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章 绝 (佘黎)

    妖精的一句省油,自然只是个笑话,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就现在而言,黎诺这小算盘对佘妖精的改造还没如此彻底,长久以来对于在乔伟的问题上,佘颜丽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黎诺。这次既然黎诺开了口,她就没有理由拒绝,何况是时候该同乔伟做个了断了……

    黎诺同佘颜丽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半个钟头,临下车小算盘在妖精的嘴上重重地啃了一口,“妖精不准叛变!你要是敢背叛革命,我明天就找个印度人嫁了,天天吃你最讨厌的咖哩气死你,信不信?”

    黎诺要嫁印度人,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佘妖精是不会信的,即便这丫头犯浑能干出这蠢事,黎家二老也不答应,不过若是眼看着心的人嫁作他人妇佘颜丽自问也没那么大肚,此次若是能和平解决那最好不过,若乔伟一再纠缠她也只能拼个鱼死网破……

    约定的地方是家不错的茶室,正对着城里的最漂亮的一个天然湖,依山傍水,环境清幽,倒是个谈的好地方,不过眼下两人谁也没有心观赏这秀美的湖光山色。黎诺目送着妖精进了预约的包厢,自己则选了对面的雅间,门对门只隔着两道幕帘,若不细看,倒看不出对面那人的模样。

    两人正襟危坐,各自要了壶花茶,乔伟还未到,黎诺一边品着茶香,一边睁大了眼睛盯着对面的女人,生怕一个不留神她便化作彩蝶翩翩而去……

    佘颜丽注视着对面的女人,眼瞅着她第三次端起茶杯又放下,不由得幽幽地叹了口气,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那丫头发了条短信。

    看着自己的手机,黎诺不笑了,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那妖精的火眼金金,唇角的笑意还未褪去,那个男人便出现在了视线中。黎诺赶紧放下手里摆弄的手机,仔细端详着对面的况。

    那个叫乔伟的男人依如初见时那般英俊高大,风度翩翩,可惜是个使乱终气的衣冠禽兽,黎诺这厢咬牙切齿地想着,妖精那厢的谈判已然开始。

    “我今天特意早到了一刻钟,没想到还是你先到了……”男人一座下便要了杯龙井,尽管风采依旧,但眼底是掩不住的疲惫。

    “我不喜欢迟到,这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不是个合格的男友,别的侣,都是男人等女人,可是我们……阿丽我知道我让你的等得太久了,我对你的亏欠这辈子恐怕都没法偿还……”

    “乔伟,别说了……”佘颜丽皱着眉头,轻轻呡了口茶盅,原本甘甜的花香,这一刻缠绕在舌尖竟带着微微的苦涩,“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佘颜丽摆了摆手,像是要挥去过往的记忆。曾经的怨,曾经的恨,此刻看起来竟是如此的荒唐和可笑,若早知今她决不会执念过去的怨恨,破坏了一个家庭,将自己向绝境……只不知如今还来不来得及改变?

    “好,不说了,这些都过去了,阿丽这是我从法国带回来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男人从一个精致的袋子里掏出个漂亮的首饰盒放到佘颜丽的面前,“那个设计师跟我夸口说一般女孩子见了都会喜欢的人……”

    当盒子被打开的瞬间,意想之中耀眼的光芒还是刺疼了双眼,佘颜丽望着那串璀璨的项链怔愣片刻之后又盖上了那个精巧的盒子。

    见此,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的女人果然非同一般……”

    “乔伟!”一提及“我的女人”这四个字,佘颜丽只觉得如同被扒光了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般不堪,她迫不及待地出口,打断乔伟的话,“乔伟,你还记得我在医院跟你说得吗?”

    “记得……”男人咬了咬唇,事实上从他一进门大概已经能揣测出佘颜丽答应来此的目的,其实两人这些年相处下来,很多时候即便不开口,从细微之处也能知晓对方的心意。

    “你说你需要我给你一点时间,一点空间,我已尽我所能给你,你所想要的,那么现在你是要告诉我你的决定吗?”乔伟凝视着对面的女人,想要看出自己改变她决定的把握究竟有几分,奈何此次她在佘颜丽的脸上只看见了决绝……

    “乔伟,我想……”佘颜丽顿了顿,不自觉地紧了紧手心里的茶杯,而后继续道,“……我想我们是时候该分手了……”

    “为什么?”男人失了之前的优雅不由得提高了嗓门,尽管早有预感,但亲耳听到佘颜丽提分手,他仍像是吞了只苍蝇似的,又惊又怒,“我不是跟你说再等我三年,不,两年吗?难道你这都等不及了?还是说你想我现在就跟郝曼云离婚来表决心?!”

    “乔伟,如果不能给的就不要轻易许诺!三年,三年又三年,我已经没有几个三年可以浪费了,乔伟你知道吗,你的让我无法呼吸,如果你对我还有一丝意,请放开我还我自由……”

    “自由?”乔伟轻哼了声,上下打量一番自己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接着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上了别人,你让我一定要放手,这么说来你现在是找到下家了吗?”

    空气凝结,室温仿佛陡然间下降到了冰点,那冰冷的眼神,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凶狠恶毒的眼镜蛇,佘颜丽直了腰板强压下心中的恐惧,直视着乔伟咄咄的目光一字一顿道,“没—有!”

    “如果没有,你为什么要急着跟我画清界线,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你如何,除了一个乔太太的名分,我几乎把我能给的都给了你,甚至只要你开口,我马上就跟郝曼云离婚……”乔伟说得很激动,放在桌上的两只手紧握成拳,两眼直直地瞪着面前的女人,似要在她脸上看出些端倪来,可惜这一次佘颜丽除了一层淡淡的疲惫没有半分留念。

    “乔伟,即便你和郝曼云离婚,我们最后在一起,也改变不了我第三者的份,外人会怎么议论我们?你的父母根本不会接受我这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还有雅雅……”说到雅雅佘颜丽微微皱了皱眉,那个孩子她是见过的,很可的小女孩,还喊过她阿姨,一想到那个孩子佘颜丽心底满是愧疚。

    “雅雅,她很喜欢你,上次她妈不再的时候,她还偷偷问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漂亮阿姨……”

    “雅雅再喜欢我,我也不可能代替她妈妈,一旦她知道是我抢了她妈妈的位置,她会恨死我的!乔伟和你在一起我永远只能活在暗无天的黑暗之中,我活得太累,得太辛苦,乔伟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张口问你要过一样东西,现在我想向你要回我的自由,就当我求你一次可以吗?”

    “真的就没有在挽回的余地了吗?”近乎卑微的询问自那个高傲的男人的口中发出,若说没有触动那是假的,毕竟相处多年,无论是或是恨,都与这个男人有了割舍不断的亲,只是此时此刻该是为这段恨纠缠的历史画上一个句号了。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想抽支烟……”没料到这次她会如此坚决,男人从衣袋里掏出一盒烟,得了无声的诺,才燃起烟头,烟雾缭绕下他的眼睛依旧一眨不眨地望着对视而坐的女人,当最后的一截烟灰燃尽,他轻轻吐出口气,“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这一次也一样,不过……”乔伟苦笑一声将那个漂亮的盒子推到了佘颜丽的手边,“这个是我送给你的,你收着就当一个纪念。”

    “这个我不会收,还有……”佘颜丽自包里拿出串钥匙同首饰盒一起又摆回到了男人的面前,“想换个环境,我已经找律师在办过户手续了,有空的时候记得去签个字……”

    “我们用得着分得这么清楚吗?房子本来就是买给你的,何况当初买房的时候你也出了不少钱……”

    “还是分清楚点儿比较好,把那房子卖了吧。我只那我该拿的那份,”,说到此,佘颜丽稍稍顿了顿,望着乔伟皱紧的眉头,她深知自己已经触及了这男人的底线,可倘若今彻底了断,后只会有更多伤害。

    “好!”乔伟从牙口里狠狠地咬出个字便猛地站起,被挪动的座椅立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引得对门那屋的女人一阵心惊。恼羞成怒的男人,死死盯着依然气定神闲坐在藤椅上的佘颜丽,“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再收回来,如果你觉得碍眼大可以把它们扔了,你要离开我拦不住,但是房子我不会卖!”

    说完男人乔伟便愤愤地踢开椅子转要离开,只是走到门前又停住了脚步,“阿丽,你心里真的没有其他男人?”

    “没有!”没有丝毫犹豫便冲口而出,确实没有其他男人,因为她的心里住着一个小小的女人,佘颜丽再清楚不过乔伟的脾,黎诺的存在决不能叫这个男人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阿丽,记住你今天说得,我可以忍受你不我,但不绝不接受任何人的背叛,尤其是你!”望着男人愤愤离去的背影,佘颜丽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潜藏在心底的恐惧如同灌入腔的潮水,扼住她的咽喉,令她窒息。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当她再次从这种恐惧中惊醒过来时,边已然坐着个亭亭玉立的丫头。

    “事都解决了吗?”自打那男人进屋,黎诺便一直梗着脖子竖着耳朵听这里的动静,其实看着那家伙气急败坏离开的样子她已经猜到了结果。

    “解决了……”佘颜丽勉强勾了勾唇角,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

    “你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同为女人,黎诺敏感地捕捉到了佘颜丽此时的绪,“你们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如果一分手就能绝决意的话,这样的人也不值得我黎诺喜欢了,所以你要哭就哭吧,大不了我把肩膀借给你!”

    黎诺一歪脑袋,说得格外慷慨激昂,可微厥的嘴唇却泄露她的真实感受。妖精见小算盘那副可笑模样,原本笼罩在心头的霾顿时消散了大半,真就咧着嘴笑出了声,“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只是……”害怕两个字在喉咙口打了个转,还是没有说出口,她不能再将自己这种不良的绪转嫁到这个单纯的女孩儿上。


    幸而黎诺也未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因为人家小算盘早已被桌子上的首饰盒所吸引,“这是那小子送你的?他可真下得了手阿!这得好几十万吧,我在杂志上看到过,是巴黎的新款,要找设计师订做的!”


    “怎么你喜欢?”盒子被打开,若是其他女人怕是要被那抹光亮,迷得七浑八素的,可佘颜丽只觉着刺眼,她扫眉瞥了一眼旁的女人,却见她也正瞧着自己,心中暗暗欣喜,自己上的人到底是不同的。

    
“不喜欢,这是我敌送给我人的,我喜欢我不就成傻瓜了吗?我劝你也别喜欢,以后等我有钱了,我给你换份更大,更闪的……”


    “好,那我就等你的那份更大,更闪的!”听着黎诺那略带着稚气的话,佘颜丽就更乐了当即将那盒盖子合上,“那我现在就把它扔了。”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黎诺一把按住那盒子,“虽然咱不稀罕这玩意儿,但是也得还给人家,等过阵子这事淡了,你把这个给人家送回去吧,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想想他也可怜可悲的”。

    
“你不吃醋?”

    
“我是C 罩杯,有这个怀!”

    
“可你说过要给我买更好的,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买呢?”……

    老婆的需求那就等同于皇帝的圣旨,黎诺是个有求必应的好人,那自然是不会怠慢了自家媳妇,黎诺眉头一皱,计上心头,盈盈一笑对着妖精道,“既然我的亲亲小人有这个要求,我就要百分百地去完成,走咱现在就去买又大又闪的!”


    “现在?”……


    黎诺说到做到,果真就拉着佘颜丽去找“又大又闪”的,两人牵着手,一同离开了茶室,她们庆幸自己是在中国,人们对女子间的这般亲亲昵似乎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只是在她们嬉挠牵手于街头时并未察觉到一双隐藏在人群中的怨恨的眼睛。


    黎诺很清楚要在国内找到比乔伟买的更大的钻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是有,她一个小白领也买不起,好在小算盘会打算,既然许下了诺言就得办到,至于什么是样儿的才算是“又大又闪”那就见仁见智了。


    最终,黎诺选了两条做工精美细致的银手链。手链并不贵重,但却是纯手工的,为此黎诺还特意请卖给她链子的老板在上面还刻上两人的名字,相比项链的奢华胜在独一无二,见惯了新奇玩意儿的佘美人对黎诺的礼物也甚是满意,黎诺还未付钱她便着急地戴在手腕上,生怕稍一迟疑这抠门的丫头反悔似的。

    当朦胧的残月攀上天空,两人手拉着手漫步在昏黄的月色中,手腕处的银色链子结成心形,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作者有话要说:霸王们咋这么不给力呢,看来是该好好虐虐求点儿板砖了……(柿子摩拳擦掌准备下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