这个尽显媚态的女人吸引着自己,总之只要一沾到那人的体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衣服你从哪里来的?”喘息的功夫,江若尘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一双巧手却按在大小姐的口不停地揉搓。制服里面的白色衬衣极其普通,却令江若尘不释手,虽然稍显小了一些,但恰恰将易烨卿的曼妙姿包裹的淋漓尽致,江总喜欢极了易大小姐今的打扮。

    “喜欢吗?特意为你准备的……”大小姐噘着嘴冲着对面人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几近暧昧的语调在耳边响起,江若尘被酥的浑一颤,哪有不喜欢的理由。易烨卿这几的小电影不是白看的,既然交了学费,就该学以致用,易大小姐今儿个是卯足了劲,要把学得那一统统都用在上,对这个有点儿不一样的大小姐,江总也显得很是受用,当下抱着易烨卿不愿松手,“喜欢,你特意为我准备的‘制服惑’,我怎么能不喜欢?”

    “那你还在等什么?”话音未落眯着的双眼露出一丝精光,易烨卿用了一扯,那人便不受抵制地被扯下/,覆在她的体上,与此同时一副冰凉的铁链子扣在了江若尘的手腕处,“你玩真的?”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锁着自己的手铐,这还是她认识的易烨卿吗,可是她好像对这个有点不一样的大小姐愈发喜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抽得柿子想上吊,更新忒困难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