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八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家禽)

    咱们秦二姑娘满心欢喜来磨得蹭亮的屠刀已经摆在砧板上了,只等着那头“美人猪”自投罗网,法国大餐,这一次她非要姓严得疼不可!

    同严嘉凌处得时间长了,越觉得这人像一个迷,就像一道抓不住的光忽然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成了她的女朋友,和这个人在一起很刺激很好玩,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上有一股很强烈的吸引力,吸引着自己亲近她,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秦夜凝至今仍不敢确定自己是上姓严的,还是贪图这人的美色,只是她清楚自己已经迷恋上了同她在一起的感觉。可是对于严嘉凌这个女人她太陌生了,陌生的只记得她叫严嘉凌,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的家世,她的父母,她的过去,自己则一概不知。她知道现在的严嘉凌只是一个送快递的小工,每天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赚着微薄的工资。可是秦夜凝也清楚这个笑得温柔的女子绝不简单。她是快递员,却可以给自己买名牌包包,带自己去每一个想去的地方,法国餐厅,本料理,街边的大排档,小吃点,只要秦夜凝高兴,她们可以随意去挥霍那人的“血汗钱”。每一次尽兴之后她都会万分“心疼”捂着干瘪的钱包,笑骂二小姐是败家的玩意儿,连秦夜凝自己也不止一次害怕这大美女会被自己的败家德行吓跑,可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第二天这家伙又会揣着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荷包出现在自己面前。起初秦二小姐也有怀疑,怀疑这女人背着自己抢劫了央行,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发了,可这些子下来既然没有东窗事发想来这妞儿也没那胆。

    至于她的过去,严嘉凌不说,她便不问,打小被人惯坏的傲脾气在恋的道路上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秦二小姐才没兴趣知道她同前任的风花雪月,自己是不是她的最?我们之间算是吗?或许,可能,你也只是喜欢吧……

    “哈尼,你看好看吗?”秦夜凝正想着事儿,那张熟悉的脸就突然凑到了眼前,四目相交,鼻尖对着鼻尖,二姑娘一时没缓过神来,愣是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姓严的,你走路没点声音的阿?讨厌!”镇定下来的秦二小姐,狠狠地刮了一眼那自顾得意的家伙,心里虽有气,但不得不承认,严嘉凌这女人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孽,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侍应服居然也被她穿出了巴黎最新款的味道来了,原本梗在口的那口恶气,不消了大半。

    之前门僮把穿着“邋遢”的严嘉凌拦了下来,说是衣冠不整谢绝她入内,咱二小姐也不是好欺负的,当下便要翻了脸,虽然严姑娘穿着小夹克,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确实看着同里头的穿得光鲜靓丽的男人,女人格格不入,可这也是不影响咱花钱买享受阿,狗眼看人低以貌取人,二姑娘最看不得了,当即便拉着严嘉凌要走,这什么破大餐她气饱了不吃还不成吗?

    秦小姐这儿气得火冒三丈,可严嘉凌却依旧是淡定如初,在咱二世的耳根前嘀咕道,“你别动气,一会儿咱们拿钱砸死他丫的,看他还嚣张不!”只这一句立马把二小姐哄得心花怒放。

    “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着你怎么给我解这口恶气咯!”秦夜凝双臂抱,俨然一副看好戏的德行,再挑挑眉尖那意思就是咱咋进去,总不至于在大马路上炫富吧,她脑袋大也不至于被门挤了呀!

    要不怎么说咱严美人彪悍有才呢,人随即便拉了个侍应要求换装,到底是打开门做生意,岂有拒人千里的道理,眼下看来这美人还真是个百变妖怪,白衬衫搭黑马夹竟然也有这意想不到的效果,秦夜凝这回算是开眼了,两眼直泛桃花,嘴上险些流出哈喇子来,她挽着严美人的手腕随着侍应的指引,跟走红地毯似的走向预定桌子。四周满是诧异的目光,到这餐厅的大多是侣,本来这两女人手牵着手进门就够奇怪了,其中一个还是穿着制服的。好在两人长得都特自信,对着那些睁得灯泡大的眼睛只当是在走星光大道被闪光灯照得。


    “想吃什么就点什么”,秦夜凝接过严嘉凌递来的菜单,抿抿唇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一客鹅肝,不要太老也不要太嫩,一只龙虾,我要盐焗的,原汁原味最地道了,再来一份小点,我要和着鱼子酱一起吃,我就这些吧,美人你看你要些什么?”


    秦夜凝笑得漂亮,仿佛她才是那个付钱的大爷,严嘉凌可惨了,抚额按着自己的腰包,闭一只眼,睁一只眼“苦大愁深”地瞥一眼一旁站着的服务生,扯扯嘴角道,“我要一份菲力牛排,五分熟”。


    “怎么,心疼了?”等侍应离开,二小姐便翘着脚尖蹭着美人的小腿一路向上大有直捣黄龙之势。


    “哪能呢?只要你高兴就好”,大腿上火的,手心里沁出了汗,严嘉凌一阵心惊跳,猛喝了两口桌上的冰水,暂且压压心里的那把火,“别玩了,我怕把持不住在这里扑倒你!”

    “那你就来吧,能和你这么个大美人共演一出活色生香的大戏,实在是三生有幸”,秦夜凝眯着眼谄魅地冲严嘉凌一笑,恨不能当即扯下自己的肩袖,以此明志。这两人脸皮一个赛过一个,真正是一对绝配。

    活色生香终究是没能演成,倒是这秀色可餐很快就上了桌。秦姑娘果然没同美人客气,张嘴便吃,吃得累了了就歇歇肚子,抬头就见着对面的人右手持刀,左手拿叉,顺着牛排的纹路一点点儿地切割,刀叉与杯盘间竟是一丝异响都未曾发出,而后再将一小块一小块的牛放入口中,细细咀嚼,慢慢融化,再抿一口红酒,然而周而复始,乐此不疲,这一整行云流水如教科书般的动作不觉叫人见了赏心悦目,干脆停下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对坐的女人。秦夜凝从来没见过吃东西都吃得那么好看的人,她的模样认真而又专注,虽然穿着一侍应的西装西裤,可她的举手投足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优雅,叫她这个世家子都不觉惭愧.

    “怎么了?”似是感觉到那异样的目光,严美人抬起头望着那人愣愣的表不由得扬起了唇角,“是不是姐姐太美了,让人食不滋味”,美目流转,平添了一分妖娆。

    “严嘉凌你究竟是什么人?”心底的疑惑不经意间便问了出来,察觉那人轻蹙了下眉峰,只觉得懊悔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根。

    与二小姐对视了良久,早已习惯了刀口上过子的生活,如今对着秦夜凝闪亮的眸子,心里竟无端端地发怵,手里的刀叉攥着刀叉的指节已微微泛起了青色,脑袋里像有两股绳子在不断地撕扯她,到底说还是不说……

    “我……”严嘉凌放下刀叉,刚张嘴,那双叫自己心生畏惧的眼眸却瞥向了一边。

    风云变幻,原本还咧着嘴的笑的女人,一下子变了脸色,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一旁,只瞧见一男一女手挽
着手甚是亲昵地走向斜对角餐桌,严嘉凌记好,只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那张魅祸众生的脸怕是想要忘记都难。转眼再看跟前的二姑娘,一脸死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丫头的老公被人抢了,这会儿正纠结该上前扇不要脸的小三儿两巴掌,还是要哭天喊地的叫人围观这对/ 夫//妇。


    看着这两亲亲的德行,秦二小姐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又暗幸黎诺没跟来,若是那丫头真来了,见到此此景怕是真会背过气去的。只一想到黎诺那憔悴不似人形的子,心中一痛,骨子里那股“二”不由得冒了出来.

    “美人,今天就不用你破费了,我找到了冤大头,这一顿算我请你”,话毕,便见对面的二小姐悠悠然地起,脸上虽噙着一抹浅笑,可那笑意却未到达眼底,严嘉凌知道这女人是怒了,这女人一发怒难免作出些出格的事儿来,可偏她自己打小也是个惹是生非的主,如果咱二小姐要发飙砸人,依她严嘉凌子只会给她递酒瓶子,拍手鼓掌。


    一面注视着她家二姑娘的动向,一面观察着周围的地形,短短数十秒,她已在脑子里画好了一条逃跑的最佳线路,为了待会能逃出生天,严嘉凌将不动声色地将座椅往后退了些,连两条藏在桌布下的腿也稍稍移了方向。


    只是那头二小姐并未像她料想的那般大动甘火,只见她挪着小碎步,摇曳生姿地走到两人跟前,低头不知说了些什么,期间还向服务生要了只酒杯,蹭了人家一杯酒,恰巧敬人酒时拿着酒杯的手一滑一整杯红色的液体就那么“一不小心”地洒在美女白色风衣上,所幸那美女也是好脾气,只淡淡地笑,并没为难她。


    这丫的胆实在太肥了,她就不怕被人胖揍一顿吗?她严嘉凌要是无法无天的女强盗,这丫头就是彻头彻尾的女霸王,严美人对她家那位佩服的五体投地,那厢二姑娘敬完了酒大模大样地又走了回来,股还没坐到位子上就招来了边和佳人穿着同一款制服的小男生,两嘴唇同时上翘一脸笑道,“我还要一瓶你们餐厅最贵最好的酒,别打开,一会儿我拿出去喝,记住我要最贵的!……”

    “醉酒不能驾驶”,严嘉凌好心提醒道,心底却在暗啐自己命苦怎么找了这么个败家的货儿,人家是吃不完兜着走,她倒好不吃也要顺着走。

    “哼,所以要打包带走啊!”秦夜凝说得理所应当,毫无愧疚,还满脸得瑟,“又不要你掏一分钱,看见没,姐刚才搭讪的那位公子……”二姑娘眼睛一弯示意了下那人的方位,岂料这会子功夫美人早将那两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360°全方位的打量个透,只等着她将“杀人掠货”的过程道出。

    “他在这家餐厅有股份,是个有钱有权的主,家里有妻有女,却霸占着别人的老婆,今天被我撞见了为了收买人心,这一顿人家请了,哼……”秦二小姐从鼻尖里冒出一声冷哼,满是不屑,脸上的表也跟着结起了一层冰霜,可惜了好好的一顿豪华大餐,两人一拿到那支红酒便起走人,临走时还有位自称是餐厅经理的家伙硬塞给二小姐一张金灿灿的VIP卡,说是里面钱足够她们免费消费三次的,以后来还可以打折,“免费三次”好大的手笔,秦小姐不动神色地将卡揣进衣兜里,一出门,转眼便将那卡送给了坐在街边行乞的老婆婆,还从严美人上硬生生夺了250块人民币一并扔进了那只破碗里。

    “本小姐要再来这儿吃我就是二货!”

    严美人很想不厚道地吼一句,你本来就排行老二,可一看人家二小姐满脸郁结的死相还是乖乖闭了嘴,夜晚的风有些大,吹乱了发丝,见秦夜凝畏畏缩缩地抱着两条细胳膊,严嘉凌叹了口气,将刚换上的夹克脱了下来披在那人的肩上,“你冷就打车回去吧,我开摩托在前面给你开道”。

    “不要,我就坐你的‘皮包铁’!”

    扭不过这丫头,严嘉凌只好投降给二小姐戴上头盔,一轰油门便朝着陈家大宅飞驰而去,一路上秦夜凝的绪都低沉的,原本叽叽喳喳闹的小麻雀没了动静还真有些不习惯。

    “别为别人家的事揪心,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看得出那姑娘的只不过是缝场作戏……”

    “你又知道!”秦夜凝小姐脾气一上来,拂在严嘉凌腰上的手便狠狠地拧了把,立时把咱美人疼得直想骂娘只恨不能一脚将这丫头踹下去。

    “一个人的嘴会骗人,可是她的眼睛却骗不了人”,严嘉凌疼得呲牙咧嘴,连说出的话都变了声,“她的眼神明明白白写着她牵挂的另有其人,你又何必要去为难人家呢?”

    “我……”秦夜凝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过火,可是她就是憋屈,她替黎诺憋屈,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姑娘现在被折磨成了什么样,这女人居然还有心思同/ 夫烛光晚餐,她就是气不过,可是气不过又怎样,她心里也明白其实妖精也很可怜……

    “嘉凌,我想喝酒”,秦夜凝闷闷地开口,想到得死去活来的黎诺,苦苦纠结的易烨卿,无力感便溢满心头,下一个转角是否就是我们的终点呢?

    严嘉凌停下车,回头看了眼二小姐,看出她心里不痛快,从腰间拿出把多功能军刀,麻利地将秦夜凝手里的红酒瓶子启开,“喝吧!”反正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点火星子。

    二小姐也不含糊,一把夺过酒瓶子仰天便是一大口,“痛快!”说完又睁大了眼睛望着前的美人喝了一大口,随后倾而上攀着严嘉凌的脖子将口里的酒渡到她的嘴里,香醇的酒味混合着女儿的津液竟是格外的醉人……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愁来明愁……

    作者有话要说:被霸王滴好辛苦啊好辛苦,同志们能不能别憋着了,柿子翻滚了,俺想哭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