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二章 意外 (后妈)

    易烨卿心里那块石头刚沉底,江若尘紧跟着又浇了一盆凉水下去,将大小姐那颗脆弱的小心脏浇得是拔凉拔凉的。

    “江若尘,为什么……”

    “我没跟你说过叫江若尘显得很没礼貌吗?改!”江若尘的这一个“改”字说得咬牙切齿,脸上却仍是如沐风的表。有一种人,她板着脸时会让你感到寒气人,若是她扬起30度唇角时会让你感到惊恐万分,很不幸眼下大小姐对着江若尘那双微眯的眼睛,感觉就像是被一条随时喷洒毒液的眼镜蛇盯着一般叫人头皮发麻,全哆嗦,危险的气息近,易烨卿本能地将后背贴紧了车门。

    “若……若尘……”恐惧之下,大小姐唯有妥协,此刻江若尘同她鼻尖对着鼻尖,四目相对,近在咫尺,能够清晰地嗅到对方的气息,撑着门的手已泛了白,若是江若尘再往前凑一寸,她就敢开门跳车。

    好在江若尘没有把她往绝路上,还不到一寸便饶了这小脸煞白的胆小鬼,满脸笑意道,“这就对了嘛,你想说什么?”

    见江若尘坐直子,易烨卿也慢慢往里挪了挪股,尽管坐在以平稳著称的宾利却叫人坐得如此心惊跳,大小姐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了句,“你约会,为什么要扯上我……”

    “不愿去?”

    傻子才愿意去做心上人的电灯泡!江若尘要同别人去约会,易烨卿躲到墙角悄悄地去食自己的伤口,怎么可能乐意去当陪客呢!不过这些指控咱们易千金只能在肚里打转,能说出口的却是另一番话,“不是不愿意,但我去好像有点不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没有等大小姐把话道完,江若尘便斩钉截铁地回道,“小易,你要记住我之前说过的,我们是家人!不论你承不承认至少我已经把你当作了我的家人!”

    因为两人边不再有亲人,所以她们是彼此最亲近的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又有什么是不合适的呢?如果之前的易烨卿不明白或者说不愿意明白,那么现在江若尘要用自己的方法将她坚硬的外壳敲碎,也许只有无处可躲才能让她正视自己的心……

    两人各怀心事,车内战火的硝烟逝去,沉默成了两人共同的选择,易烨卿看着窗外飞驰的汽车,她还不知道江若尘要带她去哪里,去见什么人,她很想车子就这么开下去,到老到死,不论是朋友,还是亲人都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可是再长的路都会有终点,易烨卿没有料到江若尘会带自己来马场,对这地方她并不陌生。当年这里是几个喜马术运动的年轻人一起合伙经营的马术俱乐部,只是曾经的年轻人如今已过迟暮之年,走得走,离开的离开,这其中就有易烨卿的父亲……

    她的父亲有一匹心的枣红马,一直精心照料,听说就在易翰谦过世不久也跟着走了……

    易大小姐同她的父亲一样,也是个马之人,五岁的时候就能蹬上马鞍,六岁就能独立驾驭马匹,七岁就敢在马背上跟人打架,虎父无犬女,那时候易翰谦的老伙计们都这么说这父女俩,不过再后来,易烨卿同易翰谦越闹越僵便任地隔绝一切父亲有关的东西,马术这一运动她也就渐渐疏离了。

    如今再次来到这熟悉的地方,易烨卿自是感触良多,见到那些在闲步在草地上自己觅食的马儿更是亲昵地上前摸摸马背,顺顺马毛,仿佛又回到幼时的记忆一般。

    看着大小姐同马的亲劲,咱江总早已泛了酸,幸而有研究表明能与马交上朋友的十有□本都不坏,也算她江若尘没看错人。

    “江……若尘你也喜欢马吗?”

    易烨卿在喊她的名字时舌头在喉咙口打了个滚儿,但这次江若尘并不打算深究,她知道若是把这丫头得太紧指不定把这只没胆儿的乌龟会作出什么惊人之举,反正她都等了二十多年,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江若尘望着正在给马挠痒痒的大小姐微微一笑,便牵着她的手往一边走去,“但是我知道你喜欢,所以特意给你买了件礼物给你,呶!”

    江若尘手指一点,易烨卿就瞧见一匹健硕的高头大马站在自己面前,红得发亮的鬃毛,四蹄不停地蹬着,见着陌生人也不惊,只稍稍抬了抬眼眸睨了眼两人,便又继续慵懒地踩着蹄子。

    “这马真有趣,好像在踩舞步……”易烨卿围着大马绕了一圈,甚是喜欢不自地便揉揉那马的脖子,“马儿阿马儿,你叫什么名字阿?”

    “大家都叫它舞儿,你看她踩得像不像恰恰?它是匹会跳舞的马……”

    听江若尘这般说,易烨卿越发觉着有趣,“舞儿舞儿,会踩舞步的舞儿,真是有趣,若尘你真的要把它送给我吗?”这一声“若尘”既自然又亲切,直把后妈叫得舒心愉快,当即点点脑袋,“恩,你的生礼物,是我托人从蒙古带回来的,喜欢吗?”

    “当然喜欢,舞儿……”大小姐拍拍马背,咧着嘴对边人道,“若尘,不如咱们再给它取个大名吧,舞儿就当是它的小名”。

    “那你想叫它什么?”瞧她这眉飞色舞的德江若尘知道这小丫头已有了主意。

    “,你看这个名字怎么样……”对着易烨卿那双期待的大眼睛,江若尘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精致美丽的面容不由得一抽。且不论舞儿的大高个儿,单论它三代单传的份,叫它“”这叫大老远从国外进口的舞儿何以堪,不过江若尘听说易翰谦那匹心叫小美的马也是这丫头取得名字,小美的体魄比如今这个还要健壮,也是匹公马,眼下看来易大小姐乱起名是由来已久……

    思想斗争了许久,最后江若尘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只要它接受,叫什么都成……”

    “,以后我就叫你了好吗?”说来也怪,易烨卿话音一落原本跳着“恰恰”的,重重地一点头,似乎在回答她的话。

    “它听得懂我的话哎……”大小姐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仑布,抱着蹭蹭的脖颈,“若尘,你来摸摸,它通人的……”说到兴奋之处,易烨卿擒着旁人的手腕朝着摸去,只是还没等那人的手靠近便打了个响鼻,吓得江若尘忙缩回了手。

    “没事,别怕……”

    这不是第一次听易烨卿说这两个字,明明自己胆小的跟老鼠似的,却嚷着让别人别害怕。尽管如此但每每听她道,“别怕”时,就像着了魔似的真的就不再畏惧……江若尘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去触碰头顶白色的毛发。兴许是美女效应,非但没了此前的“骄羞”,姑且说它是骄羞吧,还伸出舌头江总的手心,立时逗得两人呵呵直笑。

    “要是能骑上它就好了……”

    “有什么不可以,送给你就是你的了……”“可是我都没准备装备……”

    “我……”(“江总……”)江若尘这边还未出口后的声音便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我就说肯定是江总吧,老陈你还不信!”江若尘转见到的人不由得让她一愣。

    “呵呵,郝总说一定是江总,我还不信,走近一看果然是江总”那说话的人瞅了瞅站在江若尘后的易大小姐,原本的笑意愈深,“小易,你还记得我这个陈老头吗?”

    “怎么会?”易烨卿盈盈一笑落落大方地走到江若尘侧,对着来人道,“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了陈伯伯您阿!”这位同她父亲一样也是个好马之“徒”,当年也是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更重要的这位陈伯伯正是秦夜凝的父亲陈万金。

    “丫头记好!”那人呵呵地笑着,眼角布满的皱纹书写着岁月的痕迹,易烨卿看着已近中年的陈万金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若是还活着大概也会这么慈祥温柔地对着自己笑吧。

    “小易,这位是郝总”,江若尘拉了拉犹在发愣的丫头,等大小姐清醒过来瞧见的就是一国字脸的中年帅哥,易烨卿仔细一瞧这老帅哥眉眼间似曾相识却怎么也不记得见过这人,只得随着江若尘叫了声,“郝总”。

    “看来外界传闻真是不可信,一直听说你们母女俩不和,现在看来却是其乐融融……”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江若尘和易大小姐同时皱起了眉头。只见不知何时前的人由两个变成了一群,男男女女俏生生得站着,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小易……”听见秦二世独一无二甜的发腻的喊声由远及近飘来,易烨卿满脸的恼意顿时烟消云散。

    “小易,太好了,找到了个能说话的了”,二小姐飞奔到大小姐的旁,当着众人的面亲亲地搂住她的胳膊。这话唠憋了半天,总被边的陈大凡欺负,总算找到一个易烨卿这个能说回道地娘子军自是像见到了亲人般。

    这一众人少不了一番寒暄客道,尤其是那几张陌生的面孔。陈夜凡,秦夜凝自是不用说,通过江若尘的介绍,易烨卿知道适才那个说话刻薄的女人是那个郝总的女儿,叫郝曼云。端详着这郝曼云易烨卿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瞅着那老帅哥这么熟悉了,因为单看郝曼云眼睛,眉毛,鼻子,嘴都像极了妖精,只是把这些“零件”组装起来怎么瞅怎么觉着缺了点,少了妖精的妖冶,多了点俗气,顶多属于第二眼美女。

    而这郝曼云挽着的男人则是她的先生乔伟,还有那个颠跟在秦二小姐股后头的男人则是郝家的二公子郝曼斯。不过这群人中最惹大小姐注意的就是一个叫骊炎的男人,因为这家伙的眼睛重来就没从离开过江若尘上,那人赤//的眼神叫她不舒服,看着他冲江若尘大献殷更是叫她气不打一处来,本着眼不见为净,易大小姐索跟二世埋汰起她后的跟虫来。

    “小易,我爸不让我学骑马,不如你教我吧!”坐惯了凌美人的“铁骑”秦夜凝也有了江湖结,直想跨上真正的马背上驰骋江湖。可惜秦二小姐名声在外谁也不敢当她的师傅。易烨卿也知道秦姑娘考驾照那段辉煌的历史,当然有所顾虑,然而看着二小姐殷切的目光还是点头答应了,“教你没问题但还是要陈伯伯点头,要不然我可没这个胆子……”


    “V i v i a n ,其实我也可以教你的!由我教你陈叔叔一定放心!”

    
“哼,你以为你很厉害吗?”秦二小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讨厌的跟虫,冷哼道,“我们家小易10岁就是全国马术比赛少年组的冠军!”


    男人的好胜心一旦被激起那就像是只带刺的刺猬,逮谁刺谁,此刻在他眼里无异于他的敌,自是分外眼红,“我也是去年青年组的亚军,既然这样不如赏个脸给我个机会挑战一下昔的冠军,易小姐意下如何?”
“别听小凝子乱说,我那算哪门子冠军,含金量怎么能同现在比……”


    易、郝两个家族以往虽未有大的冲突,但私底下的争斗不断,这会儿子易烨卿服软却不无原因,几经咱江总的调/教,大小姐不仅收敛了脾气,多少也学会了些生意场上的门道。如今易氏正处多事之秋,犯不着为了些虚名同这郝二少闹翻。大小姐这头想息事宁人,可偏那男人没有善罢干休的意思。

    “难怪媒体都笑说易氏盛阳衰,当初易董事长在世时就留恋温柔乡,而现下易大小姐都被人夺取半壁江山了却连一点火气也没有,真是不得不叫人佩服。郝某很好奇,是你们易家没火还是根本哑火!”


    “郝曼斯,你别太过分!”
“郝先生,拿先人打趣不像是个有教养的干的事!”听郝曼斯侮辱自己的父亲易烨卿再也不能克制自己的愤怒,燃烧的怒火令她失去了先前的理智,“你不是就想比一场吗?我奉陪到底!”

    “小易,咱别理他,我们走!”秦夜凝本想拉着易烨卿甩了这讨人厌的跟虫,可上了脾气的大小姐哪能乖乖听话。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落在几人的耳里,郝、陈、江三人各有所虑。郝家多少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易氏,两个女人的深浅,而陈万金虽想调停,奈何这事的导火索还是那不争气的丫头,所以也只能责备自己的闺女。

    江若尘也是被气得不轻,也清楚此时已拉不住她的大小姐,可又不免担心,易烨卿毕竟五六年没骑马了,且她同并没默契,万一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小易,别冲动!”江若尘忍不住上前按了按易烨卿的手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别赌气……”

    “可是我不能由着外人侮辱我我爸,我更不能丢了易家的脸面!”易烨卿死死地望着江若尘,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色的脉络写满了她此时的绪,她望着江若尘,知道自己的鲁莽又让这个女人失望了,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江若尘清楚已拦不住她,只好松了手,微微叹息道,“走吧,我给你准备了衣服”。

    先前大小姐说懊恼于装备时,江若尘就像把自己准备的马靴,骑装送给她,只是被来人打断了,没想到她千挑万选的这“行头”会在此时此刻送出。

    彼时,江若尘帮着大小姐整理着上的行装,帅气十足的马靴搭配皮质感强烈的骑装,穿在大小姐上叫人不忍眨眼。

    “没想到这么合”,江若尘凝望着对面那人的眼睛压着嗓子一字一句道,“丢脸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害怕的是‘丢人’,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的亲人吗?所以我不想你出事,能赢固然好,但比起你来,输赢都是微不足道的!”

    江若尘的话比任何激励都来得振奋人心,虽然易烨卿一再表示自己不会意气用事,但还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叫那条可恶的跟虫后悔今天的挑衅。


    还没开始易烨卿使劲地拍着的马,这几年都没碰马,她心里也没底,但好在跟打好了关系,试骑了两圈,感觉还不赖。

    老陈一声吆喝,比赛正式开始,大概是做了运动,且大小姐的马拍的不错,显得异常兴奋,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甩开跟虫的马大概半个位的距离,然在过第一个弯道时不知怎的,跟虫的马头一直在内道的,两人交替着领先,有几个刹那两匹马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江若尘不知易烨卿现在在想什么,紧不紧张,反正她自己的后背已经沁出了一汗,心脏的剧烈跳动几乎叫她无法站立,若不是边有一个秦夜凝撑着她怕是早就摊到在地。

    到了最后一个障碍物,江若尘远远地看着,只见的头不知什么原因一歪,郝曼斯的马便超了上来,几乎就在同时落后的竟然冲郝曼斯的马股上张口就咬了下去,马儿受疼顷刻间人仰马翻。就在这呼吸的功夫马场上一片混乱,随着一声凄厉的马啸只见易烨卿也从的背上滚了下来……

    变故突如其来,江若尘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再也看不到前面的景象……

    作者有话要说:久等了,实在对不起大家啊……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